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燃晚夹葡萄 车上他弄得我好爽高潮

2021-10-30 10:12:1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夏氏很不解:“不是说家里地早都种完了,没啥活了吗?刚才我们过去,还没说要回柳树坎儿。”

  淑慧就垂下头:“他说回去,那可不就得回去吗。”

  宋逸山和

夏氏很不解:“不是说家里地早都种完了,没啥活了吗?刚才我们过去,还没说要回柳树坎儿。”

  淑慧就垂下头:“他说回去,那可不就得回去吗。”

  宋逸山和夏氏都很失望,还有点生气。

  两个脾气这样好,总是体谅别人的人都生气了。淑媛就看不下去。她告诉淑慧:“你去把他叫过来,咱爸妈当面问问他。”

  淑慧立刻就着急了,眼圈也红了,眼泪马上就要掉出来了。

  “叫啥啊? 问啥啊?我们就不去兴隆庄,你还能咋地!” 好像挺厉害,但其实色厉内荏。

  越是这样,淑慧的声音越大,一张瘦瘦的脸都红了,眼泪也噼里啪啦地往下掉。

  淑慧的眼泪是大杀器。

  在李家,淑慧的眼泪让李家人都很厌烦她,并瞧不起她。

  但是在宋家,淑慧的眼泪无往不利。

  夏氏立刻就慌了:“不叫他,也不让你们去了。这多大的事儿啊,你哭啥啊。”夏氏劝淑慧不要哭。“你总这么哭,再把眼睛给哭坏了。”

  实际上,淑慧这么小小的年纪,眼神已经不大好了。她现在做针线,都离的眼睛很近,要不然她就看不清楚。

  走在外面也是这样,离的远一点的人和物件,她就看不清楚。

  夏氏这么一哄,淑慧却哭的越发大声,眼泪就像断线的珍珠一样,不住地往下掉。正好这个时候小存孝带着大宝和小宝进来,沈念也跟在他们的身后。

  小存孝并不十分吃惊,只是问:“我小慧姐这又是咋了?”

  “你先带大宝和小宝再去玩一会。”淑媛就对小存孝说。她认为淑慧这个样子,被大宝和小宝看见了,并没有任何好处。这对小孩子的成长和教育都很不利。

  小存孝就不说话,笑呵呵地带着大宝和小宝走了。

  沈念没走,他走进来,也没跟谁说话,就在淑媛身边坐了。他还不等人给他倒茶,就端起淑媛的茶碗,将剩下的半碗香茶就那么喝了。

  他没说话,也没发出什么动静,淑慧却不哭了,只是还有些哽咽,缓了一会,也就好了。

  夏氏拿出自己的帕子,给淑慧擦眼泪。淑慧就把夏氏给推开了,自己胡乱地把脸擦了擦。

  “我走了。”然后,她真就头也不回走了,只是脚步有些慌乱。

  “我小慧姐怕你,九哥。” 淑媛压低了声音跟沈念说。

  沈念觉得有些莫名其妙的:“我和她,井水不犯河水的。”即便他看不惯淑慧,但从来没对淑慧表示过什么。

  淑慧毕竟和宋俊山那些人不一样。

  宋逸山和夏氏已经在怨天怨地。

  “咋就怕他怕成这样!”

  他们都明白,李大郎是不愿意跟他们去兴隆庄,才会让淑慧过来,说什么要去柳树坎儿帮着干活。

  他家里正经种地的时候,他都没回去。

  “让人寒心。”宋逸山就说。

  “有他没他,都没啥差别。”淑媛就说。

  宋逸山和夏氏没说话,心中却并不赞同。他们凡事都想叫上李大郎和淑慧,并不是为了他们两个能帮上什么忙。 他们为的是,让李大郎跟宋家多亲近一些,这样对淑慧好,对这两口子的生活也有很多好处。

  “咱们吃饭吧。刚才落子还说饿来着。”淑媛就说,淑慧这些事现在已经完全不能影响她的心情了。“九哥,我让厨房做了酸菜粉丝包子。”

  “好。今天有点热,我正想吃点开胃的。”沈念就笑了笑。

  淑媛一面吩咐开饭,一面让人把小存孝和大宝、小宝喊了回来。

  这三个孩子已经很饿了,饭菜摆上来,就属他们吃的最香。

  看这三个孩子吃饭,宋逸山和夏氏那满肚子的愁都散了大半。

  “这小孩子啊,就得嘴壮。”夏氏就笑吟吟地给小存孝,还有大宝和小宝夹菜。

  如今大宝和小宝已经能够自己上桌吃饭了,这是淑媛特意训练和允许的。

  这一点上,大宝和小宝更像是庄户人家的孩子。那些大户人家的孩子在这个年纪,还在奶娘的怀里,被喂吃喂喝呢。可大宝和小宝已经很能够自理。

  这一点让淑媛骄傲,也让宋逸山和夏氏稀罕的了不得。

  现在,宋逸山和夏氏都忘记了大宝和小宝不是淑媛生的,他们已经完全把两个小娃娃当做是亲外孙了。

  大宝懂事,小宝最会拍马屁。别看他们小,勺子还拿不太稳,但是夏氏给他们夹菜,他们也会学着给夏氏夹菜。

  大宝现在就拿着银汤勺,隔着沈念大老远地给淑媛舀了个鸡翅膀。今天晚饭里有一道山药炖鸡,而大宝就记住了,淑媛爱吃鸡翅膀。

  “还是我宝贝儿子惦记我。”淑媛笑,一面忙用碗接住了。

  大宝就露出了有些害羞的笑容。然后默默地回去,自己自己吃饭。

  小宝要给沈念舀菜,却沈念一道冰冷略带杀气的目光给瞪了回去。她就耷拉下眼皮,似乎有些惆怅。

  沈念不为所动。

  小宝却不是能长久惆怅的性子,几乎转眼她就又乐呵呵地,讨好地给淑媛舀了颗圆滚滚的鱼丸。 今天晚饭还有一道鱼丸菠菜汤。

  这菠菜已经不是从兴隆庄拿回来的,而是快雪堂园子里自己产的。

  就这么和乐融融地吃了晚饭,撤了桌子,又摆上茶来。 大家就那么闲坐着说话。

  “你还嫌小宝埋汰?小宝得多伤心。”淑媛控诉沈念,但是声音极低,别人谁都不可能听见。

  “我没有。”沈念立刻否认,“她也没伤心。我估计,她这辈子都不会知道伤心是咋回事。”

  “你是说我小宝没心没肺呗。”淑媛不高兴了,“亏她还喊你干爹。”

  “我不是那个意思。”沈念依旧否认,但显然并没有什么诚意就是了。

  淑媛看看沈念,也没什么办法。

  谁没有点儿个性呢。

  实际上,沈念的洁癖很严重,他还特别的各色。

  不过自打淑媛认识他那天起,他这些毛病就没在淑媛身上犯过。

  “媛儿,听说你金您还要再买地?”沈念问淑媛。

  “是听周恕哥说的吧。”淑媛看一眼沈念。

  “嗯。刚才来的路上,正好遇见他,聊了几句。”

  淑媛是打算继续买地的,所以一直都托周恕等人帮她留意,只是没有合适的。而刚刚过了麦收,就正好有一座大田庄要出手。

  淑媛对此势在必得。

淑媛现在名下只有三百五十多亩地,只能算做一个小地主。 宋老爷子曾经说过,庄家财主万万年。

 文学


  老人家这句话不完全对,但也在一定程度上体现出来,这个年代,土地是多么重要的财产。

  淑媛手里有银钱,遇到良田,她当然要买。

  而这块地不仅肥沃,还连成了片,包括一个庄子,差不多就形成了一个村落。另外,这个庄子还离刘家屯特别近,也就是跟她那三百多亩地很近。

  这简直是太方便了。

  “姐,那庄子多大,有多少亩地?”小存孝就问。

  宋逸山和夏氏也在听,但是两个人什么都没问。

  “那个庄子和兴隆庄差不多大吧。地大概有一千五百亩。”淑媛就说。

  小存孝咋舌。

  宋逸山和夏氏也都露出了吃惊的表情。那可是一个村庄,还有整个村庄的田地啊。

  淑媛真能买下来吗。

  “咋有这么大个庄子要卖?别是啥骗人的勾当吧。”宋逸山忍不住开口了。

  “应该不是。”周恕亲自把这消息告诉她,那就不太不可能是什么骗局,毕竟经过了周恕的过滤了。

  “可谁家有这么大片地?”宋逸山又问。

  “这个我知道。”沈念就说,“那是一个败家子的地。”

  宋逸山和夏氏还不明白,沈念看了看淑媛,这才如此这般地说了一番话。

  这件事,跟庆丰这地界的性质有关系。

  庆丰这地方,地处大梁边界,原本是荒无人烟的地方。不过因为土地十分肥沃,从前朝开始,就有南面的人逃荒到这里开垦土地。另外,这也曾经是前朝很多囚犯的发配流放之地。

  这些囚犯被发配到这里,自然不能闲着,就在被看守者开垦土地。

  另外,前朝的时候,这里还有边军屯田。

  这么大片的土地,私人开垦出来的很有限,大部分还是边军和囚犯开垦出来的。他们这一部分土地,都是朝廷所有的。

  到了大梁国建国的时候, 庆丰这大片的前朝国有田地,就被分封给了功勋之家。一般人还分不到,能分到这些田地的,大部分都是皇室宗亲。

  不过那些人在建国之后,都渐渐开始养尊处优,田地还在,他们的人却都搬到京城,最少是上京城去了。

  沈念就知道这家庄子的主人。他不姓沈,而是姓李,是开国皇帝一位很受宠的妃子的娘家。这个庄子,就是极少数不是因为功勋,而是因为恩仇而分封的田地了。

  不过这妃子的娘家人没出息,到了第二代就没落了。

  如今,就沦落到了卖庄子的地步。

  “贪图享受,好赌成性。估计身边的庄田还不大好意思卖,这离的远的就先卖掉了。”

  这妃子的娘家人虽然不成器,但却不干坑蒙拐骗的勾当。

  所以,卖庄田这件事是真的。淑媛拿真金白银去买田地,不怕被骗,或者另外有什么麻烦。

  卖主那边是没有什么麻烦,麻烦的是买主。

  不仅淑媛一家看中了这个庄子。 庆丰还有别的有钱人,也是有这个财力能买下这个庄子的。

  而且,那些人还不像淑媛。

  这个庄子不管原来是谁的,在淑媛看来,就是一个庄子。她要买地,这庄子很合适,所以她要买。

  其他的买家,就有别的心思。

  能买到皇帝家赏赐的土地,那也是一份荣光。有的人家,就想着要拔这个份儿。

  “都有谁家?”小存孝又问。

  大人们说话的时候,大宝和小宝就很安静,他们还在认真地听淑媛说话。

  “有几家,不过问题都不大。”淑媛就说。

  沈念看了一眼淑媛。

  淑媛就笑了笑:“那个刘文学家也想要买这个庄子。”

  “刘文学?”宋逸山和夏氏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才反应过来刘文学是谁。

  刘文学就是彩霞的那位刘家大少爷。

  之前刘家就跟淑媛争过刘家屯的地,刘家没争过淑媛。而这一次,刘家更加认真,也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架势。

  即便他们知道,淑媛想买这块地。

  “刘家一下子能拿出这么些银钱来?”沈念就问淑媛。

  淑媛点点头,她找人调查过了,刘家已经筹到了这笔钱。

  “媛儿,你这银钱凑手吗?”沈念又问了一句。

  “我也让人准备好了。”淑媛就说, 也就小一万两银子,在她这还真不是大问题。不过她还是问了问沈念,“最近桥上要是用钱,可能就得等等。”

  从南面往这调银子,或是从周家那边挪借,这都需要时间。

  “桥上的事你不用担心,最近没有额外的用项,我备的银子足够用。”

  淑媛就点点头。

  沈念也没说什么,随后又带大宝、小宝还有小存孝看了一会书,他就离开了。

  到了回兴隆庄这一天,夏氏一大早就打发人去看淑慧,结果发现淑慧家里没人。

  原来,淑慧和李大郎起了个大早,早饭都没吃,就回柳树坎儿去了。

  “这是生怕咱又让他们去兴隆庄!”夏氏就说,然后叹气着摇头。

  淑媛对于李大郎和淑慧能做出什么事来,她已经完全不会惊讶了,这个时候更是不会在意,只让人准备好了车辆,一家人就往兴隆庄来。

  他们到兴隆庄的时候,还很早,很多人家也才吃过早饭。

  宋老爷子正打算下地干活,看见他们,喜出望外。

  “咋今天来了?咋没提前给个信儿。”意思是他们正忙着要下地收麦子,也没啥准备,也不能抽出工夫来招待,陪着他们。

  “我们特意回来帮你老割麦子。”淑媛就说。

  宋逸山和夏氏都笑。两个人来的时候就准备好了,穿的都是粗布旧衣裳,鞋子也是下地干活穿的鞋。

  梁子和栓柱也走上前来,跟宋老爷子问好。

  他们今天也是来帮割麦子的。

  这可是两个好劳力了。

  还是淑媛想着,宋老爷子和宋秀山肯定不乐意雇人帮忙。带了梁子和栓柱,大家辛苦一点,还真就不用雇人了。

  “这、这可太好了。”宋老爷子大喜,忙招呼宋老太太,让她准备好饭菜。

  “我五叔一会才能来了。他衙门里有个案子,今天得处理明白了,衙门里才肯放他走。”淑媛又说,然后她还提到了陈倩倩。“我五婶非要来。我说你来干啥,你这样又不能下地。我五婶说她能帮着做饭。我拦着,没让她来。”

  淑媛笑着,还特意小声地跟宋老太太说:“啥也干不了,还碍手碍脚的。就不让她来。”

  宋老太太也不能说什么,也因为淑媛这几句话,她对陈倩倩没来这件事,心里一点都不别扭了。

  “不来也对。这人多事杂的,磕着绊着,又是个事儿。”然后,宋老太太还忍不住问了一句,“你五婶显怀了没有?”

  “显怀了。”

本文标签:

上一篇:翘臀后进呻吟的少妇 他撞的她娇喘连连

下一篇:宝宝我不进去就蹭一下不动 护士娇喘用力点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