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校花被C得合不拢腿|紧致娇嫩含不住H

2021-10-22 08:24:2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苏扶影眼睛里都闪着寒光,薄唇紧抿,死死的盯着跪在自己身前的人,如果不是黎明的身子快速的起伏,怕是其他人见了还以为两个人都被人点住了穴道呢,仿佛静止了一样。

  黎明穿着粗

苏扶影眼睛里都闪着寒光,薄唇紧抿,死死的盯着跪在自己身前的人,如果不是黎明的身子快速的起伏,怕是其他人见了还以为两个人都被人点住了穴道呢,仿佛静止了一样。

  黎明穿着粗气,他晓得自己回来苏扶影听到之后定然大为光火,生这么大的气是黎明跟着苏扶影这么长的时间以来第一次看见的。苏扶影平日里都是不怒自威,真正需要他表露情绪的时候反而不是很多,如果不是夏浅浅来这么一下,怕是这一辈子都不会有什么让他生气的地方。

  突然闷哼了一声,黎明嘴角溢出一丝鲜血:“王爷,”他吸了一口气才稍微有力气开口说话,“当务之急,是要给浅浅小姐找一个替身,不让别人发现。”

  说完这一句话让他基本上没有任何力气,嘴边的血流也越来越大。苏扶影看着他眸色渐深,嘴角慢慢的勾起,熟悉苏扶影的人都明白他这个时候是真的怒极了才有的这样的反应。

  他的身子微微前倾,“她走了?”他的声音说的极慢,就好像这三个字被他放在嘴边反复的咀嚼过很多遍了才舍得说出来一样。不过他这么一开口,黎明倒是好受了很多,至少周身的压迫都没有了。他猛地吸了一口气,晓得苏扶影根本不用他回答这个问题。

  嘭的一声,苏扶影面前的桌子突然一下子被震碎,苏扶影和黎明两个人却是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刚刚苏扶影就是用内力强行压制黎明,才会让他现在嘴角上都是鲜血。

  内力深厚的黎明尚且如此,就更不用说一个什么都没有的桌子会经受不住这些了。苏扶影盯着黎明看了好长时间,内心想的却远不止人能看见的这么平静。

  他听从了黎明的说法,夏浅浅却走了。即时黎明跟他说是因为夏洛夜的原因,他仍然不能理解,夏洛夜不过是她的哥哥,可是现在那里可是一个死亡之地,她难道就不在乎自己的性命吗?

  今天刚刚在大殿上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她竟是连问都不问一声,明明她说过她对自己的感情也是不排斥的,现在为什么什么都不问,所以还是不在乎的是不是?

  黎明低着头,所以忽略了苏扶影眼睛里一闪而过的茫然,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苏扶影已经掩饰的很好了,“去让灸舞去吧,告诉她务必不能让任何人发现了。”

  看了苏扶影一眼,黎明微微点头,灸舞是揽月阁里最会模仿的一个人,经过她手的任务从来就没有被别人发现过端倪,这样看来这也是眼下最稳妥的一个方法。

  “让长鸣派出人跟着他们两个人,如果发现任何可疑的人全都杀了,一个活口不留。”一想到夏浅浅得知这件事情之后最先想到的人是想容,他的心就难受的厉害,只能让自己不去想这件事情,一丝不苟的安排着剩下的任务。“把这些日子军中的消息全都给我扣下来。”这句话让黎明惊得抬起了头,“王爷,这可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苏扶影的目光拦截在嘴边,他原本要说的是这是杀头的罪过,转念一想,怕是夏浅浅出现什么问题,王爷可就不会只是在这里做一些小动作了, 拿出虎符直接出兵都不是没有这个可能性的。

  不过好在苏扶影也晓得,夏浅浅这个时候去定然不会想要把自己的性命葬送在那里,他不能因为眼下的一点点事情就什么都不顾:“罢了,将那些信件换了就好,能拖多久拖多久。”

  得到苏扶影的允许,黎明踉踉跄跄的从书房里走了出来。盛怒下苏扶影的威压不是谁都能经受得住的,他能做的还可以走出来已经是十分不错的了。

  坐在书房里的苏扶影满眼都是落寞,他想不到这些事情会发生的这般突然,如果他能在那里多等两天,如果他今日还住在夏浅浅的屋子里,是不是在事发的第一时间夏浅浅就会向他寻求帮助,而不是去找想容。这些苏扶影都不知道答案,而现在知不知道也并不是十分的重要了。

  被苏扶影担心的夏浅浅现在正跟着想容一路沿着大路飞奔,冷风打在脸上让人异常的清醒。她一边控制着马缰,一边规划着事情之中的利害关系。从苏扶影那里可以看得出来,让人准备哪些药材的事情梁羽应该是知道的,可是那并不是真的导致疫情爆发的根源。

  或者说如果爆发了假疫情,只是给了梁羽一个借口,可以让他降罪于夏家。那个时候苏扶影还在狱中这般算计算是最快的一种办法能同时解决了苏扶影,还可以让夏家倒台。

  所以这一件事情怕是跟梁羽没有任何的愿意,因此或多或少就能拍出宫里的太医帮着出谋划策的可能,毕竟贵妃胆子再大也不敢再军中都手脚,没有了这些将士,南疆失守都是极有可能的。

  不是贵妃做的就更不可能是江平侯府的人做的,那么京中这般不想让南疆的事情被解决掉的人她一时之间还真的想不出还要谁了。在夏浅浅身旁飞驰的想容看了一眼夏浅浅,他自然是看得出夏浅浅现在的想法,她的想法一般人都能正常的推倒出来,可是她忘记了一点。

  梁羽想要夏家和苏扶影倒台是为了想要得到所有的权利,成为真正的皇上,没有人能枉驾阻拦,他既然能用南疆的事情设计苏扶影下狱,利用瘟疫击垮夏家也不是什么太大的事情。

  至于帮着梁羽的江平侯府到底是安得什么心思这就不得而知了,也许他们想要的只是盛极一时的权利,可是权利这个东西谁又说得准呢,没准那个时候他们就想要一个皇帝来当一当了。

  关键最重要的一点是在夏浅浅的心里她一定是忘记将苏扶影算在内的。他虽然没有他师父见多识广,但是从小跟到大,看着的人也不在少数。苏扶影绝对有惊天动地的盖世之才,他就被一个摄政王的责任束缚了太久,谁能说他有没有自己称王的心思?如果一切都是一个幌子呢?

  这一点他从来都没有跟夏浅浅说过,似乎从他认识夏浅浅之前,夏浅浅就跟苏扶影已经认识了,甚至夏浅浅对苏扶影的信任程度怕是不必对夏洛夜的信任程度低,如果这一切当真是苏扶影做的。想到这里想容的眼神阴狠了下来,他不介意动用自己全部的力量跟苏扶影对抗。

  黛眉回到屋子里心中很是不安,但是想都夏浅浅的嘱托,她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一样,照常打了一盆水送到了夏浅浅的屋子里,还小心的将屋子里的烛火点亮了一盏,从外面只能看见影影绰绰的灯光却分不清里面有几个人,然后自己在屋子里等了一会儿,将烛火吹灭才出来。

  出门的一刹那,她差一点将手里的水盆扔出去,因为她分明看见了一个跟自家小姐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子站在院子里。控制住自己不断发抖的手,她小心的往下迈了一步:“小姐?”

  那女子转头看了她一眼,“黛眉,这般晚了,今个也不用你伺候了,回去休息吧。”

  听到这个声音,黛眉的手颤抖的越来越大。她从五岁的时候就陪在了夏浅浅的身边,夏浅浅的一颦一笑她都是十分清楚的,就算这个人跟夏浅浅长得一模一样,她也晓得这个不是夏浅浅。

  担心自己的突然出现会将黛眉吓坏,从而破坏了整个计划,灸舞无奈的走了过去,附在黛眉的耳边轻声说:“我是王爷派过来专门扮演浅浅小姐的,在她回来之前我会配合你不让别人发现,所以你千万不能让人看出了破绽不是?”说完她还笑意盈盈的看着黛眉,一脸的和善。

  “可是,可是你的脸。”黛眉的声音有些颤抖,既然是王爷派过来的,自然是可以放心的。可是这天底下怎么可能有跟小姐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啊!

  灸舞歪了歪脑袋,“这个不过是我们生存的一个工具,你放心,你家小姐的风姿天下无双,这张脸别人想有也是得不到的。”说着她还用手摸了两下,似乎当真是感叹老天的不公。

  总算是接受了这个现实,黛眉咽了一口口水:“我家小姐这个时候差不多就会就寝了,平日里她并不怎么爱出门,所以也不过有人过来找她,这倒不是什么难事。”

  “就是我家小姐喜欢钻研一些医术,所以平日里有个什么小磕小碰都是她来解决的,仅此一点容易让人发现和怀疑。”黛眉将房门打开,给灸舞引了进去,“那边是一些医术,你要是有时间就看看。这几天就麻烦你了。”

灸舞倒是不在乎的拍拍手:“放心吧,这些都放在我的身上,我还没有没完成的任务,就冲着这一点,你把你的心放回肚子里吧。”因为苏扶影的愿意,揽月阁早就开始暗中观察夏浅浅了,对她的喜好和作息也是十分的了解,在来之前她就得到了一份详细的内容。
 

 文学

  别说现在是夏蕴哲和夏夫人过来,就算是夏浅浅本人回来了,她也能做的分毫不差。

  就这样,夏浅浅出城的事情被暗中压了下来,梁羽也并不知道军中发生了什么。京城里一片平静,只有深夜才晓得这一晚上发生的事情都是多么匪夷所思。

  而等在屋子里的夏清悠终究是竹篮打水,一场空罢了。

  整整两天不眠不休,两个人到达大军附近的位置的时候,那两匹马已经口吐白沫力竭倒在路边了。想容看了一眼两匹马闪过一抹疼惜,黎明给找来的都是好马,这倒是可惜了。

  这几日军营里都是警戒状态,下面的小兵根本不知道上面的几个将军在做什么,只知道现在军中掌权的是夏家的两位将军,他们两个人现在算是军中真正的统帅,旁的人倒是也插不上什么话,其余的几位将军大都已经三缄其口,不再插手军中的一些事物了。

  他们只需要负责军营外围的警戒就好,毕竟这两天军中一直传出一些谣言弄得人心惶惶的。猛然看见两个人出现在附近,所有的人都打起精神,即时不是南疆的探子也要大气警惕,不能让百姓们因为这不知名的变故途胜惶恐。一个个看着夏浅浅和想容的眼神都戒备的不得了。

  夏浅浅自然是意识到了会有这样的清醒,拉住想容:“一会儿我先上前,你什么都不必说,只要能见到我大哥或二哥,一切就都能解决。”想容点点头,他会跟夏浅浅出来自然是相信她的。

  “来者何人,军营重地不是寻常百姓可以接近的地方。”那看门的小兵看了一眼两个人的穿着打扮,不由得皱眉。虽然这两个人穿的十分的普通,可是看着那皮肤细嫩的不得了,怕是着附近城里的附加公子,也不知道赶着这会儿子过来又是为了什么。

  夏浅浅看了一眼那个小士兵,从怀里掏出一个玉佩:“官爷,我们是来找两位夏家的将军。我们同将军有几面之缘,这一次恰巧路过,你将这个东西呈给他们看,他们自然会放我们进去的。”

  那个小兵将信将疑的看了他们两个人一眼,招招手让一旁的人上来给两个人简单的搜了一下身,见他们身上确实没有什么凶器,这才勉强的点了一下头:“你们在这里等着吧,我让人去问问,欺辱行军的将士可是要杀头的大罪,你们最好在这里老实一点。”

  只要能将那玉佩送到夏洛夜的手里一切都解决了,夏浅浅自然不着急了,拉着想容站在了一旁,一副不会妨碍他们执行公务的样子。这样的乖觉也确实让这些人放松了一些警惕。

  夏洛夜和夏洛风正在帐子里听随军的医官汇报,听到有人来找他们两个,忍不住皱了皱眉。军中的情况远比苏扶影想的复杂,这才出征几日光是他们发现的来自各方各界的人就不少。

  等把一些眼线清理干净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也不知道这一次来的人又是哪一个势力的,夏洛风看了一眼周围的一些将军,“主帅,末将前去看看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夏洛夜点点头。他们两个没有军功却被梁羽突然封了将军,这在这些粗人眼里那就是靠着夏蕴哲的关系才能有这个头衔,这半个月让这些人臣服在他们手下也是费了不小的力气。

  其他的几个将军不过是抬抬眼睛什么话都不说,来之前他们完全想不到苏扶影的人竟然会选择帮这两个人,从属于皇上一派的将军完全被压制的说不上话,换句话说即时没有摄政王的人帮忙,他们两个人的军衔也远远超过他们一些散封的不入流的将军的头衔。

  他们这些人跟着出征不过是要平衡朝中的局势,所以这个时候他们都会选择明哲保身。

  夏洛风出了大帐就看见帐子旁边站着一个小兵,“何人?在哪里?”他和大哥基本上没有怎么离开京城,这里根本就不可能有他们认识的人,只是担心是摄政王的人才有此一问。

  那个小兵朝着夏洛风行了一个礼:“属下参见将军。”说着就把那个通体晶莹剔透的玉佩双手呈了上来,打眼一看就能看的出这玉佩被人养护的极好,上面还泛着温润的光泽。

  “这是来者让属下拿给王爷的,他说王爷见到这个玉佩自然会去见他。”那个小兵一丝不苟的说道,眼睛却是低着看地面。虽然这里不是京城,可是大梁尊卑的礼法还在。

  看到那玉佩夏洛风的眼神都锋利了。这块玉佩他怎么不认识,这分明是浅浅的贴身玉佩,是她百日的时候爹爹找了一个能工巧匠亲自打造的,她一直都是贴身放着的,怎么出现在了这里?

  “人在哪儿,速速带我去见。”夏洛风的声音都有些发颤,一把将那玉佩抓在手里。因为被摘下来有了一段时间,玉佩上面都是冰冷的寒意,一瞬间他的脑海里想过了好几种可能,比如说皇上对夏家下手,浅浅发生了什么意外,这是摄政王给他们发过来的紧急信号。

  那小兵愣了一下显然是没有意识到夏洛风会有这么大的一个反应,立刻转身带着人朝着军营大门那里疾步走去。心中不由得庆幸自己给了那两个人说话的机会。

  夏浅浅和想容在外面没有等多久,也不过就是一盏茶的时间,就看着夏洛风跟在那个士兵的后面快速的走了过来。夏洛风最先看见的是两个男子,就忍不住皱眉,然后才发现其中一个人的身形似乎十分的熟悉,仔细的看了一下那眉眼,这才认出这是自家的那个小妹。

  看到夏浅浅,夏洛风内心的紧张丝毫没有松懈。夏浅浅身后的那个人他从来就没有见过,自然不可能是府上的人,那么为什么夏浅浅会出现在距离京城数百里之外的这里?

  “见过夏将军。”夏浅浅倒是镇定多了,担心自家二哥一开口就暴露了两个人的身份,尤其是自己的身份,夏浅浅朝着那夏洛风行了一礼。身后的想容有样学样的跟着鞠了一躬。

  调整了一下面部的表情,夏洛风自然晓得这里人来人往的都能看见,尽力让自己做出一副熟人相见的场面:“倒是没想到能在这里看见你们两个,快随我进去吧,这外面也是愈发的冷了。”

  有夏洛风带着,那些小兵自然是不敢拦着。夏洛风快速的将两个人带到了他的帐子里,一把就将夏浅浅拉倒自己的身后,一手将想容按到了身后的柱子上:“你是何人?”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夏浅浅反应过来的时候,想容已经被夏洛风勒得脸都红了,她一步上前拦着夏洛风:“二哥,我不是被掳来的,这是我带过来帮你们解决瘟疫的。”

  狐疑的看了一眼夏浅浅,他明显不相信想容的身份。想容看上去根本就没有夏浅浅大,如果说夏浅浅能解决瘟疫的问题都比这个孩子更可靠一些。不过终究是看在夏浅浅的面子上松了手。

  被放下来的想容靠在身后的柱子上大口的喘着气,一手扶着柱子,一手抓着自己的前襟,大有一副劫后余生的感觉。夏浅浅微微叹了一口气,将人扶到了一旁的坐垫上,让他能舒服一些。

  “前两日我收到了大哥送给家里的书信得知了这件事情,想着这件事情已经不是简简单单的派系问题,需要的是能治病救人的医生,所以我就带着想容来了。”夏浅浅给想容倒了一杯水,这才转身跟夏洛风解释道,“时间紧迫,我也来不及找更多的人,只有我们两个。”

  “你们两个?一路走了这么远?”夏洛风的关注点根本就不在想容的身份上,他不敢相信夏浅浅竟然一个人不顾性命一个人走了这么远的路,要知道这一路上还有很多的山贼,要是他们路上遇见了什么不测,他这一辈子心里怕都会过意不去。

  知道夏洛风想到了什么,夏浅浅摸摸鼻子,这件事情现在想想也确实是十分的危险。眼下一切都事情等结束之后再说:“二哥,这些都不重要,既然大哥在信中说是瘟疫,能不能带我们过去看看?”他们两个现在都是强弩之末,最需要的是休息,只不过没有那个时间休息了。

  夏洛风听了这句话眉头基本上要对死了,他看着夏浅浅的状态根本不是很好,眼睛里都已经有些充血丝了,看的他心中难受。然而想到那些士兵,他只能强忍心中的不舍。

  “我会对外说你们是我请来的两个郎中,专门负责他们的病情的。但是这件事情还要等我告诉大哥之后,你们两个现在这里休息一会儿吧。”

本文标签:

上一篇:现言很肉到处做*短篇强奷H系列小说校园

下一篇:被健身教练强奷到舒服的黄文-国产A级特黄的片子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