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小白兔好软好甜 第十八章满足的小莹

2021-10-18 08:56:33【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此话一出,李熬一下子慌了,差点被吓死过去。

  他没想到,梦魂的身份这么牛逼,居然堂堂的阴五爷,都要叫她一声师爷。

  不过,看看梦魂的年龄,李熬又质疑了。

  “五爷,

此话一出,李熬一下子慌了,差点被吓死过去。

  他没想到,梦魂的身份这么牛逼,居然堂堂的阴五爷,都要叫她一声师爷。

  不过,看看梦魂的年龄,李熬又质疑了。

  “五爷,这姑娘看着也就二十来岁,您师傅好像在她几岁的时候就过世了吧。”

  “您老是不是睡糊涂了,还是被奸人下了药?”

  阴五爷的脸色一沉。

  “李熬,你在说什么?魔女如今已经一百一十有余,不得无理。”

  咳咳!

  “五爷,您说她多少岁?一百一十多岁,不可能吧,您老真是说起胡话来了。”

  不光是李熬不信,就算是大院里的所有人,没一个人信的。

  “看着这姑娘也就二十多岁的样子,怎么是一百一十多岁的人,绝对不可能。”

  “是啊,就算是练了反老还童的功夫,也不可能这样。”

  “对,看来阴五爷刚刚苏醒,脑子不大灵光了。”

  “你们给我闭嘴,不可对魔女不敬,这位正是八十年前,叱诧风云的大摩女梦逍遥。”

  “在我年幼时,有幸一堵芳容。”

  “我的师傅鬼大师曾遇到妖族偷袭,伤势严重,危在旦夕,是师爷出手相救。”

  “之后,我师父曾拜师爷为师,虽然,是我师傅一厢情愿,不过,我师傅曾说过,守护魔女是他一生的执念,晚辈需谨记。”

  “师爷,自从您怀水一战,死于乔铁针之手,您的尸身就被我师傅一直守着。”

  “我师傅用尽毕生所学,也没将您的魂魄留下,他为您摇了毕生最后一卦,算出您命不该绝,魂将永生,于是,他寻您半生,临终前,还嘱咐我,一定要找到您的下落,如今,我终于了了我师傅的愿了。”

  阴五爷跪在梦魂面前,眼泪就掉下来了。

  我靠,看来阴五爷的师傅还是个多情人。

  他对梦魂是真爱啊。

  不过刚刚我听到了什么?

  梦魂是死于我爷爷之手的,天下都知道的事,我咋不知道呢。

  阴五爷也是古稀之年,这一头的白发跪一个小姑娘。

  着实让人有些接受不了。

  李熬惊呆了。

  本来还想炸庙的,趁阴五爷的实力,把我和梦魂给干掉。

  没想到,阴五爷不但认识梦魂,还叫了一声师爷。

  他还想杀我和梦魂,那不是自己找死吗?

  而且,江湖中大魔女梦逍遥被传的神乎其神。

  说她是天女下凡,有着超人的凡力。

  而且智慧和美貌于一身,但也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

  一个人战死两百妖族,一战成名。

  只是后来,听说她死于乔铁针之手。

  没想到,今日又现世了?

  李熬看了我一眼,不用说,也知道他想什么呢。

  我爷爷杀了梦魂,可她如今为什么又要保我。

  不过,他那愚蠢之人,怎么会想到其中奥妙。

  李熬一看阴五爷都给梦魂跪下了,凭他的一已之力,也掀不出什么浪花来。

  马上表忠心的说道:“魔,魔女,刚刚都是误会,多有得罪,见谅,见谅!”

  李熬说着,后背的冷汗就下来了。

  他面对的可是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

  以梦魂的功力,一只手就能把李熬挫骨扬灰了。

  李熬的情绪有些跌宕起伏,刚刚还一直扬言要杀的人。

  如今成了他高攀不起的人物。

  稍有不甚,小命就不保啊。

  “张二皮,张大师,李叔真的知道错了,刚刚也是因为阴五爷病重,实在是太着急了,乱了方寸,您和魔女大人有大量,饶了我吧。”

  我靠,你的脸皮好大呀,认错的还自称是叔,好笑。

  就在这时,一个李熬的手下跟班。

  平日里跟着李熬,甩威风习惯了。

  看到老大这么受气,一时来了脾气。

  “大哥,你干嘛一副受气的小媳妇模样,一个小姑娘,你怕她做甚,阴五爷就是病的太重了,神志不清,您怎么也糊涂啊,我看张二皮和这女的,还有刚刚那个凶手就是一伙的,故意给咱们玩套路呢。”

  李熬直接挥手,不想让那小子在说下去。

  可那小子偏偏找死!

“闭嘴,别说了!”

 文学


  “李大师,咱们可是堂堂的七尺男儿……”

  啪!

  啊……

  咣!

  那小子直接摔出去二十多米远。

  砸在人群当中。

  只见他浑身上下铁黑,脸上肿的跟个大馒头似的。

  “啊……”

  那小子疼的在地上直打滚。

  “李前辈,救救我啊!”

  李熬咽了一口唾沫,魔女的实力有目共堵。

  他已经把人家给得罪了,现在泥菩萨过江,自身都难保。

  这个要死不死的的小辈,还火上浇油,现在想求情都张不开嘴。

  老半天憋出来一句话。

  “你,得罪了魔女,这是你的惩罚,给我闭嘴。”

  “你给我过来!”

  梦魂朝李熬挥挥手。

  李熬双腿打颤,心里范着嘀咕,胆怯的走过来。

  “刚刚你说,要灭了我和张二皮,是吧。”

  “没,没有,都是误会!”

  “什么误会?你三番五次的为难我们,还拉帮结派,你们这些人都是想让我和张二皮死的?”

  此话一出,大院里的阴行人。

  特别是刚刚站对要弄死我的,一下子不淡定了。

  在看看那个小子,口吐白沫,双眼如死鱼一般。

  噗通!

  几十人全都跪下了。

  “魔女,我们都是受了李熬的唆使,已经知道错了,饶了我们吧。”

  “你们这群混蛋,我什么时候唆使你们了,现在出了事,都找我背锅,老子找谁去啊。”

  啪!

  咔嚓!

  啊……

  梦魂一伸手,从地上飞起一块板砖。

  直接砸在李熬的膝盖骨上。

  一声惨叫之后,李熬的腿断了!

  “啊,我的腿,我的腿!”

  李熬可是阴行的老前辈,居然被梦魂给废了一条腿。

  真成瘸拐李了。

  “我废了你的一条腿,如果日后在生事端,就扒了你的皮,抽了你的筋,让你欲死不能,欲活无门!”

  我靠,这也太狠了吧。

  “啊,是,多谢魔女不杀之恩!”

  那个被揍的小辈,爬到我脚下。

  铁黑的脸上,全是水泡。

  “张大师,小的错了,不该冒犯你们二位,是我有眼无珠,是我狗眼看人低,我给您赔罪,我错了,求求您放过我吧,我在也不瞎说话了,呜呜……”

  那小子边哭边咣咣的嗑头。

  脑袋都嗑出血来,顺着额头上就往下流。

  “阴行自有阴行的规矩,找你的同门,去领罚吧。”

  铁扇唐四站了出来。

  “你小子本来是个外地的算命先生,学艺不精四处坑蒙拐骗,后来拜我师兄为师,进入了阴行,不好好学手艺,竟干些偷鸡摸狗的行当,没想到,你仗势欺人,丢了我师兄的门面,现在又得罪了魔女,张大师,你想怎么处治他,都可以,我们唐门没这个孽徒。”

  “唐四,既然他是你们唐门的人,那就由你来责罚吧。”

  “唐师叔,看在我师傅的面子上,您就饶了我吧。”

  “我早就想处治你这个孽徒了,就是看在我师兄的面子上,留你一条小命,滚吧,滚出唐门!”

  唐四也真够狠的,就这么给赶走了。

  “张大师,我的毒?”

  “死不了!”

  那小子终于放心了,生怕因为嘴欠丢了性命。

  他捂着胸口,连滚带爬的跑了。

  “师爷,是徒孙管教不严,请您老怪罪。”

  阴五爷虔诚的跪拜。

  梦魂拍拍手。

  “行了,起来吧,我饿了,给我准备点吃的吧。”

  阴五爷马上吩咐下人,带梦魂去吃饭。

  梦魂和龚月许婷去吃饭。

  阴五爷收拾残局。

  “日后,阴行弟子需更加小心,别让他人有可乘之机。”

  李熬疼的齿牙咧嘴。

  “阴五爷,小的知道错了,可也是为您的病情着急啊。”

  “行了,快下去休息吧,阴行的事情就交给王归一来处理吧。”

  李熬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阴五爷看了看我,道:“二皮,真没想到,你居然是魔女的弟子,连我都要叫你一声师叔了。”

  “不敢当,不敢当,五爷您就别取笑我了。”

  “这次我生病,阴行多亏了你呀。”

  “是啊,阴五爷,当初就说过,如果谁救了您,就要他当咱们阴行的道皇,张大哥是实至名归。”

  “对,张二皮当道皇,我们服气。”

  “我们也服!”

  “道皇,道皇!”

  大伙都高喊让我当道皇。

  阴五爷大手一挥,道:“三日后,咱们就举办道皇大会,阴行是该有个首领了,免得被人欺负!”

  “张二皮就是实至名归的新一界道皇!”

  “好!”

  “好!”

  我被众星捧月似的欢迎。

  “二皮,这次多亏了你,我那个不孝子,做了对不起阴行的事,我没脸在呆下去了。”

  王归一脸色惨白,心灰意冷的说道。

  “归一啊,节哀顺变!”

  阴五爷拍着王归一的肩膀说道。

  “王叔,不用担心,百年之后,我张二皮给你养老送终!”

  ……

  王归一张着大嘴,突然愣住了。

  哈哈……

  “你说的是真的吗?”

  王归一激动的抓着我的肩膀说道。

  “嗯,真的!”

  本来垂头丧气的王归一,一下子来了精气神。

  这转变也太快了。

  “王叔,你不伤心了?”

  “不伤心,为那个孽障伤心多不值得,有你给我养老送终,那是我做梦都不敢想的,呵呵,我赚到了。”

  无语……

  王叔真是个奇葩,刚刚还要死要活的。

  瞬间就跟换个人似的,精神抖擞。

  阴五爷去陪梦魂了。

  王叔凑过来,笑呵呵的说道:“二皮,你要是真给我养老送终,以后,我的遗产全给你,多不说,娶个媳妇还是够的。”

  呵呵!

  “不用了,那些钱你还是自己留着炮妞吧,毕竟,你每月炮妞也是一笔不小的开销。”

  “哎呀,还是你好啊,那个孽障,什么时候体量过我的感受。”

  就在这时,一阵阴风袭来。

  鬼气震天。

  “好大的鬼气,大家列阵!”

  王归一摆出架势,随时进入战斗。

  一把黄纸从天而降,在漆黑的午夜,更加的恐怖阴森。

  只见从远处飘来几个小鬼,身穿臧蓝色的长袍子,脸色惨白,面无表情的抬着一顶红色的轿子。

  “鬼抬轿,这可是大忌啊,地下的阴官来拿人了

本文标签:

上一篇:站着被口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含羞忍辱的保洁员

下一篇:高H玩弄花蒂尿出来 贵妇献女双飞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