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你们一个一个上好痛不用下载 翘翘板是什么意思污的那种

2021-10-15 08:52:5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不止白芨等人,就连不苟言笑的秦鹤也被这喜庆感染,大声应和了起来。

  话一说完,沈毅就被众人推攘着离开了。

  议事厅宽大,前面空地也算广阔,因此被挪来当做酒席陈列之地。

不止白芨等人,就连不苟言笑的秦鹤也被这喜庆感染,大声应和了起来。

  话一说完,沈毅就被众人推攘着离开了。

  议事厅宽大,前面空地也算广阔,因此被挪来当做酒席陈列之地。

  大红的灯笼在夜风下轻轻摇晃,繁复的绸花挂满了整个长廊,喜气的灯火撒满了院中厅中的席面,让酒意微醺的见证者们,更加醉意深深。

  沈毅只饮了起初自罚的三杯酒,就再也不肯饮了。

  饮酒伤身,酒气熏人,凤瑾身体未好,他不想影响到她。

  见他如此,沈恪端着酒杯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拍着他的肩,酒气浓烈的说道:

  “谷主,你这是不肯给面子?

  “也罢,美娇娘就坐在床上等你,你无心饮酒也情有可原,不知我的美娇娘,何时才能在喜房里等我?”

  沈毅拿着手帕擦了擦沾到肩上的酒渍,微微笑道:

  “你的美娇娘很快就能等你了。”

  “等我?希望吧,希望吧,我的美娇娘啊……”

  沈恪拎着酒壶,摇着头,兀自远去。

  他的身影被喜庆的灯火拉长,渐渐的隐入了崖边凉亭的阴影下。

  他扮演过好多角色,做了好多有好有坏的事,他快要分不清什么是真,什么是假了。

  沈毅担忧的望了他一眼,吩咐白芨照料一下沈恪以及其他人,便移着步子,朝扶风苑走去。

  “快看,谷主都等不及了!”

  “谁说不是呢,怎么说的来着?”

  “春宵一刻值千金!”

  ……

  众人的笑声逐渐远去,沈毅迅速的逼近院子,在走到院门处时,又忍不住放慢了步子。

  看着紧闭的房门,望着里边跳动的喜烛,他心脏紧张的跳动着,带着些许激动,些许幸福,些许满足,还有一丝难以明说的惶恐。

  他再次与瑾儿成亲了,不知道这一次,会不会仍旧是不归路。

  他的心,他的手腕,他的脚踝,都有被伤过的痕迹,偶尔想起,都还让他痛到心颤。

  他停在院中,闭上眼,深深的吸了口气,随即睁开眼睛,大步朝卧房走去。

  越往里走,曾经发生过的时,在眼前越发清晰。

  “你我皆无亲朋到场,只能由天地证婚,三拜之后,你我二人结为夫妻,白首不离。”

  ……

  “沈毅,今日大婚,你可欢喜?”

  ……

  “饮了这杯合卺酒,我们就洞房,沈毅,我只有你了。”

  ……

  “这样看着我做什么,惊讶,心痛,还是愤恨?

  “呵,听说药王谷嫡系的血可以活死人肉白骨,我不过是取你点儿血怎么了,要怪就怪你对她一往情深!”

  ……

  “真可怜,自古情深不寿,不寿,多源于因情所困,命丧他人之手!”

  沈毅步子一顿,双拳死死握在身侧,再难踏出一步。

  今日这算什么,重归旧好,还是重蹈覆辙?

  他身体曾受的伤,心中曾生的痛,都是真的。

  “小神医,是你么?”

  喜床之上,传来迷茫又困倦的轻唤,声音又柔又软,还带着刚醒的低哑,更像云雨之后倦意的轻喘。

  这样的声音勾得沈毅心弦一颤,也击碎了他心痛的过往,眉头一蹙,大步朝床榻走去。

  侧身坐在床沿上,伸手朝凤瑾的额间探去,关切道:

  “怎么了,可是有哪里不舒服?”

  凤瑾轻轻摇了摇头,打着软软的呵欠,拉着他的大手就放到了颈间,小猫似的蹭了蹭,小声呼道:

  “嗯,暖和。”

  沈毅将她放到床上的时候,她都还穿着繁琐的嫁衣,在沈毅离开后,她觉得不舒服就悄悄的将外衣脱了,只剩下一层薄薄的中衣。

  又因睡觉不安分,在被窝里滚来滚去,身侧的系绳早就松散了。

  沈毅那只被迫塞到她脖间的手,便能清晰的感受到立挺的锁骨,凝脂般的肌肤,还有从更里处涌来的温暖。

  他的视线,完全被乍泄的春光所吸引,不由自主的吞咽了下唾沫,热意开始从下往上涌出。

  凤瑾见他迟迟不进被窝,又眷恋他身上的温暖,忍不住蹙了蹙眉,不满的嚷嚷道:

  “小神医,你怎么还不来给我暖被窝?

  “你不是说谷主就要对谷主夫人好么,你现在连被窝都不肯给我暖了,你就是个骗子!”

  沈毅哑然失笑,无奈的摇了摇头,但身体反应已起,现在靠近她实在不明智,不小心伤到她就不好了。

  “瑾儿,你先睡着,我一会儿过来。”

  说罢,沈毅唉声叹气的从枕头底下摸出银针卷,就准备到一边去,最终却因凤瑾的惊人之语,气血上涌,没法再往前走去。

  “小神医,你又要用针扎你自己么?

  “你不是说大婚之夜我可以帮你么,扎针很痛的,我该怎么帮你?”

  沈毅的喉头不停的滚动,薄汗已经从额间渗出。周身的血液叫嚣个不停,发疯似的催促他快与凤瑾融为一体。

  他再次艰难的吞咽了一下,慢慢转过神,用开始泛红的双眼盯着凤瑾,嗓子有些沙哑和发干的问道:

  “瑾儿,你说什么,你要帮我?

  “你……真的愿意帮我?”

  凤瑾转眸思索了一下,觉得帮助小神医是理所当然的事,小神医对她好,她也应该对小神医好。

  于是点着头,乖巧的应道:

  “嗯,你帮我,我帮你。”

  沈毅心中的火再难被压制,迅速灭掉大半的喜烛,只留了窗下一对照着昏暗的屋子,便转身朝床边走去。

  当他带着周身的热气近到凤瑾身边,凤瑾就感受到极大的温暖,努力汲取着他身上的热量,就开始昏昏欲睡。

  借着微弱的灯火,看到她绝美的容颜,沈毅保持着最后的理智,俯身下去哑声确定道:

  “瑾儿,你真的要帮我?”

  凤瑾用指尖挠了挠被气息弄得发痒的脸颊,毫无戒备的点了着,迷迷糊糊着就要睡过去。

  沈毅鬓角的汗水已经汇聚在一起,沿着下颌滴落到白皙的肌肤之上,只衬得身下人冰肌玉骨,魅而不妖,极为勾人。

  他粗喘了一声,低低叹道:

  “瑾儿,你知道么,睡觉还有另一种睡法。”

  话音落下,便俯身朝那鲜艳如血的朱唇吻去,熟悉人体各处穴位的手,自然而然的朝各关键处抚去,春风化雨般的温柔手法,惹得身下人轻颤不已。

  “小神医……我觉得很热?”

  凤瑾轻喘一声,其他妄图从口中溢出才言语,都被沈毅的亲吻所毁去。

紊乱的呼吸伴着夜风低语,让那昏暗的喜房,弥漫起旖旎的味道。

 文学



  就在沈毅准备进入最后一步时,身下在睡梦中仍然呼声破碎的人,忽然从梦中惊醒过来。

  她身体都在微微颤抖,描得犹如柳叶的细长黛眉,紧紧蹙在一起,魅惑天成的凤眸映着跳动的烛火,无声中流露出害怕的微光。

  沈毅只能强行收住动作,咬着牙狠狠的将快要炸裂的痛感,以及冲昏头脑的欲火压住,哑着嗓音小声哄道:

  “瑾儿,你怎么了,是不是我弄疼你了?”

  凤瑾抬起乏力的右臂,在眼睛处揉了揉,声音带着勾人的轻喘,委委屈屈的低声嚷道:

  “我,我梦见有人要杀我,很多很多人。

  “有人骂我心狠手辣,有人骂人喜怒无常,有人骂我背信弃义,无情无心……他们说我这样的人,就该死无葬身之地!”

  她在梦里,看得最清楚的是将她包围的火海,以及火海外,人群中,一道邪魅狷狂的身影。

  他冷冷的看着她,狭长的双眸里,装着暗无天日的地狱,他就那样死死的盯着她,薄唇轻启。

  他说凤瑾,你就该陪我一起下地狱!

  那一刻,她的心痛到发慌。

  沈毅见她眸光微湿,一颗心疼得厉害,俯下身就朝她的眼角吻去,一遍又一遍的哄道:

  “别怕,瑾儿别怕,有我在,没有人敢伤害你……”

  凤瑾委屈的嗯了一声,不安的感觉让她不由自主的朝沈毅靠去,滑腻的肌肤贴上的那一刻,沈毅的理智再次崩塌。

  大颗大颗的汗水从额间渗出,身体的胀痛与心焦,掏空了他的大脑,让他只记得洞房之夜理所应当的一件事。

  他撑在凤瑾的身侧,声音沙哑无比,像是征询意见,又像是在诱骗:

  “这些天你老是捣蛋,弄得我不上不下的,只能通过银针刺穴来压制,那都是人的正常反应,憋久了可不行。

  “瑾儿乖,你马上就能帮上我了,然后就不会害怕了,你会变得开心的……”

  凤瑾傻傻的点了下头,布满红霞的俏脸,比春日的桃花还要娇艳。

  夜风又起,撩得窗下纱幔轻轻飘动,喜床之上,大红的床帐犹如赤色的水波,带起一片片旖旎。

  夜风只陪着纱幔厮磨了前半夜,便依依不舍的离去。

  沈毅带着尚未完全被化解的异样,无奈的叹了口气,小心的揽住了眉间染满倦意的女子,静静的望着她不算安详的睡颜。

  凤瑾的身体情况如何,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虽然好生调养的三日,却始终比不得正常人。

  在大婚之前,他便持有分寸,于洞房之事,只能浅尝辄止,不然将伤及她的身体。

  今夜也算他头脑发昏,还好理智犹存,即便没能尽兴,也不敢让她过多劳累。

  “瑾儿啊,你可真是害苦我了!

  “我堂堂谷主,爱妻在怀,最终却只能用自己的医术化解,你说,我是不是很好笑?”

  沈毅左臂揽在身侧人的胸口处,为睡觉不安分的心上人压着被子,右臂则环着她的脑袋,折回来后珍惜的抚摸着她的脸颊。

  他一生下来就是药王谷的少谷主,外人尊敬他,门下弟子爱戴他,门中长老宠爱他,他几乎没有受过任何的苦。

  这一次,他愿为凤瑾,挡下铺天盖地的风雨。

  抱着怀里的人,他也沉沉睡去。

  待二人沉睡后,一道浅浅的绿色光晕从凤瑾的眉心溢出,在床榻边上凝成一道虚幻的人影。

  他望着相拥入睡的两人,怔怔的抬起手,放在了心口的位置。

  他早就没有心了,可为什么那里还是有些闷痛?

  他闭上了双眼,微微挥袖,将皎如月华的白光从额间的水滴吊坠引入了凤瑾的身体,凤瑾的睡颜逐渐变得安详,而他的身影越来越浅淡。

  远在上千里之外的巫族灵塔,顶层那一盏单独存放的灵灯,灯火轻晃,隐隐有熄灭之势。

  沈毅的好梦在敲门声中破碎。

  他不喜的皱了皱眉,抬眸就朝门口扫去,门外的人似乎发现他已经醒了,便低声回禀道:

  “谷主,陛下身边的那位谢大人来了。”

  “谢玄?”

  沈毅抿了下唇,小心翼翼的望着睡颜安详的凤瑾,心里不免生了一丝慌张。

  白芨点了下头,继续说道:

  “是的谷主,那位谢统领说是来接他家陛下回去的。

  “可是谷主,陛下现在已经成了谷主夫人,而且,她还什么都记不得了。

  “谷主,人你还见么?”

  白芨有些担心,怕谢玄听到消息会大闹药王谷,毕竟他对凤瑾的情谊,从当初带着凤瑾来药王谷求医时就能够看出来。

  如果得知陛下嫁给了谷主,那后果……

  沈毅神色凝重的凝视着门外,而后长叹一声,在凤瑾的额间印下温柔的一吻,便小心的从她身旁离开,无声的穿起了衣衫来。

  穿好之后,他就拉开门走了出去,最后关心的望了仍在沉睡的人一眼,轻轻巧巧的关上了房门。

  转头看向白芨,沉声回道:

  “见,自然要见,他与瑾儿的关系非比寻常,想逃避是根本逃避不了的。

  “正巧,我还想问一问外界关于瑾儿的事,难道整个天下,真的就不容她了么?”

  她是地位显赫、呼风唤雨、一言即可定人生死的女帝,如今却落到如此凄凉的下场,他的心,始终觉得难受。

  “走吧,带我过去。

  “瑾儿这边,你让人多加留意。等她醒后,就将她喜欢的东西放到屋子里去。”

  谢玄候在议事厅中,听得脚步声靠近,瞬间转过了身体,没有看到朝思暮想的人,眸中的光渐渐黯了下去。

  望着来人,他的脸色与他的衣衫一样,肃杀又狼狈。

  待人走进,他礼貌性的唤了一声:

  “沈谷主。”

  沈毅点了下头,超过他,走到了厅中上首的位置。

  谢玄看着他精神倍爽、神采飞扬,周身隐约散发出云雨之后的味道,心忍不住蓦的一沉。

  他进谷后就了解到,昨日是药王谷谷主沈毅的大婚之日,至于新娘是谁,谷中没有任何人透露。

  但想起凤瑾与沈毅的旧情,他觉得新娘很可能是他的陛下。

  他艰难的呼了一口气,用压抑的声音说道:

  “沈谷主,我是来接陛下回去的,大禹乱局四起,需要她回去主持大局

本文标签:

上一篇:被学长们拉进宿舍H舒珏最新章节 两个奶头被吃高潮视频

下一篇:老公叫来前夫一起*听了会湿的女喘声音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