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爸爸淦自己的儿子 在御花园皇上进入太子妃

2021-10-19 08:38:48【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但内心还是躁动不安,在想此时治疗效果如何,昊帅到底可不可以治好。

  昊帅持续地输出元气,同时十指在柳正弘头部各个穴位上轻轻地按摩起来。

  元气与药力的刺激,柳正弘的

但内心还是躁动不安,在想此时治疗效果如何,昊帅到底可不可以治好。

  昊帅持续地输出元气,同时十指在柳正弘头部各个穴位上轻轻地按摩起来。

  元气与药力的刺激,柳正弘的颅内开始渐渐地有了反应。

  若是有人能够透视的话,可以清晰地看到颅内损伤的毛细血管正在慢慢地恢复,周围的淤血也在逐渐的融化成血水。

  并通过损伤的骨裂缝一丝一丝地渗出颅外,或是重新渗入毛细血管里面,被血液里面的细胞一点一点地消化吸收。

  只是这一过程相当漫长,不过这是相对而言的,虽然看是缓慢,但已经比在机体自行修复状态下快上十几倍了。

  如此惊人的修复速度,绝对算得上是医学史上的奇迹。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昊帅的双手渐渐开始有点发酸,但他知道此时正是治疗的紧要时刻,自己丝毫的懈怠,都会影响元气与药效的有效发挥。

  不容舒缓,昊帅反而加快元气的输送。

  大量的元气不断被逼入柳正弘的毛孔,而没有充分利用的元气,则是实质化地萦绕在昊帅的掌心周围。

  仔细观看,像是腾起一团薄薄的烟雾,郝为民和柳丝思、方菲两女注意到这一奇异的现象,简直是叹为观止。

  原来现实世界中,真有这等离奇的现象出现,虽然没有电视里习武修仙者修炼无上秘籍那样,带来夸张的视觉刺激,但却也是寻常人无法做到的。

  此时,不管是柳丝思这样对医学一窍不通的门外人,还是郝为民这样的医学界泰斗,都已经确定无疑地相信,昊帅真有实力治好柳正弘的颅伤。

  他们也暗自庆幸,能够请到昊帅这样的高人,尽管诊金高得离谱,但千金难买平安,在性命攸关之时,亿万之财已经显得不再重要了。

  昊帅的脑力和体力都在快速地消耗着,身体逐渐亏空。

  大量的汗水从他身体的各个部位如涌泉似的拼命地往外冒,然后在体外汇聚成团,顺着重力不断地往下流。

  柳丝思和方菲顾不得害羞,分别站在昊帅的两边不时地帮他擦汗,纤指划过昊帅紧绷的肌肤,给两女带来了触电般的异样感觉。

  “呼呼……”

  忽然,昊帅松开双手,长长地呼了几口气。

  大量的出汗,使得昊帅体内水分急剧减少,一时口感舌燥难耐,狂灌了两杯水,然后疲惫地看着郝为民:“郝老哥,膏药。”

  “好。”

  郝为民应声快速递了过来。

  昊帅接过来,再次在柳正弘受伤处涂上一层新药膏,然后又轻轻安抚十分钟,接下来再把手贴紧,元气随之源源不断的输送过去。

  如此动作,昊帅反复了三次。

  期间,昊帅不知喝了多少水,也不知流了多少汗,估计喝那么多也流那么多,看柳丝思和方菲换下的那几条湿哒哒的毛巾,一切就明了了。

  蓝倾雪和梅若芳始也是终保持着一个坐姿扶着柳正弘,尽管她们没有昊帅那般累得虚脱,但也早已腰酸手麻,疲惫不堪。

  不过,她们还是咬着牙坚持着,毕竟是疗伤要紧,这点煎熬算不了什么。

  此时,时间已经过去了两个多钟,柳正弘的脸色开始微微红润起来,想必已经有了很好的治疗效果。

  而反观昊帅,却是脸色苍白,双眼昏沉,萎靡不堪。

  郝为民和方菲看着昊帅的状态,内心几位紧张。

  特别是郝为民,虽然他做了一辈子的手术,而且时间长达十个钟以上的都很正常,但脑力与体力消耗,却远远不及昊帅这般,看来针灸与气功疗伤,果然非同一般。

  而柳丝思此时终于明白,为什么之前昊帅说,若是出手治疗,会要了他半条命,严重点甚至会因此变成傻子。

  原来昊帅出手治疗,竟然损耗这么大,现在治疗还没结束呢,他的状态就已经这样子了,不知后面还需要多久,而他还能不能继续坚持下去。

  她的心情很复杂,一会看看萎靡的昊帅,一会又看看帮他擦汗换下的毛巾,既是心疼,又是感动,还有担忧。

  按照她倔强的性格,若是昊帅最后真有什么意外,就算她决然照顾昊帅一辈子,也永远原谅不了自己,内心难安,更愧以面对昊帅的家人。

  想着想着,心已是开始担忧起来,她有点后悔之前强求昊帅出手,救治自己的爸爸了。

  时间流逝,又过去了半个钟。

  终于,昊帅体内的元气亏空至零点,手中再也没有元气输出,疲惫地拔下银针,这才缓缓地放下麻痹的双手,弱弱地输了舒了几口气。

  看到昊帅的举动,郝为民急切地问:“昊老弟,怎么样了?结束了?”

  缓缓地,昊帅虚弱地回答道:“柳长官颅内的毛细血管已经得到修复,颅内积血也消化了近半,这一疗程算是结束了,不过后续还要几个疗程,才能促进颅骨新骨生长,直至痊愈。”

  众人听了一阵心安。

  接着,郝为民继续问道:“那正弘什么时候可以醒来?”

  “若是需要,我现在就可以让他醒来,只是长时间清醒,会使他疼痛难耐,这样不利于他顺利恢复,所以,我只让他醒来几分钟,然后再让他继续沉睡。”

  解释完之后,昊帅看着众人问道:“现在,确定需要我让他醒过来么?”

  “需要!”

  不等其余人开口,柳丝思着急地冲着昊帅点着头。

  郝为民等人也是一脸期待地看着昊帅,他们也的确想见证一下昊帅所创造的奇迹。

  看着众人期待的眼神,昊帅便朝着郝为民说了句:“郝老哥,拿银针过来。”

  “好的。”

  郝为民快速地把银针递了过来。

  到了此时,郝为民这么个华夏医学界泰斗,为昊帅打下手已变得十分的默契,没有丝毫的不自然。

  昊帅接过银针,先是在百会穴位置上再次扎针,之后轮到具有恢复神智作用的上丹田、印堂、脑户、印堂、神庭等学位。

“没有反应?”

 文学


  昊帅完成操作后,郝为民见柳正弘还是闭着眼睛,定定地坐在蓝倾雪和梅若芳之间,心中一阵疑虑,暗想不会没有效果吧?

  而就在这时,柳正弘的眼皮动了动,接着是咧了嘴嗤嗤地吸着气。

  “呜呜,动了,爸爸的眼皮和嘴开始动了。”

  柳丝思捂着嘴,激动得开始呜咽起来。

  “真……真的动了!”

  郝为民不可思议地看着柳正弘,心中对昊帅更是崇拜不已。

  缓缓地,柳正弘虚弱地嘘喘起来,脑颅的损伤所带来的痛感,牵扯着他周身的神经,难受极了。

  “爸爸!”

  “正弘!”

  “柳长官!”

  蓝倾雪柳丝思母女和梅若芳带着哭声冲着柳正弘喊了起来。

  柳正弘听到呼声,皱了皱眉眉头,然后缓缓地睁开眼睛,随后又快速闭上。

  估计是长时间闭着双眼,现在一下子接触到亮光,眼睛一时不适应。

  “爸爸,你终于醒过来了!”

  过了一会,柳正弘重新睁开眼睛,模糊的眼睛逐渐清晰过来,看到了自己的老婆和女儿,还有郝为民等人,皱着眉说道:“你……你们都在啊?我没事?”

  “我们都在呢,你被救过来了,没事了!”蓝倾雪点着头安慰道。

  “哦!”

  柳正弘应了一声,然后看着郝为民:“郝伯伯,谢谢你的救命之恩!”

  郝为民苦笑一下,解释道:“正弘,救你命的人不是我,是昊帅老弟,我只是帮他打下手的。”

  “昊帅?”

  柳正弘一阵疑惑,昊帅是谁啊,自己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正弘,昊帅就是我们的准女婿,就坐在你的后面呢!”蓝倾雪对着丈夫解释一句,并晃了晃头示意他回头看看。

  我擦!

  昊帅一阵震撼,这长官夫人太给力了吧,竟然那么积极地把自己的女儿往外推,简直比妈妈沈海兰还要劲爆。

  “准女婿?”

  柳正弘有点懵逼,一场车祸之后,怎么就多了个准女婿了。

  于是,他慢慢地回过头来,终于看到了坐在后面的昊帅,尽管对方脸色苍白,但丝毫没有影响那俊逸的外表。

  虚脱了的昊帅懒得开口解释,只是冲着柳正弘淡淡一笑。

  柳正弘也报以一笑,也没有开口说话。

  男人之间的交流,不需女人般的唠叨,哪怕紧紧一个眼神,一丝微笑,就已经读懂彼此的意思。

  柳正弘想着女儿果然没丢了自己的脸面,找了个如此高大健硕,英气逼人的帅哥,比自己年轻时候还要帅气。

  而且他还能把自己救治过来,相当的年少有为啊。

  真是越看越喜欢!

  “啊……”

  强行缓了缓心神,柳丝思抓狂道:“妈,你胡说八道什么呢?要不要脸啊!”

  父母的不要脸,可是为难了柳丝思这么个清纯美眉。

  虽然她对妈妈的话没有反感,但也不能这么赤裸裸地说出来啊,而且还是当着昊帅的面。

  太让人难堪了!

  本来她脸皮就薄,父母的肆无忌惮,直接是搅乱了她的思绪,小心肝如乱撞的小鹿般,砰砰砰地直跳。

  一旁的方菲,心中却暗暗有点失落,如果,自己跟柳丝思对换一下身份,那将又是一种怎样的美好。

  说实话,此时的她,已被昊帅深深折服,人长得帅气不说,还有连自己的导师都难以企及的高超医术,想不仰慕都难。

  所以,尽管她比昊帅大出好几岁,但内心还是期待能够跟他有所交集。

  柳正弘的醒来,现场的氛围不再沉闷。

  郝为民看着柳丝思难堪的样子,也是玩心骤起:“丝思啊,郝爷爷也觉得,你们俩在一起很般配,郎才女貌,我支持你父母的想法哦!”

  “啊,郝爷爷,你就知道取笑人家!”

  柳丝思娇羞着低着头,娇嗔不已。

  “丝思,你郝爷爷说的不错,爸妈支持你,加油哦……咳咳!”柳正弘一激动,不由地咳嗽起来,牵扯着大脑的神经,疼痛难耐。

  “爸爸,你怎么了?”

  看到柳正弘的情况,柳丝思顾不得娇羞,看着昊帅问道:“昊帅,我爸没事吧?”

  “你爸没事,只是头痛难耐而已。”

  昊帅回答道:“丝思,你爸醒过来了,你也安心了,现在我要让他再沉睡下去,这样有助于他尽快恢复。”

  “好吧,小帅,你快让正弘睡了吧,这样他也好受点,有什么话,我们等他好一点再一一细说!”蓝倾雪说道。

  柳正弘听了,想着还能这样子吗,那最好不过了,忙是跟着点了点头。

  昊帅得到回应,抬手将银针拔了下来,趁着柳正弘注意力分散的瞬间,快速地扎了扎他的昏睡穴。

  柳正弘困意顿生,很快就闭上眼睛再次沉睡下去。

  “好了,今天的治疗就此结束,明天再进行第二个疗程的治疗。”

  昊帅说停顿了一下,然后继续交代下去:“郝老哥,记得按时给柳长官打营养液,我配的药膏,每隔三小时涂抹一次,这样他会好得快些。”

  说完,昊帅便用手撑起疲惫地身体,想要下床站起来。

  忽然,他一个趔趄,感觉一阵眩晕,身体不由自主地向床沿倒下去。

  “啊,昊帅师弟!”

  方菲尖叫一声,快速往前两步,伸手抢先把他扶住。

  “啊,昊帅,你怎么了?”

  柳丝思也跟着挤上前来,看到昊帅双眼紧闭,不知人事,忙是从方菲的手中把昊帅抢过来,顺势搂进自己的怀里,摇着他的肩膀。

  万分着急,万分愧疚。

  柳丝思的举动,让方菲有些不悦,可见到柳丝思着急的模样,又是一阵无奈,心中暗暗叹息几下,便乖乖地退到一旁。

  “丝思,昊老弟估计是损耗过度,暂时昏迷而已,应该没什么大碍。”郝为民安慰道。

  “可是……”

  柳丝思想着昊帅之前跟她说过的话,心里还是焦虑不安。

  “可是怎么了?”

  郝为民见柳丝思欲言又止,忙是追问起来。

  柳丝思抹了一把眼泪,哭诉着:“昊帅之前跟我说过,要治好爸爸,可能会要了他半条命,若是更严重些,甚至会累坏他的脑子,让他变成傻子、白痴。”

本文标签:

上一篇:最新关于2021社会顺口溜经典句子

下一篇:贪念(骨科)下不为例PO 撩她上瘾BY阿司匹林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