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撅包臀裙从后面进去 女侠高潮丢了一次又一次

2021-10-03 09:02:0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暮色萧萧,寒风呼啸,在某一处不知名的小岛之上,一个黑衣人和一个白衣人迎风而立,俱都面带着杀机。
这两个人已经是地球上最强的两个人,个人实力俱都已经突破了人体的胜利极限

暮色萧萧,寒风呼啸,在某一处不知名的小岛之上,一个黑衣人和一个白衣人迎风而立,俱都面带着杀机。
     这两个人已经是地球上最强的两个人,个人实力俱都已经突破了人体的胜利极限。
     穿着黑衣服的是一个印度人,耳朵上带着铜环,身上披着一件类似于袈裟的衣服,半露出来一双黑漆漆的肩膀。
     印度,一个古老而又神秘的国家,虽然历经几千年,人种的传承已经断绝,历史上也曾有过大的毁灭,但是有一种古老的文化却流传了下来,那就是瑜伽。
     据说真正的瑜伽高手可以将自己埋藏在地下一个月内不吃食物和水照样浑身有力。
     而眼前这个黑衣的印度人就有着这样的实力,只不过这个印度人的年纪有些大,而他眼前的对手却只是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国人。
     在印度,越是年纪大的人,瑜伽的修为越是强大。
     穿着白色衬衫的中国人名字叫做段文泽,是古老的中国里面最强大的内功高手,虽然年纪轻轻,但是实力却非同小可。
     在古老的东方国度里面,中国人的修道武术一向是讲求由内而外,内功的练习更是如此,因此,没有足够的内功支撑,是达不到这样高的成就的。
     许久,印度人操着不是很流利的汉语说道:年轻的中国人,我的年纪实在是太大了,而你却还年轻,这一战结束必然会浪费我不少的生命气息,我一声追求身体极限,也不知道有生之年成不成练成瑜伽的最高成就,所以我才会发出挑战,希望你能够理解作为一个追求武道之人的心愿。
     瑜伽的最高修炼境界就相当于中国道家所追求的天人合一境界。
     段文泽点了点头:我能理解你的心情,所以我才会前来应战,因为我也想达到我们那所谓的天人合一的境界。
     所谓的天人合一境界,就是要求修持者逐渐深化自己内在精神,从外到内,从感觉到精神、理性,而后到意识,最后把握自我同内在的精神融合为一。
    达到这种境界必然是一个很艰难的过程。
     印度人道:既然如此,那么我就开始了! 说话之间,印度人首先出手,强劲的拳头袭击而来,而段文泽双腿则是沉稳犹如泰山一般,气息不变,旋转着手腕,化解着印度人的力道。
     三花聚顶!段文泽轻喝一声,双拳举过头顶,一股柔和的力道送了出去。
     印度人双眼寒光闪过,身体柔韧如蛇一般的扑向了段文泽。
    瑜伽功夫最基础的就是身体的柔韧性,做到这一点对于印度人而言根本不是困难。
     莫顿!光凭柔韧性是无法克制我的。
    段文泽冷静的说着话,拳头雨点一般的袭击而来。
     一股阴冷的寒光从印度人莫顿的眼中射出:好机会,终于可是施展轮回风暴这个绝招了! 莫顿双手虔诚的拜着天,双眼紧闭,紧接着双臂大开大合,一股澎湃无比的力量充盈起来。
    段文泽接连后退,意图摆脱这股力道,但是这股力道释放起来实在是空前的强大,任凭段文泽如何摆脱都难以逃脱。
     莫顿脸上露出来一抹得意的微笑:很抱歉,来自中国的高手,论起实力我的确不是你的对手,想不到中华之地果然是卧虎藏龙,我心服口服。
    我这一招叫做轮回风暴,乃是印度秘典里面的绝对秘密招式,施展出来这一招我的生命也就燃烧了到了尽头,这样我就可以转世轮了,只不过这一招的释放需要找到一个实力相当的对手才行,所以只能牺牲你了,哈哈哈…… 可恶!段文泽大怒,想不到堂堂印度的第一高手竟然如此的卑劣,竟然想着拿自己当做他的炮灰。
    同时他震惊之余也在疑惑:人真的有轮回这一说吗? 来不及多想,力量漫天席卷,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段文泽已经被卷入漩涡之中。
    紧接着,段文泽就感觉风暴吹着双眼,漫天的沙尘从眼前呼啸而过,视线开始逐渐的模糊起来,但是耳边却依旧隐隐约约的可以听见莫顿的声音。
     年轻的中国人,我们轮回的世界里最再见面的,我们轮回之后记忆是不会消失的,再见……印度人莫顿的声音渐渐的模糊,直到消失不见。
     段文泽只感觉眼前一黑,紧接着就晕厥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段文泽迷离的睁开双眼,只见到一群人都在围观着自己,而自己躺在一个床上。
     这里是什么地方?段文泽好奇的打量着周围的人,双眼漏出来错愕的神色,因为眼前的人俱都穿戴着古朴的练武服,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俱都是古代的装扮。
     难道是剧组在拍戏?段文泽只能这样的解释着。
     段文泽刚要开口,一个二八年纪的小姑娘开口道:四师弟,你总算是醒过来了,我和师傅都担心死你了。
     四师弟?谁是你四师弟?段文泽一皱眉头,因为自己可并没有师妹,可能是对方认错人了,而自己恰好和这个小姑娘的四师弟的很像而已。
     看来四师兄人都傻了,那个花满楼果然是实力强大,都给三师兄打的失意了。
    一个壮硕的少年一脸叹息的说着。
     四师弟,我是你的小师姐秋晓月啊,你不认识我了吗?秋晓月瞪大了双眼一脸关切的问道。
     段文泽只感觉一阵头大:我实在是想不起来了,你快说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情? 在说完这句话的同时,段文泽自己也在回忆,他仍然清晰的记得自己正在与莫顿激战,进入旋涡之后隐隐约约的放佛脑袋撞到了什么东西上,紧接着就失去意识了。
     趁着这个时候,段文泽仔细的观看了四周,但见四周的建筑装修风格跟他生活的世界根本不一样,反倒像是唐朝以前的那种风俗,可是又不像是属于任何一个朝代。
     四师弟,是这样的,就在半个月前,你正在与百花楼里面一个叫做花满楼的人决战,你中了花满的满楼花香绝招,昏迷不醒已经有半个月了。
    秋晓月说道。
     决战?花满楼?花满楼又是谁?段文泽只感觉一阵的头大,猛然之间问了一句:这里是什么地方,这又是什么世界? 段文泽这句话问出来,周围的人都在用着怪异的眼光看着他,有的甚至叹息起来。
     其中一个年纪大一些的长老叹息道:好好的一个娃子,竟然傻了,可悲可叹啊。
     那壮硕的少年也是悲伤不已:看来四师兄的确是傻了,真是我们破天门的不幸啊。
     破天门?段文泽更加是一头雾水,云里雾里。
     周围的人没有说话,只有秋晓月一个人不耐其烦的给段文泽详细的解释着:四师弟,是这样的,我们所在的这个世界叫做风云大陆,在这片大陆之上一共有五个超级大势力,五大势力各自占据着东南西北外加中原腹地。
    这五个势力分别是破天门,逍遥堂,百花楼,追魂道以及双龙会,而我们属于破天门势力,你我俱都是当代破天门门主秋田海的弟子,你排名第四,我排名第三,这位很健壮的青年排名第五,他叫欧阳迪,而我叫秋晓月,是你的三师姐。
     段文泽呆立在当场,一时之间不知所措。
     轮回风暴,一定是莫顿那个家伙的轮回风暴,看来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轮回这样的事情,握着他妈算是轮回还算是穿越?段文泽心中激动的想要骂人。
     忽然之间来到陌生的世界见到陌生的人,还莫名其妙的成为了别人的弟子,换做是谁都难以适应。
    这种感觉就好像一个人都没有娶老婆,却忽然之间多了一个儿子一般。
     额,三师姐是吧,你们可以先出去吗?我想先一个人静一静,仔细的回忆回忆,好吗?段文泽问道。
     秋晓月站起身来对着周围的人打了一个手势,顿时周围的人俱都离开段文泽的房间,房间里面很快只剩下段文泽一个人了。
     看来我真的是轮回了,也不知道该如何回到自己原来的世界,也不知道这个世界的规则到底如何。
    段文泽躺在床上呆呆的望着天花板发呆。
     也不知道前一世的修为是不是还在。
    段文泽起身来到窗前,对着铜镜照了照,忽然之间脸色大变。
     因为他现在的样子根本不是他原先的样子,而是完完全全的一个陌生人。
     看来的确是穿越了……段文泽一时之间难以接受着这个现实。
    但是命运这个东西就好像是被施暴,你要么选择反抗,要么选择享受。
     反抗是不可能的,所以段文泽只能无奈的接受着现实了。
     或许是这个人在战斗的时候已经死了,而我的灵魂正好穿越到了他的身体里面,一定是这样。
    段文泽胡乱的猜测着。
     可是我对于这个世界根本就是一无所知,这可不行,有时间我需要好好的讨教讨教那个所谓的三师姐。
    段文泽心意已决。
     轻轻的推开门,段文泽来到了庭院里面,前方不远处就是破天门的练武场。

    作为一个超级大势力,破天门的练武场极其庞大,足以容纳百万的人。
     但是段文泽毕竟是刚刚来到这里,对于这里的地形路线根本就是一无所知,虽然能看到,但是却走不到。
     呦呵,这不是曾经不可一世的段文泽段师弟吗?好久不见,据说你战斗的时候被人打傻了?一个黑衣的少年走了过来,嘴角带着坏坏的笑容。
     你是谁?段文泽疑惑的问道。
     看来你果然是傻了,竟然连我都不认识,以前你欺负我欺负的那么惨,现在该是我报仇的时候了。
    黑衣少年见到四下无人,便大起了胆子。
     吃我一拳!黑衣少年猛然出手,速度极快,段文泽尽量的闪躲,可是面门依旧被对方狠狠的打了一拳。
     你的实力果然下降了,挨揍的滋味很不好受是吧!黑衣少年一拳将段文泽打到,双脚踩在段文泽的头上。
     段文泽莫名其妙的挨打,心中怒极:你叫什么名字? 傻子,告诉你也无妨,我是张庭,破天门大长老的弟子,以前咱们可是有过节的,在以前你天赋了得,仗着门主的宠爱屡屡的欺负我,现在好了,你修为尽失脑子也傻了,以后该是我羞辱你的时候了。
    张庭放声的大笑着。
     忽然之间,一道白光冲天而起,张庭的身体忍不住的一阵后退,险些摔倒过去。
     白光落定,一直白色的小鸟落在了段文泽的肩膀上,对着张庭怒目而视。
     张庭心中一阵的后悔,光顾着欺负段文泽了,竟然忘记了段文泽身上还有一个护体神兽。
     这是什么东西?一只鸟?它为什么落到我的身上?段文泽吃惊的望着眼前的这一切,但是不管怎么说,毕竟是这个白色的小鸟救了自己,心中存着感激。
     主人……主人……一个声音在段文泽的脑海之中响起,若有若无,朦朦胧胧,惊讶的段文泽四处张望。
     主人,我是北北,我是你的护体神兽,现在我帮你赶走那个坏人……声音再一次的响起,紧接着那原本落在肩膀上的小鸟冲天而起,对着张庭开始一阵狂风暴雨般的攻击。
     是……是那只小鸟在对我说话?我是它的主人?段文泽再一次头大起来,这片刻之间所经历的事情实在是太多,尽管他见多识广,一时之间也是难以接受完全。
     更让他想象不到的是,就这样一只体型娇小的白鸟,竟然有着超强的攻击,别的切不说,但是速度就足够让段文泽望尘莫及的了。
     这真是一个神奇的世界,或许我会慢慢的喜欢上这个世界。

本文标签:

上一篇:2021一句话打动人心的爱情最新文案整理分享

下一篇:车颠簸坐腿上h 适合自慰的黄文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