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直不起腰pop阿肥肥 裸体反绑双手只吊乳虐乳小说

2021-08-03 08:55:4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他还是守信用的,我就知道他虽然恨我,却从来不是背弃承诺的人,我先前错怪他了。苏遥喃喃道,想到自己误会了他,心中自责不已。遥遥,你别太自责了,谁让他之前那样逼迫你,冤枉他也是他活

他还是守信用的,我就知道他虽然恨我,却从来不是背弃承诺的人,我先前错怪他了。苏遥喃喃道,想到自己误会了他,心中自责不已。

遥遥,你别太自责了,谁让他之前那样逼迫你,冤枉他也是他活该。朝歌想到昨晚的窘态,忿忿不平的道。

苏遥越想越不安,挣开朝歌就往外走,边走边道:不行,我要去向他道歉。

哎,遥遥,你别去,就算去了他也未必领情。朝歌急忙追上去,她一点也不喜欢轩辕陵那座冰山,让他呕死得了。

苏遥并没有停下脚步,刚出了屋,迎面却走来一位身着淡粉罗裙的丫鬟。

她恭敬的向苏遥请了安,道:侧妃娘娘,柳妃娘娘造访,特遣奴婢过来请娘娘前往芙蓉厅一叙。

柳萱妍带着手捧花盆的鸾儿穿过宛延的绿荫道,来到僻静的未央居外,隔着远远的鹅卵石小道,她看到一道颀长的身影自未央居出来。

也不知道为什么,柳萱妍下意识侧身一闪,与鸾儿避向一旁的大树后,看着那道身影向相反的方向离去,她星眸内怒火翻腾。

老赵说他一早便出去了,没想到他根本就没出去,却是与苏遥风流快活来了。可笑她还信以为真。

想到自己昨夜独守空闺,她就恨得咬牙切齿,一双柔荑死死的扣着粗糙的树干,直把那双纤长的指甲折断。

鸾儿惊惧的看着她。吓得牙齿直打颤,跟随小姐多年,她很少喜怒形于色。

在这之前她只见过一次,那是三年前睿王轩辕陵送来退婚书时,柳萱妍当时气得砸了屋中所有东西,把自己关在房里三天三夜,然后一病不起……

人,我一定不会让你称心如意的,咋们走着瞧。柳萱气得浑身直哆嗦,三年前轩辕陵因为苏遥狠狠的羞辱了她,三年后亦是如此,这口气她无论如何也咽不下去。

这一次,她不会再心慈手软,定要让苏遥在这世上彻底的消失。

………………

苏遥匆匆来到芙蓉厅,远远的便见到一位似水佳人盈盈立于厅中,她脚步微顿,静静的看着她。

那人面如芙蓉,星眸内光辉流转,身姿丰腴,体态婀娜,纤腰不盈一握,堪比史书上的赵飞燕般美艳不可方物。

苏遥心神一荡,如此美人就连她看了都不由得心生怜惜,又何况是轩辕陵?

妹妹来了。

苏遥正愣神间,只觉得周遭芳香袭人,耳畔温言软语,双手被一双柔腻的纤手握住,她这才醒过神来,朝柳萱妍福了福身。

苏遥见过柳妃姐姐。

柳萱妍见她红唇微肿,娇艳欲滴,星眸内急闪过一丝嫉妒,旋即含笑望着她,微嗔道:妹妹总是这样见外,既然你我一同服侍王爷,就是一家人了,以后休要再这样客气。

苏遥绽放出一抹笑靥,虽与柳萱妍的明**人差之甚远,却亦是清纯可人,宛如雨后梨花般给人一种清新的感觉。

谢谢柳姐姐。

柳萱妍瞳孔一缩,不动声色的拉着苏遥走向上首坐下,温柔笑道:匆匆来访,姐姐也没有备什么厚礼。素闻妹妹爱侍弄花草,正巧姐姐得了一盆西域进贡的夜合欢,所以巴巴的拿来送于妹妹,还望妹妹莫要嫌弃才是。

说罢使了个眼色给鸾儿,鸾儿捧着夜合欢急忙走上前来。

只见她手上捧着的花盆里种植着一株绿色植物,叶呈七星状,近闻有暗香浮动,这便是西域奉为神圣之花的夜合欢。

待到花开时,似七月流火。一树绿叶红花,翠碧摇曳,带来些许清凉意。

走近她她却欣欣然晕出绯红一片,有似含羞的少女绽开的红唇,又如腼腆少女羞出之红晕,真令人悦目心动,烦怒顿消。

时人赞日:叶似含羞草,花如锦绣团。见之烦恼无,闻之沁心脾。又赞日:夜合枝头别有春,坐含风露入清晨,任他明月能想照,敛尽芳心不向人。

苏遥惊喜的看着那盆夜合欢,西域诸国之所以奉夜合欢为神圣之花,亦是因为它的叶是稀有的疗伤圣药,其花香更具有宁神助眠之效。

常闻夜合欢稀有珍贵,当年西域进贡也不过送了两盆,一盆赏赐给皇后娘娘,另一盆赏赐给你父亲柳之源大人,如此珍贵,苏遥万不可受。苏遥推拒道。

柳萱妍笑拉着她的手,那笑如春风拂面,让人感觉说不出的舒服,刚才不是已经说了,我同妹妹是一家人,一家人又何必如此见外?收下吧,再说姐姐亦不爱打理它,交给下人打理又不放心,所以为它找一个能珍惜它的人,方才是它的福气,你说是么?

苏遥推迟不过,只得接受了,又想自己身无长物,没什么能送予柳萱妍,遂自怀里掏出一个碧玉瓷瓶递给柳萱妍,赧然道:妹妹身无长物,这是我自制的馥郁养肌丸,还望姐姐莫要嫌弃。

柳萱妍含笑收下,却是看也没看一眼,就收入袖袋中。

苏遥眼神一黯,什么也没说,只将目光投向那七星状的夜合欢叶子上。

柳萱妍见她微垂下头,星眸内流转过一抹杀气,不过转瞬即逝。

两人又亲亲热热的拉了会儿家常,柳萱妍才告辞走了。

苏遥目送柳萱妍出了院门,急忙回到屋里,捧着那盆夜合欢如获至宝。

朝歌走过去二话不说的夺过夜合欢,严肃道:遥遥,我们不能随便收别人的礼物,尤其是柳萱妍送来的。

苏遥伸手想要去拿回来,朝歌手一让,她的手落了空,她急道:朝歌,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不过是一盆花而已,不会有问题的。

我不知道有没有问题,但是我们总要防患于未然,省得以后出了什么事再来后悔。朝歌说完,捧着花盆就要走出去。

苏遥连忙抢上前去,伸开双手挡住朝歌的去路,正色道:朝歌,你知道夜合欢的花语是什么吗?

朝歌茫然的摇摇头。

它象征着夫妻和乐美满,柳萱妍送我夜合欢,不仅仅是一盆花而已,而是希望我与陵哥哥尽释前嫌,相亲相爱。苏遥叹息一声,柳萱妍真是个心思玲珑的女子。

朝歌冷嗤一声,道:遥遥,你太天真了,先不说轩辕陵曾为你退了柳家的婚约,就是二女共侍一夫也有诸多矛盾,你以为她是真心希望你与轩辕陵好么?

我……苏遥语塞,良久才道:我知道,可是事情没发生之前,我宁愿相信她是真心的。

朝歌瞪着她一脸的天真,无语望天。

最后朝歌还是没能说服苏遥,只得将那盆夜合欢放在苏遥寝居的窗台上。阳光下,那盆夜合欢就如罂粟花般散发着妖艳而幽冷的光。

………………

柳萱妍步出未央居,一路向流韵轩走去,走到明湖时,她摸了摸袖袋,将那碧玉瓷瓶取出来,满眼嫌恶的看了一眼,抬手就要扔进明湖里。

鸾儿见状,连忙拦住,小姐,万万不可。

柳萱妍杏目圆瞪,不悦的看着鸾儿,斥道:放肆,什么时候我做事也要经过你的同意?

奴婢不敢,只是这药留着还有大用处。鸾儿说罢,附耳与柳萱妍说了一阵。

只见柳萱妍脸上的神情逐渐由怒转喜,最后赞道:妙啊,你不愧是我柳府出来的丫鬟,心思果然缜密,好,那这药我暂且先留下。

鸾儿得意的笑了笑,在柳府,什么样的阴暗她没见识过,这点小心思与柳府中那些阴谋相比,不过是小巫见大巫,不值一提。

时光荏冉如水,转眼又过了好几天,苏遥自新婚第二日见过轩辕陵一面后,就再也没见到轩辕陵。

苏遥惆怅之余,又觉心安,每日与朝歌将院子里荒废的地翻新,打算种植一些草药,以打发寥寥时光。

这日午后,她与朝歌正在翻地,迎面走来一名身着粉红罗裙的小丫鬟,她眼神闪烁,神情有些古怪。

她向苏遥请了安后,悄悄附耳与苏遥道:娘娘,未大将军今日午时已从大牢里出来,未时三刻将离京前去东离城上任。

什么?!苏遥惊声问道,突然想起什么,也不待小丫鬟回答,转身拉着朝歌就向府门跑去。

朝歌不明所以,边被动的跟着苏遥跑,边气喘吁吁的问道:遥遥,发生什么事了?

苏遥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眼看未时三刻将至,来不及细说,只道:未大哥马上要离京了。

朝歌闻言,急道:怎么回事?难道轩辕陵出尔反尔,要将明月流放?

不是的,具体是怎么回事,我们还要见到未大哥才清楚,朝歌,快点,再晚就来不及了。苏遥拉着慢下来的朝歌,焦急的道。

两人急急忙忙的跑出了未央居,却没留意到身后那名小丫鬟俏脸上布满阴险的笑容。

来到府门前,两人刚要跨出大门去,却被左右守门的侍卫拦住,苏妃娘娘,王爷吩咐了,如果没有他的令牌,您不能随意出府。

苏遥瞪圆了双眼,没想到轩辕陵会禁锢她的人身自由,现在情况紧急,也容不得她多加耽误,急道:两位大哥行行好通融一下,我有急事,马上就回来,绝对不会让王爷发现的。

苏妃娘娘,您就别为难小的们,没有四爷的令牌,小的们真的不能放您出去。右边那名侍卫语气虽然谦卑,却仍是铁面无私不予通融。

朝歌心下着急,也管不了那么多,急道:遥遥,别跟他们废话,我们冲出去。说罢一把掀开侍卫相拦的剑。

苏遥心急,也不再耽搁,趁此空隙钻了出去,两名侍卫见状,急忙上前去拦她,却又被朝歌缠住,两人不得已只得与朝歌打起来。

苏遥刚跑出府门,就见一名白袍男子骑着彪悍的汗血宝马急驰而来,她灵机一动,冲过去伸手拦在马前。

那名白袍男子不曾料到会斜地里跑出一个人来,眼见马蹄将要踢中那人,他连忙狠拽缰绳,汗血宝马被他拉得长嘶一声,直立起来。

白袍男子极力稳住身形,仍是被摔下马背,他动作漂亮的在空中翻了两翻,身姿优雅的落回地面。

正待怒斥苏遥时,却瞧见苏遥利落地翻身骑上他的汗血宝马,对他拱手道:这位公子,借你马匹一用,一个时辰后还你。

苏遥说罢,一勒马缰接近府门,对仍与侍卫缠斗的朝歌叫道:朝歌,快,上马。

朝歌正被两名侍卫夹击,听到苏遥的话,双手假意自怀中一掏,然后向两名侍卫挥去,高声道:暗器。

两名侍卫被她唬住,齐齐闪身,朝歌趁机向苏遥奔去,足尖轻点地面,身姿轻盈的落在马背上,一拍马屁,汗血宝马吃痛,急射而出。

两名侍卫与那位白袍公子连忙追上去,只来得及看见两人一马急速消失在转弯处,三人面面相觑,白袍公子满脸兴味,两名侍卫无语凝噎。

让四爷知道他们办事不力,没能拦住苏遥,他们就死定了。

然而在府门的阴暗处,却有一双眼睛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那人冷笑一声,调头向府内走去。

苏遥驱马来到城外,果然见到未明月身着银白铠甲立在长亭内,他正举目望向云迦城的方向,似乎在等待什么。

见到苏遥她们到来,他眼前一亮,急步步出长亭,迎了上去。

苏遥与朝歌风尘仆仆而来,眼见未明月孑然而立,春风拂过,柳絮漫天,似下了一场轻软无终的雪,美好的就像一场梦。

而未明月就站在这场梦的彼端,如天神降世,绝美,梦幻。

故人重逢,马背上的两人忍不住鼻酸,险险就要落下泪来。

待到近前,苏遥一勒马缰,汗血宝马长嘶一声,停了下来。

朝歌难掩满心激动,翻身跃下马背,急切地冲到未明月面前,上上下下将他瞧了个遍,确定他除了削瘦一点,并没有受过苦刑,心中的大石才落下。

她本有许多话想要对他说。

想问问他这些日子过得可好,有没有想她?可是话到喉咙处,却什么也说不出。

她一急,眼泪就扑簌簌落了下来。

未明月叹息一声,表情仍旧清清冷冷的,然而凤目中却盛满了怜惜,他伸出修长的食指,轻轻替她揩掉晶莹的泪珠,柔声道:别哭。

朝歌蓦然心酸,泪落得更急,边哭边委屈的道:我怎么会不哭,好不容易盼到你出了牢,结果还没好好聚聚,你又要被流放,明月,你答应我的事什么时候才能实现?

未明月哭笑不得,谁说我要被流放?

本文标签:

上一篇:东北大通炕乱3伦/野战好大好紧好爽快点老头

下一篇:惩罚调教鞭打屁股揪奶头/确有情(高干 婚后)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