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攵女乱爱,怀孕 掐奶头一女多男玩弄折磨

2021-06-28 09:51:34【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我权当没听见,大概是已经闻习惯了,我现在已经闻不出来我家任何味道了。 陈瑶三两步走到我床边,忽然像是看见了什么似得,从床边的椅子上拎起一件衣服。我老脸一热,操,那不就是我临

我权当没听见,大概是已经闻习惯了,我现在已经闻不出来我家任何味道了。

 

陈瑶三两步走到我床边,忽然像是看见了什么似得,从床边的椅子上拎起一件衣服。

我老脸一热,操,那不就是我临走前扔椅子上的小光妈妈的睡衣吗,这下老司机和陈瑶要把我当成变态了。

 

陈瑶啧啧了两声:“看不出来,你还爱好这口啊。”

 

我也不知道陈瑶想到哪里去了,只能尽力装作不在乎的样子说道:“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跑到我房间去的,反正不是我的。”

 

陈瑶没理我,凑近闻了闻,忽然捂着嘴一副想吐的样子:“这衣服有问题!”

 

第7章五杀阵

 

我有点不明白,一件衣服还能有什么问题。不过还没等我问出来,老司机先问了。

 

陈瑶皱皱眉说道:“我也看不出来,只不过这件衣服上怨气很重,回头我要带去给我爸看看。”

 

我求之不得,直接答应了。

 

接着,我们就开始布置我的屋子了。首先,我们清理出一片空地,接着,老司机出马,往笼子里放了五样东西。

 

这五样东西分别是超过手腕粗的剧毒眼镜蛇,活了五百年以上的老龟,浑身毒泡的癞蛤蟆,浑身没有一点毛的山猫和一只看不出来特色的刺猬。

 

这五样东西能组成一个阵,据说叫做五杀阵,当然,布阵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接下来就该我出马了。我把那只没有杂毛的黑狗给杀了,还是吊死,黑狗死了之后先挖眼,剁爪子割舌头,接着放血剥皮。黑狗皮盖在笼子顶上,黑狗爪拴在笼子门上,黑狗眼则泡了血朝窗户放。

 

然后陈瑶出马,用黑狗血泡了盐,淋在笼子周围,特意留出来一个空。接着嘛,我就要下去溜圈吸引稻草人头了。

 

还必须我下去,因为陈仙师说那稻草人头已经惦记上我了,其他人都没有我仇恨大。

 

不过也真的只有我合适,毕竟一老一女,我总不可能让他们去冒险。

 

我们这边很偏僻,一到晚上就没人了,连个卖小吃的都没有,我下楼的时候是八点,才溜了一个小时,最后一对小情侣出门后,居然一个人都看不见了。虽然还有车不时路过,但我心里还是一点底都没有。

 

我先慢跑了一会,感觉有点累了,就躲在墙根抽烟,打火机刚点着,就有个人凑过来拿了根烟让我点。换了平时我肯定不鸟他,但今天我心里没底,有个人陪我也是好的。

 

我就给他点了烟,两个人吞云吐雾了一会,他忽然开口说话了:“你,来这,干嘛,的?”

 

听见他说话,我有些诧异,虽然天黑看不见脸,但是看他的打扮,西装革履的,也是个社会人士,怎么说话的声音不仅沙哑,还像是刚刚学会说话那样,说的慢而且咬字不清。

 

或许他是个口吃呢。我也没太注意,说我是来锻炼的。他哦了一声,不说话了。

 

一根烟抽完,我忽然想起来一件事,刚才从头到尾,好像只有我一个人抽烟。

 

我手里的烟已经抽完了,而他手里的还剩下一半,不是没抽是什么。

 

我的心一沉,不露声色地用余光去看他的脸,但我发现,无论我怎么努力,我都看不见他的脸长什么样,好像他脸上罩着一层黑暗一样。

 

我掐着大腿根,强迫自己镇定下来,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的样子,摆摆手说道:“你继续,我先走了。”

 

刚转身要跑,一只像铁钳一般的手却搭在我的肩膀上,并且紧紧地攥住了我的肩膀。

 

“别,急。”

 

我回头,这回终于看见了他的脸,不禁心里一颤,这不是稻草人头还是什么。一张充满了稻草的脸,但现在大部分都已经罩上了人皮,有些地方罩的错了,但稻草人头显然毫不在乎。

 

他嘴里嚼着什么,黑乎乎的泛着恶臭的液体从他嘴里流出来,看的人直反胃。像是注意到我在看他,他张大嘴,冲我露出了一个狰狞的笑容。

 

这时候我看见他嘴里的是什么了,是一个眼珠子。

 

我没忘了自己的任务,一脚踢得它倒退了一步,接着我就拼命往前跑,不回头地跑。一口气跑到了我的出租屋楼下,我才转身想去看他有没有跟上。

 

谁知道一转身,就看见他跟在我十几米的地方。

 

他跑步的方式很怪异,像是不会弯膝盖一样,大步一跨,一蹬一蹬的,但无疑很快,见状,我连忙上楼,敲开门,对老司机和陈瑶说道:“已经把它给引来了。”

 

陈瑶拍拍胸道:“交给我吧。”

 

我的目光这下不禁落到了陈瑶胸上,不得不说,身材好总要牺牲一些的,腰细腿长陈瑶都有,唯有胸……不值一握。

 

怕陈瑶看出来,我连忙转移了视线,看向已经被陈瑶放上了红线铜钱的笼子,笼子里还有一件我的衣服,衣服上是我的头发,这是为了引人头进笼子。

 

老司机端来一个碗,碗里面是香油柳叶,我一边拿着柳叶往耳朵里塞,一边说:“这笼子门有点小,我怕稻草人头钻不进来。”

 

陈瑶皱皱眉:“怎么会小。”

 

的确,那笼子门可以容一只大狗进出了,可现在不一样啊

 

,那稻草人头已经有身子了。

 

我把刚才看见的跟陈瑶一说,陈瑶脸色不好看起来:“我得打电话跟我爸说一声。”

 

可还没等她拿出手机,砰地一声,大门被踢开了。

 

陈瑶这下冷静不下来了,后退了好几步,脸色发白地看向稻草人头。

 

它这样子实在太恐怖了,一根根染着黑血的稻草从头上戳出来,东一块西一块拼凑的人皮和五官,那些皮肉像是有生命一样在它头上蠕动,不时还掉下一两块碎肉。让我想起了星爷电影《西游降魔篇》里的猪刚鬣,只不过那颗猪头如今换成了稻草头,不过都是一样的恶心。

 

我连忙把柳叶往脸上塞,但稻草头好像已经闻到了我的气味,用他那怪异地走路姿势,往我这边走了过来。

 

老司机把碗往我手里一塞,躲到旁边去了,我心里暗骂他不讲义气,却是不得不端着碗开始跑起来。

 

跑了没两步,我却看见陈瑶拿着把菜刀,示意我把稻草人往她身边带。我以为陈瑶有办法,连忙带着稻草人到陈瑶旁边,谁知道那小妞居然拎起菜刀就砍。

 

这也太不靠谱了吧,稻草头那战力就算我都比不上,这小妞还敢拿菜刀去砍。

 

果然,陈瑶的刀还没落下,稻草头就伸手给她抓住了。我连忙回身一脚踢在稻草头身上,稻草头一晃,丢下陈瑶转身来抓我。我七窍都塞了柳叶了,它也“看”不见我。

 

陈瑶趁机跟我跑到旁边,我又抓了一把柳叶,给陈瑶抹了一脸。

 

稻草头估计“看”不见陈瑶了,左看看右看看,居然开始摇摇晃晃地往笼子走。这下陈瑶急了,把菜刀塞我手上,比了了割头的手势,让我去把稻草头跟身子分开。

 

就他妈一把菜刀?让我去跟稻草头干?这不是逗我呢吧?

 

陈瑶小妞坚定的目光告诉我她不是在逗我,我却深刻地感觉自己是被逗了,我这一手香油,连刀都拿不稳呢!

 

然而稻草头都快走到笼子跟前了,我再不去,估计它能给笼子弄翻。万一笼子翻了,我们几个还是跑不掉,别说稻草人头了,就是那眼镜蛇,一口一个也把我们三个给弄死。

本文标签:

上一篇:等不及在车里就要/少妇张开腿露私下

下一篇:上别人丰满人妻_清纯校花的初次高潮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