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师父是全派的炉鼎hhh 医生突然一口咬住花蒂

2021-10-23 08:27:5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哎呀,主人是怎么回事呀?居然让你一个啥也不懂的外人来协助我。”

  “这什么也问不出来嘛,真让老子头大。”

  “什么?爸爸?”

  &ldq

“哎呀,主人是怎么回事呀?居然让你一个啥也不懂的外人来协助我。”

  “这什么也问不出来嘛,真让老子头大。”

  “什么?爸爸?”

  “啊!没有!”

  “粑粑~”

  “这孩子怎么叫我爸爸?”

  “呃,那个可能孩子想爸爸了吧?”

  “我记得之前有了解过你的情况,你不是本市的吧?”

  “我吗?”

  “也不是啦,LOVE市的确是我的家但是我已经嫁出去了。”

  林夙媛机智反应再次搬出她那百试不腻的招式,也就是那个无中生有的丈夫。

  “原来你也是本市人,那你为什么不回家住呢?”

  “家在乡下,但是我是公司安排调动过来的所以我得在城里找个落脚点,大概忙完这边的工作就会回去了。”

  “原来是这样。”

  “粑粑~”此时牙牙又对男人喊了一声还张开双手求抱抱。

  “牙牙,说了多少次这不是你爸爸你爸爸在家。”

  “粑粑~”小家伙似乎压根就没把林夙媛的提醒放在心上,其实也就是孩子太小了压根就不懂。

  “没事,孩子想要抱抱那我就抱抱吧,可能她想要爸爸的怀抱。”

  “不好意思哈麻烦你了。”

  “不麻烦,我也挺乐意充当爸爸的角色。”

  “那我先看下合同没什么问题的话就签约吧。”

  “嗯。”

  就在林夙媛看合同的时间里,男人逗着牙牙不亦乐乎,牙牙也漏出了灿烂的微笑。

  “对了还没有互相介绍认识下呢。”

  “我叫萧晋骋请问你呢?”

  “我呀,我叫林夙媛你以后叫我包子就好了。”

  “包子?”

  “那是我的小名,我已经习惯这样的称呼了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可以一直叫我包子我不会生气的。”

  “好的,那这个小女孩呢?”

  “就叫牙牙。”

  “牙牙应该是小名吧?”

  “呃是的。”

  “几岁啦?”

  “一岁,还很小呢啥都不懂就学会了几个词还经常乱叫。”

  “没事我觉得这样挺可爱的。”

  “可爱吗?呵呵呵~”听到男人夸自己女儿可爱林夙媛还有些不好意思。

  “我看孩子那么想爸爸你为什么不把孩子放在家里由她爸爸照顾呢?”

  “你不知道呀,她爸爸比我该忙根本没时间所以孩子在家见到父亲的时间也少所以现在看见谁就叫谁爸爸。”

  “嗯的确这种情况还是你自己带着孩子比较放心。”

  “那个合同我已经检查完毕了没什么问题,咱们这就签约吧!”

  “行。”

  顺利完成签约之后,萧晋骋帮助林夙媛母女整理行李。

  “该弄的都已经弄好了剩下的你就带回房间继续弄吧,这房间我就不进去了。”

  “好,谢谢你辛苦你了。”

  “不客气。”

  萧晋骋转身准备离开,林夙媛赶紧对着他喊了一句。

  “还有,晚安做个好梦。”说完快速关上门就好像一个小姑娘刚和自己暗恋的学长告白一样。

  萧晋骋停下脚步有些小惊讶,因为长这么大第一次和自己说晚安的人还真的没有几个,林夙媛是第一个。

  他调整好心态摇着头笑了笑摸着后脑勺回了房间。

  林夙媛靠在门后心脏砰砰砰跳得快得要死,自己脸也非常烫红红的。

  “奇怪?我这是怎么了?我以前也会和别人礼貌性晚安的但是都没今天这么脸红!”

  啪啪啪,林夙媛对着自己的脸拍了几下后调整好心态开始收拾行李,牙牙坐在床上一直喊着“爸爸”

  林夙媛无奈地笑了笑。

  “这小家伙到底怎么了?自从回到市内后她就一直乱叫爸爸?”

  “难道这就是感应吗?”林夙媛来到窗前看向灯红酒绿的城市不禁感慨“或许牙牙的父亲现在也在城市的某个角落里吧?”

  萧晋骋这边他回到房间后并没有洗漱完并没有睡觉而是先到书桌前拿起一本书就看了起来。

  书看着看着他不禁回忆起牙牙叫自己爸爸的场景。

  “粑粑~粑粑~粑粑~”牙牙的声音一直在他的脑海里萦绕,他无奈地笑了笑放下书便回到床上躺下睡觉。

  “那个叫丫丫的小女孩真的可爱。”

  夜里,林夙媛再次梦到了两年前的那个夜晚。

  “唔~哈~”

  “呃~”

  “好痛,不要,快停下~”

  “不行,忍不了了……”

  “啪~啪~啪~”

  “唔~呃~”

  “好痛,咿呀~”

  “呃~呵~”

  就在即将高潮的时候,林夙媛突然从梦中惊醒!

  “呼~怎么回事?怎么又做春梦了?”她看了下手机,此时手机上的时候为凌晨三点。

  “啊呀!为什么会做这个春梦呀!”林夙媛刚刚躺下结果却发现枕头非常湿。

  “怎么回事?我……我怎么……我怎么流口水了?”

  “哎哟,羞死了怎么一回到LOVE市就开始做这个梦呢?在飞机上也是现在也是。”

  “哎呀不管啦,先睡觉可能是我还比较紧张吧毕竟明天要去报道。”

  “嗯,肯定是我太紧张了放松心态。”林夙媛闭上眼睛再次进入梦乡。

  同一时间的对面房间内,此时男人正在洗澡,为什么会洗澡呢?

  其实男人同样也做了春梦,当他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内裤已经湿透了,萧晋骋有些无奈由于他有洁癖所以他立刻起身前往浴室把内裤扔进洗衣机之后便开始洗澡。

  温水顺着身体肌肉的弧线慢慢往下流动,萧晋骋呆呆地站着任由温水冲刷自己突然来那个东西没什么做春梦也没什么但是偏偏春梦内容就是他两年前和一个陌生女子一夜作欢的内容就让他特别害羞。

  “该死,两年过去了,我都快忘了,为什么现在又要让我再次想起?”

  洗完澡后,萧晋骋也回到床上继续睡觉。

  第二天早上,当林夙媛起床的时候已经是早上十点左右要不是牙牙饿了疯狂拉扯林夙媛的头发说不定林夙媛还要睡下去。

  “宝贝早上好呀。”

  “妈妈饿饿饭饭。”

  “几点了呀?”

  “呀!十点了!我睡了那么久?”

  “不行不行得赶紧起床打扮下和公司负责人约好十一点半见面的要是我迟到了可就要扣工资了。”

  “妈妈~”

  “啊?宝贝不好意思,妈妈这就给你准备好早中晚三餐好吗?”

  牙牙没说话她已经习惯了自从有意识开始她的妈妈就经常把自己留在家吃的都是提前准备好的奶粉,一天下来唯一能吃到饭的时间只有晚上。

  林夙媛急忙来到客厅准备打水结果看见一个字条。

  “我已经准备好了早餐不知道你们什么时候起床,冷了的话就用微波炉热一下吧。”

  “没想到他还挺暖心的。”

  林夙媛用微波炉热了下早餐后把孩子抱出来说。

  “看,叔叔给我们做的早餐。”

  “爸爸……做的……早餐。”

  “……”林夙媛无语。

“沫医生你刚刚打电话给我说罗警官醒了?”

 文学


  “爸爸妈妈这个人是谁?”

  罗警官见到突然闯进来的张医生有些害怕,赶紧躲到沫依身后。

  “哈?什么?什么爸爸妈妈?你们啥时候在一起了还有那么大的一个孩子?”

  “不是那样的张医生你听不跟我说。”

  “妈妈你要去哪?”

  “妈妈不离开你,妈妈去上个厕所而已,让你爸爸陪你吧。”

  “什么?我?”姜陨程本来想拒绝来着但是当他看到小罗那双无辜的眼神只好硬着头皮答应了下来。

  “行....行....行....你们去吧。”

  厕所里。

  “什么情况呀沫医生,你能和我说一说吗?”

  “我也不太清楚当他醒来的时候看见我就叫我妈妈了,这不是你最擅长的领域吗怎么搞得你啥也不会似的。”

  “这也是我第一次见搞得我也有些手足无措。”

  “那么接下来该怎么办?”

  “我等会儿和他聊下天再确定他是什么情况吧,但是必须你们两个配合我。”

  “放心,我会好好配合的。”

  之后两人从厕所里出来,姜陨程正在病房前和小罗玩耍。

  “没想到姜队长居然还有哄小孩子这一技能呀,那么熟练搞得我都以为姜队长成家了呢。”

  “你身为医生现在是不是该为这位看病而不是找我的茬?”

  两人都是皮笑肉不笑的,火药味瞬间就从两人身边弥漫开来,这时一双手直接敲在两人的脑袋上。

  “你们两个好歹也是成年人了怎么说话跟个小孩子似的,能稍微成熟一点吗?我真的服了你们。”

  “嘻嘻开玩笑的嘛,我看你们两个都太沉闷了这样不好所以我就想开个玩笑活跃下气氛,太低沉的气氛人家小朋友也不喜欢的你说是吗?小罗同学?”

  “哇!叔叔你居然知道我的小名呀?”

  “那当然了,叔叔可是小朋友最要好的同伴呢,”

  “哇,这家伙转变也太快了吧?”

  “没办法身为医生要应付不同的病人有些时候也有一些棘手的病人所以演戏也慢慢地成为了我们的绝活之一。”

  “看来也不比我们猎人轻松。”

  “猎人也要演戏吗?”

  “如果是深入敌人内部当卧底,那么演技就是十分重要的。”

  “原来如此呀。”

  “别谈论你们的猎人了,赶紧过来配合我一下,我准备套话了。”

  “套话?什么是套话呀?叔叔?”

  “呃,套话就是......就是......就是桃花。”

  “桃花?这里有桃花吗?”

  “当然有啦,不过被叔叔藏起来了只要你配合叔叔玩一个小游戏那么叔叔就会把桃花拿出来给你。”

  “真的吗?那太好了轩轩一定会努力拿到桃花的。”

  接下来,张医生便开始和小罗聊了起来,总体上还是十分顺利地但是一旦提到一些私密问题的时候小罗就有些紧张起来并时不时地望向门口处的沫依和姜陨程,张医生很快就明白了其中的意思,走过去说道。

  “你们先离开吧。”

  “什么?张医生你叫我待着现在又让我离开?”

  “没办法,大概我已经听到了但是有一些私密的问题他却不肯说还一直看向你们大概是不想让你们知道,为了治疗麻烦你们出去一趟。”

  “张医生你等着这次治疗过去后我肯定送你一份大礼。”

  “我期待着哟。”看着张医生仍然一脸欠揍的样子沫依火气直接上来,好在姜陨程很快按住他才避免了她的爆发。

  “好啦,医疗需要。”

  病房内的谈话仍在继续,病房外的姜陨程和沫依坐在走道的凳子上。

  “你说,小罗这样子是不是很难恢复起来?”

  “罗警官吗?不会的要相信他,好歹和你一样都是从事高危行业的承受能力哪有那么差?在我看来他只是一时间还无法接受唯一的亲人离开自己的事实伪装成小孩子保护自己逃脱现实罢了。”

  “看来你还是对他了解太少了,你不懂他是什么情况。”

  “我当然不懂啦,我又不是你们警局的人。”

  “不过无论现在的处境怎么样都要充满信心,这样才有信念继续走下去呀。”

  “没想到我也有一天居然会被你教育。”

  “怎么?被我教育一下很不爽吗?”

  “当然不是只是你现在的形象和我内心中的形象完全不一样让我有些不习惯。”

  “我在你内心还有其他的形象?是什么形象?说一说我挺好奇的。”

  “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姜陨程侧过一遍笑着说。

  “好家伙我大概发现了你是不是把我想象成一个十恶不赦的大坏蛋了?”

  “不是...”

  “你笑了,肯定就是!”

  “我可没说既然你觉得是那就是吧。”

  “你.....”沫依转过身赌气心理默念道:“你这家伙好歹也解释下吧~不对,似乎也解释过了搞得我好像在无理取闹,哎呀,为什么他一出现我的脑回路就变得奇奇怪怪的?”

  “哟!看来你们很闲呀都开始打情骂俏了。”

  “你这家伙什么时候出来的?”

  “刚刚,怎么了难道我还要向你们汇报不成?”

  “废话少说现在的小罗是什么情况?”

  “他呀,受到的刺激过多现在大脑进行了自我保护让他回到了小时候不过应该是三岁左右。”

  “三岁?他的记忆居然这么清晰?三岁的记忆都记得?”

  “谁知道呢,很可能三岁左右的记忆是他最美好的记忆了吧,所以他才会记得那么久,具体的还得去给他的大脑拍摄一张x照片我得看看他的大脑现在是什么情况。”

  “所以还是得需要你们的帮助。”

  “不用你说我们都知道除了我们两个他谁也不信任。”

  “bi

  go你可真是大聪明呢沫医生。”

  “但我晚上可不能继续假扮,我家里还有两个捣蛋鬼呢。”

  “让他去呀!”张医生饶有兴趣地指向姜陨程。

  “啥?他?”

  “怎么?你们不是一对吗?”

  “张医生你好歹也是我的同事你难道不知道我还是单身吗?”

  “哦对哦,我忘了嘻嘻,谁叫你们太亲密了我都误以为你们是情侣了呢。”

  “难道学心理的都那么八卦吗?”

  “那是必须的保持基本的好奇心对于我们心理医生还是非常重要的。”

  “胡说....”

  “行了,我先进去照顾他,你先去帮他买点吃的吧,醒来之后就一直饿着肚子又是检查之类的饭都没吃呢。”

  “对哦,快忘了,那我先去买点吃的你去陪陪他吧。”

  “啥?你要去买吃的?我也去!”

  “最好别给我捣乱。”

  “怎么会呢?嘻嘻”张医生皮笑肉不笑的。

  沫依站在一旁看着这两个打打闹闹的两人竟然有点想磕cp的错觉。

本文标签:

上一篇:舔下面/公交车上拨开少妇内裤进入

下一篇:边做边讲荤话H失禁,两男吃我奶头一边一个口述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