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跟同学发生的不可描述的事情 将军捏着她的奶头又拉又吸

2021-06-17 08:27:1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也不知是雨声太大还是啥缘故,屋里没人回话,王远皱了皱眉,伸手推了推房门,见门没锁,他就把伞放到一边,进了屋里去。王远是来还翠翠嫂子肉钱的,这两天家里做菜用的肉都是翠翠嫂子帮着

也不知是雨声太大还是啥缘故,屋里没人回话,王远皱了皱眉,伸手推了推房门,见门没锁,他就把伞放到一边,进了屋里去。

王远是来还翠翠嫂子肉钱的,这两天家里做菜用的肉都是翠翠嫂子帮着带回来的。

翠翠嫂子原名叫张翠翠,是外地人,想当初嫁过来时候,那也是十里八乡出了名的大美人,王远小时候还偷摸着跟其他小孩一起看过她洗澡呢……

只是奈何命薄,翠翠嫂子家里男人走得早,现在只是一个人住。

王远一进屋,本来正要张口喊,忽然听见那正对着的卧房里传来了阵阵古怪的声音,听上去像是女人在低声哭吟,只是那嗓音里没有一丝悲伤,反而带着几分令人脸红的愉悦……
 

 文学

这是?!王远是个愣头瓜子,以前从没听到过这样子的声音,此刻心下好奇,嘴里不出声,悄悄朝着卧房走了去。

走到卧房门口,只见那房门留了一条小小的门缝,里间隐隐约约能够看见一个雪白的身子在晃悠,他吞了口唾沫,探头从那门缝看了进去,这一看,险些惊掉了王远的大牙……

这……这……翠翠嫂子这是……

透过那小小的门缝,一眼就能看见里头半趴在桌子上的翠翠嫂子,她身上穿着一条黑色的薄款裙子,只是此刻,那裙子已经被提到了腰间,里间的淡红色小裤也是褪到了大腿边缘,露出了一对白的晃眼的屁股蛋子!

因为她的脸朝向了里面的墙头,那屁股竟正好对着了屋外,从王远这个角度看过去,能够清楚地见着那硕大肥美的屁股,而且,在那屁股下面,隐约还能看见黑乎乎的一丛,那里头,正夹着一根色泽青葱的黄瓜呢!

白色,黑色,青色,这三种寻常之极的颜色,在这个时候却凑成了一副令人窒息的诱人画面。

看见这一幕,王远的眼珠子都快要从眼眶里瞪了出来,你爷爷的这也太,太美了吧,翠翠嫂子那屁股……那长腿,要是自己现在冲过去,摁住他的腿,从屁股后面倒腾进去,那滋味儿……也不知道多舒坦……

脑子里想着这些事儿,王远下面那地方也是开始蠢蠢欲动,口水都快顺着嘴角流出来了。

再仔细看看,只见翠翠嫂子的一只玉手时不时地伸到后面拨弄那根脆生生的黄瓜,随着黄瓜轻轻地抖动,张婶儿的身子也跟抽了筋似的轻轻地发颤,发出一阵阵令人脸红的娇吟。

你爷爷的,没看出来翠翠嫂子居然这么骚,居然还一个人躲着干这种事儿……

“咕哝!”王远身子一颤,不由吞了口唾沫,看着那晃悠着的屁股和在下面不断动着的玉手,王远的身子都快烧了起来,恨不得现在就冲进去,用自己的货子来代替那根黄瓜!

可屋子里实在是太过安静,王远这吞唾沫的声音又实在有些大,屋里的张婶儿手上动作忽然一顿,竟然是缓缓转过了头来,那张眉目如画的脸蛋正好对着了房门口的方向……

四目相对,两人皆是愕然……

有一阵风吹过,把房门刮得敞开了几分,空气短暂地静止了下来。

“啊!小……小远”下一刻,张翠翠一瞪眼,红润的小嘴张开,不由发出一声惊呼。

她想起自己的屁股还暴露在外,飞快转过身来,手忙脚乱地把裙子往下扯,嘴里带着几分慌张和责备地说:“你……你咋进来了……”

突然被发现,王远心下也是有些尴尬,讪讪笑着从兜里往外面掏钱,嘴里一边解释说:“那……那啥,翠翠嫂子,大嫂让我把前两天的肉钱给你,我……我敲门没人应,就,就进来了……”

听得这话,张翠翠不由一阵羞怒,早不来迟不来,偏偏这时候来了!

干这种事情本就羞人,现在还被人给瞧见,这可咋办,要是传了出去,还不定被人咋笑话呢。

她一时急的咬牙,见王远那愣小子还打算过来给自己零钱,不由红着脸嗔道:“你……你还在这儿干啥,还不快出去!”

一边说着,她一边飞快伸手到裙子底下去想要掏那黄瓜出来。

王远心头虽然念念不舍,但是却也知道翠翠嫂子和自家嫂子走得近,要是她去跟嫂子告了黑状,自己少不得要挨上一通说。

所以他也只得点了点头,再往翠翠嫂子那黑色裙子下扫了最后一眼,只得一脸无奈地就要转身离开……

可就在这个时候,只听见“嘎嘣!”一声清脆之响,王远一愣,低下头来看看,却发现那根青葱的黄瓜居然掉到了翠翠嫂子雪白的小腿边上。

只不过,此刻的黄瓜只剩下了一截,至于另外一截去了哪儿,怕是傻子都能想的明白……

张翠翠脸一红,那雪白的手使劲儿往裙子底下掏去,想要把另外半截黄瓜给扯出来,可是一来她刚刚被王远吓了一跳,下面那地儿早就收缩合拢了一些,二来黄瓜是齐根断在里头的,滑不溜秋,一时哪里能拔得出来。

她心下有些慌张,生怕那玩意儿留在里头搞出啥毛病来,到时候要是再去了卫生所,非得闹得人尽皆知不可。

张翠翠一向是爱面子的,一想到这些有的没的,心头一阵着急,那光洁的额头上都快冒出汗水来了。

她也不管王远在没在场,提起裙子,张开腿,就伸了一根指头进去,可这样一倒腾,那玩意儿不但没出来,反而进的更深了一些,几乎都要抵到最里头去了……

一股带着酥麻的疼痛感传来,张翠翠身子一颤,不由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哼哼……

就在张翠翠手忙脚乱之时,那房门口的王远忽然朝前凑近了一步,轻声说了句:“翠翠嫂子……要不,我帮你吧……”


第二章 拔黄瓜

  听到这话,张翠翠不由愣了愣,抬起头来,看向了房门口的王远,白净的脸上不由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红晕。

这小子来帮自己?只怕他心里还不定憋着啥坏水儿呢,王远从小就不是啥好货,在马刘庄那也是出了名的好色。

张翠翠一双美目从王远的脸上扫过,视线若有若无地落在了王远下面那鼓鼓的裤头上,莫非这小子还对老娘有想法不成?

要知道张翠翠的年龄可足足大了王远一轮,几乎可以说是看着王远长大的了,一想到这小子居然会对自己这么个老女人有意思,她的心头都不由有些火热了起来。

她的脸上却不表现出来,反而装作一副犹豫的样子:“小远……这样不好吧。”

王远摇了摇头笑着说:“有啥不好的,翠翠嫂子,你还怕我到处去乱说么?”

听到王远这话,张翠翠倒是放心了几分,她倒不怕被王远占了便宜,就是害怕王远拿着这事儿到处去说,所以她心下思索了片刻,也就点头答应了下来。

王远走到张翠翠身旁,鼻间就闻到了她身上那股诱人的女人芬芳,一时间心头也是不由痒痒,低头看看,张翠翠已经把裙子提到了腰间,露出了那雪白诱人的平坦小腹,再往下就是那神秘的芳草地了……

被王远这么盯着,张翠翠一时间也是脸红心热,她家那口子走了许多年,张翠翠一直都没和男人咋亲近过,更别说这样被男人盯着那地方看了……

眼看着王远一点一点蹲了下去,张翠翠心头忽然一慌,伸手一把拽住了王远的胳膊,嘴里轻声说:“小……小远,你,你准备咋帮嫂子啊?”

王远暗暗一笑,抬头看了眼张翠翠那脸红的模样,心头更是热乎,他平日里虽然也掀过不少女人的裙子,可是这样靠近地看女人那个地方,却还是第一次。

再想想,翠翠嫂子她一个人在家捣鼓这事儿,指不定她的心里也是在想男人了呢,要是能和她……

王远心头胡思乱想,嘴里却正经地说:“翠翠嫂子你放松一点,我把手伸进去,扯住黄瓜拽出来不就成了嘛。”一边说着,他一边就拿手去碰了碰张翠翠小肚子上的头发……

乍然被王远的手碰到,张翠翠一时间也是不由心跳加速,腿都有些软了,连那双美丽的眸子都开始变得雾蒙蒙了起来。

眼看着王远的手一分一分地向下移动去,终于碰到了那个地方……

“喔!”张翠翠身子一震,一双腿猛地一下子并拢,一丝丝晶莹的液体顺着旁边流淌了下来。

王远一时奇了,瞪了瞪眼说:“翠翠嫂子,你……你咋尿出来了呢?”

张翠翠脸一红,没好气地瞪了王远一眼:“胡说啥,嫂子那不是尿,尿不是从那个口出来的,那是……”说到后面,她的心里怕羞的紧,一时间竟也说不出来了。

王远看她脸色古怪,心下纳闷,嘴上却说:“翠嫂子,你把腿张开一点,我才能把黄瓜扯出来……”

张翠翠脸庞发红,倒也是点了点头。

王远这才将脑袋凑近了过去,仔细地扫了眼那地方,果然和翠嫂子说的一样,看来那水儿倒真不是尿,只是闻上去也有一股淡淡的骚味儿,不过这味道不但没有让王远反感,反而让他心头更加炽热了几分……

他一边用手在张翠翠那地儿周围摸着,一边仔细地观察着女人那里头的风景,这儿就是能让男人舒坦的地方啊,也不知道自己的货子捣鼓进去会是啥滋味儿?

一起了这个念头,王远的心头就跟猫抓似的,越加发痒,他偷偷看了眼张翠翠的脸,只见她眼睛半闭半睁,一脸的享受模样。

心下又是不由暗暗好笑,翠嫂子还真骚呢,光是用手摸摸她就成这样子,说不定她真会答应让自己折腾呢。

想到这里,王远故意用手在张翠翠那地儿的周围摸来摸去,还时不时地用指头往里头塞了塞。

说来也奇怪,随着王远手上一阵动作,翠嫂子那地方流出来的水儿倒是越来越大,几乎都要顺着腿流淌到地上去了。

此刻的王远也是渐渐明白,看来女人但凡是开始发骚了,这地方就会流水出来。

他用手指一阵掏,那张翠翠的身子也扭了半天,嘴里还时不时地发出阵阵令人脸红的诱人吟叫声音,没一会儿,那根卡在她身子里头的黄瓜顺着边缘掉到了地上……

见此,王远这才抽回了手,捡起了地上的黄瓜,对着那闭着眼睛的张翠翠晃了晃说:“翠嫂子,黄瓜出来了。”

张翠翠也是有些意犹未尽,睁开眼睛看了眼掉下来的那根黄瓜,心里竟有些隐隐的失落感觉,刚刚被王远那么一阵掏,她有一种好久都没有了的快感,要是王远继续下去的话,说不定还真能把她送上巅峰呢……

只是……王远他这么年轻,又咋可能看得上自己,再说,要真是两人之间发生点啥事儿,这一传出去,那还了得,自己以后可还咋在这马刘庄呆啊。

张翠翠摇了摇头,打消脑袋里那些不切实际的幻想,伸手拉起那里头的小裤,放下裙子就遮住了腿下的风光。

她看了眼还蹲在地上把玩着那根黄瓜的王远,脸庞不由微微一红,但是随即,她又是秀眉微蹙,凑近了王远轻声说:“小远,今天这事儿,你就当没看见,以后可不能说出去,成不成?”

张翠翠这么一低身子,前头那一团汹涌的肉一下子就被挤了出来,雪白的一片,诱人之极,王远抬起头来,一双眼睛顿时就陷入了那里头去。

刚刚他就在寻思咋样才能跟张婶儿捣鼓呢,此刻见到这雪白的一团,一时间底下涨得快要爆出来了似的,他再也忍不住,飞快站起身来,探手就在张翠翠那团鼓鼓的地儿摸了一把!

张翠翠吓了一跳,连忙向后退开一步,脸上明显有了几分薄怒:“小远,你摸我干啥呢。”

王远心头略有些慌,生怕惹急了张翠翠,她会告诉自家嫂子,但是事到临头了,他也是咬了咬牙说:“翠嫂子,我,我都帮了你了,现在你就不能帮帮我么?我……我下面涨得慌!”

说着他一伸手就解开了裤腰带,把自己的裤子往下面一扯,那活儿一下子就弹了出来……

张翠翠明显有些没反应过来,但是下一刻,当她看见王远露出来的惊人本钱时,那诱人的眸子却也渐渐多出了几分异彩……

“你……你要嫂子用手帮你?”张翠翠吞了口唾沫,犹豫片刻,终于是忍不住开口说了出来……


第三章 嫂子姚玲儿

  眼见那翠翠嫂子一双美目紧紧地盯着自己的家伙,脸上还带着了几分诱人的妩媚之色,那样子就跟猫见了鱼儿似的。

王远心头嘿嘿直乐,这翠翠嫂子可真是个骚婆娘,刚刚还装的跟啥似的,连鼓囊都不让自己摸,现在还不是一脸骚样,等老子找着机会,非得折腾死你不成!

不过他嘴上自然不会这么说,只是点了点头:“嫂子,我是帮你拔黄瓜才这样的,你就帮帮我吧。”

张翠翠盯着王远那家伙看了半晌,见他那地儿充满了青春活力,而且论大小可不比黄瓜差,要是这样子的家伙进入到自己的身子里去,也不知道是个啥滋味儿……

张翠翠男人死了好几年,这几年里,她还从来没有和男人干过那事儿,心底早就想的不行了,此刻看着王远的家伙,只感觉下头那地儿又是传来了一阵烘热,就连嗓子都有些发干了。

她犹豫了半晌,终究是那方面的想法战胜了理智,而且人王远刚刚也帮自己把黄瓜弄出来了不是……

她心底这么安慰着自己,便点了点头说:“成,嫂子帮你用手弄弄,不过,这事儿你可不许告诉别人。”王远自然是欣喜地一口答应。

张翠翠这才走到了王远的身旁,一双手缓缓朝着王远的那地儿探去……

当她的手握住那货子的时候,那股充满青春气息的炽热通过手掌传递过来,几乎要把她的身子都给烫化了不成,一时间自己下面那嘴巴都开始发痒了起来……

王远自然也是舒坦得不行,他以前可没少想着张婶儿自己解决,此刻看到张翠翠半蹲着身子,那雪白的玉手不断轻柔地动作,舒坦得他几乎都要叫了出来……

低下头来,王远立马就能看见张婶儿里头被罩罩包裹着的雪白鼓囊,他吞了口唾沫,伸出一只手朝着裙子领口里探了去,一把就隔着罩子摸到了最里头那柔软的肌肤……

这一下,直摸得张翠翠身子一颤,一下子娇声叫唤了出来,不过她却没有阻止,只是抬头嗔怪地瞪了王远一眼而已。

见此,王远更加肆无忌惮,两只手都伸了过去,手上感受着那极致的弹性和柔软,下面又有翠翠嫂子温柔的动作,一时间他都有种要缴械投降的感觉了……

可就在正舒服的关键头上,忽然听得不远处大厅里传来一声叫喊:“王远!王远!”

一听到这声音,王远的身子不由一颤,脏东西全都溅到了张翠翠的脸上,他也顾不得这许多,飞快就把裤子提起,应了一声:“我……我在……”

张翠翠也是被吓了一大跳,心下暗恨刚刚为啥就忘了关门,今天咋个个都往自家来,她飞快扯了张纸巾,擦掉身上的脏东西,跟着王远出了屋子来。

原来屋外是老李头的孙女儿李倩,这小姑娘一脸慌张的模样,看到王远从卧房出来,走上前就伸手拽住了他的胳膊。

王远不由一愣,心下暗暗奇怪,这李倩平日里对自己总是没好脸色的,今天咋还主动拉自己的手了?

正自奇怪呢,就听见那李倩慌慌张张地说:“王远,不好了,你嫂子昏过去了!”

一听到这话,王远只感觉脑袋嗡地一下炸响,不等李倩拉,他已经飞快跑了出去,就连伞都没顾着拿。

看着那冒着雨跑远了的王远,李倩跺了跺脚,喊了声:“翠翠嫂子,我们先走了。”就打着伞追了王远去……

张翠翠一脸纳闷,毛毛躁躁地这是干啥呢,姚玲儿咋会昏过去了呢?

王远的嫂子叫姚玲儿,今年也才不过三十出头,十年前就嫁给了王远的大哥,只怪福薄,结婚没两年呢,王远的大哥就死了,留下王远和姚玲儿俩相依为命,过了这七八年。

王远自小爸妈走得早,大哥撒手人寰之后,就剩下他嫂子这一个亲人,姚玲儿就是他在这世界上最亲的人了,此刻听说嫂子昏了过去,王远心里自然急的不行……

刚刚还是嫂子叫自己来还翠翠嫂子肉钱呢,刚还好好的,现在咋就昏过去了!

赶到自家院门口的时候,只见屋子外面围了好几个人,里头正有老李头那口子,老李头是个老知识分子,穿着一身洗得发白的衬衫,见到王远赶了回来,冲他招了招手说:“王远,别担心,卫生所的小雅在里头呢。”

王远匆匆走到屋门口朝里头一看,果然见到自家嫂子闭着眼睛正躺在凉凳上,旁边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年轻姑娘正在拿着一个听诊器在她心口听着。

看到这一幕,王远的一颗心又是提了起来,连忙问道:“这是咋了,好好地,我嫂子她咋会昏过去呢?”

老李头摇了摇脑袋,看了眼王远轻声说:“我刚也是听到这边吵得慌,就过来看了看,好像又是刘沉哥俩……”

刘沉!王远的脸色一下子冷了下来,一双拳头捏得紧紧的,牙齿都咬出了声音。

这天杀的刘沉!他看上了自家嫂子,嫂子拒绝了他好几次,他却还要腆着脸来,前不久王远看不过眼,就动手把那家伙打跑了。

谁成想这天杀的东西却还不死心,又找上了门来,还把嫂子给气的昏了过去!

看着屋里嫂子那苍白的脸,王远转过头问老李头道:“那家伙去哪儿了?”

老李头见王远脸色可怕,也是不由一愣,摇了摇脑袋说:“王远,可不敢打架啊,咱村村长可是刘沉的二叔,你要是……”

这时候,老李头的老婆抢着说了句:“刘沉和他兄弟刚回去了呢,你还找人干啥?”

一听这话,王远再不犹豫,看了屋里嫂子最后一眼,弯腰提起门边的锄头飞奔着就朝刘沉家方向跑了去……

见到这一幕,周围众人都是愕然,老李头没好气瞪了她老婆一眼:“妇人家,话就这么多,到时候闹大了有你好看!”

一番话,吓得老李媳妇儿脸都白了……

本文标签:

上一篇:100个安慰自己的方法 小雪的性欢日记有声mp3

下一篇:太大了,顶的肚子一鼓一鼓的 和闺蜜男友我们三个人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