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缓慢而有力的一下又一下 第一次进不去父母教

2021-07-26 08:50:5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 第1章我还不知道门外究竟站着什么鬼。     过了一会儿,丧乐消失了,门铃响了,门外传来了二叔的声音,让我二婶去开门。     我二婶听到二叔的声音就飞快地冲出去开门了

 
 
 
第1章

我还不知道门外究竟站着什么鬼。

 

    过了一会儿,丧乐消失了,门铃响了,门外传来了二叔的声音,让我二婶去开门。

 

    我二婶听到二叔的声音就飞快地冲出去开门了。

 

    门一开,她就拉着二叔的手,不停地说有鬼。

 

    我跟着二婶出去,在门口只看见二叔,没有看见有什么鬼,难道,只要有活人出现,那鬼就会自动消失吗360搜索aoi.c胎楼更新快

 

    到了二十一世纪,自然没有多少人会相信有鬼了,二叔看二婶吓成这样,肯定是要把二婶带回家里面去,但又担心我一个人留在家里面会出事,于是对我招招手,让我跟他到他家里面去睡一晚上。

 

    我也很害怕,于是二叔一伸手,我马上就拉着他的手,踏出了门。

 

    手腕忽然一痛

 

    二婶尖叫,推开二叔,冲回自己家里面去了。

 

    我回头,我半只脚还在门口里面,而在门里面拉着我的手的,竟然是父亲

 

    父亲双目圆瞪,一身尸斑,他抓着我的手,快要把我骨头捏断了

 

    父亲说:苏寒,你答应过我,不能开门的

 

 

 

第5章

    我马上反应过来,这不是我二叔,这是鬼变的,他变成二叔的模样,就是为了骗我开门,骗我走出去的我尖叫着,挣扎着朝门里面逃进去,但是“二叔”的力气并不小于父亲,他扯着我,就像一道铁链子似的,我拼尽全力,他却一动不动

 

    我伸脚踢他,他也不动。

 

    他露出了一个狰狞的笑容,在笑声中,他的身体一点一点腐烂,血肉滴下来,眼珠子被什么东西顶了出来,一个肥白的蛆虫钻了出来,冲我张牙舞爪。

 

    我感到被他抓到的地方冰凉凉、黏糊糊的,低头一看,他手臂上掉下一块肉,露出白森森的骨头,许多小蛆虫朝我爬了过来。

 

    我更惊恐地尖叫着,挣扎的力气在恶心的虫子面前渐渐失去,就在我快被“二叔”拉出去的时候,父亲忽然松开我的手臂,一把抱住我腰,将我强行抱回了屋子里,啪的一声把门关上了。

 

    我被扔在地上,“二叔”惊悚的笑声消失了,我一声冷汗,两只手腕上都是青黑色的淤痕,而右手也就是被“二叔”抓住的地方还黏着血肉,我恶心死了,跳起来,跑去洗手,起码洗了二十多遍,这才忍下了那种想吐的感觉。

 

    我回到客厅里,发现父亲还站在门背后,不过他的眼睛已经闭上了,但他挺地站着,我第一次发现,原来,我父亲的身影竟然可以这么伟大。

 

    第二天,二叔来我家找二婶,父亲挡在门口后面,我推也推不动他。我知道他是想保护我,所以才会一直堵在门口后面,于是我轻轻地和他说了一句:爸,天亮了。他这才轰然倒下,二叔在门口外面听到响动,便问怎么了我说没事儿。

 

    我吃力地把父亲的尸体拖到一边,把门打开,二叔进来看到横在门口边上的尸体,吓了一跳,问是怎么一回事儿,我不敢说家里昨晚闹鬼了,就撒了个谎,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早上起来的时候就看到父亲在客厅里了。360搜索aoi.c胎楼更新快

 

    二叔也不敢乱说这是诈尸,呵斥我不要乱说话之后,就把父亲扛回板上了。

 

    放好父亲之后,二叔问你二婶呢

 

    我一怔,说二婶昨晚上回家睡去了

 

    这个时候,我才意识到一件可怕的事情,那就是二婶昨晚上出了这个门,就不见了。

 

    我不敢把真话告诉二叔,直到下午小堂妹听说了这事之后,冲回家里来,哭着抓着我打,让我还她妈妈。这个时候就什么都瞒不住了,我把这两天晚上的事情统统告诉了二叔,二叔听后惊呆了,小堂妹一直在旁边抹眼泪,哭得跟个泪人儿一样。

 

    虽说我知道二婶的失踪并不是我害的,但是我知道这一切灵异事件的矛头都指向我,这一切我难逃其咎。

 

    我跪下来跟二叔说:叔,婶儿不见都是我的错,要是婶不来陪我守灵,也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我以为只要我不走出家门一步,就不会出什么事,但我没想到,别人会出事

二叔呆了很久,这才扶起我说今晚上他要陪我守灵,看看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

     

         小堂妹一听就哭了,拉着二叔的手,不让二叔这么说,她害怕晚上来到我家敲门的那些鬼会把二叔拉走。o她已经失去了母亲,不能再失去父亲了。

     

         但是二叔是个强硬的性子,决定了的事情就不会再改了。

     

         到了晚上的时候,二叔让我回房里面早早睡觉去,他一个人在大厅里面守着,父亲还魂香烧没了由他来换,总之这一晚上我不管听到屋外面闹出个什么动静来,都千万不要走出房间去。

     

         我关进房门,为了断绝外界的纷扰,我戴了耳机,把声音调到最大,钻进被窝里,闭紧双眼,吃了秤砣铁了心地告诉自己千万不要出门去。

     

         这,外面也许有动静,也也许没有动静,总之我什么都听不见,看不见。

     

         天亮的第一缕阳光照射到脸颊上的时候,我醒了过来,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昨夜睡了没有,但睁眼的这一刻,我知道,不平安的夜过去了,父亲的头七只剩下四天了,只要我熬过这最后的四天,那么我就可以一生平安。

     

         我起来,开门,开不动。

     

         这是怎么了

     

         我房间只能在内反锁,我又没反锁,这门怎么就打不开呢

     

         我拧了许久都打不开门,我急了,拍着门喊道:二叔帮帮我,我被反锁了,你帮忙开一下门。

     

         忽然,门开了。

     

         我一怔,赶紧拉开门,开门后我看见父亲挺地站在我的面前,他双目紧闭,身上的尸斑比昨日更加明显、更加多了,而且身上开始散发着一种令人难忍的尸臭味。我捏着鼻子,后退了几步,对父亲说:爸,天亮了。

     

         话音一落,尸体倒下,我心想这尸体半夜老是乱跑,要是白天能爬回自己上,那该多好

本文标签:

上一篇:你这个浪货_秘书和老板小说h

下一篇:性爱文章/两个黑人挺进校花体内np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