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把它堵在里面给我生个孩子 欧美牲交黑粗硬大

2021-10-22 08:43:09【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我也不知道。”白立夏挠了挠头,“但是娘既然说到时候就知道了,那到时候娘做给咱们来吃,咱们也就知道了。”

  “不过你放心就是了,既然娘说话时

“我也不知道。”白立夏挠了挠头,“但是娘既然说到时候就知道了,那到时候娘做给咱们来吃,咱们也就知道了。”

  “不过你放心就是了,既然娘说话时那般得意,这吃食肯定是好吃的不得了的时候,咱们等着就好了。”

  “那倒是。”白米豆点了点头,斜眼看向白立夏,看着看着,噗嗤笑出声来。

  “你笑什么?”白立夏有些奇怪。

  “也没什么,就是觉得二姐跟从前不大一样了。”白米豆道,“从前二姐对娘是最防备的,还时常提醒我们一定要仔细小心娘才成,现在听二姐这话,对娘好像特别信任。”

  “有吗?”白立夏眨了眨眼睛,伸手把脚边的小石块捡了起来,扔了老远出去。

  “好了,别说闲话了,赶紧干活吧,早点干完,早点回家去。”

  “嗯。”白米豆低头接着把那些草给铲掉,一边又偷偷的瞄了瞄白立夏。

  二姐,真的是……

  白米豆无奈的笑着摇了摇头。

  不过也不算特别奇怪,他也相信苏木蓝的紧。

  至于相信的原因嘛……

  平日里的饭菜,红烧肉什么的是一回事,苏木蓝待他们软言软语的是一回事,自己不舍得喝白糖水也是一回事,最重要的是,现在只要一看到苏木蓝,心里头似乎就有了主心骨一般。

  至于再多的缘由,他也说不清了。

  反正,就是觉得现在的苏木蓝十分可靠,让人不得不去相信。

  估摸着,二姐也是这样吧。

  几近晌午,苏木蓝开始在灶房里忙活起来,白立夏帮着在一旁烧火。

  眼看着苏木蓝往那大锅里头放油,放白砂糖,放棒子粒儿……

  白立夏的眼睛都瞪大。

  白糖炒棒子粒儿?

  她是没吃过的,从前到是吃过烤棒子,不过那也得是嫩棒子烤出来的。

  这样晒干的棒子粒儿,再炒一炒的话,吃起来岂不是要硌牙了?

  白立夏正想着,噼噼剥剥的声音忽的响了起来,顶的那锅盖都噼里啪啦的直颤。

  白立夏吓了一跳,忽的站了起来。

  “没事,没事,坐下坐下。”苏木蓝急忙道,“只是这棒子粒儿炸开了而已。”

  炸开了……而已?

  白立夏眼睛又瞪大了一圈,不可置信的看看苏木蓝,又看看从锅盖里头飘出来的丝丝的白雾,最终还是没忍住,“娘,锅会不会一并被炸了?”

  听着这动静,她总觉得,这个“炸”字,不是个啥好字眼。

  “不会,马上就好。”苏木蓝侧着耳朵听了一听,听着锅里头没什么动静了,便将锅盖打开,拿着大锅铲将锅中的东西,仔细翻了个转儿。

  白立夏好奇,站起来瞧了瞧。

  原本只能盖住锅底的,黄色的棒子粒儿,这会儿几乎是装满了整个锅,而且变成了一颗一颗白白的,蓬松的像是棉花块一样的东西。

“娘,这这……这是啥?”

 文学


  “这个啊,叫……爆米花,也叫棒子花儿,就是棒子粒儿被炸的时候,炸开成花儿了,就成棒子花了。”

  “这棒子,因为长得跟黄玉一个颜色,跟米一般是一粒儿一粒儿的,也有地方叫玉米,所以这也有人叫做玉米花了。”

  苏木蓝说话的功夫,将那棒子花从锅中全部都装到两个笸箩之中,平铺着给摊开,方便棒子花晾一晾本身带着的热气,变得更加酥脆可口。

  “来,帮着我先端到院子里头。”苏木蓝端起了其中一个笸箩,招呼白立夏。

  白立夏还在好奇那棒子粒儿怎么变成的棒子花儿,正拿着一粒棒子花儿仔细的瞧,听到苏木蓝这么说,便赶紧端着笸箩一并出了灶房。

  三个小萝卜头在院子里头也听着了噼里啪啦的动静,甚至闻到了阵阵的香气,可苏木蓝没喊他们进去,他们便也没有去瞧,这会儿见苏木蓝端着笸箩出来,白竹叶和白米豆急忙围了上来。

  “娘,这是啥?”

  “看起来白花花的,闻着还挺香。”白米豆扬起了脸,“娘,这是吃的吗?”

  “这是棒子花儿。”苏木蓝抓起了一把,分别往白竹叶和白米豆手中塞,“面上这些差不多了,你们尝尝看?”

  “立夏把笸箩放下来,也赶紧吃一些。”

  苏木蓝又抓了一把,递给在一旁坐着的白水柳,“水柳你也尝尝。”

  “谢谢娘。”

  四个小萝卜头道了谢,将手中那白花花的棒子花儿往口中塞。

  酥、香、甜……

  这三种感觉可以说一瞬间在口中迸发,又迅速凝在了一起,让四个小萝卜头微微愣了一下,接着又往口中塞了一颗棒子花儿。

  一颗,两颗,三颗……

  可以说这下意识的动作根本停不下来,直到手中的棒子花儿全都吃尽了,四个小萝卜头这才砸了咂嘴。

  “娘,这棒子花儿可真好吃。”白竹叶赞叹道。

  说着话的时候,还忍不住伸舌头舔了舔嘴唇。

  还有点微微的甜,以及浓浓的棒子花儿的香气。

  “不但好吃,这名字也好听的紧,娘说这棒子花也叫玉米花,还有什么……嗯对,爆米花,这名字听着就新鲜的很呢。””

  白立夏下意识扬了扬下巴。

  娘真能干,能做出来这么新奇稀罕的吃食。

  “感觉这玉米花一吃起来,就根本停不下来了,忍不住还想再吃一把呢。”白水柳也笑着说了一句,眼神都往放棒子花儿的笸箩上瞧了一瞧的。

  苏木蓝忍不住扬了扬眉梢。

  刚才的爆米花她也尝了的,因为没有黄油的缘故,滋味并不够浓郁,但胜在清香滋味十足,白糖加的也够分量,所以吃起来也还算不错。

  可这爆米花显然在这里还没有出现,即便是滋味不错,苏木蓝也担忧爆米花是否能够水土相服,受众人喜欢。

  但现在一向吃吃食最不在意的白水柳都这么说了,估摸着这爆米花在这里,应该也是能够适应大众口味,成为受欢迎的零食的。

本文标签:

上一篇:黑人顶到深处高潮颤抖 老师含着道具上课PLAY

下一篇:双性人妻的YIN荡生活-公车挺进她的花蜜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