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公车上玩弄人妻 厨房里退掉短裙少妇小说

2021-10-25 08:06:0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音音小时候救过我,要不是她,我恐怕就不是只残两条腿,而是命都没有了。”

  “我答应过娶她,这是我的承诺。”

  陈易慎这个人极讲信誉,把诚信面子看

“音音小时候救过我,要不是她,我恐怕就不是只残两条腿,而是命都没有了。”

  “我答应过娶她,这是我的承诺。”

  陈易慎这个人极讲信誉,把诚信面子看的比什么都重要。

  娶白音音是他这辈子最重要的承诺,除非白音音死了,不然他都会娶她。

  “所以,从始至终我厉星璨只是你陈易慎包养的情人,这不就是我们一直以来的关系吗?”

  想当初厉星璨突逢家变,养父母公司破产,跳楼自杀,她沦为会所的陪酒小姐。

  在那里,她遇到了传说中帝都第一序列陈氏家族继承人陈易慎。

  他对外是令人畏惧胆寒暗夜帝王,但对她却极尽温柔。

  这让那时处于黑暗深渊中的厉星璨几乎都要沉沦的爱上他。

  但到后来她才知道,她以为的这个男人是她的救赎,实际上却是不幸的源头。

  她家破人亡,沦落风尘会所,全都是这个男人一手策划。

  只因为,这位权势滔天的男人在一场酒会里一眼看中了她。

  他不会娶她,只想让她无依无靠的成为他豢养在地下的情人。

  “所以姓陈的,我们还有一层关系,那就是你还是我杀父杀母不共戴天的仇人,你满意了吗?”

  厉星璨提到此,对陈易慎是毫不掩饰的恨意。

  她现在只恨她没有能力替养父母报仇!

  “哼!”陈易慎脸色立即阴沉了下来,变得阴郁不堪:“厉星璨,你父母是自己偷税漏税,又完不成陈氏订单违约在先咎由自取!”

  他只是检举揭发外加按照合同办事而已。

  陈易慎丝毫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错。

  反而觉得厉星璨无理取闹。

  无理取闹的让他心情很不好。

  “厉星璨,你一直都知道,惹我生气是要付出代价的!”

  “这样顶撞金主,看来你在宋庭会所的时候规矩是白学了,从明天开始你就再回去吧。”

  陈易慎一句轻飘飘的话,就让厉星璨不可思议的睁大了美眸。

  “姓陈的,你是让我再回那个地方伺候男人?”

  “叫七爷!”(上一章误写二爷)

  男人阴郁的捏着身下人儿的脸,冷哼道:“厉星璨,别以为我宠着你你就给我放肆!”

  “不过就是一个不知道跟多少男人上过床的破鞋,我现在已经对你玩腻了,玩腻了,自然要放回去的。”

  “呵!”厉星璨冷笑了一声:“那七爷现在能从我身上起来吗?玩腻了,不应该对我这具肮脏的身子恶心反胃吗?”

  “给我闭嘴!”

  陈易慎发现自己很不喜欢听厉星璨说话。

  捏着她的嘴,看着身下这个恨他恨到牙痒痒的女人,陈易慎突然阴骘的笑了。

  “宝贝儿,你总是这么浑身带刺!你求求我,求求我或许我就不把你扔回那种地方了。”

  “或者你告诉我实话,当年你怀我的孩子,到底夭折了没有?”

  “当然夭折了!”

  厉星璨说的斩钉截铁,她怀上仇人的孩子,没有当场溺死那个孽种就已经算是仁慈了。

  还想让他们父女相认,做梦吧!

  “好,夭折了是吧。”

  陈易慎怒极反笑:“宝贝儿,这是我最不喜欢听的答案,作为惩罚,明天你就回宋庭吧,放心,我会经常过去看你的!”

  呵呵……

  果然在这个男人心里,她本该就属于那种肮脏的地方。

  厉星璨心中冷笑又悲哀,但表面还是媚笑着搂上陈易慎的脖子。

  “那七爷说好的可要常来啊,哦,对了,要提前预约,不然找星璨的男人可是能从宋庭直接排出帝都。”

  “到时候都是客人,七爷可要慢慢排着了~”

  “闭嘴!”

  耳朵不舒服的陈易慎,都想拿胶带把厉星璨的嘴给堵住。

  什么客人!

  她只能有他一个金主!

  这个小星星,他就不信把她扔回去她噩梦的地方再好好收拾收拾,她还能这么嘴硬!

  还能不求他!

  这样想着,陈易慎对他迷恋的这具身体又用了几分力,这种人间尤物,只能永远听话的做他一个人的所有物。

  金链子上的铃铛在两具身体交缠时叮铃铃的响,很是悦耳糜烂……

  时间一天天过去。

  随着司邵斐的忌日越近,乔颜不知怎么,无端的有着几分不安。

  总感觉好像要有什么变故一样。

  “嗡嗡~”

  大半夜一个手机震动让乔颜莫名猛的心尖一颤。

  这次不是短信,是一个电话。

  看了看来电的备注,乔颜一颗悬着的慢慢落了下来。

  “欢欢?怎么了?”

  “呜呜呜……呜呜呜……”

  乔颜满耳都是唐欢欢的哭声,似乎委屈的不行。

  “呜呜……乔姐姐……呜呜我又失恋了……”

  这不知道是今年第几次了。

  乔颜无奈宠溺的叹了口气:“你现在在哪?”

  “呜呜……嗝……老地方!”

  这大冬天的大半夜在酒吧买醉,一个小姑娘太危险了。

  乔颜几乎是立即从床上爬起来,穿戴好厚厚的羽绒服,戴好帽子围脖和手套,脚步尽量轻的从家里离开。

  开上车,直奔唐欢欢经常买醉的酒吧。

  “欢欢?”

  乔颜过去的时候,唐欢欢还在那拿着红酒杯蹦迪。

  在有节奏的灯光音效下,她已经醉的东倒西歪的了。

  眼看着她手中红酒就要倾倒在旁边也喝醉了的小姑娘身上,乔颜赶紧过去扶她。

  “哎,欢欢别动!”

  乔颜叫着也已然来不及,在唐欢欢歪歪斜斜的往右倒的时候,哗啦一下,那杯红酒直接全倒在了那姑娘白色的羽绒服上。

  “对不起对不起!”

  乔颜扶上唐欢欢,很礼貌的跟那姑娘道歉:“我妹妹喝多了不是故意的,这衣服多少钱,我们赔偿。”

  乔颜说着,另一手就要拿出手机准备转账。

  但这时候喝的醉眼朦胧的唐欢欢正好扫了一眼被自己溅上酒的姑娘,语气马上变得兴奋。

  “咦,陈幺幺!”

  “唐欢欢!”

  两个喝醉的人竟然互相认识。

  乔颜舒了一口气。

  找个地方扶着唐欢欢坐下,乔颜才仔细又看了一下对面的小姑娘。

  竟有点面熟。

  看了好一会儿,乔颜才猛然想起来,这不就是当初那个找到云州要包养司邵斐的女孩!

  没想到时隔一年在这碰见了。

  只不过看她和唐幺幺两人用醉酒的手势连说带比划的交谈,也醉的不轻。

  “陈小姐,你家住哪?我一会儿顺便送你回去吧,或者给你叫个车。”

  乔颜也是好心。

  “不用小姐姐!”

  醉酒状态下的陈幺幺似乎没有认出乔颜,也或许早就把只看过乔颜一眼的这号人物给忘了。

  她摆着手打个饱嗝拒绝道:“嗝,不麻烦了,我,我有男朋友,让我男朋友过来接我,接我就好了。”

  “他这会儿刚给小朋友备完课,肯定还没睡!”

陈幺幺醉醺醺的说着,就掏出包里的手机,给她男朋友打了过去。

 文学


  连续拨打了好几次,才拨通。

  “喂,裴哥哥,我、我好像喝醉了、就在MIX酒吧,你能不能开车过来接我……”

  陈幺幺颠颠倒倒的说完挂了电话。

  “幺幺,你、你竟然有男朋友了!”

  唐欢欢听了陈幺幺的话,很是震惊激动,激动的一阵胃里翻天倒海。

  “呕呕~”

  唐欢欢去垃圾桶那吐了好一会儿,才在乔颜给她拍背后喘上口气,接着说。

  “幺幺,你不是一直都公开宣言不找男朋友吗?”

  “说那些臭男人都不配!”

  “现在怎么突然有男朋友了?是谁啊?能入我们陈小公主的眼!”

  唐欢欢是真好奇,要知道这么多年陈幺幺都是嚷嚷着要包养这个男人,包养那个男人的,都只是拿钱玩玩罢了。

  还从未听说哪个男人能冠上她男朋友名号的。

  “是……哎呀,跟你说了你也不认识,大人的事,小孩子别瞎打听!”

  “你才小孩子!陈幺幺你跟我同岁的好不好?装什么成熟!”

  “你男朋友马上要来接你是不是?乔姐姐,我们一会儿再走,我倒要看看她男朋友是何方神圣!”

  唐欢欢这会兴奋起来倒是越来越精神了。

  一时间连自己失恋都忘了。

  很快,十分钟,二十分钟,半个小时过去了。

  “呜呜乔姐姐……为、为什么姓陈的都有男朋友了……我男朋友又跟我提分手……呜呜……”

  就在唐欢欢抱着乔颜委屈控诉,一鼻涕一泪的抹的乔颜衣服上都是的时候,一直盯着手机的陈幺幺突然兴奋的从座位上腾一下的站了起来。

  “来了!裴哥哥来了!我男朋友来了!”

  陈幺幺这一猛然的动作,吓了乔颜和唐欢欢一跳。

  唐欢欢也赶紧站了起来,顺着视线拉着乔颜就要看陈幺幺的男朋友。

  “司、司先生?”

  乔颜本只是随便扫了一眼对面朝她们走过来的男人,但看到男人样貌的那一瞬,身体猛地一颤,瞬间眼泪模糊了视线。

  “司总?”

  唐欢欢看过去时,也直接愣住了。

  司邵斐不是去年就死了吗?她爷爷还亲自去云州参加了他这个学生的葬礼。

  现在怎么可能?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在唐欢欢小脑袋转不开间,男人已经迈着大步朝她们越走越近。

  “裴哥哥!”

  陈幺幺直接蹦蹦跳跳的跑过去,跨上了男人的胳膊。

  这让男人微微皱眉,脚步微顿。

  但陈幺幺大大咧咧的也没注意。

  她很开心的向唐欢欢和乔颜介绍这个男人。

  “欢欢,乔小姐姐,这就是我男朋友裴闻裴先生!”

  “裴先生你好。”

  唐欢欢顺着陈幺幺的话跟男人打了个招呼。

  “你好。”

  男人也对着唐欢欢微笑致意。

  “乔姐姐?乔姐姐?”

  唐欢欢见乔颜一直怔怔的,忙推了推她。

  乔颜这才回过神。

  其实这个男人也只有七分像司邵斐,大冬天的不是穿的西装,而是休闲的羽绒服,还戴着浅灰色的围脖,气质上很儒雅温和,跟司邵斐那种咄咄逼人的,根本就是天差地别。

  况且,司邵斐当时尸体都找到了,怎么可能死而复生!

  他们两个大概也就只是长的像罢了。

  想到这,乔颜从失态中走了出来,大方的对男人礼貌问好:“裴先生好。”

  “嗯。”男人点了点头,对乔颜伸出了手:“幸会,乔小姐。”

  乔颜倒是没有想到这个男人会突然对她伸手。

  不过出于社交礼貌,她的小手还是搭了上去。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乔颜在随即抽出手的时候,她感觉到了一丝阻力和微颤。

  空气突然有些静寂。

  还是盯着男人满眼好奇的唐幺幺,忍不住开始了自己的探究发问打破了这份尴尬。

  “裴先生,你是做什么的?幺幺刚刚也没跟我们说清楚,神神秘秘的,一点儿也没跟我们介绍。”

  “老师,我是一个小学老师。”

  男人的话很少,几乎是唐欢欢问一句他答一句。

  “老师啊,那教什么科目的?”

  “数学。”

  “哦,那裴先生毕业于哪所高校?怎么跟幺幺认识的啊?我在帝都怎么都没有听过有裴家?”

  唐欢欢一口气一连三问,实在是她对这个跟司邵斐长的七分像的男人很感兴趣。

  “毕业于帝都大学数学系。”

  “我的父母只是帝都的普通工人阶级,一辈子只是供出来我这个儿子,我很不才,到现在也没什么成就,自然也就没什么裴家。”

  男人语气谦逊,但也是不卑不亢,很坦诚的承认自己没什么身世背景。

  “那你……”

  就在唐欢欢还想问什么的时候,陈幺幺打断了她的话。

  “哎呀,欢欢,你是查户口的吗?”

  “这又不是你男朋友,是我男朋友!他无论什么家世背景,我都喜欢!”

  “好了好了,都快十二点了,要是没什么事我们先走了!”

  “拜拜喽!”

  陈幺幺说着就要拉着自家男朋友离开。

  男人也回头对着乔颜和唐欢欢微笑示意告辞。

  “那乔姐姐我们也走吧。”

  “嗯。”

  于是,唐欢欢和乔颜紧随其后。

  四个人几乎一起出了酒吧。

  “颜颜你出来了。”

  乔颜刚出酒吧,就看到了等在外面的江淮北。

  “姐夫!”唐欢欢见到了江淮北就对他兴奋的挥手:“你怎么来了?是担心乔姐姐吗?”

  “哎呀都怪我,把乔姐姐有家室给忘了!大半夜把她从你们被窝里叫出来,不好意思哈。”

  因为乔修煜的原因,乔颜和江淮北对外宣称的一直是夫妻。

  乔修煜在所有人眼中也是江淮北的亲儿子。

  没有任何人怀疑。

  “是我把他叫过来的。”

  乔颜刚刚被迫陪唐欢欢喝了几杯失恋的酒,现在肯定不能开车,江淮北就充当了司机。

  “谢谢你了江大哥,大半夜还麻烦你。”

  上了车,坐在副驾驶座的乔颜对江淮北低声客气道。

  “还说什么谢谢,颜颜你再说这种话,我可生气了。”

  江淮北就不喜欢听乔颜这样跟他说话。

  “颜颜你以后……”

  就在江淮北转头对乔颜还想说什么的时候,突然“滴——”的一声,很响亮的喇叭声从后面传来。

  此时,跟陈幺幺坐在后面一辆车上的男人。

  眼看着江淮北给乔颜披上衣服,同上了一辆车,他温和的眼眸中突然陡升了一抹阴骘,握着方向盘的手攥的越发的紧。

本文标签:

上一篇:趴着把腿张开给男友进 校花媚药性奴调教水蜜桃

下一篇:多男调教一女折磨高潮|写的比较细的开车片段贴吧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