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古代全是肉的糙汉文 撑到极致会坏了

2021-08-01 08:44:4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九转眼又是春三月,清冷了一季的翰林院里也开始草长莺飞回风舞柳,我们一帮子大小翰林在张大人裴大人的率领下围着沧浪池联句。一圈转下来轮到我,我正惆怅着对着一个比家里鱼塘还

转眼又是春三月,清冷了一季的翰林院里也开始草长莺飞回风舞柳,我们一帮子大小翰林在张大人裴大人的率领下围着沧浪池联句。一圈转下来轮到我,我正惆怅着对着一个比家里鱼塘还小的水池子有何诗兴可言,这时,皇上又一脚跨进门来了。

自打去年十月,皇上便会时不时到翰林院里来转悠转悠,有时是翻翻已经誊抄好的史料,有时是同诚惶诚恐的张大人喝喝茶,也有时是找状元顾照下盘棋,俨然是把翰林院当成了个下朝后散步的好去处。听裴大人私下说,皇上这半年来的次数,比前三年合起来都多。

这回皇上看起来比往日更为随意些,穿了身锦紫色的袍子,一脸的风和日丽,连张大人跪下的速度都比平时慢了些。

皇上坐在效愚亭的石凳子上,慢悠悠喝了口茶,笑道:“春光和畅,池畔联句,众卿闲情逸致颇高啊。”

张大人站在一边,连忙满脸堆笑的给皇上添了点儿茶水,说道:“微臣不敢,微臣是见这春色满园,想起唐时王摩诘孟襄阳诸英画省联句之雅事,这才同裴大人一道,与众位翰林来这沧浪池边走走。”

皇上搁下杯子,笑意更盛:“如此说来,翰林院中亦不乏王维孟浩然之才,朕心甚慰。不知可曾有‘微云淡河汉,疏雨滴梧桐’之句?”

张大人那春光灿烂的笑脸顿时僵在半空,手里的茶壶晃了两晃,裴大人在一边气也喘得格外小声了些。

皇上还是满面含笑,似在等着我们一一献上自己咏春佳句,好让他老人家细细品评一番。

张大人放下茶壶,抖了抖袍子,恭恭敬敬的在皇上面前跪下,说道:“臣惭愧,臣虽无王孟诗才,但在翰林院亦殚精竭虑夙兴夜寐。我朝修大典一事,臣苦思冥想,一日未敢忘怀。有关此事,臣有一请求,望圣上恩准。”

皇上饶有兴味的瞅着张大人肃然的身影,道:“卿且说来。”

张大人道:“臣这些日子细细琢磨,本朝欲修大典一部,仅凭翰林院内所藏之书,恐未足够。湖广江浙一带尚有不少私传印本,所载山川地理、上古旧事,多为臣等所不知。臣恳请皇上派遣合适人选,效太史公遍寻汉家全境之故事,访遍各州各道,搜集民间典籍,以全修典之需。”

皇上微微点头:“爱卿辛苦,只是这合适人选,不知爱卿心中可有考虑?”

张大人抬起头,目光直直的看向我这边,那任重道远的神色看得我心上一阵发慌:“臣以为,编撰顾照沉稳精炼,庶吉士庄未读书甚广,且他二人皆来自江陵,对南方颇为熟悉,堪此重任。”

张大人确实是一片苦心,那本《姑蔑杂俎》他竟念念不忘了这么长时间……

我赶忙出列跪下,心下一惊一喜,等着皇上金口一开一道圣旨将我和晚庭打发出京去游山玩水。谁知道皇上只是沉吟了半晌,说道:“此事再议。朕此番前来,是想听听翰林院众卿对新法的想法。”

皇上口中的“新法”指的是内阁上个月刚议出的新政,说是每年春耕秋收之前,由官府出面将粮食银两借贷给农户,等到缴税时再将款项收回,一并收取两分的利息。内阁出此新政的目的乃在为朝廷开源,兼解农户收成不均之困。

张大人裴大人听皇上这么一说,便开始对新法连声称赞,连带着一票同年,无不满面诚恳说新法“堪解百姓之苦”、“吾皇英明天下人幸甚社稷幸甚”,听得我头昏脑胀,偷眼瞟了瞟亭子边的那棵嫩绿的柳树,心头一喜,上头的鸟窝好像比去年多了一个。

皇上默不作声的听了一会儿,开口问道:“顾照,你以为如何?”

叽叽喳喳的声音立刻静了下来,所有人都直直的望向晚庭,周青琐的目光里更是闪着股无比敬仰又极其嫉妒的神色。

晚庭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平缓稳当:“臣以为,新法为朝廷开源,又解百姓之困,其意甚佳,是朝廷英明。只是在施行之中,朝廷获利的成数还需据各州各县土地的不同细细考算,若无论丰沃贫瘠,皆取两分利,恕臣斗胆,只怕惠民之政恐难达其效。”

晚庭话音落下,连我都有些吃了一惊,原来他每日在抄书散步之时,竟还有空闲注意些离我们甚远的朝堂之事。

皇上听了,含着笑频频点头,像是甚为满意。这时周青琐抢前一步,“扑通”一声跪下,道:“臣周青琐斗胆直言,顾编撰所言极是,臣近日来细细琢磨新法,所思所想皆与顾编撰相近,两分利似高了。”

我瞧着周青琐那一脸急切的神情,胃里一阵恶心。

皇上站起身,说道:“今日众卿所言,朕皆记于心中。”说罢便转身离开,依然是一派悠闲的模样。唉,这真龙天子胸中丘壑,果然不是我等下臣能揣度得了的。

众人定定的望着皇上走远了,方才回过神来,张大人拍着晚庭的肩膀,对他称赞连连,便转头回文澜苑去了。周青琐陆允行他们又一拥而上,恭喜顾状元又给圣上留下了个好印象,日后平步青云,可不能忘了翰林院这一帮子同年之谊。

此后一个来月,我一直等着什么时候飘来一张圣旨,我和晚庭便能在张大人的指挥下从湖广游到江浙,白天在市集中翻些古籍善本,夜里便去湖中泛舟饮酒,想起来着实惬意无比,连在睡梦中都觉得那江南的烟雨柳条依稀在朝我招手。

四月二十,圣旨来了。

一大清早,常跟在皇上身边的王公公便举着个黄澄澄的东西从大门口飘了进来,高声叫道:“翰林院侍讲苏徵,庶吉士庄未听旨——”

我满心疑惑,皇上同时下一道圣旨给我和苏执墨作甚?苏执墨倒是一副淡然的模样,连眉毛也没动一下。

接下来王公公的话我听得有些稀里糊涂,好像圣上的意思是说为翰林院去民间寻访古籍、探遍民俗是个好事,着侍讲苏徵同庶吉士庄未立即动身,前往江浙湖广一带,切勿辜负圣上一片苦心云云

本文标签:

上一篇:宝贝流了怎么多还说不要/乘乘把腿张开教室h

下一篇:整篇都是车的文章 硕大疯狂冲刺哭泣求饶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