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男朋友老爱拉我去没人的地方|高辣爽文h校园

2021-10-08 08:23:5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云衡山上终年云雾缭绕,据附近的人说,云衡山顶有一处仙门,名曰玄一阁,只不过那云衡山并非一个整体,而是由三座山峰并列而成,每座山峰没有名字,被世人按照前后顺序依次取名为第一峰,第

云衡山上终年云雾缭绕,据附近的人说,云衡山顶有一处仙门,名曰玄一阁,只不过那云衡山并非一个整体,而是由三座山峰并列而成,每座山峰没有名字,被世人按照前后顺序依次取名为第一峰,第二峰,第三峰。

     卯时,玄一阁所有外门弟子都会准时出现在第三峰的练武场进行每日晨练,至于那些内门弟子则是在第一峰进行晨练,只有极少数被长老收为亲传弟子的人才能拥有独立的院落,每日不必参与晨练,由自己的师父亲自教导。

     “她还是那般模样吗?”第一峰议事堂中,掌门长老尽在。

     “是。

    ” “再过不久,黎沧就要出关了吧?” “不错。

    ” “你们有何看法?” “原本如她这般的弟子早就该逐出师门了,若非玄清师弟临终之前要我等好好待她,哪里还能让她像现在这般每日在第三峰饮酒作乐!”有人语气很是不满,似乎对那个“她”颇有意见。

     “玄御师弟,你莫不是忘了当初?”有人意见不同。

     “玄明师兄,你也说了那是当初,你瞧瞧她现在的模样,哪里还是当初内门弟子第一人?就连当初与她一同进入山门资质最差的弟子,如今修为都比她高不少了!”咋咋呼呼的声音让众人闭上了嘴,玄御说的没错,这几年那人的修为不进反退,当真是枉费了她师父的一条性命呐。

     “唉…罢了罢了,玄清也就只有她这么一个弟子,左右不过是养个闲人,就随她去吧!”坐在正中主位的一位老者开口,正是玄一阁的掌门,他既开口,众人自然没有意见。

     “她就交由我来吧。

    ”这时,议事阁的门突然打开,一男子逆光而站,说完这句话便走,若非在场之人修为深厚,只怕还要以为是幻觉。

     “呵……没想到这位竟会出面。

    ”坐在掌门下首的一位中年男子开口,仙风道骨,留着长长的胡须,看着大开的门笑得意味深长。

     第三峰上,一道身影斜卧在花海之中,那人穿着黑底白色云纹的袍子,手中提着一个酒壶,不时有笑声飘散而去。

     “早知如此,当初我又何苦来这玄一阁。

    ”那人是名女子,声音暗哑,神色颓废,在她身旁歪七扭八的放着不少空酒壶。

     “师父,你不该救我的。

    ”女子抬起头,柔柔的月光倾洒而下,她头发灰白,脸上已有不少细纹,就连那双眼睛都犹如一潭死水,不见波澜。

     “你就是玄清用命换来的那个弟子?”突然,女子身边凭空出现了一道身影,来人穿着白底墨色云纹锦袍,玉冠束发,腰间挂着一只紫玉葫芦,浑身上下有种超脱五行之外的缥缈仙气,只不过那张脸被一层仙气笼罩着,朦朦胧胧,叫人看不真切。

     “唔?对,我就是,你也是跟玄御师伯一样过来训斥我的吗?还是说同玄明师伯一般特意过来找我说一堆大道理的?那你可就白来咯。

    ”对于突然出现的男子,那女子并无半分惊讶,语调懒散,已有醉意。

     “沐云舒。

    ” “唔?”被叫出名字,沐云舒只是低低的应了一声。

     “半年之后就是门派交流大典。

    ” “啊,又要开始门派交流大典了么?”似乎被勾起有关于过往的记忆,沐云舒原本就涣散的眼神更加没了方向。

    她就那样看着天空,仿佛回到了三年前,那时,她还不是现在这个自甘堕落了无生气的沐云舒,那时,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积在她的身上,她是玄一阁年轻一辈中当之无愧的第一人,可是……在那一年的门派交流大典上,她遇见了一个足以毁了她的劫数。

     “沐师姐,以你现在的修为,这一次的门派交流大典定然能一举夺魁!” “对啊对啊,我与沐师姐是同一批进入山门的弟子,十五年时间,沐师姐已经突破筑基后期成为了金丹修士,而我还在筑基中期。

    ” “不过我听说有两个门派也有弟子进入金丹期了。

    ” “是吗?好厉害!” “呵…同辈之中我可还未怕过谁!” “这倒是,沐师姐可是内门弟子第一人,玄清师叔又只有这么一个弟子,定然给了不少高阶的法器傍身,那些高深的术法怕是也教了不少给沐师姐吧!” 如今回想起来,那时的自己如此耀眼,如此年少轻狂,怎么短短三年时间,她竟成了现在这般模样了呢?涣散的思绪想了又想,唔…是了!是了!都是因为那个人呵。

    沐云舒拿着酒壶就那么笑啊笑,仿佛见到了天大的笑话。

     “很好笑?”来人问。

     “不好笑吗?为了一个从来都不曾正眼看过自己的人,不仅损了筋脉导致日后修行再也无法寸进,还让一心为我的师父丢了性命,如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好师妹与那人恩恩爱爱双宿双飞,这些……不好笑吗?”说着说着,那笑声竟带了几分凄厉,到最后忍不住咳嗽起来,手掌再也握不住酒壶,还未喝完的酒水就这样洒了自己一身。

     “啪!”清脆的声响,女子破碎的笑声、咳嗽声戛然而止,她的脸偏向一边,很快红肿一片。

     “啪!”又是一声,如此一来,沐云舒左右两边脸颊倒是对称了。

     “师父是废物不说,这用命换回来的弟子同样也是废物!”男子声音清冷,高高在上的看着沐云舒,如同在看一只微不足道的蝼蚁。

     “我是废物没错!但我师父不是!他不是!”双颊红肿,即使被狠狠扇了两巴掌,沐云舒依旧没有任何情绪波动,却在听见这人辱骂她师父时满身怒火,红了双眼。

     “只有废物才能教出废物。

    ”男子的语气很是鄙夷。

     “够了!”怒喝,运起全身灵力将手边的酒壶朝那人砸去,棕色的酒壶和洒出来的酒水却在距离那人一尺处尽数化为虚无,而后男子随手一甩,沐云舒只觉得眼前一黑,回过神来人已经在第一峰峰顶了。

     “袖里乾坤!”沐云舒虽然修为倒退,但她眼界不低,一眼便看出了这是哪种术法,玄一阁中能够修成这一术法的人寥寥无几。

     “你是谁!”此刻,沐云舒瞪大了双眼想要看清楚这人到底长得什么模样,却只能看到一片朦胧。

     “从今日起你就住在这儿,由我亲自教导。

    ”那人说完便朝一旁的房屋走去。

     “我不要!” “这由不得你!”那人头也不回,沐云舒直接从储物袋中拿出已经许久未用的飞剑,念了法诀便想御剑离开此处,然而无论她念多少遍法诀,脚下的飞剑依旧没有丝毫反应。

     “这里有我设下的结界,你出不去。

    ”那人的声音悠悠传来,沐云舒拿起飞剑就朝那人的屋子砸去。

     “叮”的一声轻响,那把做工上乘的高阶飞剑就这么断成了两截。

 

本文标签:

上一篇:娇喘连连蜜汁横流,被两根狰狞的巨物填满

下一篇:2021最火(内心感激不尽的句子)短句分享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