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女生大概多少次就黑了 他在街上用遥控器要我

2021-10-21 09:31:30【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魔法小镇可是我们公司最大的项目了,是极为重要的项目,这地材出问题,一旦装修上去,以后出了问题,可不是简单的事情了。”我说道。
“陈哥,是我疏忽了,我和工厂的生产主管

魔法小镇可是我们公司最大的项目了,是极为重要的项目,这地材出问题,一旦装修上去,以后出了问题,可不是简单的事情了。”我说道。
“陈哥,是我疏忽了,我和工厂的生产主管也说了,这批订单是极为重要的,但是就是会有不少不良品出现,老实说,我也第一次接着这么大的单子,你们项目需要的地材,实在太多了,而且是要在短时间内出来的,工厂已经按照订制标准日夜赶工,但还是不够,其实在质量上,我也是有过顾虑的,可是生产主管跟我打过包票,说不会有不良品流出去,然后我们这边销售还推卸责任,让你们这边难做的,这些不好的地材都已经退回了,我们现在是检查的特别仔细,这种事情不会发生了。”张雷忙解释道。
“有没有外包?多少订单是外包的?”我问道。
“这--”张雷有些迟疑。
“怎么,不能说吗?”我眉头一皱。
“我、我们魏总不让我说。”张雷尴尬道。
“雷子,我们是兄弟,你帮他就是坑我,你打算坑我了吗?”我沉声道。
“当、当然不是了,陈哥你想哪里去了,我怎么可能坑你,我知道这让你很为难,毕竟这单生意都是靠的你的面子,其实我们魏总也的确是有些事情说的不地道,总订单量有六千万,这差不多已经是我们半年的订单量了,这么多订单,我们一家公司要在短时间内赶出来,肯定是不可能的,就算是之前有不少库存,也已经消耗一空,而现在最重要的是订制的地材,这方面我们除了自己加班加点,给了三家公司外包,而出问题的,现在查出来的是其中一家公司,我们已经这家公司取消合作了,只是这件事造成了不好的影响,现在我们这边也在和你们这边协商沟通,我知道耽误了你们的工期,我真的很抱歉。”张雷有些焦急道。
“耽误工期是一码事,产品质量是另一码事,你们要外包,也要找靠谱的地材公司,就算是你们赚差价,起码也要质量把控要过关,你们魏总,看来真的是图着你和我的关系,在我这里浑水摸鱼了,待会我会电话找他。”我说道。
“陈哥,外包这件事,你别说,你说了,肯定魏总会怀疑我泄密的。”张雷开口道。
“我们公司的订单,你拿几个点?”我问道。
“八个点。”张雷说道。
“也就是说,这次你和我合作,你可以赚四百八十万,对吧?”我说道。
“嗯嗯,这还是要感谢陈哥你,不然我怎么可能赚这么多,毕竟这是一单大生意。”张雷尴尬一笑,接着道。
“也就是说反过来,你们公司赚两千万是没有问题的,毕竟地材的成本价有多少,扣除其他一切费用,能到手的,肯定是有的,而且我对于你们的一些地材价格,都没有找人去杀价,如果按照我们这边地材价格,那么你们的价格并不高,但是按照滨江这边地材价格,那可就虚高一些了。”我继续道。
“我知道,是我们这边做的不对。”张雷有些为难道。
“雷子,你是我兄弟,我让你赚钱我开心,我让你们公司赚钱我也开心,但是我们在合作的过程中,我也希望你们这边可以坦诚,你们是我指定的供货商,出了问题,其实等于是在打我的脸,虽然采购那边和工地现场,没有和我说,但是我有五的渠道消息,就算是兄弟朋友,也要明算账,你觉得呢?”我继续道。
“对,陈哥你说的对,是我们疏忽了,我们魏总有些想当然了。”张雷回应道。
“这件事呢,错不在你,而是在于你们魏总,你放心,我会和魏全德打个电话说明一些情况,让他别再存有什么侥幸的心理。”我说道。
“陈哥,外包这件事--”张雷尴尬地说道。
“放心吧,我不会让你难做的,这地材送过来,是不是一条生产线出来的,只要不是傻子,基本都可以看出一些端倪,我可以让魏全德自己交代。”我开口道。
“嗯嗯。”张雷答应一声。
电话一挂,我再次拨打了魏全德的电话。
也就十几秒,电话就接通了。
“哎呦,是陈总吗?”电话那头,我听到了魏全德声音。
“魏总,很久不见,也很久没有给你打电话了。”我笑道。
“是呀是呀,我一直和张总监说什么时候约你一起吃个饭,这段时间你很忙吧?什么时候来滨江,我们一起吃个饭。”魏全德开口道。
“魏总,我是钱总的朋友,我也知道钱总和你的关系不错,加上我兄弟张雷在你们公司上班,所以我们也算朋友吧?”我说道。
“当然是朋友了,陈总你是干大事的,我做你的朋友,我一度都感觉自己是高攀,我没有想过陈总你这么抬举我,给我们公司这么大的订单,我真的心里特别感激。”魏全德忙说道。
“也就六千万的订单嘛,以后生意还多着呢,要知道我还投资了一家五星级的酒店,未来还有其他的项目。”我笑道。
“真、真的吗?魔都五星级的酒店,需要的地材肯定不少吧?”魏全德大喜过望。
“当然了,这么大的酒店,需要的装修材料是不可忽视的,就地材一块,怎么说也是一笔可观的数字。”我笑了笑。
“陈总,项目开始了吗?未来什么时候合作?”魏全德有些激动。
“主体建筑打造完毕,就是内部装修设计,估计怎么说也要明年年底后年初。”我说道。
“好、好!”魏全德激动道。
“不过魏总,这一次合作,有点不愉快呀!”我冷笑道。
“这、这不是挺好的嘛,我们合作的很愉快呀!”魏全德忙说道。
“愉快吗?你仔细想想?”我沉声道。
“哦哦,前段时间有一批地材不合格,我已经让召回了,如果再有下次,我肯定把办事不利的这帮人给开除了!”魏全德立马说道。
“不要跟我玩脑子了,订单合同,白纸黑字都写着,地材不合格,造成的损失,有什么后果你应该清楚,我们这个项目总投资好几百个亿,耽误一天工期意味着什么你知道吗?你知道我们耽误一天工期,要损失多少钱吗?晚开业一天,就是几千万亏损,你明白我在说什么吧?”我冷声道。
“什、什么,后果这么严重?陈、陈总我真的不知道会这么严重!”魏全德大惊。

“你是不知道,你要是知道,也不会把这些不好的地材送过来了,我跟你说,我们这边要不是顾忌我的面子,这合作,早就可以作废了,同样一批货,到底是不是出自同一个生产线,你以为我们这边都是傻子,都不知道吗?”我冷声道。

 文学


“这、这--”魏全德语塞。
“这批订单几成是外包的,质量参差不齐你也敢送出来?”我问道。
“陈、陈总,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这么短的时间,这么大的订单量,我们公司根本赶不过来,产线那边主管找到我,我也是非常急,所以还专门找了三家同样做地材的公司,让他们给我外包做出来,我哪里想到其中一家万祥地材,做出来的是这样子,我已经和他们解除合作关系了,但是我也为难呀,起码不良品退给他们,他们要把好的做出来给我们,这样才能结账吧?这好歹也上百万的地材,人家接单亏多了,我也不合适,毕竟都是在滨江讨饭吃的,他们有时候订单多,短时间赶不出来,也找我的。”魏全德委屈地说道。
“别和我扯这些没用的,做生意诚信是很重要的,你说怎么解决吧?”我说道。
“这、这,陈总你们延误一天工期就是几千万,这我肯定赔不起,要不这样,我、我后面肯定不再有这种事发生,然后哪天你有空到滨江,我给你赔罪,边吃边聊。”魏全德想了想,接着道。
“这是最后的机会,你别让我难堪,要知道这一次你们做出这事,是实实在在打我的脸,如果再有下次,出现一些不良的地材,我告诉你,我以后不会再和你合作!”我说道。
“陈总你放心,我一定规规矩矩做生意,不会再有这种事情发生,如果再有,我倾家荡产都赔偿你。”魏全德忙保证道。
“行,这是你说的,到时候又出现一批不良的地材,我直接甩你脸上!”我说道。
“不会,不会,我发誓,不再会了,我这边现在就派二十个质检,天天盯着这些地材,拿着放大镜看,不会再有问题了。”魏全德继续道。
“那就这样。”我说完,将电话一挂。
做生意,和魏全德这种老江湖,不能一味地和颜悦色,要让他知道我这边的底线在哪?所谓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在生意场上,诚信是第一重要的,很多生意场的机会只有一次,一旦出现问题,那么就不会再有下次合作的机会,而我这一次,我已经非常给面了,只是警告魏全德,并且没有彻底和他撕破脸,但是他应该知道他这一次已经惹怒我了,而这,就是这一个电话需要传递给他的。
拿起咖啡再次抿了一口,我一抬眼,我看到赵雅欣一脸吃惊看向我。
“怎么了?”我嘴角一扬。
“陈、陈总,你刚刚这样子,我从来没见过,你气场好强,和你做生意,一旦有什么问题,我都不敢面对你。”赵雅欣有些紧张道。
“你又不和我做生意,你想多了。”我笑道。
“我有点怕你,不知道为什么。”赵雅欣尴尬道。
“行了,今天吃过午饭,我不会在公司,这边有什么,你第一时间和我说。”我说道。
“其实公司里都是一些琐事,不过的确有些事情需要解决,就是深城那边有家科技公司,叫万江科技的公司,我们发现他们做的一些通信芯片在技术上和我是有雷同的,而且存在抄袭的问题,只是这方面还没有查证,因为我们这边研发部的员工,如果出现辞职的情况,那么两年之内是不能去同行业的公司就职的,而公司在年前曾经因为公司前景问题,有入资公司退出,导致出现一波人才流失,而这其中,就有两位研发部的员工离职。”赵雅欣开口道。
“什么?居然还有这种事情?”我眉头一皱。
“对,可是我们也不能确定是他们泄密,因为他们的确没有进入同行业的公司,可是这家万江科技的公司太奇怪了,短短一年之内,便可以生产出类似我们的通信芯片,虽然产量不是很大,但是已经影响到了我们,因为在价格上,他们是略低一筹的,而且好像也得到了华夏通信的关注,一旦他们的规模扩大,那么势必会大幅度影响我们的订单量,这第一代通讯芯片的研发,到投产,我们也就两年的时间,未来一年,我们主要的订单来源,都是这第一代通信芯片,可是要告他们,起码要有足够的证据,需要找到罪魁祸首。”赵雅欣继续道。
“这两个离职的员工,查的怎么样了?”我问道。
“都是科技大学毕业的高材生,现在都在家待业,一个老家是杭城的,而另外一个,老家就是深城的。”赵雅欣回应道。
“将这两人的资料发我一份,个人简历,越详细越好,另外其他离职的员工,接触过研发这一块的,我也需要。”我说道。
“啊?陈总你准备调查了吗?”赵雅欣开口道。
“既然是研发部的员工,那么每个月都会给他们保密津贴,并且会有相应的保密合同,既然离职,还是有些诡异的,据我所知,一个人是干不出来的,因为通信芯片在硬件还是软件也或者是数据编程写代码,都各司其职,要研发信息完善,一个人是做不到的。”我说道。
“嗯嗯。”赵雅欣点了点头。
“许总知道这件事吗?”我说道。
“许总知道,我前些日子和他说过,可是他说研发部的都是兄弟,不会为了钱出卖公司的,所以这件事就没有继续下去。”赵雅欣说道。
“这世界上没有永远的兄弟,只有互相的利益,哪怕是从小玩到大的朋友,也会有互相帮助互相利用的时刻,许总是想的太简单了,殊不知信息技术和高科领域,存在间谍一说,一旦掌握充分的数据,就可以复刻!”我说道。
“嗯。”赵雅欣点了点头。
“法务部那边,掌握了多少信息,有什么眉目吗?”我继续道。

本文标签:

上一篇:半夜感觉有东西钻我身体里 厨房里掀起岳的裙子

下一篇:乖好好含着待会就给你 乱肉合集乱500篇小说TXT下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