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寝室四攻一受 开车污的句子秒湿爆水

2021-07-03 09:07:1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心底却是没来由的一阵畅快感。 刘清到底也是在这村子附近住了这么多年,对于这些村里的一些情况也是有一定的了解的。 就比如张晓翠她们这些留守妇女,婚约实际上只是一纸束

心底却是没来由的一阵畅快感。

  刘清到底也是在这村子附近住了这么多年,对于这些村里的一些情况也是有一定的了解的。

 

  就比如张晓翠她们这些留守妇女,婚约实际上只是一纸束缚她们自由的文书,如果运气好的话,可能会在晚年老公才会收心回家,如果运气不好,恐怕这一辈子也见不上几面。

 

  因此,他和张晓翠她们之间的关系,刘清并没有哪怕一丝一毫的负罪感,反而是凭空多出了一些责任心。

 

  毕竟现在刘清自己也只是能保证自己的温饱而已,若是想给张晓翠她们一些帮助,那就需要一些钱了。

 

  索性刘清自己平时修炼的时候,也是会上山采撷药材,所以道观后院里,还是晒得有很多的药材的。

 

  今天就是县城的赶集日了,刘清背了一个小背篓的人参,搭了乡亲的牛车,朝着县城去了。

 

  这些药材价值多少,实际上刘清自个儿也是不清楚,反正他自己用着感觉效果很不错,一百块一根,想必应该能卖出去吧?

 

  刘清坐在车上,美滋滋的想着。

 

  “小道士,咱就只能到这了,再进去也不让进了,你自己走吧,往前走个几百米就到集市了。”

 

  城外,那赶牛的老者对着刘清说道。

 

  刘清应了一声,下了车,直直的迈着步子朝着城里走去了。

 

  看着城区边缘的那些高楼大厦,刘清赞叹的咂了咂嘴巴,同时有些小心的甩了甩脚,把鞋子上的泥给甩了出去。

 

  平日里他都是去镇上赶集的,来这从江城,他是第一次。

 

  因为感觉自己的药材卖个一百块一根,那小镇压根不会有人买,所以他才来的这边。

 

  集市里此刻已经是人群嘈杂了,刘清费了好半天的劲,才是找到了集市的边缘,蹲了下来,然后把自己的小背篓给放到了身前,等着人来买。

 

  “哟,你这穿着,是个道士?”

 

  等了有一会,一个看上去就肥胖不已的胖子走上了近前,对着刘清问道。

 

  “买东西么?”

 

  刘清没有回话,而是指着自己的药材问道。

 

  那人皱着眉头看了一下,然后才是试探性的问道:“你这是人参?”

 

  “对啊,山里的野参,一百块一根!”

 

  刘清点了点头,轻声说道。

 

  闻言,那人一愣,然后嗤笑了一声:“野山参卖一百?你是傻子还是我是傻子?”

 

  说罢,直接是摆了摆手,走了。

 

  那人的反应让刘清微微一愣,毕竟这种野山参,在他们那穷乡僻壤,想吃就自己去挖,所以他不知道是自己卖高了还是卖低了。

 

  刘清咬了咬牙,回想着刚刚那人的反应,直觉告诉他,自己……应该是卖高了!

 

  看样子城里人也不是不识货啊,不行,待会得降价!

 

  刘清皱着眉头想了一下,然后认真的点了点头,果断的认为是自己卖高了!

 

  “王姐,这可不是闹着玩的,连灵药堂都没得卖,你拉我来这里找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不远处响起了一个十分甜美的女声。

 

  刚刚尝过滋味的刘清对于女性自然是特别敏感,当下循着声音看了过去。

 

  只见一个看上去约莫二十三四岁的女子,正一脸不耐的对着身旁的那个约莫三十来岁的少妇说着些什么。

 

  这女的穿着白色衬衫和一条紧身牛仔裤,把一身身材给显现得凹凸有致,加上那一副明显保养有加,甚至感觉能滴出水来的脸庞,让刘清下意识的吞了口唾沫。

 

  刘清正看着那,那大妈的眼神却是突然朝刘清看了过来,让刘清下意识的收回了目光。

 

  没成想,两人很快就迈着步子,朝着刘清这里走过来了。

 

  刚一过来,那大妈就蹲下了身子,从那小背篓里拿出了一根野山参,仔细的看了起来。

 

  越看,她的脸色就越是惊异。

 

  “王姐,真的?”

 

  那女子也是低下了头,看着那块野参低声问道。

 

  闻言,那王姐点了点头,然后抬头朝着刘清问道:“你这山参怎么卖?”

 

  “一……八十!”

 

  刘清本想说是一百,不过想起刚刚的遭遇,又把价格压下去了二十。

 

  王姐手上拿着的山参是三十年左右年份的,她已经是准备好了刘清张口就是大几万的准备。

 

  听到刘清的报价后,她瞬间愣了一下,然后疑惑的盯着刘清看了起来。

 

  刘清看着对方的表情,心下一愣,而后咬了咬牙,低声道:“不行七十我也卖了!”

 

  “不是,你……”

 

  那王姐听着刘清的话,更是一愣。

 

  这时,那个女子蹲下了身子,拍了拍王姐,然后对着刘清说道:“小道士,你能保证这些是真的野山参么?”

 

  刘清看着对方衬衫里漏出来的白玉一般的沟壑,轻轻的吞了口唾沫,而后心不在焉的应了一声:“绝对真的,我每天都拿它来熬药喝的,不可能有假。”

 

  闻言,那女子脸色稍稍变了一下,她看了眼王姐,抬了抬头,示意王姐告诉自己她心头的报价。

 

  王姐附了上来,在她的耳旁轻声说道:“小姐,这东西搁灵药堂里,起码六位数起步!”

本文标签:

上一篇:受被下抹春药攻c受-做错一题就往下面插一支笔

下一篇:总裁大人7夜索爱/超长篇经典乱小说合集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