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早就想在车里要你了妈妈 高潮不断(H)

2021-10-24 08:35:13【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安安这话,顿时让人倒吸一口凉气。

  背下答案!

  这是多么了不得的事情?

  虽说答案是自己书写,可是在场任何一个人在看到试题的时候,谁不是脑袋发涨,顺着自己所学所知去

安安这话,顿时让人倒吸一口凉气。

  背下答案!

  这是多么了不得的事情?

  虽说答案是自己书写,可是在场任何一个人在看到试题的时候,谁不是脑袋发涨,顺着自己所学所知去写,等一场试题写下来,也只能隐约想起来自己写了些什么,谁还能将自己的答案给背下来?

  况且,就算是记得自己写了什么,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当众答出,这得有多大的心理承受能力才行?

  毕竟,前头站着的可是饶老先生啊。

  众人惊悚的时候,饶育林看着安安,安安也看着饶育林。

  一个是打量和兴趣,一个是从容自信。

  看着看着,饶育林忽然就觉得安安有些眼熟,却又想不起来到底从哪里见过。

  想不起来,索性便也不再想,饶育林直接道,“好,我倒是要听听,你写的什么。”

  孙夫子一听,更加紧张了。

  想要阻止,可是这个时候自己再说话,明显就会被发觉出端倪,所以哪怕着急,也只能暗自的来。

  至于两外两个夫子,此时都注意着安安,想要看安安这个六岁的小娃会答出怎样的话来。

  第二关一共有三题,第一题,如何看待读书。

  安安道:“击石乃有火,不击元无烟。人学始知道,不学非自然。万事须己运,他得非我贤。青春须早为,岂能长少年。”

  意思是,石头击打才会有火花,不击打的话,一点烟都没有。人也一样,只有多读书,才能掌握知识,否则,知识不会自己从天上掉下来。除了读书,还要多思考,多实践,这样那些知识才能变成自己的。青春转瞬即逝,赶紧抓紧时间读书吧。

  安安此答,震惊众人。

  一个才六岁的孩子,竟然有如此觉悟,当真是令人震惊。

  第二题是,何为君子之道。

  安安答出四点:君子不责人所不及;君子不强人所不能;君子不苦人所不好;君子不藐人所不成。

  然后引经据典,各种举例论证。

  调理之清晰,便是成人也不所及。

  众人瞠目结舌之际,赵夫子却是蹙起眉头。

  这个时候,院长来了,且还带着一个发须皆白的老者。

  且瞧他们的样子,应该不是才来,而是已经在暗处看了许久,这个时候才出来的那种。

  赵夫子走到院长身边,在院长耳边说了些什么。

  而安安,此时则是看向院长身边卫元明,神色淡淡。

  此时,场面有些寂静。

  院长听完了赵夫子的话后,神色严肃的跟赵夫子说了些什么。

  接着,赵夫子匆匆离开。

  等赵夫子离开没有多久,便有几个书院的下人搬来了两个桌椅,然后桌椅上摆满了笔墨纸砚。

  没多久,赵夫子也来了,手中拿着一个锦盒。

  院长结果锦盒,从中拿出一卷试题。

  院长看了看,接着便喊了一个名字。

  “孙云伟。”

  院长喊出这个名字时,孙夫子整个人颤了颤,头发被汗水给浸透了。

  就在这时,一个胖胖的书生走了出来,然后一脸谄笑的跟院长行礼。

  “院长,找小生可有事?”

  院长看了眼那书生的模样,就忍不住蹙眉。

  然后指了指一张桌,“你去坐下。”

  孙云伟闻言,并没多想,直接坐下。

  院长又指了指安安,“你也坐下。”

  安安爬上那张椅子,端坐过去。

  只不过椅子有些大,他人太小,显得十分的不搭调。

  孙云伟蹙眉,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不是因为院长赏识自己,所以才要考考他?怎么叫一个小屁孩跟他一起坐下了?

  孙云伟不明白,可是孙夫子却明白的很。

  自己这个侄儿,胸无点墨,却被自己的嫂子教的自以为文曲星转世,若非家里就只有这一个独苗,他只有女儿,他如何会因为他做出这等的换人试题的事情?

  原本以为对方只是一个孩子,所以并不打紧。

  可谁知道事情会闹成这样。

  如今,他要如何才好。

  孙夫子一脸的焦急,却又无计可施。

  这个时候,院长终于发话了,“你们就在纸上写一句话吧。”

  说着,院长就念出“君子不责人所不及;君子不强人所不能;君子不苦人所不好;君子不藐人所不成。”这句话。

  安安够着身子,蘸墨,运笔,写字。

  从容不迫的在纸上写着那四句话。

  而孙云伟先也蘸了墨,却是蹙眉想了下,然后才开始写。

  等院长走到孙云伟背后,看到孙云伟所写,脸色难看至极。

  瞧瞧那狗爬般的字,像什么话?

  字如其人,字不好,人不正,能写出这样字的人,又是如何能过得海选,如何能过得第一关?又如何过得第二关?

  当他学院的门槛就这么低?

  还有瞧他写的什么玩意?

  一共就三十二个字,他倒是好,错了起码二十三个字。

  这分明是个字都识不全的,又怎么可能过这第二关的?

  院长努力平复了自己的情绪,走到了安安身边,看到安安的字迹,便什么都明白了。

  院长什么都没说,只环顾了四周,然后询问了赵夫子一些情况,最后又叫人查了一下之前孙云伟的考试情况。

  最后结果全部指向了孙夫子。

  海选是笔试,孙夫子就将旁人的试卷给孙云伟的换了,并且写上了孙云伟的名字。

  口试环节,孙夫子是考校的夫子,自然孙云伟就过关了。

  而收试卷的时候,孙夫子看到安安一个孩子,竟然能够答出那样的答案来,想着对方是一个孩子,就又故技重施,把安安的名字改成了孙云伟的。

  并且在崔文成提出意义的时候,孙夫子担心事情败露,所以才会说那些话。

  而这些,令人惊奇的是,孙云伟自己本人全然不知,从始至终,孙云伟自己还当自己是天才,一路都是自己过关斩将来的。

  等学院里的人拿来孙云伟自己做的那几张试题时,看的直叫人无语至极。

  那答得都是什么鬼?鸡同鸭讲,自以为是,错字连篇,气的书院的几个夫子都说不出话来。

  对于这种事,院长自然不会姑息。

  便将孙夫子赶了出去,并且让人去管学那里抹掉了他从此当夫子的名额以及他的秀才功名。

  至于孙云伟这种人,自然是哪里来回哪里去了,这种斗大字都不识几个人,书院才不会收。

  等这事情查清后,书院要面临的却不是第三关考核,而是安安的去留问题……

因为,早在真相出来是,饶育林便先到安安跟前,笑眯眯的看着安安,要收安安为弟子。

 文学


  正当众人对安安羡慕嫉妒恨的时候,卫老也出面了,也说要收安安为弟子。

  当代就这两位大儒,结果这两位大儒却要争相收一人为弟子,这该如何是好?

  论影响力,两人不分伯仲,但是卫元明相对更甚一筹,只不过卫元明他更早隐退。

  论辈分,卫元明其实还得高了饶育林一节,也年长了饶育林十多岁。

  虽说两人也算是故交,交情颇深,可若是为了一个优秀的学生而闹掰了可不好。

  所以操心完了舞弊之事,院长又开始头疼起了安安的去留,生怕因为安安两个老先生闹掰了。

  身为当事人的安安,此时面上并无表情,或者说宠辱不惊更为贴切。

  倒是一旁的崔文成有些着急和紧张,嗯,其实更多的是兴奋。

  他觉得少爷不管选谁,那都是荣耀。

  这一刻,他都恨不得替少爷给选了。

  饶育林:“你真要选这小子?”

  饶育林看着卫元明,一脸的严肃。

  卫元明点头,笑眯眯的看着饶育林。

  饶育林有些泄气,然后指向崔文成,“你小子,愿不愿意拜我为师?”

  被指个正着的崔文成一脸懵逼,然后傻傻的指向自己:“我……我么?”

  饶育林见崔文成如此,不由得有些老傲娇的道,“怎么?不愿?”

  崔文成没有立刻回答饶育林,只是看向安安,见安安点头,崔文成才欣喜的跪地,朝着饶育林就行了一个跪拜大礼,“弟子见过老师。”

  见崔文成并没有因为高兴而忘形,而是先去征询安安的意见,虽然不知两人具体什么关系,但是饶育林对于崔文成也算十分满意了。

  此子尚小,虽有不足,但抗的住诱惑,也有正义之心,天赋也还不错,尚可教导。

  至于齐泽轩……

  饶育林看向安安,叹息一声。

  实际上,卫元明那老家伙出现时,他就知道自己今日怕是收不得这么个天才弟子了。

  对于卫元明,饶育林最是了解。

  这人说是要收最后一个徒弟,可是若是没有合眼缘的,就很有可能最后一个也不收。

  如今这般能看上一个,其实他也比谁都高兴,自然就不会抢了。

  况且,自己这个徒弟,其实也并不差。

  如此想着,饶育林便释然。

  这时,安安自怀中掏出那块玉佩,递给卫元明:“物归原主。”

  卫元明看着那玉佩,眉眼间全是笑意。

  这孩子,当初他叫他拿着玉佩来找自己,他非得自己考书院,倒是真叫他做到了。

  卫元明没收玉佩,只道:“玉佩便是为师授予你的礼物,你留着便是。”

  安安闻言,也没犹豫,直接受了玉佩,然后也与崔文成那般,行了拜师礼。

  卫元明对于安安,那是满意的不能再满意了。

  等他磕完头,卫元明便将安安拉起来,看着安安的眉眼,他总有几分的亲近感。

  有了这新弟子,他那没有找到外孙女的失落也到底是消散了些许。

  而马车外头等待的骆小冰,一开始倒也不觉得有什么,安安成功也好,失败也罢,她都能寻常心对待。

  只是逐渐的,她从马车里听到一些消息,便再也坐不住了,下了马车等在了门口。

  周围都是议论神童,并且两大儒都收了弟子的消息,对于这些骆小冰都不觉得有什么,只一心等着安安出来。

  终于,随着书院门口的人越来越少,安安和崔文成从书院走了出来。

  “哥哥——”乐乐看到安安,一脸兴奋的跑了过去。

  等到了安安身边,乐乐又跟崔文成打了声招呼。

  骆小冰见安安无事,虽说心里暂时松了口气,可是想到那些人所议论的,骆小冰心中就总有些许的不痛快。

  安安看到了娘亲的担忧,便走到娘亲身边,安慰道,“娘亲,安安没事。”

  骆小冰点头,没问里头的事情,只道,“安安饿了吧,走,回家娘亲给你做好吃的。”

  上了马车,骆小冰才开始问安安书院里的事情。

  也是这时,骆小冰才知晓,安安和崔文成拜师后,两位老先生便允许两个孩子先回家三天准备,等到三日后再去学院报道。

  这边,骆小冰很快带着孩子们回到了县里的家,开始为孩子上学的事情准备起来。

  而卫老和饶老两个收了弟子的事情,以很快的速度传开了。

  骆小菊得知卫老已经收了弟子,气的将眼前的茶壶都给砸了。

  为什么?

  她费尽心思收集的一些字画,为什么吸引不来卫老?

  上一世卫老不是没有从书院选人么?为何这一世不一样了?

  究竟是哪里出了差错?

  骆小菊正满目狰狞时,房门被人一脚踢开。

  骆小菊还没来得及收起自己的情绪,就有一巴掌迎面朝她打来。

  “骆小菊,你不是说能吸引来卫老么?”来人正是朱同普,此时的朱同普一脸的阴鸷。

  骆小菊被这突如其来的巴掌打得措手不及,因为惯例跌倒的时候,手被茶壶碎片扎破,骆小菊才终于恢复了几丝的清醒。

  第一反应是愤怒,可想到自己还得靠着朱同普,骆小菊便将心中的怒气生生的压下了。

  抬起头时,骆小菊一手捂脸,眼里泪光莹莹,委屈又可怜,瞧着到有几分的惹人心疼,看的朱同普手缩了缩,有些后悔自己冲动打了人。

  但是朱家的男人,是从来不会觉得自己有错的,所以更别提道歉了。

  沉着一张脸,朱同普绕过骆小菊坐下,厉声指责,“你可知,为了这书肆,我花了多少心血?”

  骆小菊闻言,道,“大少爷,小菊确实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可是这书肆,小菊也绝不会让少爷你亏损的。”

  见朱同普不信,骆小菊忙道,“这书肆虽说吸引不来卫老,可是每日都有络绎不绝的文人上门,咱们其实可以做这些文人的生意。”

本文标签:

上一篇:三个人弄了我一晚上-我今天晚上会弄哭你

下一篇:将军白浊粗大娇乳娇吟 小奶头流奶水(H)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