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1v1双性受整夜不拔bl 超短裙女同学吞我精子小说

2021-10-29 08:33:49【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林晓玲被吓了一跳,下意识的伸手去护自己的箱子,结果那个男人竟然一把她推倒了。

  放在板凳上的箱子也被踹下去了,里面白嫩嫩的包子滚了出来。

  “妈!”

  

林晓玲被吓了一跳,下意识的伸手去护自己的箱子,结果那个男人竟然一把她推倒了。

  放在板凳上的箱子也被踹下去了,里面白嫩嫩的包子滚了出来。

  “妈!”

  福姐正好看到这一幕,喊了一声就往这边跑。

  后面的傅行也跟着,对着张小江开口。

  “去叫保安。”

  男人看到来了几个小孩子也不害怕。

  “我看谁敢叫保安!敢惹老子,你们都不想好了是吧!”

  林晓玲起身一把推开男人,把福姐拉到了自己的身边。

  学校门口的保安跑了一个过来。

  “喂!干什么的?”

  “别给老子多管闲事,别以为你年纪大,我就不敢打你了,老子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打听打听,整个县城谁敢惹老子!”

  过来的保安看起来五十多岁,最听不得别人说他老,他哪里看着老了,就算是年纪大了,动手打这种瘪三也是分分钟的事情。

  “你他妈最好给我滚远点!”

  男人看着保安过来,想也不想的冲了过去,结果被人家抓住手拧到了身后,直接给按着跪下了。

  “嗷嗷嗷嗷啊……疼疼疼……”

  男人痛得大叫,林晓玲心疼的看着一地包子,今天也没办法再继续卖了。

  “叔叔,把他送到派出所吧!”傅行看了一眼被吓到的福姐,皱着眉开口。

  “别……别送我去派出所,我道歉,道歉!”

  男人一听出派出所就害怕了,小地方的人,都是世世代代生活在周围的,大恶的人没有,但是这种无赖也特别招人恨,一般也都手脚不甚干净。

  一般是人惹不起也不想惹,小损失都会当自己吃个哑巴亏。

  这个张大庆也算是个惯犯了,平时欺负老弱病残和妇女都习惯了,没有想到这次竟然踢到了个铁板。

  林晓玲也很生气,更心疼自己做的那些包子,可能也值不了多少钱,但都是自己辛辛苦苦一个个的包出来的。

  “我不是故意的,就一抬手谁知道会碰到她的箱子呀!”

  男人还在胡诌,保安已经拧着他的胳膊站了起来。

  “哎,你们要干什么?放开我家的男人!”

  巷子里早就有不少人在看热闹了,结果谁知道惹事的人这么快就被抓起来了。

  大庆媳妇急了,看着别人要把她的男人抓走,就不管不顾的冲了出去。

  保安不松手,大庆媳妇伸手就冲着人家的脸抓,撒泼撒赖,弄得放学的学生都不敢往这边走了。

  保安也不是吃素的,虽然不敢乱动手,就用力的拎着大庆的胳膊把人挡在前面,大庆媳妇上来最用力的两下,都直接抓在她自己男人的脸上了。

  “哎呦喂,疼死我了,你个臭娘们,抓到我了!”

  保安看向傅行,傅行不松口,就是要把人给送到派出所,这边和福姐一起把林晓玲送回家,然后去了学校旁边的超市,用公用电话给他妈说了一下。

  胡曼雯一下子紧张了,问清楚林晓玲没有什么事才放了心。

  “这些人有手有脚的,整天不干正事,就知道满大街小巷的乱窜,就是不干好事,这几天上面还有人下来巡视,幸好是被你们看到了,我这就和你爸爸说下。”

  傅行放下了电话,转身看着还在担心的福姐。

  “没事了,有人会处理好的,阿姨没事。”

  福姐惊魂未定的点点头,大眼睛眨了两下,把水光给忍回去了。

  卫建国知道家里出事了,临时请了假,去了派出所。

  别的不说,损失肯定要先赔偿了。

  大庆夫妻俩坐着不说话装死,不管别人说什么都不搭话。

  卫建国和林晓玲在派出所做了一会儿,就回去了等消息了。

  “你没事吧?”

  “我没事,就是心疼包子。”

  林晓玲把包子都捡回来了,掉到地上的被她撕去了外皮,其他的都还是好好的,但是她肯定不会卖给别人了。

  “你没事就好,包子拿回来咱们可以自己吃,正好我带点去工厂给大哥他们都尝尝。”

  林晓玲点点头,转头就去找布兜子给卫建国装包子。

  “明天周天了,就不出去摆了。”

  林晓玲闷闷的开口,卫建国不住的点头,甚至都有些不想让林晓玲出去卖包子了。

  东西没了就没了,如果认出了什么事,让他去哪里后悔去。

  不管林晓玲完全不担心,甚至还想着下周要做到点,把今天的损失都弥补回来。

  “你这两天有空,把灶台给我垒起来吧。”

  “哎,好的。”

  卫建国在心里叹了口气,第二天回来林毛毛兄弟也回来了,几个人把包子都吃完了。

  卫建国在院子里挂了个小灯,把沙子水泥都倒出来,厨房里的东西也都被清理出来了。

  三个人的手都很快,没过多久就把灶台给垒起来了。

  “先垒出来一个,姐你先用着,看看这边留的地儿,以后不够用了,都给你垒起来,生意好了能放一大排。”

  林晓玲看着点头,笑了。

  卫建国把炉子给挪了个地方,橱柜也弄出去了,想着要不要把厨房和杂物间给打通。

  厨房里的东西是越来越多了。

  “以后你们中午和晚上也回来吃饭,家里一直都有热乎的。”

  林晓玲又开始雨打不动的出去卖包子,只要包子卖完,隔天就增加10个,一直加到了120个,不仅是箱子不够用了,时间有点不够,她毕竟就只有一个人。

  卫建国也不想让她太累,觉得一天120个包子也不少了,都卖出去,一天的进账都有三十多块钱了。

  但是这也不稳定,有时间下雨了,出来的学生少,一下子就会剩下来不少。

  林晓玲还在摸索着,每天都要提前看天气预报。

  自从大庆被弄到派出所,他媳妇也没有再来卖包子了,刘大姐又凑过来让林晓玲去巷子里摆摊。

  林晓玲也没去,还是在自己的老地方,只要到了时间点,不管有没有卖完都会回家。

  就在林晓玲以为卖包子的事情可以继续下去的时候,家里来了电话。

  说高秀菊在家里不小心摔倒了。

卫建国请了假,林晓玲带上了卫宇浩,背着包先回家了。

 文学


  高秀菊被送到了镇上的一家小医院,拍了片子,摔倒了胯骨,有点开裂。

  以前高秀菊的腰被扭过一直也不算好,走路有点拿劲,结果这一下就更严重了,人是要长期的卧床修养了。

  卫建民前前后后的跑着,林美娥在家里走不开,要顾着三个孩子,卫红旗过来守了两个晚上,家里那么多地也走不开人。

  林晓玲到了医院先给高秀菊擦了身,卫建国和卫建民坐在医院外面。

  “你回去休息休息吧,医院我看着。”

  卫建民看着卫建国点点头,跟着问。

  “大哥没回来啊?”

  “他们组长看得严,他又是没干多久,经常请假也不好,而且回来也没什么,让晓玲在医院里看着就行了。”

  卫建民脸色有些不好看。

  “秀儿明天也回来,咱妈要在医院观察一个星期,咱们先轮流看着吧。”

  卫建国点点头,也没回家。

  在这边了解了高秀菊的病情,主要还是年纪大了,磕了碰了就算是不严重,也要仔细的养着了。

  李秀儿也是直接来了医院,高秀菊让她们先出去吃饭,她这边也没什么事情。

  林晓玲带着儿子,和李秀儿到了外面,随便在医院门口找了个小摊子,要了两份面。

  “大哥大嫂做的有些不地道了吧!”

  李秀儿刚坐下就开口了,表情不好看,语气也不好听。

  “一个都不来,都说走不开,那谁没有事情办呢,我工厂门口的货车排了那么长,我不需要看着吗?”

  林晓玲叹了口气。“别说了,咱们说这个也没用。”

  “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吧,家里的两个老的偏心,这句话没说错。”

  林晓玲苦笑着摇头,“爸妈已经在努力端平了,大嫂三个孩子,大哥在外面赚钱养活的是一家人。”

  李秀儿扭开了脑袋。

  “当谁不知道呢,两个老的背地里在补贴老大,咱爸累死累活的种的地,种子钱、化肥钱、农药钱……咱们两家哪家没出,种地和收庄稼的时候谁没回去帮忙干活?结果粮食买了,咱们不要,说是两个老的傍身,我看全部都傍到老大身上了吧!”

  林晓玲心里也是一门儿的清楚,只不过相对比李秀儿,她已经习惯了。

  “大哥大嫂三个孩子也不容易。”

  “谁容易啊?你不是也有两个吗?不就比大嫂家里少一个吗?家里至少还有咱爸能看着孩子,你还亲自把浩浩往医院里带……就算是我以后也生了三个,也不会有大哥大嫂这样的待遇。”

  林晓玲也叹了口气,但是唉声叹气都没用,该照顾的都要照顾着。

  “我都感觉没意思了,反正我是真的忙,下次我看如果不过来也行,咱们三家对钱请人来照顾着吧,这样总行了吧!”

  “你别气,为了这个事情也不值当,医生说咱妈身体没大事,过两天等到家里收拾好了接回去就行了。”

  李秀儿没有林晓玲这么乐观。

  “二嫂,你和大嫂做了这么长时间的妯娌,难道还不清楚她是什么脾气,你看吧,后面的事情不会就这样结束了。”

  林晓玲不说话了,給卫宇浩喂了一口饭。

  她让卫建国回去了,卫建民一个人跑两个工厂,来回不停的奔波。

  “我都想好了,今年收庄稼,我们家不出人了,去联系大型的收割机,钱三家来出,二嫂这个事情你没意见吧。”

  林晓玲摇头。

  “我没意见,还麻烦你去联系了。”

  “联系人我一点都不怕麻烦!”

  高秀菊在医院住了四天就回去了,林美娥在家里等着,见到林晓玲和李秀儿先叹了口气。

  “这几天你们来辛苦了,我实在走不开,要给孩子和咱爸做饭,衣服都没时间洗。”

  “没事,大嫂你辛苦全家都看得到,医生说咱妈最好不要吃太咸的东西,太油的也不行,后面你做饭就要费费心了。”李秀儿笑的毫无芥蒂,语气轻松的开口。

  林晓玲看得满脸苦笑,最后两个人是一起走的。

  李秀儿拎了半桶大豆油,林晓玲拎了小半袋子花生,她打算明年自己也种点。

  “能拿得到动吗?”林美娥站在旁边问。

  李秀儿接话,“哈哈哈,再多点都能扛得动,爸,家里不是还有芝麻嘛?你再弄点芝麻油吧,建民喜欢吃,外面的我怕不干净。”

  卫红旗嗯了一声,他对家里的每个孩子态度都差不多。

  李秀儿私下还笑话说卫红旗最有感情的,就是地里那一茬又一茬的庄稼!

  林晓玲又从自己的屋里带走了一包衣服,临走前去了高秀菊那屋。

  “妈,过段时间再来看你。”

  “不用,你们忙你们的,过年都回来就行了。”

  “要的,建国说后面他们工厂半个月能休息一天了,到时候都回家。”

  高秀菊脸色缓和了不少,看着林晓玲。

  “不嫌累就回来看看吧。”

  林晓玲带着孩子和李秀儿一起走了,林美娥给高秀菊端了热茶进去。

  高秀菊喝了两口摇摇头。

  “下次不用放蜂蜜,那些东西都给孩子吃吧,我年纪大了,吃这些也不中用。”

  “妈,您这话说得,如果让家里其他人听到,我都要没脸了。”

  高秀菊不答话,看着屋顶叹了口气。

  “下次不要和王婶子吵了,她偷偷摸摸的在咱们屋后头泼水,这次如果你爸也摔了,地里的那些活你愿意让老大回来干吗?”

  “真的是……是王婶子干的吗?”

  高秀菊看了林美娥一样不说话了,她这次是吃了个闷亏,早年王婶子和人家吵架,也是喜欢往人家屋前屋后扔脏东西。

  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个习惯看来还是没变。

  林晓玲回到家才松了口气,把东西放好,院子和屋里的东西都收拾的干干净净的,和她走的时候差不多。

  卫宇浩走了很长的路,回到家就坐在一边不愿意动。

  林晓玲笑着屡起了袖子,抓紧的开始去准备包子馅和和面。

本文标签:

上一篇:当闺蜜的面我帮男友口 又粗又长我被老外玩晕了

下一篇:三个一起太大了会坏掉的文章 手慢慢的摸到她的柔软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