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趴着把腿张开给男友进 校花媚药性奴调教水蜜桃

2021-10-24 08:50:43【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然后她就当着我的面打了电话给她爸爸,真是个古灵精怪的大美妞,赶鸭子上架她现在用的倒是很熟练,我想出去买点礼物,她硬是不让我去,她说劳动节买什么礼物?最后我就以田冲男友的身份

然后她就当着我的面打了电话给她爸爸,真是个古灵精怪的大美妞,赶鸭子上架她现在用的倒是很熟练,我想出去买点礼物,她硬是不让我去,她说劳动节买什么礼物?最后我就以田冲男友的身份两手空空的见了我们田校董。

  我被田冲带到了她爸爸的办公室,并不是他放假了还在办公,而是他的卧室和办公室是连在一起的。也许是为了方便吧!

  “老爸,这个二傻子我给你带来了!我们今天在你这里吃中饭!”看着田冲的样子,好像人贩子在做交易,人带来了,给钱!

  “丫头又乱说话,是小光来了?来,来里面”田叔叔一边打电话交代午饭的事情一边带着我俩穿过办公室来到了他里面的睡房,说是睡房,其实是一个标准的二居室!里面的东西很齐全,凡是一个家里该有的东西这里都有。装修也比较讲究,有点仿古的风格。田冲一进客厅就把整个人摔在了沙发上,然后拍了拍,示意我坐她旁边。

  田叔叔打完电话也走了过来,坐到了沙发对面的红木椅上,我们中间隔着一张红木茶几,田叔叔对我说:“别紧张,你们的事情我都知道。”田叔叔看来是被我上次抽搐吓到了,每次见了面,都是先安抚,这次直接就先把底牌掀掉了,想刨去我的担心。

  其实他不说可能更好,这么一说我反到有一丝紧张,不过田冲之前已经和我透了底,我还好,说紧张也只是那么一点点。毕竟田叔叔我也是见了几次的,不算陌生。

  “爸爸,要我回避么?”田冲一脸调皮的问。

  “你要回避谁呀?你老爹还是你男友啊?哈哈……”田叔叔浑厚的声音很慈祥。

  我听到了田叔叔直接清晰的承认了我的身份,我看了一眼正在看着我偷笑的田冲!然后又看了看田叔叔的表情,很是慈祥,哎,心里的石头算是基本落下了。

  可是我还是不知道为什么,为什么一位父亲会在女儿未成年的时候就帮她选了个男友?我也不明白为什么选了我,我真的有这样的资格么?我这个身体真的能给田冲什么安全感和长久的陪伴么?我自己都不敢确定啊!我不想直接说出来,我怕田冲以后会一直小心的迁就我,那并不是我想要的。

  田叔叔慈祥的打破了僵局,说:“我上大学的时候学习的是临床医学,毕业后在部队医生的位上也工作了一些年,所以小光,你要相信我,你的自卑如果源于身体,那以后就可以甩掉这个思想包袱了,你的病情我都知道,在我这位医生的眼里,你的病并不可怕,可怕的反而是你沉重的心态!”

  “我的身体真的可以么?”我激动的脱口而出,是的,我简直太激动了,田叔叔直接点到了我的心缝里。十几年了,这个病在我的身体里整整压了我十几年!我被嫌弃,被丢弃,甚至被骂是灾星,都是因为它!

  “是的,你可以!”田叔叔肯定的说,那语气不容置疑,从来没有人这样说过。两分钟解决了困扰我十几年的负累,我现在兴奋地都想大叫!

  “小光啊,是不是轻松多了?我听说你会走象棋?我也懂点儿,我们来一盘?后面还有什么话我们边玩边谈!”田叔叔变魔术一样从茶几下面取出一个木制的象棋盒,看来是早有准备。

  我心想:和我下象棋,还想边玩边谈?叔叔也想的太多了吧!象棋是我小学的时候在街边和无数个老头学的,我还在市里的少年组比赛拿到过冠军。我自信的点了点头。

  叔叔转过头对着在一边吃水果的田冲说:“你表哥最近手机一直关机打不通,你去他那把他叫来,我们中午一起聚聚!”

  “哼,就说我碍事,需要回避就完了呗!”田冲吃着水果撒娇的模样说,“刚才主动问你还说不需要!”

  “这死丫头,是真的要你去叫一下你表哥,要不你陪小光,我去?”叔叔笑着装出要起身的样子!

  “得得得,你们下棋,我去,我去。”田冲和我交代一下后就离开了!

  “ 来,咱们爷俩下一盘,我好多年没下了,下的不好,小光你多担待! ” 听到田叔叔这句话, 我就已经觉得这局棋必是一场恶战!见多了,高手都是这样的开场白。

  结果不出意外,整盘棋局,我处处受制,田叔叔步步为营。

  虽然我们后来以和棋收尾,可是我有明显被让的感觉,我的象棋靠的是技术和经验,田叔叔的象棋靠的是对人生的理解,根本不是一个层次!

  而且他其实就是想借着这盘象棋把他的道理告诉我!

  比如:三步之内必动車,是因为孩子没长大,需要大人看护;炮在后方压,是因为孩子长大了,出去了,直接看护可能最后父母和孩子都会被缠绕在挣不脱的纠纷之中,所以需要一个媒介才能和谐。

  还有很多道理,他说起来都一套一套的,比如:连环马 、连环炮这叫守望相助 ;双車并道,其利断金 ;保护象士就是保护老将等等吧!

  真是听的我心悦诚服!竟然还有人用象棋联系人生,这境界,不服不行!

  我最后是根据田叔叔的道理自己想通了,田冲是过河的马脚踩八方,而我是看着她安全的車,而叔叔是我身后的炮。

田叔叔的对田冲的教育理论就是:自己控制不了就借人控制,与其压制成长,不如健康的主动引导!

 文学


  不得不承认,姜,确实是老的辣!用一盘棋轻松说明白了本应尴尬无比的话题!同时又一次解放了我的思想,让我豁然开朗,明白了很多事情。田叔叔的确是在对田冲进行他认为的健康引导,对于我又何尝不是呢?

  我问叔叔为什么挑中了我?田叔叔说我最合适,是性格合适,性别也合适,说我是一个纯粹的人,我一个人就可以让田冲体会很多感受,还说很羡慕我,说田冲心疼我比他还多,白疼了这个女儿。可是我知道他没有白疼,田冲对田叔叔很在乎,只是只有我知道。田冲不让我说。

  我后来又问叔叔什么时候决定了是我,纯粹的人是什么样的人?他没有一丝不耐烦,他说,开学前就私下了解过我,然后才安排田冲与我同桌!我隐隐有了被窥探的不舒服,可是再想想,我也就很容易的理解叔叔了!他说纯粹的人就是最真实的人,看得清,看得懂!这句话被我理解为没心机,二傻子名副其实!

  总之,他认为我就是那个可以放心放在他前面的人!

  我们又一连杀了三盘,我告诉叔叔不要让我,输……输……赢!想战胜他必须要提升到和他一样的境界,技术穷尽时,比的更多的是耐心和布局!这就是人生!

  三盘过后,我和叔叔已是相谈甚欢,不得不说,叔叔的语言引导能力真不是盖的!

  我们俩这状态就像父子,在等儿媳妇外出回家。

  “呦,你俩这状态不错呀。”表哥和田冲回来了,表哥走在前面,见到我和叔叔说说笑笑,有点意外。

  “小亮,你们怎么这么久?”田叔叔问。

  表哥刚要开口,田冲就一脸苦相的说:“别提了,你不是知道他手机关机了么?我去他寝室,他不在,说他去了杜秋叶那里,然后我去杜秋叶那里找他,又说和表哥去操场约会了,我最后在操场才找到他们,人家还在开心的谈恋爱呢!”

  表哥听着这话忍不住了,开口说:“什么约会?什么约会?我那是在干正事!”

  “杜秋叶?既然你们一起为什么不一起过来?我们的小亮也要开窍了!开窍了好,体会爱感受,会让你受益良多,多点阅历是好事,别影响学习,你马上就要高考了!”田叔叔笑说。

  “二姨夫,真不是你想得那样。”表哥继续解释,可是田冲却不依不饶,:“什么不是,你们不知道,我发现他们的时候,他们拉着手相互对望,那样子。别提多恩爱!哼,还不是?”

  我们都一脸坏笑的看着表哥。表哥脸一红,然后愤愤不平的说:“小田冲,我饶不了你!”说这话就做出要打田冲的样子。

  田冲身手多敏捷,怎么可能被他追到,几个健步纵身一跃就跳到我身边,说:“想打我,从他尸体上踩过来咯咯咯……二傻子,咯咯咯……你来说”田冲也感觉到了这句话从她自己嘴里说出来确实好好笑,然后逼着我学。

  我没办法,我对田冲没有免疫力,再说我现在心情很好,完全没有一点紧张,自然的说:“嗯,是,是,踩我尸体过去”田冲显然很受用,一脸骄傲的看着哥哥。

  “小光,你行,男人的耻辱!你还有脸护着她,我今天做这些是谁弄出来的?不都是你给我出的条件么?好么,我今天刚刚觉得基本成功了,就被这死丫头给搅和了!还说我约会!”表哥此时义愤填膺,说话像爆豆。

  “我?啊!…………是我是我”我这几天过的太幸福了,都忘记和表哥的约定了。然后又对着田冲和田叔叔说:“是我是我!我让她去的。”

  “是你?为什么?”田中不理解的问我。

  “就是他,我还真是看走眼了!一肚子坏水,非说给我提什么条件,让我给杜秋叶写情书!”表哥像个小孩子告状一样。我对这对兄妹真是无语了!

  “表哥,我看你这样是不想让我帮你了?”我一脸威胁的看着表哥,也参与到了他们的斗嘴之中,既然躲不过,那就享受吧。真的比斗嘴,你俩还未必行!果然,一句轻飘飘的威胁就直接让表哥歇菜。

  “嘿嘿,哪能呢?小光,表哥错了,表哥刚才说话忘记带脑子了!”真是没想到表哥还有这么顽皮的一面!这帅气的相貌,魁梧的身材,配上一脸谄媚的情绪,哎,好不协调。

  “你们在说什么?小光帮你,他能帮你什么?”田叔叔陪着我们干笑了好一阵,搞得自己一头雾水,忍不住了问。

  于是,表哥把我和他的约定和田叔叔从头到尾说了一遍。

  田叔叔慈祥的笑了笑,问我:“这神仙的戏法我可以看看么?”田冲也在我身边起哄说:“我也要看,我也要看!”我被她们这么一期待开始感觉心虚了,俗话说得好:希望越大,失望越大!不过我对我的办法确实有一定的信心。

  我转头对田叔叔说:“叔叔,没有那么神,我只是了解过高考的卷子,我也了解了表哥薄弱的地方,我认为只是对症下药而已。”然后又表哥说“表哥,方法可以给你,我让你做的条件……”

  “我做到了,我妹妹可以作证!都被她看到了,她刚才不是告诉你们么?两篇论文,;论女子地位和论男人在家庭中的责任!对吧?”表哥熟练的核对了一遍,我很满意。

  “不过,表哥,我想加一个条件,毕竟这样的机会可能我只有这一次……放心,不会太为难你!”我笑了笑说。

  “就知道,跟着我妹妹学不到什么好!说!”表哥特别无语但又特别无奈。

本文标签:

上一篇:军人的粗大H拔不出来 同桌往我内裤里装震蛋器

下一篇:公车上玩弄人妻 厨房里退掉短裙少妇小说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