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三个一起太大了会坏掉的 我与岳做了

2021-06-27 08:15:1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谢依远本来还不敢说话,现在见到刘福全立马哭诉了起来:“你看这都被打流血了!” 田小峰一听这谢依远还先告状起来,顿时骂道:“你娘的,流血,你刚才打我干爹的时候怎么

谢依远本来还不敢说话,现在见到刘福全立马哭诉了起来:“你看这都被打流血了!”

 

田小峰一听这谢依远还先告状起来,顿时骂道:“你娘的,流血,你刚才打我干爹的时候怎么不说!”

“我哪里打了!”谢依远反驳道:“你干爹又哪里有伤了!”

 

“干!”田小峰提了提胳膊袖子:“你小样的又欠抽了是吧!”

 

“村长,你看,你看这混小子又要动手!”

 

“好啦,别吵了!”刘福全大叫一声,看了看两人,摇头道:“都是乡里乡亲的有什么好吵的!”

 

别拿村长不当官,这刘福全在村里面还是有点威信的,就算田小峰这混世魔王,听到他的话也安分了下来!

 

刘福全见两方终于停止了争吵,摇了摇头道:“好了,说说看到底怎么回事吧,谢依远你先说!”

 

“恩!”谢依远听到刘福全的话,好像找到了救命稻草一样,眉毛扬了扬道:“村长,就我跟则惠还有宏光聊天的时候,说了田小峰什么的,那陈长根听到就跟我干了起来!而田小峰跟谢良这两犊子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见我就打。”

 

“恩,恩!”刘福全点了点头,转向陈长根问道:“长根啊,他到底说了什么,这乡里乡亲的至于打架吗?”

 

“哼!”陈长根冷哼道:“说什么,你问问谢依远这***他说什么!”

 

“说了什么你呢?依远!”刘福全转头问道!

 

“我……我……”谢依远害怕的看了田小峰一眼,可又看看这么多人在,还有刘福全这村长在,胆子就大了几分。“村长,我就是说了田小峰那家伙不行!”

 

“什么!”

 

田小峰一听这话就怒道:“谢依远,你娘的,你那货才不行呢?”

 

“好了,好了,话还没有说完,你激动什么!”刘福全见田小峰又要上前,顿时喝道!

 

“好,好,你说,你说!”田小峰不爽的摆了摆手!

 

刘福全看了眼田小峰,无奈的摇了摇又问道:“谢依远,你为什么无缘无故的乱说人家啊!”

 

“我哪有啊!”谢依远无辜道:“村长,这是村里面人都知道好不好!”

 

“知道你妹哦!”田小峰又骂道:“我自己都不知道,你丫的又是怎么知道的!”

 

谢依远看着田小峰激动的样子,暗笑道,想必这家伙确实是那东西不行,要不然干嘛那么激动!想想这好端端的男人,那个不行是多么可悲啊,谢依远被打的心里面就多了一份慰藉!

 

笑了笑道:“田小峰啊,这又不是我一个人说的,你就承认吧!”

 

“承认!”田小峰想到这几天连上好几个女人,其中还有刘福全的老婆,竟然还有人说自己不行,不由的大笑道:“谢依远啊谢依远,你说我的不行,那你敢不敢把你的老婆给我试一试!”

 

“田小峰,你……”谢依远一听到这话,顿时急眼道:“田小峰,你小子嘴巴把我放干净一点!”

 

田小峰斜着脸看着谢依远生气的样子,笑道:“谢依远,你不是说我的不行,怎么就不敢了呢?”

 

刘福全一听这都乱了,连忙打断道:“唉!唉!说什么呢?田小峰,你干嘛又扯到人家老婆身上了!”

 

“哈哈……”田小峰笑道:“村长,那谢依远不是说我的不行吗?我就先证明给他看看!”

 

 

田小峰说着,顿了顿又道:“谢依远,怎么敢不敢,只要你老婆给我试一下,我要是日不成的话,从今以后我田小峰就当你的一条狗,随便你呼唤。怎么样!”

 

“这……这……”

 

谢依远听到这话明显疑虑了起来,田小峰的那货不行,自己可不是听一个说过,而且说的那个真!

 

田小峰看到谢依远的疑虑又笑道:“谢依远,说怎么样,给个痛快话!不敢的话以后就少在乱嚼舌根,还有乖乖的给我干爹道歉!”

 

“什么道歉!”谢依远听到这话顿时不干了,自己这被人打了,还要向人道歉,看了看田小峰裤下一眼,咬了咬道:“好,田小峰我就跟你赌了,只要你能行,我就让我老婆给你……”

 

哈哈哈……哈哈……

 

谢依远还没有说完,就听到旁边的众人大笑了起来,谢依远也明显意识到自己的错了,连忙收住了嘴!

 

“哈哈!”田小峰大笑着转向众人道:“大家都听到了,我的要是行,这谢依远老婆就给我日啊!”

 

谢依远也连忙跳出来道:“恩,大家也给我做个证,这田小峰要是不行的话,那以后这小子就要当我的一条狗!”

 

刘福全看着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都把他给忽略了,顿时不爽道:“好了,好了,这成何体统啊,谢依远你有什么保证说人家田小峰不行,人家要是可以的话,你还真把老婆给人家日啊!而且就算不行,这么多人面前,让你老婆脱掉裤子,你面子上挂的住啊!”

 

谢依远一听这话,顿时感觉到一阵尴尬,低了低头,没在说话!

 

刘福全转头又对田小峰道:“你,田小峰,这乡里乡亲的,谢依远的老婆,你好歹也要叫一声嫂子,什么日不日的!”

 

田小峰现在根本就不缺女人,也只不过想想跟谢依远玩玩罢了,听刘福全这么说,也就没了那个兴致笑了笑道:“村长,这不是谢依远愿意吗?”

 

“好了,好了,反正两人都没什么大碍,都散了,去干活把!”刘福全摇了摇头:“以后少整这种事情,有损我们土岭村形象!”

 

“村长,那我这被打了,就算了!”

 

“算了,不然你还能怎么样!”刘福全瞪了谢依远一眼:“你难道还真的那么想让你婆娘出来试一试田小峰那行不行啊!”

 

“没,没有!”谢依远听这么说,顿时没了脾气,只是心中那个委屈自己都说不清了!

 

这件事情就这样算了,大家也就笑笑过去了,可谢依远心中却是很不甘,自己这被打了不说,还落下这么一个笑柄!

 

“妈的,田小峰吗?”晚饭回家路上,谢依远嘴里面还暗暗的念叨着:“田小峰,你给我记住了,我要让你知道我谢依远也不是好惹的!”

 

“对,对,你谢依远不是好惹的!”谢依远还没有走回自己家,就见到自己婆娘,曹雪玲正看着自己!

 

“老婆,咋了!”谢依远看到曹雪玲生气的模样,连忙迎了上去。“老婆,是谁惹你生气了!”

 

“哼,谁!”曹雪玲冷哼一声道:“谢依远啊谢依远,你有本事啊,说把老婆给人家睡,就给人家睡啊!”

 

“她怎么会知道的!”谢依远听到曹雪玲竟然知道了这事,顿时一阵脑大,连忙赔笑道:“老婆,我那不是知道田小峰那家伙不行吗?所以……”

 

“田小峰那不行,那不行你就让我给人家睡啊!”曹雪玲说着就拉过谢依远的耳朵骂道:“谢依远,你有点脑子好不好!”

 

啊……啊……

 

“疼疼!”谢依远鬼叫着,连忙求饶道:“老婆,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

 

曹雪玲一想到那些人说的,心中就是一肚子气,现在看到谢依远这窝囊样,心中更是气,哗啦大哭了起来:“唉,我怎么就找了一个这么窝囊的男人啊,还让不让我活啊!”

 

这么一闹,谢依远晚上肯定是没好日过了,而田小峰这边却是有说有笑,请了刘福全,还有谢良两人到家里吃饭!

 

“村长,来我敬你!今天事情这要好好谢谢你啊!”陈长根拿起酒杯向刘福全敬去,他心里面欣慰啊,欣慰有田小峰这么一个好干儿子,今天要不是有田小峰上去,陈长根他绝对要吃亏了!高兴着就是一杯酒接着一杯酒!

 

刘福全很满意陈长根的这频频敬酒,很享受的端起酒杯,拿着那一副官腔笑道:“唉!其实也怪那谢依远傻,哪里有说自己老婆给别人睡的!”

 

刘福全笑着突然转头看向田小峰轻声道:“田小峰,你那东西是不是真的不行啊!”

本文标签:

上一篇:三个一起太大了会坏掉的 我与岳做了

下一篇:被绑在公共厕所玩弄/美妇惨叫屈辱小说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