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撞击力度一次比一次大 医生想吃我的大馒头

2021-06-26 09:01:38【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还嘱咐我慢点吃,也丝毫没有看不起我的意思。但她心里越是这样,我就越是难受,我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对她升起了一丝丝别样的情愫,特别是她的微笑,如同冬日里的暖阳,烙印在我心间

还嘱咐我慢点吃,也丝毫没有看不起我的意思。

但她心里越是这样,我就越是难受,我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对她升起了一丝丝别样的情愫,特别是她的微笑,如同冬日里的暖阳,烙印在我心间,久久不能忘怀。

 

就是这么一个美好的人儿,我根本不忍心她落入别人的怀里,特别是像金穆森这种男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货色。

 

就在我心里头忍不住胡思乱想的时候,我的眼光余光突然放在橱窗外的一道身影上,这是一个在我看来无比熟悉的人儿,戴着一个黑框眼镜,穿着一件黑白格子T恤衫,看上去也就三十来岁左右,一本正经的模样。

 

但在他身边,却搂着一个穿着蓝色包臀短裙的妙龄女郎,露出两条嫩白大长腿,迈动途中吸引了周遭不少人的目光。

 

如果换在平时,可能我还会多欣赏上片刻,但此刻的我,已经完全没有了那种心思,因为这个男的,是陈州,柳馨儿,我班主任老师的正牌老公,他竟然出轨了....

 

虽然在我的印象中,陈州一直对我不太友好,甚至连我去柳馨儿家里补课,他都经常用那种冷冷的目光看我,亦或者说,他对我压根就不太感冒。

 

但我做梦都想不到,他这种看上去挺正派的人,竟然会出轨,这不滑稽吗?

 

莫名间,我有些同情起柳馨儿来了,她这么一个老实的女人,虽然长得很漂亮,在学校是公认的女神,哪怕是结婚了,平时身边也围绕了不少男人,毕竟,男人追求美女,这是一种天性,也是一种人性本能。

 

但我可从来没有听说过有关柳馨儿的绯闻,但陈州的,又是怎么回报她的?

 

“小浩,你眼睛怎么一直往外头看呢,是有什么好东西吗?”就在我思绪渐渐纷飞的时候,秋姨突然扬起她嫩白的玉手,在我眼前晃动了几下。

 

“没呢秋姨,我就看外头有个人长得和我以前一个朋友挺像的,多瞄了几眼。”

 

“呵呵,这世界上长得像的人挺多的,你还是别多看了,好好吃你的饭吧。”微笑,秋姨又是给我夹了一块红烧肉,“来,你尝尝吧,米其林三星大厨的水平,,应该挺符合你的口味的,而且你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可得多吃一点,到时候养的白白胖胖的,等你妈回来了,还不得感谢我啊?”

 

“秋姨,你可说笑了,你能让我一个乡下孩子借宿在你家读书,我就得好好感激你了。”点点头,我由衷道。

 

毕竟,除了秋姨外,在这个市区,我还有几个亲戚买了房住在这儿,刚开始的时候,我爸妈也是想把我安顿在亲戚家里,压根没有想到秋姨,再怎么说,她终究是一个外人,虽然和我妈关系好点,有发小这层关系,但这样平白无故的,也挺尴尬。

 

可最后的结果,却是无奈的,其中苦楚自然不用言说。

 

“臭小子,你说什么呢,就冲着我和你妈这层关系,就别说这种话,再说了,你也挺乖的,是个好孩子,我喜欢你还来不及呢。”白了我一眼,秋姨啐道,“以后不要提这个事情了,你秋姨也不爱听。”

 

“好,听你的秋姨。”面色微红,我也感觉有些尴尬,也不知道为什么,情感突然就上来了,还当着金穆森和露丝的面儿,这样多不好意思啊。

 

稍后,秋姨又和金穆森聊了一下,大概是工作的事情,我在旁边听着,倒是了解了不少东西,真想不到,金穆森看上去文绉绉的样子,竟然在美国经营那种和地下黑市有关的东西,经过十来年的发展,倒是赚了不少钱。

 

而露丝,正是他的得力助手,他能赚钱,露丝也占了很大的功劳。

 

不过,因为美国最近新上任了一个总统,好像叫什么特兰普,政策上有收缩,他的黑市生意也做不了了,一来二去,他就想着回国,看能不能发现什么商机。

 

目前的话,他也有了一个初步打算,大概是想在天海市开一家夜场,路子也联系好了,就等着打通一下关系,然后开业。

 

聊的差不多了,穆金森还想邀请秋姨去ktv唱个歌喝个酒啥的,不过秋姨却婉拒了他的请求,寒暄几句后,带着我结账离开。

 

“小浩,你感觉这个穆金森怎么样?”出去的时候,秋姨问我。

 

“不咋样。”我脱口而出道。

 

“为什么?”秋姨转头。

 

“你没看他旁边那个露丝吗,我总感觉有猫腻,或者说,他俩有一腿。”

 

“是嘛,我怎么感觉金森还不错,挺符合我的审美标准的,虽然十五年不见,但我感觉他比之前更有人格魅力了呢。”

 

“你真是这样认为的吗?”心头莫名一酸,我道。

 

“当然,秋姨什么时候骗过你呢?”

 

“好吧,秋姨你开心就好。”无奈,我叹气道。

 

“傻瓜,难道你没看出来,秋姨在和你开玩笑呢?”在我肩膀上拍打了一下,秋姨撇嘴。

 

“真的吗,秋姨你该不会是在耍我吧?”

 

“臭小子,这次是真的啦,我也不知道他从什么渠道得到了我的联系方式,其实呢,我能去机场迎接他,主要是因为十五年前的交情,不过啊,你秋姨可不是十五年前的那个小女生了,有些事情还是分辨的清的,你别看我表面什么都不在意的样子,但心里和明镜儿似的呢。”

 

说着,秋姨一顿,“这个穆金森啊,现在给我的感觉是非常市侩的,和十五年前已经是完全不一样了,你再看看他旁边那个露丝,一样是充满风尘气的,而且,他们俩对视的眼神也不太对,就像你说的,他们中间一定是存在猫腻的,当然,他们中间到底存在什么东西我可管不着,普通朋友的话,也是可以做的,如果要想更近一步的话,那就是火星撞地球的概率了。”

 

“秋姨,看来我还是多虑了,原来你才是最大的老狐狸,什么事情都想到了,估计没有谁能有你考虑的这么周到了。”看着秋姨发表见解,我不由感慨。

 

“呵呵,你秋姨多少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了,怎么会连这点眼力劲都没有?倒是你小浩,未来的路还很长,可得好好走了,可别一不小心就入了邪道,到时候谁也拯救不了你的。”

 

“知道了秋姨,这些我会注意的。”

 

“会注意就好。”点点头,秋姨不再多说什么。回家后,天色也渐渐暗了下来,吃过晚饭,我直接跑进房间复习功课,而秋姨也是跑进自己房间,不知道在鼓捣什么东西,互不干扰。

 

窗外微风清徐,有月光飘洒而入,照耀在我的桌案上,泛着点点荧光,抬头看了一眼钟表,时针刚好指在十二的位置,深夜,正是情感爆发的时候,人的情绪都会变得特别脆弱,也会慢慢感性起来。

 

这时,我脑海里莫名又浮现出了柳馨儿的倩影,但画面又时不时转换到米其林餐厅橱窗外的一幕,那是陈州,搂着那名妙龄女郎,一脸欢笑的样子。

 

其实这一幕当时对我的冲击还挺大的,甚至于某一瞬间,我还想直接去柳馨儿家里,把这个事情告诉她,可随后一想,我又没有什么实际证据,万一到时候陈州狡辩起来,柳馨儿会站在那一边呢?

 

答案不言而喻。

 

想着,我只感觉小腹鼓胀,尿意渐渐上来,下意识的,我起身开门,往卫生间走去,但在经过秋姨房间的时候,我瞧见里头透出一丝橘红色光芒,隐约间还有一丝丝奇怪的声音传出来。

 

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这让我瞬间联想到我在柳馨儿家里借宿的情景。

 

与此同时,我的脚步也不自觉往秋姨房间门口靠近,随后将目光凑了上去,只一瞬,我的呼吸便急促了起来,浑身血液也刹那沸腾.....

我依稀可以瞧见,秋姨躺在床头,橘红色床头灯映衬下,是她那张接近完美的面庞,此刻额角却挂满汗珠,整张脸也是绯红一片,而她的纤纤玉手,正放她那个位置,划着图形。

 

伴随着秋姨的动作,我感觉自己瞬间就不淡定了,因为在我的印象中,秋姨应该算是一个禁欲系的女人,难道,她现在也抵不过人性本能,开始了自我安慰的道路?

 

莫名间,我的脑海浮现一个大胆的想法,我也是一个男人,正值荷尔蒙分泌旺盛的时候,青春年少,是不是可以代替秋姨的纤纤玉手....

本文标签:

上一篇:岳每的艳香 岳乱系列小说怀孕

下一篇:上别人丰满人妻/把它堵住不能流出来下周检查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