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舌头钻到花唇裂缝中滑动 按摩师给了我7次高潮

2021-10-25 08:24:55【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承之己反复看着与自己青梅竹马手牵手的男人,死死地顶着两个人连接的手。

  心中有一种觉得这个男人明明很帅可为什么此时在我眼里他是如此的丑陋并把他当敌人的感觉。

 

承之己反复看着与自己青梅竹马手牵手的男人,死死地顶着两个人连接的手。

  心中有一种觉得这个男人明明很帅可为什么此时在我眼里他是如此的丑陋并把他当敌人的感觉。

  “这才几天?”他说话时的强颜欢笑比较微颤,“你就交新男朋友了?好啊,你好!”他将手伸向华知晓,示意问好,成功让他的手离开了华知音。

  这令他舒服了很多,也露出了几天没联系后的重逢式微笑。

  他身边的承之羽一直在看华知音,她既有质疑和不服,也有确信和徘徊,想起了冥界她接的任务。

  除了这一点,她还在观察自己弟弟和华知音的举措、举动等一系列暗示。

  并且她看出了华知音身边的男人不是她男朋友,也知道她就是来气承之己的,而气的源头正式她自己,因为前几天她的身份是之己的女朋友。

  而且她和弟弟百年的相处练就了她最了解弟弟的心理,所以他一眼就看出了弟弟在疯狂的吃醋中。

  “我来……是想跟你说一件离奇的事,你可要准备好。”

  承之己眼神示意,顺势向前走去,带动了四人队伍在公园河边散步。

  承之己和承之羽姐弟俩并没有手牵手,只是并排前行。

  华知音和华知晓兄妹俩却一直手牵手,只是为了气人。

  像他们两家这种按字辈取名的家族属实太罕见了,这也是强大的家族在支撑,像是有些家庭早就随便起了,而他们两家的名字才是真正的名字起法。

  整齐、井然有序,读起来、看起来也好看。

  在说之前,他看了眼姐姐,像是在征求同意似的,姐姐点头后才可以交代。

  “这第一件事,是她。”他指向姐姐。

  “她并不是我女朋友,说起来你可能不信,她是我姐,一个爹一个妈生的亲姐。”他点不可思议的摇头,边道。

  听到这则消息,华知音整个人都蒙了,不知所措,脑子里一堆问号,一大串问题想要问他。

  但由于太过着急,她挑了一个关键点。

  “我从小跟你长大的,你有姐姐我应该知道啊?怎么从来没听你提及过啊?”

  承之己抿着嘴,眼神一睁,表示我也很诧异啊!

  “我都不信,但不得不信,她确实是我失散‘多年’的亲姐。”

  多年两个字,他特意用了着重音,表示重点在此,而这个多年已经不知道多少年了,或许可以用百年来形容,但真相得一点点揭露。

  经历了那么多事,法师、兽族和神奇的匕首以及御剑飞行,甚至包括清誉心、柳睿战斗时嘴里念叨的道法咒,统统都是这一切的不可思议的证明。

  可华知音还是半信半疑,内心觉得,这只不过是他想挽回我的说辞罢了,想听听。

  而另一个人则不以为然,那就是和承之羽同样命运的华知晓,不也是失散多年!

  “事情——恐怕得追溯到四百年前。”

  “公元1530年3月3日亥时七刻,我出生了,六刻是我姐出生的时间。”

  “据说,那时我爸被天庭、法界和人界的官兵追杀,被迫把我姐放在三叔家寄养。可逃走的一刻钟后我出生了,和姐姐分开了。我妈利用自己极高的修为保护了自己刚生完孩子的身体,逃窜到了远方,回来时三叔已经不在那了。”

  他详细的、一字不落的讲解这故事。

  从第一句话说完以后,华知音和华知晓兄妹二人就起了同一个疑问,也是正常人第一个起的疑问。

  兄妹二人互看了一下,然后问道:“1530年?那你……不得五百多随了呀!你骗我呢?”

  承之己无语的抿着嘴,此时他是已经想起了那几百年记忆的状态的,所以很无语。并且回怼,道:“怎么了?不信?清誉心都能几千岁,我们法师家族怎么不行?”

  虽然这句话捎带一丢丢歧视的意思,但也是为了证明法师的长寿,所以无上大碍,都能理解。

  兄妹二人又互看了一眼,无言以对,继续听故事。

  “我姐被三叔带大,然而三叔却视我爸为仇人,视正邪两面无顾,把我爸为了正义生存、为了家人的被迫举动,出卖我爷的罪行行为视为弑父。”

  “对我姐进行洗脑,说我爸就是罪人,曾经被三界加一黑暗势力追杀就是为了绳之以法。”

  “然而三叔忽略的,是导致这一切发生的人却是我爷。”

  “就这样,我爸和我姐就成为了仇人,还说要带着我控制我爸的大业。”

  “……经历一系列误会。”

  “我姐把我从我爸身边抢了出来,把我被我爸洗脑,跟我生活了两百多年。再之后,我爸又抢了回去,我姐也被洗脑的非常严重,不听我爸解释。”

  “一个误会持续了几百年,知道前两天儿,才化解。”

  承之己越说越激动,越说越进入状态,越说越对三叔这个人充满了仇恨。

  若不是他,姐姐可能早就跟家人团聚,就不会有那么多年的提心吊胆了,我姐姐也能过上幸福的生活。

  承之羽越听越伤心,越听越觉得自己、弟弟好不容易,也牵起了手,可这次看起来性质就不同了,华知音看到后也没有任何排斥和吃醋的感觉了。

  全场,华知音全程心疼姐俩,一点都不觉得奇怪,甚至更爱承之己了。

  而另一个,终于露出了不可思议、不敢相信、难以置信和不知所措的表情,惊讶着。

  “哇,法界、四百多岁,这……”他没有了任何语言能够表达,全都在脸上体现了。

  “你真的信吗?”他碰了下妹妹。

  华知音也终于找到了第二个必须该问的问题,而且一定要知道。

  她来到承之己身边,承之羽自然为两人让路。

  “可我明明记得你小时候的样子在我脑子里,还有我们一起玩的经历、记忆和纪念。”

  “这是怎么做到的?难不成我也……哈哈哈!”她笑道不敢想不敢想。

  接下来,是他最不想说的话,可能会影响到华知音的心情和理智,但该说还是要说。在此之前他非常的紧张,间接的给足了华知音走出惊叹的状态。

  “其实……”他瞬间性戛然而止,表情狰狞,苦不堪言。

  “我们从小长大的记忆是我把用法术伪造的。”

  果不其然,华知音听到后,脸色瞬间就变了,脚步和前进的速度也瞬间停了下来,皱着眉疑惑着。

  有一种自己被耍了的感觉,人生被别人控制。

  她冲着华知音喊:“混蛋!那……我自己真正的成长记忆究竟是啥啊!太他妈不公平了。”

  她想开口大骂,但又因为某种原因止住了,华知音来到河边的围栏边,看着流动的河,一动不动。

  “听着音音,我是承之己的爸爸。”她的耳边出现了承之己爸爸承杰的声音,她发现自己动不了,也说不出话,身体完全被承杰给控制住了。

  “你的人生被我控制真的很抱歉,但你和我儿子的记忆不是假的,从小长大的一切也不是假的,都是真的。是我在成神以后把我儿子的年龄线和相貌都给变了。”

  “他现在是18岁,耗损了我成神的所有法力,才消除了他的永生体质,没敢告诉他,只给了他几百年的记忆。”

  “所以,伯父在这告诉你真相,不只是为了让你知道你的童年是真的,还想告诉你不要把这事告诉他。,请你理解。”

  “你是我内定的儿媳妇,再见。”

  说完,承杰的声音在华知音耳朵里消失了,身体和嘴巴也都能说话了。

  她得知自己的人生并没有假的后,情绪瞬间就变了。

  回头时眼泪已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副平衡快乐感。

  “承哥!算了。”她将真相隐藏的戏演的很出众。

  “只要有你在我脑子里,就行,我不管什么真假。”

  这句话,承之羽和华知晓都看出来是表白了,可承之己却天真的认为这是原谅。

  四个人继续走,故事也讲完了,华知音再次停下。

  她活蹦乱跳的来到了哥哥身边,挽住了哥哥的胳膊,头也可爱的靠在了哥哥的肩膀上。

  “我也有一件离奇的事跟你说,准备好了吗?”

  “相信我,比你的还要劲爆喔。”

  她拉着哥哥来到承之己和承之羽面前,跟介绍人似的站在两人面前。

  华知晓也做好了真相暴露的准备,准备伸手是好。

  “这位,也不是我男朋友,跟你一样,是我哥哥,而却是一个妈一个爸的哥哥。”

  “别不信,就是这么巧合,我也是前两天我才知道的。”

  “怎么样?帅吗?魁梧吗?”

  她充满的表达了自己和哥哥之间的奇妙联系,就跟承之羽关心弟弟一样,兄弟姐妹自己的心灵感应非常强烈。

  华知晓先是跟承之己握手,正确、合理的握手,然后跟承之羽握手,表示认识了。

  “你是做什么的?”承之羽姐姐好奇的问,她像是看出了什么似的。

  他先是看了看妹妹,然后妹妹道:“说吧,这都是自己人。”

  得到答案后,他毫无客气的说:“遇到我妹前,我曾经是个恐怖分子,也干过杀手。”

  “嗯?有意思,哈!”承之羽若有所思的琢磨。

转眼间,四个人来到全新的地方,这条马路边公园的尽头的对面的公园,它的所属者是承杰。

 文学


  也就是说这公园也不是公共空间,而是私人领地。

  但平常,承杰还是愿意开放,给路人提供的散步的地方。

  这里有专业的看护人员,有身怀武艺的保安,有绝对针孔无死角摄像头,有公共洗手间。

  不过可惜,这块好地就要被承杰卖给政府了,彻底变成公共的地区。

  一进门有两条路,一条斜右侧,一条斜左侧。华知音和承之己二人走的事斜右侧,华知晓和承之羽二人走的是斜左侧。两组人两路,可说是互相的二人世界了。

  华知音和承之己这边,两个人重归于好,很甜蜜。

  今日不同往日,以往两个人散步,华知音穿的都是比较爷们或帅气的男装,或是紧身裤。

  对于一次没有穿裙子出来溜达的她来说,自己会莫名其妙的表现的女孩些。

  小手提包双手拿,放在腹前溜达,她还故意露出右手,希望承之己能牵起她的手,默认在一起,可是几十米溜达完了,手还没连接在一起。

  她会时不时的咬嘴唇,抬头侧看承之己,今天这么漂亮的她也没能勾起承之己的欢心。

  最终,她终于受不了了,放弃了女孩的本性,走的很随便。

  承之己见势,表情表现了他还是喜欢这种状态下的华知音更习惯些,穿裙子有点诡异。

  虽然没明说,但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华知音也看出来了。

  “说一说吧?你和你……哥,怎么回事?”

  他看到长椅,顺势坐下并转移了话题,还间接让气氛不再那么尴尬。

  华知音的攻势还没结束,见承之己右边还有一点点空位,左边有那么大一片,她偏要坐右边,挤在那个小缝隙中,只是为了能够贴紧承之己。

  两人一对视,承之己就往左边移动,她就往左跟,以此类推了一会,承之己被挤到没边,就接受了。

  然后华知音才可以讲述。

  这两个人真得很有意思,不过也可能是她相信了伯父说的话。

  “是这样的,前两天…我爸回来了。”她停顿了下,虽然只有短短的半秒钟,可哽咽的含义却如此深厚。

  承之己一听,甚至比自己家族的秘密还要感到惊讶,并且华知音重获爸爸而开心,不经想感叹什么,但话到嗓子眼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所有的激动都写在脸上了。

  他有些不知所措,手足无措,乃至于坐立不安,激动到飞起来了。

  “等等!”他笑着说道,“你爸?他终于回来了?”

  华知音也陪同着点了点头,同样回忆起那时看门,在客厅见到爸爸的被压制的喜悦。

  “哈哈哈!太棒了!”他起身并牵起华知音的手。

  “走啊,带我去见见她,我记得……”他话说到一半,觉得奇怪的停了下来,重新坐回长椅,不知道在思索什么。

  华知音见他陷入了某种意境,无法凝聚注意力,于是当即把话题转移。

  她牵紧承之己的手,道:“我哥哥,他原本应该是满月时夭折的孩子,可我爸却为了他冒险深入以被控制的科研公司,在自己的公司私下尝试,最终救活了他,而我爸和我哥也被恐怖分子控制住了,研制化学武器。”

  “还把我哥哥从小培养成了一位……”她越说越激动,越说越生气、伤心,“可恶的恐怖分子、杀人犯。”

  “不过还好!老天让我遇到了他,并把他救出来,跟我和我妈团聚。”

  她还在为哥哥被改造成恐怖分子的事而怒火冲天,即便是那一路什么都没有表现,可她内心中却无比心疼着哥哥,什么都是从电视里学,面上学习的只有杀人!

  大好年华就这样被邪恶的父亲给夺走了,这种心灵上的感应式冲击力,她心领神会,很明白哥哥的挣扎。

  特别是自己还是个法师,就更能感受到哥哥的痛苦了。

  “真希望给我们一点时间,让我好好陪陪他,跟他讲述这个世界,看看我和我妈妈。”

  “可惜,我还要上学呢,眼瞅着就要毕业了,哈。”

  苦笑后,她的表情又变回了失落和苦涩,这也是第一次看到她这么伤心。

  而承之己听完以后,主动移动到了她身边,搂着她,给予了足够的温暖和臂膀。可她刚才硬要贴紧承之己,现在如愿以偿却没有了刚才那股劲。

  拥抱的很自然、很正常,没有了暗恋成分。

  在这个周围春季里绿油油的花草树木也覆盖不了她忧伤及悲情的心情,愁眉苦脸、闷闷不乐。

  “哎呀!”承之己叹出一声很无语的气,全身瘫了一下。

  “他现在不是回来了吗?在一起的时间有的是,只要别再出问题,你们会永远在一块的。”这话好像对华知音毫无效果,她还是没能走出此时的哀伤。

  “你他妈……别打乱这氛围好不好?出来一趟开心点啊!”

  她一听,心想‘呦呵’,这小子也学会说脏话了啊,注意力立刻就转移到了承之己身上。

  她含着未干的眼泪扭头,撅着嘴歪脑瓜子质疑相视。

  她掐起了承之己的脸,道:“说,是我把你带坏的?什么时候学会他妈的了?嗯!他妈的!”

  力度不重,像是调情,可承之己却还是表现出了一副很痛很痛的样子,当然,这都是捧她。

  “你装?”她瞪大了眼睛,拆穿了承之己,“你再装?我都没用力,用得着你宠啊!真是,走走走!”她起身,继续往公园深处前行。

  承之己也在她背后很自然、不自觉的笑出了宠爱,甚至自己还不知道。

  追上后,他道:“音音,你说我们在1400年做的一切,真能改变历史吗?我怎么一点故事都没看到,该不会是清誉心为了保护我们骗我们的吧?根本就不会改变?不然也不会让你我参与那次的海战,对不?”

  华知音前几个问号还在思考这个问题,可最后说完时,她的重点就变了,锤了承之己肩膀一下。

  发出很委屈生气的表情,说道:“那你之前还阻止我?不改变历史的话,我们就应该出手相助,也就不会死那么多保卫海岸线的同胞了。”

  “那一个个海盗的嘴脸,依然在我脑子里浮现,真想再唤出我的火鹰,燃烧他们一遍、二遍、三遍……一百遍。”

  她咬牙切齿,面相穷凶极恶。

  “还有那座岛上的一个海盗,叫什么——徵羽?我临走前怎么没补刀!”

  “他……他……跟我……”她貌似有些话张不开嘴。

  眉目之间在回忆她与这位徵羽的过往经历,她不知为何心竟然疯狂的跳了起来,有股力量在她脑子里徘徊,但最终还是衍生成了恨意。

  “等开学,我去找誉伊,了解更高的法术,哼。”

  承之己感受到了,这个华知音才是真正的华知音,不是刚才被眼泪淹没的小女子。

  如果这种性格能抑制的很好,就太厉害了,可华知音在高处徘徊,没在中间稳定。

  他也努力再给华知音更变性格,让她变得更好。

  …………

  这两个人进入了新的状态,那……来看看那边的两个人进行的怎么样了。

  华知晓要比承之羽高一头,承之羽要比华知晓大很多,只有在气场上达成了平手。颜值还是女方胜出一点,身材的话男方要更胜出一些,总而言之就很配。

  这两位高手、不平凡的人站在一起,cp感不是一般强,拼武力的话也难分高下。

  “不是……你真的有几百岁了?”

  华知晓再次从单独的情景下很质疑的问出了这个问题,表情十分狰狞,一百个不相信。

  但伴随着他充满感叹的语气又把承之羽这种烦气别人不相信自己的情绪给压了下去。她知道,这不是在质疑,而是质疑中的强调性确认,他信,但是要追问。

  她叹了口气,很无语,却拿出了手机,翻开相册。

  “呐!”

  她超可爱的奶音把手机递过去。

  “第二个相册,过往记忆,看!”

  别的相册里都有好几百张照片,可就她说的这里只有二十多张照片,有的都是黑白的、博物馆的画等。

  第一张,上面是一个女子,在画中美若天仙,上面还有专家推理的故事。

  【此画出土于大惠王朝 春桓城(今春县)村长里的一处地下宅子内,它女主人和男主人不知所踪,而画作里画的正是女主人的仙貌。】(价值连城)

  华知晓没看出什么,噘着嘴很不解。

  第二张是一套器皿,上面刻有两个名字和日期。

  【制造于大惠王朝初期,发现与大惠王朝末期,又在(旗神王朝)遗失。直到公元2000年,在神仙郡 某县(仅神仙市 羽萧县)再次被发现,主人是一位叫做羽和萧的古人。】

  就这样,华知晓一看再看,一直到第二十一张的时候,他看到了一个男人亲吻承之羽的脸。

  他就问:“这人是你丈夫?男朋友?老公?”

  承之羽很不客气、不羞涩、不害羞、不害怕的直接回答。

  “他是我儿子啊!”

本文标签:

上一篇:我的放荡校花依依|他含着她的乳奶揉搓揉捏小说

下一篇:扒开我的乳罩体育课H 男孩坐在木马的木棒上写作业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