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我和同桌上课互相摸*古代全是肉的糙汉文

2021-08-02 08:47:4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经过一番观察下来,陈小蓬发现这个庄子确实是一个很好的地方,从走势上来说是从西北方向向东南方向延伸,而且除了西边山丘那处地势较高一些之外,其他地势都比较平坦。而且更让陈小

经过一番观察下来,陈小蓬发现这个庄子确实是一个很好的地方,从走势上来说是从西北方向向东南方向延伸,而且除了西边山丘那处地势较高一些之外,其他地势都比较平坦。而且更让陈小蓬惊喜的是,那水塘的水竟然是活水,是从山丘之后蜿蜒流出来的一条小溪流,汇入到水塘聚集起来,这样一来至少这庄子里不会缺少水源。而且从土壤的颜色偏深来看,这庄子里的土地还是比较肥沃的,那粮食的出产量也就无需担心了,再加上她的科学种植,也一定会在保证土壤肥力的情况下将粮食的产量提得更高。

越看陈小蓬对陶四通的眼光越是佩服,能够只花几百两银子就将这个庄子拿下来,那可真是大大的赚了啊,这陶四通还真是一个宝啊。陈小蓬心里美滋滋的不由得多看了陶四通几眼,还时不时地对他点点头,让陶四通好一阵莫名其妙。

当然,这个庄子对陈小蓬来说还是单调了一点,土地虽然平整,但是每块田里都只种着麦子,现在雪也还没化完,连一点绿色都没有。而土地与土地之间除了一条条光零零的泥巴路之外,也没有其他的树木,春天和夏天还好,到深秋和冬天里看起来整个庄子都是一副萧条的景象,这怎么能行呢?于是陈小蓬对身边的陶四通道,“我看着庄子的每条道路上都种上不同种类的果树,既可以涵养水土,又可以出产些水果,或者自己吃或者卖都是极好的。”

陶四通点头同意,他觉得今天陈小蓬说的每一个建议都十分的独到而又十分实用,可以说是把庄子的潜力都给开发出来了。就凭陈小蓬这样的物尽其用的做法,想不把这个庄子经营好都不可能。而且陈小蓬已经有了四家客栈和一家食品作坊了,就这样的眼光的胆量,说干就干的精神,陶四通自叹不如。

吴庄头和那些佃户都跟在陈小蓬身后,也都听见了陈小蓬说的这些话,也无不佩服和赞同的,更多的是高兴。按照陈小蓬先前说的,这庄子上样的鸡鸭鱼如果养得好他们也保护得好的话,年底会有额外的奖励,那么这些出产的水果是不是也这样呢?

这疑问自然也是由吴庄头问出来的,那些佃户已经习惯了让吴庄头为他们发言,代表他们与东家谈话。

陈小蓬自然也是爽快地说是的。众人又是一阵欢呼,这在以前,他们可是联想也不敢想的,现在陈小蓬不仅降了他们的租子,甚至还答应年底给他们奖励,他们只有通过辛勤的劳动和一颗真诚的心来回报陈小蓬。从此以后,这庄子上的人都对陈小蓬死心塌地地支持和维护,那就是后话了。

而至于吴庄头陈小蓬却没有多说什么,相信只要吴庄头够聪明,就不会再在这中间搞什么鬼,而应该帮助陈小蓬将这庄子经营好,他才能够获得最大利益。否则,陈小蓬倒不介意这庄头换个人选,毕竟这庄子上的人也有这么多。

将庄子大概逛了一遍之后,又设想了一番庄子的布局,与陶四通一一说了。而这里很快也会变成她的新家,自然付诸的感情也是格外的真切。若说陈家村那个家是陈小蓬的家的话,不如说是一个旅站,而这个庄子才是她来到这个世界上拥有的真正属于自己的家了,自然要用心打理,将之变成自己的世外桃源。

其实陶四通买下的这个庄子离京城已经不远了,马车来回一个时辰已经足够。既然来都来了,陈小蓬就打算顺道去京城看一看,那个在很多个夜晚让她生出向往之意的地方。

京城自然是繁华的,而同样,京城也是严肃的。在这里,是整个大秦朝民风习俗的方向标,也是潮流的发源地,可以说大秦朝疆土内的百姓,都遥望着这远在天边的京城,若是这京城有任何的流行的服饰吃食和行为习惯,均会被各个地方的人争相效仿。

所以生活在京城里的人总会对外地来的人生出一种优越感,走路的时候都是瞧着天上的。这是陈小蓬到京城走过一条街之后的感觉。

而此时的陈小蓬并非女装打扮,而让陶四通替她找了一身男装,也是为了到京城时行走做事方便一些。毕竟这京城还是不似陈家村那个小地方,也不是小县小镇的地方,按现在的话来说,这可是一线城市。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她还是谨慎点好,这个时代对男人总是比对女人宽容的。但当她穿到身上之后她反而觉得男装比女装更加舒服,手脚也更加灵活,行动做事果然是舒坦了许多。

陈小蓬也没有特定的目的地,于是便弃了马车让陶四通陪着四处闲逛,看见感兴趣的店铺就进去瞧一瞧问问价格,尤其是一些成衣铺子她非常感兴趣,到这个世界之后穿的衣服还都是何秀娘亲自缝制的,虽然手工无可挑剔,但是样式上还是显得普通了些,而这京城里的成衣店就不一样了,衣服的样式都是最新款式的,甚至同一件衣服上有不同布料拼接的风格,逛街买衣服对于任何一个女人来说都是没有抵抗力的一件事情,所以陈小蓬也不例外,给家中大大小小都选了一身,甚至给陶四通也挑了一件衣裳。

其他人的衣服都选好之后,陈小蓬才细细地挑选起自己的衣服来,她看上了一件鹅黄色的裙子,领子和袖口都缀有一圈雪白的兔毛,衣服质地摸起来柔软顺滑,一看就知道是商品。陈小蓬正要与老板询问价格,衣服便被旁边伸来的一只雪白的手抢了过去。

陈小蓬一脸茫然地转过身,很难想象这京城之中也有抢东西的人存在。

然后她便听见一个少女清脆的声音响起,“老板,这件衣服我要了,你个我包起来吧。”

陈小蓬终于也看到了这个少女长什么样子,生的一副圆润的鹅蛋脸,五官都很精致,然后又施了些薄薄的胭脂,更显得娇艳欲滴,而她的身后还跟着一个模样不错的丫头,穿戴甚至比平常人家的正经女儿都要好,也就更加说明这位少女身份不一般了。

“傅小姐大家光临,小店真是蓬荜生辉啊。”刚刚还对陈小蓬热情非常的掌柜立马对这位进来的少女躬身行了个礼,显得十分讨好。

“掌柜的,你知道我最喜欢鹅黄色,每次你这里出了新款式,都是要给我留着的,这次为什么卖给别人?”这个人正是傅燕儿,在她眼中,她看上的东西就都是她的东西。

那掌柜也暗暗擦了一下汗,“傅小姐,这衣服我也没卖啊,这不就在你手中吗?”

陈小蓬听到这里觉得自己毫无存在感,在这件事情中,受损失和受到轻视的是自己吧,“掌柜的,这衣服可是我先看上的,你是生意人,难道对先来后到的道理都不懂?”

“可,这位小公子,这位可是傅小姐,这件衣服也确实是她事先预定好的。”掌柜对陈小蓬拱拱手,抱歉地说道。

陈小蓬自然知道这件衣服不可能是被那个“傅小姐”先定了的,否则掌柜的也不会犯那种错误,将别人预定的衣服卖给其他的客人,否则他的生意还怎么做?只是看掌柜对那“傅小姐”唯唯诺诺的样子,就明白这“傅小姐”是个有身份的人。

“就是,连掌柜都说这衣服是我先定好的,你这穷酸小子凭什么要来跟我抢?”傅燕儿听见掌柜是站在自己一边暗暗赞掌柜的识趣,神情也显得有些洋洋得意地看着陈小蓬。

她看着陈小蓬穿的一身劣质布料衣啧啧嘴,不就是一个穷酸小子嘛,虽然长得模样清秀,五官玲珑,却也不过如此了,在京城敢跟自己抢东西的人还没有呢!

“掌柜的,把衣服给我包起来。”傅燕儿又对那掌柜说道,便不再理会陈小蓬,对于这些穷酸的人她是懒得多看一眼的。

“小姐,您的衣服,一共十五两银子。”掌柜的把包好的衣服交给傅燕儿身后的丫鬟绯云,小心翼翼地说出衣服的价格。

那傅燕儿一听这衣服要十五两银子,不由得皱皱眉头,她一个月月例银子也就五两银子,这件衣服得花掉她三个月的月例银子了,便对掌柜地道,“掌柜的,你可知我是谁?在你这里买的衣服也不少,你这件衣服值十五两?我看十两还差不多。”

掌柜的听到傅燕儿的话,额头的汗又冒出来了,这位傅小姐每次到他店里来买衣服都要他给优惠,他又不能反抗,又不能得罪这位小姐,好多时候都要亏本卖给她,否则她就不依不饶,掌柜的也是无计可施。“傅小姐,小的什么时候欺瞒过您,这衣服真要十五两银子,你看着做工,看着用料,那可都是上等的呀。”

“胡说,是你懂还是我懂?”傅燕儿眉毛一竖,提高音量之后她的嗓音少了份清脆多了丝尖利。

陈小蓬在一旁看得直摇头,看来这位傅小姐也不过是外强中干罢了,恐怕兜里没几个钱,却硬要充大。那自己就帮帮她好了,“老板,你也别为难,虽然这位傅小姐不识货说这件衣服只值十两,你不如卖给识货的我,我认为这件衣服值二十两呢。”

“你这穷小子,识什么货,不要在那里胡言乱语。”傅燕儿简直要恼羞成怒了,她今日出门原本是带够了银子的,只是自己刚好看上了一直簪子花去了几两银子,现在手上也只有十两银子了。直接逼问掌柜的,“掌柜的,十两银子你到底是卖还是不卖?”

掌柜的内心也十分挣扎,一面是折本一面是得罪丞相府的千金,怎么算起来好像都是折本要来的轻松些,可是他已经无数次在这位千金的手上折本了,这样下去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就在掌柜的危难之际,陈小蓬有开口了,“原来这就是强买强卖中的强买啊,我可算是开了一回眼界了。自己又不是个胖子干嘛非要充胖子呢?你买不起就给我吧,我很乐意花二十两银子买这件衣服,这才能体现这件衣服的价值。”

陶四通一直是跟在陈小蓬身边的,他早就从掌柜和傅燕儿的谈话中知道这位傅小姐就是傅丞相的女儿了,也知道她到皇子府胡搅蛮缠的事情,但是他也没有特意提醒陈小蓬,否则陈小蓬问自己为什么会知道京城里的这些人和事他还没想好该如何作答,恐怕身份就要暴露了。待他听到陈小蓬这样不给傅燕儿面子甚至不断地拆穿她,陶四通心中竟然也有一种畅快的感觉,这傅小姐也确实应该受些教训了,不然还以为自己是多了不起的人物。

“你,你......”傅燕儿伸手指着陈小蓬,陈小蓬说的话无疑已经激怒了她,因为陈小蓬说的话拆穿了她,让她好像赤身暴露于人前的那般尴尬,但是这个时候他又不能丢了丞相府的脸,指着陈小蓬你了半天也没说出多余的话来解释,最后一狠心一跺脚,对掌柜凶狠狠地说道,“哼,十五两就十五两,还真当我傅燕儿买不起吗?我一会儿就让人给你送银子来。哼。绯云,我们走。”

绯云在这场战斗中并没有发挥任何的作用,只能在临走的时候狠狠地将陈小蓬等人瞪了好几眼。

陈小蓬看着这主仆二人怒气冲冲地走了,也算是为自己出了口气,还没见过这样脸皮厚的人,从别人手上抢东西不说,还想强行让别人低价买东西给自己,她陈小蓬可从来没见过这种人,今天也算是开了眼界。

本文标签:

上一篇:宝宝只想和你睡1v1-被深顶得说不出话

下一篇:宝贝它想你了感受到了吗/妈妈看我是怎么吃你的水蜜桃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