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女邻居用嘴给我泻火真爽 镜子面前做h

2021-06-13 09:20:05【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那少妇看见我也吓了一跳,愣了一下才问我干嘛,我一下子脸就红了,低下头,不好意思的说,“阿姨,我要买个安全套。趣*讀/屋”
那少妇蹬蹬的从楼梯上走下来,咯咯笑着说,&ld

文学

那少妇看见我也吓了一跳,愣了一下才问我干嘛,我一下子脸就红了,低下头,不好意思的说,“阿姨,我要买个安全套。趣*讀/屋”
    那少妇蹬蹬的从楼梯上走下来,咯咯笑着说,“阿姨?我有那么老吗?小弟弟,不准叫我阿姨,还是叫姐姐好听一点。”
    她身上那种熟妇风情,我根本招架不住,从某种角度上来说,她比陈冰还要诱惑许多。我夹了夹腿,很拘谨的叫了一声姐。
    那少妇又笑了起来,走到我身边,把手里的东西放到了旁边的柜台上,问我今年多大了。
    我正要回答,不经意间看见少妇往柜台上的东西,顿时呆住了。操他娘咧,那东西我只在小电影里面看见过,这少妇也太那啥了吧,怪不得她衣服那么凌乱,原来她在楼上自己偷偷办事啊!
    少妇之前估计觉得我不知道那东西是干啥用的,但看见我盯着那东西不说话的样子,她也有点脸红了,悄悄把那东西又收到柜台下面了,然后盯着我,娇笑着说:“你这小屁孩儿,懂的还真不少。”
    我脸上烫的不行,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而且下面小弟弟快把裤子涨破了,我使劲儿贴到柜台边上,想挡住我那尴尬的样子,不让少妇看到。但少妇似笑非笑的看着我,恐怕早就注意到了我下面的动静。
    “小兄弟,你想买哪种安全套啊?”少妇慵懒的趴在柜台上,问我说,“有超薄的,有带震动的,还有狼牙套,冰感套好多好多种,你喜欢用哪种啊?”
    少妇好像不知道她胸口的睡衣有多宽松,她往柜台上一趴,连那两颗紫葡萄都被我隐隐约约的看见了,妈的,我觉得她是在故意诱惑我。
    这么多套子种类,我懂个屁,而且听起来很高级的样子,我兜里就十几块钱,也不敢随便说要哪种,只是支支吾吾的说不出来。
    少妇又问我,“你平时跟女同学整的时候,都用的哪种?”
    我使劲儿咽了口唾沫,说,“姐,我没跟女同学整过,也不懂,你随便给我拿个普通的就行。”
    “没整过?”少妇似乎有点不信我的话,又说,“没整过那你买这个干嘛?难道是准备去整?”
    卧槽,这种事情我怎么说得出口?我头都快低到裤裆里了,轻轻的嗯了一声,算是承认了。
    那少妇又娇笑起来,似乎觉得逗我玩特别有意思,又说,“你要是第一次,那就拿个普通点的吧,太薄的恐怕你弄一会儿就不行了。”
    少妇挑出来一盒套子递给我,又说,“提醒你一下啊,你弄之前最好做好准备工作,要不然恐怕到时候你整不成,有啥不懂的,姐是过来人,可以给你讲讲。”
    操!讲个几把,你直接躺下来,以身说法多好,看我不把你这老娘们儿整舒坦!
    这话我当然没敢说出来,接过套子,我赶紧问多少钱。少妇咯咯笑着说二十。
    我一听坏了,我身上只有十五块钱,不够买啊,这咋办?不知道差这五块钱能不能让我肉偿……
    少妇看我神色不对,问我是不是钱不够,我点点头,不好意思的说我只有十五。少妇笑着摆摆手,说没事,过两天送过来就行。
    我顿时松了口气,放下十五块钱,说了声谢谢,赶紧落荒而逃。跑到门口的时候,我还隐隐约约听到那少妇在后面说,祝我第一次弄的顺利。
    卧槽,这个女人真他娘的是个妖孽。
    回到家,我把套子藏好,暂时把那少妇抛之脑后,脑子里想的全是明天去陈冰家的事儿,心里又慌又兴奋。
    一晚上我都没睡好,不停做各种乱梦,一会儿梦见我跟陈冰正在搞,她爸回来了,拎把菜刀追砍我了几条街,一会儿又梦见黄杨把陈冰压倒身子下面,冲着我狞笑,骂我是什么东西,也想上了陈冰。甚至我还梦见陈冰和卖成人用品拿个少妇一起躺在我的床上,我想整哪个就整哪个……
    早上醒来的时候,我还带着笑,哈喇子都流了不少,下面小伙伴也跟铁棍一样,狰狞的可怕。
    我爸周末一般都不在家,早不知道去哪儿了。我起床吃了饭,写了一会儿作业,但想着下午就要去陈冰家,一点心思都没有,最后干脆不写了,一个人在屋里急得不行,左边走到右边,右边走到左边。最后我忽然想起来昨晚上哪个少妇跟我说的话。
    她说好多不懂的人第一次整的时候都弄不成,难道办这种事儿还需要很多技巧?我心里有点忐忑,越想越觉得有必要去查查这种事情究竟该怎么整。
    我家里没电脑,于是就去找胖子了,准备用他家电脑查一下第一次整该注意什么,结果走到半路正好碰见胖子,一问,他正要叫我去网吧撸呢,这下正好,我愉快的跟胖子去了。
    胖子带我去了个小网吧,这里允许未成年人来玩,生意特别好,根本没连坐的机子,正合我意,要是坐在一起,我还怕被胖子发现我查这东西。
    周末玩lol的人太多了,进服务器都得排队,趁着这间隙,我查了不少东西,网上好多人都说第一次弄不进去,找不到洞什么的,把我吓尿了。要是到时候陈冰同意让我弄,结果我整半天,连洞口都找不到,那他妈的要丢死人啊。
    我仔细查了很多资料,许多人都说洞口在那里比较靠下的部分,我这才稍微有了点把握。
    想要的东西查到了,但我的心思都在这里,游戏里坑的不行,不停送人头出去,弄的队友们都骂我是小学生,把我气坏了,我很严肃的跟他们强调了我的初中生身份。然后他们就都不说话了,估计被我震慑到了。
    撸到中午,胖子请我吃了饭,然后我跟他说我要回家写作业,就闪人往学校去了。一路上我心里慌的不行。到了校门口,发现陈冰还没来,我心里更慌了,患得患失的。
    好在陈冰没让我等太久,她很快就出现了,看见我之后,她没说话,只是面无表情的示意我跟上去,然后转头就走。我对她的态度一点都不介意,屁颠屁颠的跟了上去。
    陈冰家住的小区距离我家其实不远,不过她家这里是高档小区,我家那边只是最普通那种。到了她们小区,我就有点自卑,以前我还没来过这种地方呢。
    等到了陈冰家里,我更自卑了。她家里是那种复式套房,屋里分两层,还有楼梯,装修的富丽堂皇,地上的瓷砖都能倒影出人影。我那廉价的鞋踩在上面,对比之下,显得更加丑陋。整个人都感觉很别扭。
    陈冰很自然的在屋里坐下,见我站在门口不动,她疑惑的看了一眼,我才讪讪的进去,在她旁边的沙发上坐下。
    她家里果然只有她一个人,而且她已经答应了我的条件,按理说接下来我就可以为所欲为了,但我俩坐在那里,彼此都沉默着,谁都不说话。
    我手揣在兜里,摸着那盒套子,心里鼓了几次劲儿,最后一咬牙,转身把陈冰抱进了怀里。一只手摸到她腰上,另一只手也是隔着衣服乱摸。
    陈冰尖叫了一声,不停的挣扎,我吓了一跳,手上一松,被她挣脱开了,陈冰愤怒的跟我说,“咱俩已经说好了,你这是什么意思?”
    “是说好了啊,我只是摸摸,又没做什么。你准备什么时候脱衣服?”我脸红的不行,但还是硬撑着一副不在意的样子。
    陈冰咬着牙,过了一会儿,眼睛红红的说,“你在外面等一会儿,我去房间里脱衣服,好了再叫你。”
    没想到她这么配合,我心里又急又兴奋,赶紧点头让她进去了。
    陈冰刚进去关上门,我就憋不住了,站起来左右乱走,急不可耐的等着她叫我,结果等了半天,陈冰那边就是没声音,弄的更焦躁了,走到门口仔细听里面的声音,却什么也听不见。
    或许是心里太慌了,当时我有种特别想拉翔的感觉,匆匆去拉了一次才稍微好了点,可是回来之后,陈冰屋门还关着,依然没有动静。
    我终于等不及了,扭了扭门锁,发现她屋门并没有锁上,我心一横,直接推门冲了进去。
    一进门,我就呆住了,陈冰站在床边,身上已经脱的只剩下内衣裤了,看见我进来,她估计被吓坏了,又尖叫了一声,大声喊着让我出去,说她还没有准备好。
    我以前哪在现实中见过半裸的女人啊,更别说陈冰那身材,将近一米七的身高,身上曲线玲珑,皮肤粉白粉白的,要多诱惑有多诱惑。我实在忍不住了,眼都红了,冲陈冰说,“剩下的衣服让我帮你脱吧。”

第六章 有种伤痛,无关风月

说完,我直接就冲了上去。趣*讀/屋来之前我都想好了,今天无论如何得上了这个*,所以我根本没有任何顾忌。
    抱住陈冰的时候,我心里一颤,只感觉怀里满是柔软的感觉,鼻子里全是她身上的香气,我脑子都快炸了,手直接往陈冰内衣上按下去,用力的揉搓着。
    我本来以为陈冰肯定会反抗,但没想到,这回她根本没动弹,甚至连叫都没叫一声。我心里有点兴奋,觉得着小*终于想通了。

本文标签:

上一篇:女教师为我口爆吞精*用下面的吃把草莓吃了

下一篇:口述和闺蜜3p颖 人妻用嘴帮我口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