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我的放荡校花依依|他含着她的乳奶揉搓揉捏小说

2021-10-25 08:21:49【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秦紫苏和左护法到了风起镇西南三十里处。

  这里渺无人烟,那里有什么土地庙。

  就见一人多高的蒿草遍地都是,就连一向肥沃的土地,如今都没有人耕种,一片的荒凉。

  &l

秦紫苏和左护法到了风起镇西南三十里处。

  这里渺无人烟,那里有什么土地庙。

  就见一人多高的蒿草遍地都是,就连一向肥沃的土地,如今都没有人耕种,一片的荒凉。

  “少主,以前这里可不是这样的。”左护法用剑柄拨开眼前的蒿草,边走边说。

  这一带原本是元士国的国土,土地肥沃,是有名的鱼米之乡。

  自从归了大楚,元士国的老百姓便陆陆续续的偷偷的回元士国境内去了,而大楚的老百姓不愿意搬迁,这一带就闲置下来,成了虫蚁走兽的天下。

  当年的土地庙,虽然算不上如何的繁华,却也在显眼的位置,如今却是踪影皆无。

  左护法按照印象里的方位,一路寻找过去。

  就在他们觉得再也找不到土地庙的时候,不远处传来公鸡的鸣叫。

  他们隐去身形,慢慢的靠近。

  透过没人的蒿草,隐隐看到一人,怀中抱着一只大红公鸡,站在一个建筑的前面。

  那个建筑已经看不清原形,只看到门框的框架,矗立在那里。

  周围也是高高的蒿草,若不是公鸡搞出的动静,谁能发现这里就是土地庙的旧址?

  “这位仁兄,你的公鸡是卖的么?”秦紫苏和左护法站在那人的不远处。

  那人正在等着有人出现,不妨人已经到了近前,自己却没发现。

  秦紫苏又说道:“我们没带银子,这里有一块玉佩,不知道能不能先抵押在仁兄这里。”

  她拿出那枚玉佩,抛给那人。

  那人接在手上,拿出一个盒子,把玉佩放了进去。

  接着,又拿出一个盒子,放在地上,然后,转身,抱着公鸡离去。

  整个过程,那人一句话没说。

  左护法过去,用剑挑起盒子,然后抛起来,用手接住。

  “少主,应该没有机关。”

  这是个非常精致的小盒子,拿到现代,古色古香的盒子,也能值不少的银子。

  秦紫苏接在手上,打量一番,掀开盒子,里面是一张纸。

  她把纸拿出来,放在袖袋里,连同盒子,当着左护法的面前,也放在了袖袋里。

  秦紫苏在左护法面前,已经从袖袋里拿过不少的东西。

  左护法觉得少主的袖袋,就是个聚宝盆。

  仔细看去,那袖笼并不宽大,却能放置好多的东西,简直是神了。

  不过,既然是嫦娥派的嫦娥仙子,那就是有一定手段的。

  只要他一心一意为了丐帮,即便是有些神秘的地方,也是能接受的。

  看少主和帮主的关系,分明不是刚刚认识,就好似上辈子就是师徒。

  这些都不是自己该操心的。

  如何令丐帮发扬光大,这才是自己该管的事。

  回到风起镇,德叔和各个堂口的弟兄们,已经把风起镇的各方势力摆平了。

  大家正在摆酒庆贺。

  “阿紫,你回来了?”德叔并没有喝酒,只是面前摆着一坛子的高粱白,面前的碗里也盛着酒。

  前世里,德叔就只管做菜,看着大家吃喝,等大家都喝的尽兴了,他才会加入进来用餐。

  整个过程,他都滴酒不沾,到了最后,大家都休息了,他会帮着大家打扫战场。

  现如今大战在即,他怕喝酒误事,还是滴酒不沾。

  这也是秦紫苏走的时候,千叮咛万嘱咐过的。

  周蓝玉虽然死了,周蓝玉的人都还在,谁知道他们是怎样的心思,打着怎样的算盘?

  别让人在你喝高的时候,把你弄死。

  那样,岂不是丢了我们穿越大军的脸面吗?

  见德叔果然滴酒不沾,秦紫苏给德叔点赞,随后,和德叔来到后面的一个小客厅。

  拿出纸条,就见上面写着,‘三日后,卯时三刻,前后夹击,拿下曹家军。’

  怎么又出来一个曹家军?

  秦紫苏坐下,睨向德叔,“这曹家军?……”

  德叔坐在另一边,嘚瑟道:“这曹家军是太子殿下舅舅曹国凡的军队,一向驻守在和元士国的交界处。”

  德叔接收原主不少的信息,这些都是秦紫苏的原身不知道的。

  这里驻守的不只是太子殿下的舅父曹国凡,还有轻若长公主和驸马程凌尚。

  “这么说,到了两军阵前,不只是太子殿下,还有他姥姥家的人?”

  秦紫苏觉得这一趟来的不是时候。

  一个太子殿下,就已经让她头疼了,原来还有太子殿下姥姥家的人。

  若只是简单的和太子殿下有个往来,到以后退婚的时候,还好说话。

  谁能告诉她,太子殿下怎么还有这么多的亲戚?

  “秦队不知道?”德叔问道。

  这到出人意料。

  一向心思缜密的秦队,什么时候也这样神经大条了。

  秦紫苏思忖着,原本想帮着太子殿下拿下元士国,就和他摊牌,解除婚约,然后和阁主远走江湖,过逍遥快活的日子去。

  现在看来,见到了太子殿下的亲人,想要和太子殿下脱离关系,好似不怎么容易了。

  既然到了这里,只好走一步算一步了。

  “德叔,我想先走一步,到了两军阵前,和轩子见了面,商议好了,然后再去见太子殿下,你觉得呢?”

  秦紫苏拿不定注意。

  先去见轩子,被太子殿下知道了,会不会不好?

  德叔毕竟年纪要大一些,处理这些事情会不会有点经验?

  德叔前世今生也没处理过男女之间的纠葛,不过,作为一个男人,觉得秦紫苏到了两军阵前,就该先去见太子殿下。

  太子殿下是两军阵前最高的指挥官,且是秦队的未婚夫,怎么着也轮不上先去见轩子。

  虽然轩子现如今是秦队明面上的皇兄。

  “老子觉得你还是应该先去见太子殿下。”德叔觉得秦队聪明一世,糊涂一时。

  是不是有点拎不清?

  你就是不去见轩子,轩子也是我们自己人。

  你若是不去见太子殿下,那么,这个男人会怎么想自己的未婚妻?

  “走一步算一步,小爷这就出发,争取早点见到轩子他们,让他们早做安排部署。你带着丐帮的人,随后赶到,在朝廷军队的外围,等候命令。”

  在安排军队上,秦紫苏不用和德叔商议,这些德叔也不懂。

“老子不干!老子要和秦队一起行动!”德叔咬着牙,使劲说道。

 文学


  不就是有一辆越野车吗?有什么了不起的?

  等老子有了银子,也去买一台。

  若不是这个世界上没有卖的,老子早就玩上更高档的小车车了。

  谁稀罕你那玩意?

  秦紫苏思忖一下,点头,“好吧,你把丐帮安排妥当,我们就出发!”

  德叔没想到秦紫苏这么快就答应了,内心准备好的一哭二闹三上吊一招也没用上。

  “这些不都是你来安排吗?你如今是丐帮的少主,老子已经退居二线了!”德叔白眼一翻,给了秦紫苏一个背影。

  秦紫苏见德叔就像一个孩子似的,也不计较,站起来就朝外走。

  见到左护法,秦紫苏说道:“小爷和师傅要提前和朝廷的军队接洽,这里你和右护法共同负责。两天后,带着我们丐帮的兄弟们,到达朝廷军队的外围就好,别和朝廷的军队发生冲突。”

  离开丐帮,左右护法想必能把这些人带到前线去。

  秦紫苏盘算着,丐帮一不领朝廷的钱粮,二不拿朝廷府俸禄,只是白白的付出,怕有些人会不满,接着说道:“到了边境,只要和朝廷的军队接洽好了,我们也按照朝廷的军队建制,该有的钱粮,也不会亏待了弟兄们。”

  这些必须提前说好,不然,谁会无条件的给大楚朝廷卖命?

  说好的为国为民,真正不计个人得失,一心为了天下百姓的,能有几人?

  世上的人来来往往,忙忙碌碌,谁不是为了荣华富贵?

  “到时候,小爷会派人和你们联系的,让弟兄们收收心,别还以为是在江湖上。”

  要想建功立业,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秦紫苏又叮嘱一番,这才和德叔悄悄的离开了风起镇。

  到了风起镇外的大路上,秦紫苏让小微把越野车拿出来,和德叔上了车。

  “秦队,你带着我,绝对是正确的决定。这个世界上没有导航,你就当老子是免费的导航好了。”

  德叔系好安全带,觉得自己不嘚瑟一番,秦队可能忽略自己存在的重大意义。

  “德叔,你知道你上辈子为何没有女孩子跟着你吗?”

  秦紫苏不提德叔导航的事,专门往德叔的短板上踩。

  德叔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只是顺口说道:“不是没有人跟着老子,是老子看不上那些喜欢做作,还没有颜值的女子。”

  说完,后知后觉的感到秦紫苏是在揶揄他,转头看着秦紫苏,说道:“你这话说得有误差,什么叫没有女孩子跟着老子?丽娜不是女孩子?老子还不是看不上?”

  想到丽娜经常在军营外转悠,就为能见他一面。

  这样痴情的女子已经不多了。

  可惜自己没看上她。

  这个时候,也不知道丽娜有了新的目标没有。

  想着,脸上渐渐的没有了刚才的得色。

  “怎么?想起人家丽娜阿姨的好了?”秦紫苏眼角瞥了一下,见到了德叔一脸的落寞。

  “那倒没有,一个腰围长过身高的女人,有什么好想的。”

  “死鸭子嘴硬。”

  两人一路上嘴没闲着,一直到了黎明时分,才在一座小山包上停了下来。

  “再往前十里,就是军营的范围了,不远处就该有太子殿下的岗哨,我们就停在这里好了。”德叔这个导航,还监管着给秦紫苏建议。

  下了车,秦紫苏命小微收起越野车。

  这可是真金白银换来的,不能随随便便弄没了。

  “以我们的身手,躲过军营的暗哨应该不是问题。”秦紫苏已经感受到了周围的杀气。

  军营果然不是平常的地方。

  “问题是,我们怎么知道轩子如今在什么地方?”秦紫苏站在一块凸起的石头上,遥望着前方。

  可惜,十多里路,全被绿色植物覆盖,根本看不到军营的影子。

  “鼻子下面不是长着嘴的吗?我们可以问啊!”德叔也踮起脚尖,手还搭着凉棚。

  那不是就暴露了行踪,被太子殿下的人知道了,说不定会被太子殿下误会。

  想起太子殿下,秦紫苏就想到皇后娘娘给的绿如意。

  该死的太子殿下,你就缺个绿如意吗?你要小爷的东西,也不怕走路被蚂蚁咬了脚。

  秦紫苏觉得德叔就不是个靠谱的人,一路上,除了能给指路外,简直就一点用没有。

  关键时刻,还得自己拿主意。

  “我们小心点,最好别让军营的人发现,到了军营,一路打探过去,小爷就不信了,找不到轩子的营帐。”

  秦紫苏走下土坡,沿着小路,快速向前。

  看这里的植被,枝叶茂盛,遮天蔽日,想必这里的气候湿润,常年多雨。

  这样的植被,最容易隐藏身形,方便了军队安营扎寨。

  两个人展开轻功,一路向前。

  突然,有说话声传进耳内。

  “三哥,我们都已经到了这些天了,除了几个副将偏将出去迎战,大皇子和太子殿下根本就没出过营帐,连程驸马和公主殿下也不曾露面,这样的仗,也不知道打到什么时候。”

  “当官的事,我们别瞎说。搞不好,脑袋掉了都不知道是被谁摘走的。”

  “我不是急着回家吗?你嫂子又要生了,也不知道是男是女。”

  “嫂子又要生了?这一次,肯定会是女儿,圆了你多年的梦想。”

  “谁知道呢?”

  还没开打,就急着回家抱孩子。

  这是谁的部下?

  早知道老婆怀孕了,大可以不来。

  来了,连对手长什么样子都没弄明白,就要打道回府。

  天下哪有这样便宜的事?

  透过植被的缝隙,秦紫苏看到两个士兵,贴着高大的树木站着。

  身上的服饰和树皮是相同的颜色。

  若不是这两人刚才说话,就是走到跟前,也发现不了这两人的位置。

  秦紫苏和德叔绕过这两个人,更加的小心翼翼。

  前边不断的有帐篷出现,零零散散,可能是守在外围的哨兵的住所。

  再往里去,已经是大片的军营,一望无际。

  “秦队,你确定要先去找轩子?而不是先去找太子殿下?”德叔紧紧的跟在秦紫苏身后。

本文标签:

上一篇:坐在他头上舌头高潮 乳夹 震动 走绳PLAY 调教

下一篇:舌头钻到花唇裂缝中滑动 按摩师给了我7次高潮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