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男男车文-你的水流得到处都是

2021-08-11 08:40:4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你要敢不听话,那今晚你可就不只要伺候我一个人了。” 吴总的话让我更加恐惧,我甚至看到周围其它男人的眼中已经放光,恨不得吴总直接将我就地正法,他们也好占些便宜。这种时

你要敢不听话,那今晚你可就不只要伺候我一个人了。”

 文学

吴总的话让我更加恐惧,我甚至看到周围其它男人的眼中已经放光,恨不得吴总直接将我就地正法,他们也好占些便宜。

这种时候我也只能求助金玉姐,但金玉姐也是无可奈何。

我万万没想到,今天会发展成这样,我原本只想陪酒卖笑以求赚些钱,可现在的事态已经超出我的预想,我如今只能奢望吴总只是在唬我。

但我显然低估了他的下流,吴总的手开始不满足隔着衣服,而是试图把手钻进我的衣服里,他淫笑着:“老子就喜欢你这欲擒故纵的样子,我今天非要尝尝你这个鲜。”

他说着话,已经把手放进我的衣服里,此刻我实在没有勇气再挣扎,唯恐再惹他兴奋,吴总见我不再反抗,她的手劲更大起来,似乎想要激出我的反应。

我故作镇定道:“吴总,您这样可有失风度,我一个小姑娘哪受得了这样折腾,您就饶了我吧。”

“有失风度?男人风度可不是用在这个时候的。”吴总说着话,又将脸凑到我的胸口,他如获至宝般将头埋进我的胸口。

此刻我只觉得恶心,他犹如一条湿冷黏腻的蛇般就缠着我,让我窒息。

幸好我眼疾手快,抓着机会就起身挣脱了他的束缚,他也许是认定了我逃不掉,也没有过分控制我,此刻我终于和他拉开些距离。

这时,辛婷却突然向我走来,语重心长道:“婉婉,已经走到这一步了,没必要再挣扎了。”

我还没来得及回答,辛婷已经被一个男人拉进了洗手间,随后便从其中传出一阵呻吟与低吼声。

我微有些吃惊,没想到辛婷竟然如此拼命。

其实,我也能理解她,这个圈子里的大多数女人都有自己的目的,她们中的很多人甚至还是学生,或者像我这样的北漂,为了赚钱,出卖身体,甚至编造莫须有的身份,什么三流明星,艺术院校高材生,为的就是抬高身价能多赚些。

当我回过神来,只见吴总已经将皮带解开,我万万没想到他真的会在大庭广众下这样做,不由得惊恐。

我正欲求助金玉姐,却见她被一个男人带走了。

此刻再也顾不得许多,我扭头冲向包间的大门。

“臭丫头,你给老子站住!”

吴总本就喝多了,又刚刚解开皮带,自然跑不过我,我一股脑的冲了出去。

本以为自己可以就这样跑掉,但我却意外撞入了一个温暖有力的胸膛,一阵沉香沁入我的鼻中,我只觉得温暖舒服。

但我很快回过神来,心知这地方的人非富即贵,我唯恐招惹了富贵,便立刻退出了那人的怀里。

我低着头不敢直视那人,映入眼帘的是一双干净的皮鞋,就连我这种不识货的人也看得出那鞋子价值不菲,我暗道不妙,心知这次又招惹了个贵气的客人。

“你不知道看路吗?”

男人声色深沉优雅,语气里透露着丝丝怒意,我知道自己惹怒了他,心里更加没底。

“臭婊子,你他妈还敢跑,看老子今天不干死你!”

我还没来得及和面前的人道歉,身后却突然传来吴总的咒骂声,我闻声正欲逃跑却突然感到一阵钝痛,吴总此刻已经攥住我的长发,我这一跑也让头皮受苦不少。

但是这种程度的疼痛与我心里的恐惧相比,根本不足为惧,我拼了命的想要挣脱,因为我知道,自己一但被拉回那个包间里,我就如同进入地狱,一定会被折磨死。

也许是意外我的狼狈,刚刚被我撞到的男人眉心轻皱,似乎觉得太过分,可这样的事情虽然不常见但也不算惊世骇俗,他也只是轻瞥一眼,再没有其他动作。

我心里本也没有抱希望会被陌生人解救,这个年头,人人都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况且以我的身份,所有人都会觉得是我活该。

吴总大力的拉扯我的头发将我向后拖去,我则疯狂的挣扎,一想到刚刚辛婷的呻吟声,我就觉得心颤,虽然今天来之前我已经做足了准备,但是当事情亲临我身,我依旧无法认命。

当然,我也很清楚,今天我已是凶多吉少,即使是带我来的金玉姐此刻都已经不知所踪,我又能求助于谁。

一想到将要发生的事情,我就觉得恐怖。

我在这座城市也混了这么久,这些年来我的追求者也不在少数,但我始终洁身自好,只想靠着自己的努力在这里有立足之地,曾经多少富二代追求我,都被我拒绝,如今,我却落地这样的下场。

如果今天我被这个吴总糟蹋了,我真是死不瞑目。

如果让我选择,我宁可献身给面前那个稳重优雅的男人,至少不会这么难受,也是这个时候,我才看清那男人的全貌。

深蓝色的衬衫将他映衬得格外英俊,刚刚因为我的冲撞让他原本平整的衬衫起了些皱褶,但却丝毫没有影响他的优雅,反而让人觉得他像个十足的帅气雅痞,就长相而言,他也是极有魅力的,很像电影里那些成熟稳重的霸道总裁。

但最让人倾心的却是他的气质,不,应该说是气势,磅礴如虹,令人不自觉的想要臣服与他。

他也许察觉到了我求助的眼神,但却没有什么动作,只是静静地看着。

这一刻,我心里最后的希望也随之破灭,眼看着自己与那间地狱越来越近,我绝望的闭上了眼。

“放手!”

突如其来的男声让我睁眼,也重新点燃了我的希望,只见那男人此刻正攥着吴总的胳膊,阻止吴总对我的动作,此刻,他与我而言犹如神明。

吴总没想到那男人会出手,微有怔愣,但也很快回过神骂道:“你算哪根葱,给老子滚远点!”

吴总的话极为不客气,男人却丝毫没有怒意,只是轻描淡写道:“我想你应该知道国家对“小姐”事件极为重视,而且前些日南方刚被爆出事件,你应该不想进这趟浑水吧。”

第七章 初吻

 

吴总显然被男人的话说服,手也松开了些,我趁机跑脱到了那男人的身边。

“臭小子,你给我想清楚,别见了美女就忘了自己几斤几两。”吴总打量着那男人,许是见他年纪不大,而出言威胁。

听了这话我更觉吴总恶心,我从前自然也遇见过类似的人,一些公司老板打着试镜的名义让我把衣服脱光,好让他们占便宜,就像孙总那样。

但那些人还是有所忌惮的,他们见我拒绝,顶多是骂我几句,也不会想吴总这样用强的。

“臭婊子,你马上给老子滚过来,不然老子马上弄死你。”

吴总摸不清那男人的背景也不好太过嚣张,他只能从我的身上下手,威胁我总是要轻松些。

但他见我听了他的话并没有反应,立刻火气冲天,伸手想要再次武力把我带走。

可是这一次,他却没有得逞,我身边的男人出手打落了吴总的手,微怒道:“说话就说话,别动手动脚。”

“他妈的,你当老子好欺负,小子,你活腻了吧!”吴总也被惹恼。

那男人听了这话,转身便向另一个房间走去。

糟糕,我想那男人也失去了耐心,不再管我了,这下我又该如何。

吴总见那男人走了,也满意的笑了起来,并朝着我走了过来,我退无可退,被他抓个正着。

就在我将要认命的时候,却突然出现四个男人在我的面前,而刚刚离开的那个男人也在其中。

这几人个个身型孔武有力,就是三个吴总也打不过其中一个人。

“你...这是什么意思?”吴总也被这场面惊到,不敢再嚣张。

男人阴阳怪气道:“这你还看不懂?我这几个兄弟活腻了,想找大哥切磋切磋。”

吴总此刻也胆怵,因此语气也弱了些,不甘心道:“这事和你们有啥关系?老子花钱出来找乐子,你们又不认识,乱出头?”

“我们当然认识!”这时我立刻挣脱吴总的手,一溜烟的跑到男人的身边。

我知道人家是在帮我,我当然也不能让人家下不来台。

此刻,吴总恨不得活吃了我,咬牙切齿道:“你说认识就认识?既然认识,你亲他一口,这事就算了。”

我知道吴总是心知我在说谎,但我此刻已经骑虎难下,只是让我亲一个陌生男人,我实在有些犹豫,更何况这还是我的初吻。

吴总也看出我的犹豫,立刻催促道:“咋?你们不是认识吗?”

“就是认识,不就是亲一下嘛,你看着!”

我说着话,慢慢把脸凑近那男人,随即闭眼吻下,男人的嘴唇很软,鼻息间掺着好闻的香烟味道,我很快退到一旁,不敢再看那男人,心里却有一丝的落空感。

“咳。”男人也尴尬的轻咳一声,我望向他,却见其一脸的深意。

“还不走?”男人对吴总下了逐客令,事到如今,吴总也只能悻悻离开。

空气突然安静,我的脸突然发热起来,男人的注视让我有些害羞。

男人突兀的俯身到我的耳边,轻声问了句:“初吻?”

我下意识的点头,随后小脸一红,害羞的胡乱摆手,男人许是觉得有趣,不由得轻笑。

“我是顾桦。”

“我...叫温婉。”

“温婉,倒是个好名字,走吧,一起玩!”顾桦说着话便拉起我的手走进了右侧的包间。

我听到他夸赞我的名字,倒有些开心。

顾桦,他是第一个让我觉得温暖的男人,这么多年,我从没有对哪个男人有过好感,顾桦是个例外,况且,他确实和其他人不同。

那是一种骨子里的独特,我说不出具体是什么,但眼睛就是离不开他,只要有他在的地方,我的眼里再也容不下其他人,那种独特深深吸引着我。

之后的时间,也是我今晚最方式放松的时光,在顾桦的面前我不需要讨好和扭捏,也不用时刻提防他的动作,这种感觉真好。

而和顾桦同行的还有姜宇,陈欢,以及古南几人,他们始终在谈天喝酒,十分自在。

几人喝得尽兴,自然要跳舞,古南带头领着一个姑娘在台上舞动起来,姜宇和陈欢也同样带着姑娘一起玩了起来。

顾桦似乎不喜欢跳舞,他也不喜说话,只是一直在喝酒,我便一直坐在他身边倒酒。

看着台上疯魔般的几人,我略感闹腾,陈欢跳到尽兴时更是直接撕碎了衬衫,赤裸着上身扭动,他身边的姑娘也很识趣的凑上去抱住她,一时间,暧昧无尽。

也是这时,顾桦身边始终没有动作的女孩起身而来。

“顾哥哥,人家也想和你跳个舞。”女孩吴侬软语,就连我都被她的娇嗔打动。

我以为顾桦会欣然接受,却只听他淡然道:“荷筱,别自讨没趣,你如果想跳舞可以去找姜宇他们,我想他们一定会很乐意接受。”

我看着这个名叫荷筱的女孩,她身着经典的小黑裙,身材凹凸有致却没有过分暴露,在这样的地方,她的穿着已经算保守,她有着区别于其他人的优雅之气,加之长相不俗,我不明白顾桦为何拒绝她。

只能感叹顾桦的独特。

而这个独特的男人也越发让我好奇,我更想要了解他的身份和过去。

荷筱虽然被顾桦拒绝,却依旧不甘心的靠了过来,顾桦不悲不喜,只是向着我的方向靠了靠。

荷筱似乎没料到顾桦会如此抵触,一时间也有些怨气,自己坐在一边嘟着嘴,发起了小脾气,顾桦可没有哄她的心思,而是转而和我聊天,我注意到荷筱开始时不时的看着我。

我心里也很无奈,我也知道自己抢了荷筱的风头,接触之下我更确定顾桦的身份不俗,想必也是个出手阔绰得主,如今荷筱因为我而失去了这个大金主,她自然是要记恨我的。

我必须承认,荷筱确实与众不同又漂亮,但我也不觉得自己会输了她,就冲着我还是个雏的份上,也比她这个公交车要强。

本文标签:

上一篇:当着别人面玩弄人妻 双腿打开调教惩罚男男

下一篇:疯狂的肥岳交换- 边吃奶边摸下很爽护士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