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头趴在她腿间用力吸着视频|把奶头含进去小说H

2021-10-22 08:33:49【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只不过这次招工的条件要严格一些,年龄限制在十六至三十五之间,榴花也不再亲自面试工人,人事方面全交由周世远负责。

  周世远办事极讲原则,多一岁少一岁皆不予通融,丝毫未有情

只不过这次招工的条件要严格一些,年龄限制在十六至三十五之间,榴花也不再亲自面试工人,人事方面全交由周世远负责。

  周世远办事极讲原则,多一岁少一岁皆不予通融,丝毫未有情面可讲。

  许多托关系想进来的人,满怀希望而来,又满怀失望而归。

  翠英娘家有个弟弟,还差几个月满十六,金宝带他去面试时本想侥幸蒙混过关,结果硬是没逃过周世远的火眼金睛。

  金宝好说歹说哀求半天,奈何周世远立场坚定,就是不松口。

  无奈之下,金宝只好带着小舅子先行回家,再另想法子。

  金宝娘憎恨翠英生不出娃还死缠着金宝不放手,对翠英的娘家人也没有好脸,看金宝带着小舅子回来了,招呼也不打,径自出了门。

  金宝清楚娘的心思,把小舅子领进自己的屋子,等翠英下工回来。

  金富金权的媳妇与婆婆是同一阵线,眼见婆婆甩手走了,妯娌俩喊上孩子也一起出门去了。

  晌午,翠英下工从作坊回来,家里还是冷锅冷灶,婆婆和两个嫂子人影都不见。

  翠英明白婆婆是故意做给自己看的,可谁叫自己的肚子不争气呢!

  她压住心底的委屈不快,快手快脚地刷锅烧饭。

  金宝招呼小舅子自个在屋里呆着,然后来灶房帮媳妇烧火。

  翠英心里头憋闷,见金宝进来,也没说话。

  金宝在灶前坐下,看了看灶膛里的火,塞块木柴进去,才温言道:“娘这回做的是不对,但咱们小辈不能跟长辈计较,委屈你了。”

  翠英在案板那切菜,闻言心中闷气散去不少,低声道:“我不计较,你对我好就行。”

  金宝展眉,嘿嘿道:“你是我媳妇,我不对你好对谁好?”

  翠英抿嘴一笑,“唰唰唰”手上切菜的速度快了不少。

  金宝娘从外回来看见金宝在烧火,气得将金宝推出灶房,骂道:“你在矿上累死累活,好不容易歇一天还帮她烧火,灶房是老爷们进的地方吗?她一个下不出蛋的母鸡,做顿饭能累着还是怎么的?你个没出息的,眼里就只有媳妇,你干脆把自个栓她裤腰带上好了。”

  “娘,你别说得这样难听,让邻居们听见笑话。”金宝好言劝道。

  金宝娘听着这话气得不行,扯开散门吼道:“我说得难听?你知不知道我先前出去,别人是怎么说你的?咱们唐家早就是村里的头号笑柄了。”

  “别人爱怎样说就怎样说,咱们犯不着去听。娘,你别管外头那些乱七八糟的人,她们嚼舌头就让她们嚼去。”金宝攘着娘往堂屋里走。

  “你个没出息的东西,她就那么好,值得你这样巴心巴肝护着?”金宝娘不肯走,挥起巴掌使劲往金宝背上胳膊上乱拍。

  金宝也不躲闪,恳切道:“娘,打小你就教导我做人要厚道,对得住良心。翠英才嫁过来两年,怀不上孩子有什么?女子成亲十来年才生孩子的也有。郎中说翠英身子没毛病,估摸着是我们的子女缘分还没到,咱们再耐心等两年好不好?”

  “你真是气死我了,我怎么就生出个你这样的儿子?”金宝娘让金宝气得没了脾气,哭天抹泪。

  翠英在灶房里听着,咬了咬唇,快步出来跪在金宝娘面前,提了口气道:“娘,你再宽限我两年。两年后我要是还怀不上,不用你开口,我自己拎包袱走人。”

  金宝娘的哭声嘎然而止,冷着脸道:“话可是你自己说的,我可没逼你。”

  “多谢娘宽容。”翠英给金宝娘磕了个响头,起身回灶房去了。

  翠英的弟弟站在房门口目睹姐姐的处境,难堪极了,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家里头兄弟多,给哥哥们娶亲,家底全掏空了。

  这回听说矿上又要招工人,爹娘就打发他来托姐夫拉拉关系,把他弄进去做工,给自己攒点彩礼钱。

  谁料管事的一眼就看出他未满十六岁,任凭姐夫如何哀求,就是不肯收。

  翠英将饭菜做好,两个嫂子领着孩子全回来了。

  饭桌上,金宝娘倒是没再甩脸子,那两妯娌也忙着照顾孩子吃饭。

  翠英的弟弟哪好意思多呆,匆匆扒完一碗饭就说要回去。

  翠英送弟弟到村口,说进矿上做工的事她会再想办法。

  回转,婆婆和两个嫂子都吃完回屋了,只有金宝在收拾桌子。

  翠英洗好碗筷,急火火地去上工。

  女工间也有一些亲戚没通过的,趁采绿不在缝制间,大伙又集体抱怨周世远太不通人情。

  翠英正为这事心烦,看大伙说得起劲,忍不住也埋汰了周世远两句。

  “嗳,翠英,榴花是矿主,那个姓周的还不得什么都听榴花的。金宝跟榴花关系好,你让金宝去跟榴花说说,让你弟弟进去矿上呗!”有人给翠英支招道。

  翠英摇了摇头,道:“那都是过去的事了。金宝这两年连榴花的面都见不着,去求人家,估计榴花都懒得搭理。”

  “试试看嘛,万一榴花答应了呢?”那女工继续鼓动翠英。

  翠英听了有些心动,爹娘都上了岁数,身体大不如前,已无力再为小弟弟娶亲。

  如果小弟不能去矿上做工,那么这辈子就只能打光棍了。

  身为姐姐,她怎能忍心?

翠英心事重重,挨到下工立马急冲冲往家跑。
 

 文学

  “你不是怕我心里还念着榴花,现在为何又让我去找她?”金宝听翠英把事一说,忍不住揶揄道。

  翠英用绣花拳捶了金宝一下,嗔道:“之前是我小气想岔了,你能不能别再提这事?”

  金宝笑,“那明儿我去找榴花说说试试?”

  “金宝,你真好。”翠英欢喜地抱住金宝,在脸上啄了一下。

  金宝嘿嘿直乐,也要去亲翠英。

  翠英挣扎躲闪,小两口就这样闹了起来。

  金宝娘见翠英一回来就拉着金宝钻进屋子半天不出来,暗骂翠英是狐狸精,天还光亮得很就急不可耐,气噔噔地来拍门。

  然而房门是虚掩的,金宝娘用力一推就开了,正好将里面的情形瞧个正着,脸顿时黑得赛锅底。

  里头的小两口面红耳赤,赶忙分开。

  “一下工就拉着男人钻屋子,你倒是鼓一回肚子给我看呀!下个蛋都不会,就知道顾着自己快活。”金宝娘盯着翠英的脸,冷声挖苦道。

  “娘,我们不是......”金宝急着解释。

  “你闭嘴。”金宝娘截断金宝的话,继续骂道:“我才说她两句,你就心疼成这样,眼里到底还有没有我这个娘?”

  “娘,你这话说到哪里去了......”金宝见娘又搬出这套说词,赶紧走出屋外来。

  翠英跟着出来了,朝婆母说一声“我去做饭”就往灶房那边走。

  “娘,我们刚才真不是想做那事......”金宝攘着娘一边朝堂间走,一边解释。

  金宝娘的脸一直铁着,显然是不信金宝的话。

  第二天,中午下工后金宝没先去吃饭,而是拐到榴花办公的屋子那边,想瞧瞧榴花今天来没来。

  可巧,榴花还真来了,正在与周世远商议人事的安排。

  金宝没敢直接进去打扰,在门口犹豫徘徊。

  榴花一眼瞥见金宝在门外探头探脑,示意周世远先暂停,然后走出去招呼,“金宝哥,你是有什么事儿找我吗?”

  “是有点事......”金宝搓手嘿嘿地笑,二人地位如今相差悬殊,再不敢在榴花面前以大哥哥自居。

  榴花一笑,道:“进来说吧!”侧身示意金宝进去说话。

  金宝低头跟在榴花身后往室内走。

  周世远看见进来的人是金宝,气道:“你怎么又来了?我说了不行就是不行,你怎么还来胡搅蛮缠!”

  “我......”金宝不好意思地挠耳朵。

  榴花笑问道:“金宝哥,什么事儿啊?”

  金宝看了眼周世远,欲言又止。

  周世远哼了一声,道:“这个工人想把小舅子弄来矿上,他小舅子未够年龄,我没同意,他就死缠烂打的。”

  “才差半岁。”金宝小声道。

  榴花听到这,明白方才金宝为何躲躲闪闪的了。

  她笑着道:“金宝哥,矿上招工年龄是我规定的,周先生只是听命行事,不是故意为难你。”

  金宝急忙摆手,解释道:“我没有怪周先生,只是......只是翠英她爹娘年纪都大了,翠英的弟弟眼看着也到了娶亲的年龄,可家里一个钱也拿不出来,才想着让他来矿上做工的。榴花,你就看在咱们小时候的情分上,给通融一下吧!”

  榴花听完沉思了一下,平静道:“金宝哥,矿上有矿上的规定,一旦破例,往后就不好管了。我这边给你开了后门,其他的乡亲都来求怎么办?我拿什么堵他们的嘴?”

  “这......”金宝一滞,随后面上现出浓浓的失望。

  榴花看在眼内,笑了笑,道:“这样吧金宝哥,你先回去给翠英嫂子说,等她弟弟满了十六你再带他来找我,到时我给他安排。”

  “真的?这太好了,榴花......”金宝大喜过望,高兴得不知说什么才好。

  榴花抿嘴笑,道:“金宝哥,你快去吃饭吧!一会饭堂的菜该没了,你不吃饭下午哪有力气干活。”

  “嗳嗳,我这就去。”金宝连声答应着往外走,连向榴花道谢都给忘了。

  周世远问榴花,“你这个发小怎么冒冒失失,傻呼呼的?”

  榴花摇摇头,道:“他不傻,只是憨。”

  “噢。”周世远便不再说话。

  金宝下工回去把好消息告诉了翠英,翠英喜出望外,第二天告假回了娘家。

  金宝下工回去把好消息告诉了翠英,翠英喜出望外,第二天告假回了娘家。

  待翠英去作坊上工,女工们问她让金宝去说情了没有。

  翠英如实把事儿给众人说了。

  “到底是一块儿长大,多少会顾念小时候的情分。”有人满怀嫉妒,别有用心的挑出话题。

  “那当然,金宝跟榴花小时候可好了,形影不离的。”

  “咱村谁不知道,金宝娘可是心心念念要榴花做儿媳妇的。”

  翠英听着这些话语,面上没什么表示,只是心头那根已经枯萎的小刺,渐渐地又开始复活了。

本文标签:

上一篇:全是肉的糙汉文在线阅读 两个男按摩师吃我奶

下一篇:国产女人呻吟高潮抽搐视频 肚子里撑出他的形状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