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双道长啊子琛别顶哪儿TXT 叫老公不叫就做到你叫

2021-10-26 08:36:13【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康鸿远朝身边两个正在琢磨画像的大理寺差招手,“走!”

  乔晚凝也不拦着,侧身让开路。

  看样子也不像是楚柏渊他们被发现。

  难道是镇安侯府有什么事吗?

康鸿远朝身边两个正在琢磨画像的大理寺差招手,“走!”

  乔晚凝也不拦着,侧身让开路。

  看样子也不像是楚柏渊他们被发现。

  难道是镇安侯府有什么事吗?

  乔晚凝抬步朝侯府走,翻墙潜入府院,摸到谭如海的住处。

  挨到窗根下,就听到屋内有人压着声音说话。

  “侯爷,这康少卿究竟是什么意思?他为什么会帮表小姐说话?难不成他还能看上表小姐?”

  说话的是侯府的管家。

  康鸿远帮她说话?

  乔晚凝有些意外。

  “他帮乔晚凝又不是第一次!”谭如海冷哼。

  上次乔晚凝借康鸿远的势整治谭蓉,连累他也贴了一笔银子的事可没忘!

  “乔晚凝简直就是个妖女!早知今日,当初无论如何也要劝阻父亲与母亲将她丢回到乡下去!谭雪梅死了没人养她,就给她安排个下人照顾也是,总比让她在侯府扎了根强!”

  “老夫人心善,这是没办法的事。”管家道,“老奴担心的是,若侯爷不进宫为表小姐求情,他会不会真的泄露大公子通过黑市药铺偷偷售卖神医谷私药的事?此事虽说不违天璃律法,可传到神医谷那边,可是坏了规矩,大公子怕是不好在天武落脚了。”

  谭如海骂道:“该死的药铺掌柜!赚钱赚疯了,孙家的人也宰!”

  “听说揭穿药铺与钱庄的人好像是叫追命的人。当时黑市上围观的人不认得,是事后有见过他的根据传言的样貌描述猜测的。”管家谨慎地说。

  “追命?那不还是与乔晚凝有关!”谭如海怒道,“这个妖女就是存心想毁了侯府,我凭什么为她动用父亲的保命金牌,进宫去讨皇上的嫌!”

  乔晚凝想起来了,原主的外公老镇安侯谭铮战功卓越,天璃皇帝曾赐给他一块免死金牌,许诺能发挥三次效用。谭铮死后,这块金牌就传到世袭侯爵的谭如海手中。

  谭如海可是有救她的资本啊。

  康鸿远用从黑市药铺查到的消息来威胁谭如海去救她,想必是惦记着还债的事。

  乔晚凝笑笑,这位康少卿还挺讲诚信。

  不过他似乎忘了,她可是说过,若她不开口,他再擅自做主偿债的话,她是不会认账的。

  算了,认不认账到时候再说。先瞧瞧她这便宜大舅受不受威胁。

  只听管家继续担忧,“侯爷,到底该如何是好?表小姐是可气,可也不能耽误了大公子的前程啊!”

  镇安侯府如今就剩下个空架子,还寄希望仗着大公子有重振侯府声威的一天。

  如今天武天璃交好,两国文武学堂互通。天武有派学子到天璃皇都书院读书,天璃也派武学生去天武习武。只要将学子名单登记造册,把身份盘查仔细即可。

  谭如海的儿子便是以武学生身份去了天武。

  管家担心,大公子与天武神医谷的关系会影响到大公子在天武拜师习武的机遇。

  谭如海这个当爹的肯定也担心。

  “罢了!康鸿远的这笔账,本侯记下了!”

  思来思去,为了儿子的前程,谭如海决定为外甥女的生死担忧一回。

  知道谭如海要取宝贝金牌,乔晚凝可是盯得紧。

  管家为了避嫌,提前离开屋子。

  乔晚凝则等着谭如海取出金牌后捞走。

  这么好的东西,怎能让谭如海浪费掉呢?

  结果,乔晚凝等来谭如海的一声吼叫。

  “哪个毛贼偷走本侯的东西!”

  管家闻声跑回来,“侯爷丢了什么?”

  “本侯的金牌怎么不见了!”谭如海指着书架背后墙上的暗格。

  暗格里只有一个打开的空木盒。

  “这……侯爷是不是放到了别处?”管家问。

  “不可能!本侯一直将金牌放在这个暗格中。”谭如海肯定。

  谁盗走了他的金牌!

  管家也惊了一头汗,“侯爷,报官吧?”

  丢了金牌,可不得了!

  “不行!”谭如海还存着一份理智,“不能报官!金牌不比其他,丢失这般要紧之物,等同对皇上大不敬,重则杀头!”

  “那可从何查起?”管家吓的失了神。

  谭如海深吸一口恶气,“一定是乔晚凝做的!”

  嗯?

  躲在后窗外的乔晚凝无语。

  没捞到宝贝的她头上冷不丁地被砸了一口锅。

  “去她的住处搜!每个角落都不能放过!”谭如海下命。

  “要让府上的人一同搜寻吗?”管家问。

  “不行!”谭如海经管家提醒,又清醒了一些,“不能让府上的下人去搜,人多口杂,传出风声就麻烦了!你去把如山他们一家叫来,让他们一同寻找。”

  到了乔晚凝的住处,谭如海又支走了刚被吵醒的翠娥。

  谭如山夫妇与谭蓉,谭如海与管家,一共五个人在乔晚凝的住处翻的是热火朝天。

  从天刚蒙蒙亮,一直翻到近午时,包括絮儿的屋子在内,小院里所有的地方都找了个遍。

  根本没见金牌的影子。

  谭蓉倒是还想顺手牵羊,可是发现乔晚凝的屋子空的很,“大伯,肯定是被乔晚凝藏起来了。她的东西都不在房中。”

  谭如海也已发现,除了常用的一些普通物件,值钱的东西都没有。之前被乔晚凝从谭蓉手里夺回的首饰盒也没有影踪。

  乔晚凝料到他们不会从自己的住处找到金牌。

  有人栽赃,也不会用金牌这等宝贵的东西。能偷走金牌的人肯定就是冲着金牌,而不是她。

  趁谭如海不在,乔晚凝溜到他的屋子里补了个觉。醒来后潜回住处,刚好听到谭蓉的话。

  真是笑话,留着东西等着让人惦记吗?

  听说谭如海要搜她的住处,她就先一步赶回去把值钱的东西都收入空间。翠娥那时还在睡懒觉。

  “乔晚凝!”

  听谭如海咬牙切齿地叫出她的名字,乔晚凝不以为然。

  随便他们以为她偷走了金牌吧,让谭如海不痛快她就舒坦。

  反正他们也不敢嚷嚷丢了金牌,更不敢去找被宫里人带走的她质问。

  乔晚凝丢下累哼哼又气鼓鼓的几个人,神不知鬼不觉地离开了侯府。

乔晚凝回到红玉戏班。

 文学


  与蔡班主探讨戏班拓展的事。

  从商人的角度,蔡班主的构思设想不错,与外埠戏班的合作条款也拟的很好,在赚钱方面乔晚凝没有异议。

  她提出另外几点:关于红玉角儿的培养,红玉人的福利以及杜绝任何不良风气的规矩等等。

  蔡班主听得有点肉疼。

  “乔……追命公子啊,这可是增加了不少支出,那些合作的班主怕难同意。戏班已经有了月银开销,还要给他们按年限另外分红,甚至还要管他们养老?”

  “还有,招收穷苦人家的孩子学戏,就是赏给了他们一口饭吃。他们难道不该一辈子为戏班出力,还准他们出师五年后另谋出路?岂不是为他人做了嫁衣!这么一来,戏班岂不是快成为善堂?”

  乔晚凝笑笑,“想要一个招牌存的久,打的响亮,除了自身出售的东西有品质,在内部,必须要注重福利待遇,让每个人有归属感,才值得他们更好更情愿的付出。”

  “我们要让他们真心愿意留在红玉,而不是只靠一份卖身契强制捆绑。每个人生来就该拥有属于他们的自由。”

  “只盯着赚钱这一个目的,不去凝聚人心,单靠一份苛刻的契约去捆绑人,在任何行业都不是长久之计。”

  “愿意加入就加入,不愿意加入,我们自己去做,只不过没有直接与现成的戏班合作省事罢了,却是我们一手带大的孩子。”

  “但若决定加入,就必须遵照红玉的规矩,我们靠出售戏目赚钱,不卖人卖身,我不希望戏班有任何不良风气出现。”

  “不论是名角还是龙套打杂,受了不公不平,做为每个班主都要为他们出头。若戏班里有任何人行迹不端,该严惩的严惩,该除名的除名,也绝不含糊!”

  “追命公子,你这说的,倒好像朝廷该做的事,我们就是一个以戏为生的。”蔡班主感觉肩上从未有过的沉重。

  “我管不了天下所有人,但只要是红玉名下的任何一员,都要遵守红玉的规矩。戏班也不能成为我们立身根本,毕竟看戏不是百姓生活必需。”乔晚凝道,“我们以后必然要经营其他行当,建造一艘巨大的商船,乘风破浪航行百年。”

  “……”

  蔡班主听得有点傻眼。

  乔小姐的野心比他大得多,是他从来没敢想过的啊!

  顿时肩上的沉重感都化为驶向滚滚金山银海的动力!

  ……

  在红玉戏班给班主上了堂令其大开眼界的现代商业理论课后,乔晚凝赶着天黑,走当日下山的小路回到齐家人所住的禅院。

  这时她已经卸了追命的妆容,做回那个脸上有烧伤的侯府表小姐。

  “乔小姐!”

  最先见乔晚凝回来的是廖北,正从宁心阁下来,蓦地看到个人影。险些拔刀。

  听说乔晚凝独自回来,齐释尧等人都聚到齐程的住处。

  乔晚凝为齐程检查了伤势,“这两日恢复的不错。”

  “你这两日去了哪里?”齐释尧问。

  白天的时候齐家还传来消息说没有发现乔晚凝的行踪。

  这夜里,她就突然一个人跑回来?

  “国公爷放心,没人在城中见到我。只要您这边没人走漏风声,不会有人知道我违逆圣旨,擅自离开。其他的,您就不必多问。我累了,先去休息。”

  乔晚凝抛下众人,来到旁边的耳房。

  其他人也不好闯入一个姑娘家的住处。齐释尧见问不出什么,想人回来就好,没有执意多嘴。

  待众人散去,乔晚凝听到隔壁有人敲墙,便朝那墙踹了两脚以作回应。

  隔壁安静了一会儿,又开始重力捶墙,仿佛势必要把这墙捶个洞。

  乔晚凝来到隔壁,“姓齐的,别没事烦我!”

  齐程问,“出去两日,没解了气?”

  乔晚凝双臂环胸,抵在墙上。

  “这事包在我齐家身上。”

  乔晚凝斜了眼齐程,“得了吧!你家的人连我都找不到。”

  “你又不是众人所知的乔晚凝,他们找不到很正常。”齐程不以为然,滚轮椅来到乔晚凝跟前,“这两日,你也不是毫无所获吧?否则,你大概也不甘心此时回来。

  “拐走絮儿的那畜生被灭了口,大鱼不知道躲在哪儿!”

  “灭口?后面还有人?这事不简单啊!”

  “所以才可气!”

  “是自责吧。其实你这样,那絮儿在天有灵,肯定也不开心。”

  “就他!”乔晚凝把剩下的一张画像丢给齐程,“拐走絮儿的畜生,昨晚被人勒死。是个阉人,怀疑是宫里的太监。”

  “这人……看着有点眼熟。”齐程凑近桌上的烛光,仔细打量。

  “真的假的?”乔晚凝走过去,坐在桌旁的椅子上。

  “让我想想……真的似曾见过……”

  “天下长得像的人多的是,我只要附和阉人特征的。”

  “宫里的太监……宫里的太监……不是宫里……是在慕府,对,是在慕府!”齐程将画像拍在桌面上,“没错,是在去年春天,慕云公子的生辰宴上!”

  “天羽质子慕云?”乔晚凝脑中浮现出一个人影。

  “对。慕云是三月初七的生辰。每年皇上都会赐他生辰宴。也是慕府每年难得热闹的时候。皇上会让朝中众臣家年龄相仿的儿孙去慕府赴宴,以示关爱之意。”

  “也包括你们齐家的人?”

  “不如说,皇上就是想看看慕云在齐家人面前的表现。”

  “皇上真不愧是皇上。”

  乔晚凝冷笑,明知齐释尧大败天羽,逼迫天羽送出慕云为质子,老皇帝还让慕云接受齐家人的生辰贺礼,真够损的。

  “此人就是当日在生辰宴上忙碌的太监之一。”齐程更加确定,“给人斟酒时差点洒了酒,被执事太监呵斥,是慕云不愿扫兴,没让人为难他。”

  “这样啊……”乔晚凝将画像折起收好,“改日见了那位慕公子,我问问。”

本文标签:

上一篇:皇子褪衣自己扒开调教 酒店为什么那么多大声叫的

下一篇:第一次吃女朋友的胸过程 三个人搞你一个可不可以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