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三个人弄了我一晚上-我今天晚上会弄哭你

2021-10-24 08:31:14【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轮不到你管!”小熙咬咬牙,“你真是闲得慌了,难道你的爱好是管别人家的孩子吗?”

  他平日不怼人,可不代表他不会。

  倪战面色僵了僵,大概知道自己理亏,他只

轮不到你管!”小熙咬咬牙,“你真是闲得慌了,难道你的爱好是管别人家的孩子吗?”

  他平日不怼人,可不代表他不会。

  倪战面色僵了僵,大概知道自己理亏,他只能说道:“你们真是被纪轻羽教坏了,只有绾儿,才配做你们的母亲,才配站在帝尊身侧。”

  他重新盯着纪轻羽。

  他像是在看一只低贱的蝼蚁,低至尘埃。

  纪轻羽眼珠子转了转,笑了起来:“原来你喜欢凤绾啊。”

  倪战面容一变,怒声道:“闭嘴!”

  “果然是舔狗舔到最后一无所有啊,你辛辛苦苦为她谋划,但她只想嫁给君凌陌做帝后呢。”纪轻羽调侃道。

  同样的,风影也有几分惊讶。

  他忙说:“倪殿主,你这可不行啊,帝尊早就和凤绾解除婚约了,你喜欢就表明心意啊。”

  凤绾却说:“你们休要污蔑人,我和战哥哥是兄妹之情!”

  殿主夫人算什么东西。

  君凌陌是帝尊,就永远压着倪战一头。

  倪战原本有些犹豫的神色,很快就坚定起来。

  他心意如何不重要,重要的是绾儿想要什么。

  无论有多难,他都会替绾儿拿回来。

  他一扫院子中的人,连同小熙小萌在内:“本不想对孩子动手,可现在没办法了。”

  这儿的人都得死,君凌陌才不会知道发生了什么。

  纪轻羽面容沉静,手腕转了转:“你要战便战,上仙境而已,我还不至于怕了你。”

  风影身子微微发抖,给了纪轻羽一个眼神:别说了,我们快跑吧,上仙境可不是闹着玩的。

  倪战率先要收拾的,便是纪轻羽。

  袖子一挥,灵力已然压制得她喘不过气来,她闷哼一声,嘴角还是忍不住溢出了血迹。

  “娘亲!”小熙和小萌惊喊。

  但倪战的灵力太过强盛,他们距离得远,却也被震得头昏脑涨。

  果然是蝼蚁。

  纪轻羽暗想着,强行调动了赤凰玉魂里的灵力,震破了倪战的控制。

  “夜迟,你再不来,我就不给你加鸡腿了!”她大喊了一声。

  倪战微微一愣。

  “来了来了!”夜迟循着声音骤然出现,掌心翻滚着魔力,直劈倪战的天灵盖。

  他一身青色长衫,眼眸血红,墨染的发丝在烈风的吹拂下,张扬飞舞着。

  俊逸至极的脸庞挂着得意的笑意,见倪战被自己的魔力击退,便是回头邀功:“姐姐,我要吃两!”

  倪战原本清淡的脸上,多了几分震怒:“纪轻羽,你竟然还和魔域勾结在一起!”

  今晚不除掉纪轻羽,君凌陌必定是被她拖累,名声尽毁!

  纪轻羽丝毫不在意,道:“夜迟,你拖着他,我们先走了。”

  夜迟颔首:“姐姐放心,我打不赢他,可他也别想取了我的命。”

  纪轻羽没再废话,转身就想走。

  倪战眼神狠厉,他想阻拦,但有夜迟挡在前头,他还真是无法冲上去。

  “别想走!”凤绾被羞辱到这种地步,怎甘心放纪轻羽他们离开。

  她挣扎起来,越过了倪战,想要趁机偷袭纪轻羽。

  纪轻羽嘴角泛起了冷笑,一掌击出,强大的灵力穿透了凤绾的心脉和五脏,凤绾如同断了线的风筝,轻飘飘的往后摔去。

  这只不过是在一瞬之间。

  “绾儿!”倪战撕心裂肺的惊喊,他顾不上与夜迟缠斗,飞身过去将凤绾抱在怀中。

  凤绾体内宛如被烈火燃烧一般,她艰难睁着眼,血不住的从她嘴角吐出。

  “绾儿,没事的,我在呢。”倪战重复这一句话,抓住凤绾的手,往她体内注入灵力。

  然而他却发现,凤绾的仙根裂了,就连丹田也被捣碎。

  他注入再多灵力,亦是无用。

  凤绾嫌弃怨恨的盯着他,好不容易才挤出一句话来:“你……你真是个没用鬼!”

  倪战悲伤之余,这句话又像是直插在他的心脏。

  他眼睛微红,哽咽道:“是,我没用,竟护不好你。”

  纪轻羽看到这一幕,已然是目瞪口呆。

  敢情这倪战,是个受虐狂?

  倪战想大开杀戒,但凤绾的伤势却无法再耽搁,他们必须即刻返回仙域,才能获得一丝生机。

  他抬头瞪着纪轻羽:“蝼蚁的心机果然很深沉,你是故意出声,诱导绾儿出手。”

  纪轻羽肤色晶莹如玉,她莞尔一笑:“是啊,你比她有脑子。”

  说好了要打爆凤绾的狗头,她当然要说到做到。

  倪战几乎是咬牙切齿,但他扫了眼夜迟,便不再恋战,抱着凤绾离去。

  那边,风然见到倪战走了,也不跟烈云缠斗,紧随脚步。

  摄政王府经过一番激斗,破坏了不少地方。

  夜迟一屁股坐下,气喘吁吁了起来,说道:“许多年没见,倪战越发厉害了,差点就死在他手里了。”

  风影解除了灵力禁锢,他也跌坐在地上。

  只不过他不是累,而是惊慌。

  他看着纪轻羽,哆嗦了起来:“你……你怎么能把凤圣女打成这样呢,这会儿,凤族是真不会放过你了,你惹大事了。”

  夜迟不以为然的撇撇嘴:“这有什么,姐姐,你随我去魔域吧,凤族不敢来的。”

  风影看向夜迟, 又是义正言辞的对纪轻羽说道:“王妃,这可是魔域人!你糊涂了吗?!”

  仙域和魔域自古势不两立,今日他们得魔域人相助,虽是脱险,但也让局势变得更加糟糕。

  惨了惨了,帝尊和九重殿怕也是要受到牵连,这事难办了呀。

  夜迟有些恼怒:“我刚刚替你们解围,你没一句感谢,反而一口一个魔域人,你可真够讨人厌的!”

  风影一噎,看着他委屈巴巴的样子,反而觉得自己欺负了个小弟弟。

  不过他很快反应过来,怒喊:“夜迟,你活了三万岁,比我大多了,你现在装什么小绵羊!”

  夜迟嘿嘿笑着,眼眸亮晶晶的:“许久不见,逗逗你也不成了?”

  不过两人就是拌嘴,并没有出手打斗。

  风影在这种事情有很强的认知能力,他打不过的,绝对不会去装逼。

  纪轻羽看着两人,暗忖风影果然是有一半魔域血脉的,跟夜迟倒是挺合拍。

夜迟又看纪轻羽,道:“姐姐,事不宜迟,你还是快随我去魔域吧。”

 文学


  “我女儿情况不大好,不能再奔波了。”纪轻羽拒绝道,“凤族一时半会不会到的,就算凤族来了,我也有办法应对。”

  夜迟猛然一惊:“女儿?姐姐你都有女儿了?!”

  此时,纪轻羽已然从小熙背上,抱起了小萌。

  见小萌脸上的紫痕颇深,她眸光阴沉:“小萌,等着娘亲,等会就不会难受了。”

  小萌把头埋进了纪轻羽的怀中,感受着娘亲独特的清香气息。

  她没多余的话,只道:“娘亲……你是真的娘亲。”

  纪轻羽鼻子发酸,便即刻抱着小萌入内,开始祭出炼药鼎炼药。

  封停迅速处理着外头的情况,苏绵和素清伤得不轻,需要好好养伤。

  暗卫死的死,伤的伤,而且云翼还倒在血泊之中,昏迷不醒。

  幸亏小熙的乾坤袋中有不少疗伤丹药,他随着风影一起去分派丹药,一点都不吝啬。

  夜迟摸了摸肚子,看着两个府邸都有了不同程度的损伤,此时倒是不好开口要吃的了。

  他深呼吸一口气,又觉得神清气爽,饿一饿无所谓,重要的是,他能够重见太阳了。

  这一晚,摄政王府和纪府是无眠夜。

  夜迟坐在台阶上,倚着柱子打瞌睡。

  骤然间,他感觉到了一股气息掠过,猛地睁开眼睛,却看不到半个人影。

  他揉了揉鼻子,喃喃说道:“我感知错了?”

  他确定无人后,又再闭上眼睛。

  屋内。

  小萌服了丹药,再有纪轻羽的灵力温暖着身体,毒素已经清除了大半。

  脸上的紫痕淡了许多,纪轻羽摸了摸小萌的脸,心也定了下来。

  小萌睡得不踏实,她便脱掉了鞋子,抱着小萌,让女儿睡得安稳一些。

  没睡上一会,她感觉到屋内的气息有些变了。

  她警惕起身,手腕一转,打出了一道灵力。

  灵力的寒光炸开,映照着那张绝色脸庞。

  纪轻羽一怔,想要收回已经来不及了。

  所幸君凌陌的灵力恢复了六成,还是能轻松化解了她的攻击。

  他一身玄色袍子,慢步过来,看见母女安好,他缓了口气:“我迟了。”

  纪轻羽倒没介意,嘘了一声:“没迟,这不刚刚好吗?”

  君凌陌知道她是在安慰自己,此去暗魔森林,寻了许久才寻到镇压诅咒的上古兽核,在回程的路上,便撞见白玉瑾。

  他握了握纪轻羽的手,发现她的灵力又比先前强悍,他微微蹙眉:“你的灵力又变强了。”

  “是……”纪轻羽抿抿嘴,也不顾自己身上是不是脏兮兮的,就往君凌陌身上扑去。

  她紧紧环住他的腰,声音闷闷的:“不过我好像闯祸了哦。”

  君凌陌难得见她撒娇,不由得一笑:“我是你的天,无论你做了什么,我都替你撑着。”

  所以,你尽管闯祸,我会善后。

  纪轻羽抬头,眯着笑:“我就等你这句呢,我打爆凤绾的狗头了,她这一次不死也废,凤族会来找我算账的。”

  君凌陌倒是惊诧,不过很快又恢复了正常的神色:“也是,凤绾的灵力是用仙丹灌出来的,她看似修为高,如果是遇到稳扎稳打的修炼者,她就是不堪一击的。”

  凤绾在仙域顶着凤族圣女的头衔,若遇到切磋的斗武,别人也会放水,不敢与凤绾过真招,恐防打伤了这位凤族圣女。

  她一向自诩厉害,已经不知道自己的真正实力,这到了纪轻羽跟前,就踢了钢板。

  纪轻羽直勾勾的看着他,道:“我真不会给你惹麻烦?”

  “没什么,不会影响到我要娶你的决心。”君凌陌理了理她鬓间的发丝,“听闻我师兄也掺和进来了,我去问问风影究竟怎么回事,你再歇息一会儿吧。”

  他回来没管过其他人,只想看看妻儿是否安好。

  现在放下了心中大石,他自然要了解前因后果,再好好算账了。

  纪轻羽打了个哈欠,嗯哼了一声:“那你去吧,我有点累。”

  她在噬魂秘境里挣扎过一番,尽管伤势好了,但精神力还是消耗了不少。

  她躺下后,君凌陌给她掖了掖被角。

  再看她一会儿,才设了一层结界走了出去。

  君凌陌走了出去,夜迟这会儿就听到了脚步声,睁开眼睛,看见玄袍的一角。

  他往上看去,直至看到了君凌陌的脸。

  “我、草!”夜迟跳起身,退到了废墟院子里,“仙域帝尊!”

  君凌陌蓝眸没有半点情绪,他凝聚着灵鞭,那灵力让夜迟望而却步,心生惧意。

  “魔域的少主,为何在此?”

  话音刚落,却已挥出灵鞭。

  那绝不是夜迟能够抵御的灵力,他险险躲开,说道:“我是来吃鸡腿的,你至于吗?!”

  “你以为本尊会信你吗?”君凌陌说着,又是一记灵鞭劈下。

  夜迟躲无可躲,被灵鞭缠住了身躯,呼吸都困难了起来。

  还是风影听见了声响,匆匆赶来,看见这一幕,忙的喊道:“帝尊,他刚才出手护了我们,还请手下留情。”

  君凌陌微蹙眉头,显然是奇怪夜迟为何也掺和进来了。

  夜迟没了禁锢,只拍胸口一直说着好险。

  他哭丧着脸,道:“帝尊,我以为倪战已经够难缠了,怎么你更加难缠了?”

  他恨啊,就因为自己魔丹裂了一段时间,所以修为落下了进度。

  “是你这些年来毫无长进。”君凌陌毫不留情的打击他。

  夜迟撇撇嘴:“是的是的,我毫无长进,你就高抬贵手,此次就不要为难我了,我们以后再约战。”

  君凌陌冷哼一声,显然是懒得搭理这位魔域少主。

  院子跑进来了一个小人影,直直往君凌陌扑去:“爹爹,你终于回来啦!”

  “诶?帝尊,我们也不过几十年没见,你怎的娶妻生子了?”

  夜迟回头,看见是小熙那小屁孩,瞬间呆住。

  这不是姐姐的儿子吗?

  怎么喊帝尊做爹爹?

  夜迟瞪大眼睛,又结巴了起来:“这、这是帝尊、帝尊的儿子啊?”

  风影白了他一眼:“王妃没告诉你吗?

本文标签:

上一篇:男男调教道具绳结PLAY 极致宫交 双性 潮喷 H

下一篇:早就想在车里要你了妈妈 高潮不断(H)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