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被两个按摩师用春药按摩 精油按摩2之精油按摩3

2021-11-01 08:22:48【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那医官听了这句话直接直气了脖子,一脸想容跟他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的样子,“他们每一个人都会发热,身上会出现水泡,有的人控制不住开始抓痒,导致他们越传越广,我跟着军队多年,

那医官听了这句话直接直气了脖子,一脸想容跟他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的样子,“他们每一个人都会发热,身上会出现水泡,有的人控制不住开始抓痒,导致他们越传越广,我跟着军队多年,这样的情况我烂熟于心,不是瘟疫又是什么?”

  想容转头看了一眼这些将士,他们很多人的眼里都毫无活下去的希望,想了想他开口:“你不能救,不代表别人不能救。所以有的时候行医者话说的太满对病人来说并不利于他们康复。”

  听到想容的话,没有让那个医官多言,夏洛夜猛地问了一句:“想容公子的意思是他们还有救?”

  “自然是有救的,只是需要时间。”想容翻看着手边的一个人的手上的伤痕,轻轻地开口:“不得不说,这个医官还有一点做得对,至少给他们隔离开来是没有什么大问题的。”

  他不想跟这些人废话,这个医官不管有没有能力,至少不是真心想要保住夏洛夜,所以多余的话他不便在这里说。

  大约也猜出想容是什么意思了,夏洛夜就将让那个医官现行退了下去,吩咐人看好了隔离的区域,就将想容带回了帐子。瞥见在一旁安睡的夏浅浅,三个人压低嗓音讨论着。

  “之前我就跟王爷说过,军需里面多了一味药材,这个药材如果大量服用会导致出现瘟疫的症状。”想容安静的开口,“想来王爷定然是让将军注意了,怕正是这一点打草惊蛇了。”

  夏洛夜听了他的话忍不住皱眉,转念就想到了刚刚跟想容对峙的医官:“问题可是出现在医官的身上?”能够接触到药材,还能控制整个病情的人怕是只有医官,他们这些人可是不懂的。

  “可能是,也不完全是。”想容仔细的分析了一下,“我并不知道军中各项都归谁负责,这药品简单看上去似乎就是医官负责的,可是似乎采买这一方面并不是医官能控制的。”

  想要在军中动手脚那可不是简单两个人物就能单独运作的,这军营里面必定藏着一个只比夏洛夜和夏洛风两个人阶品低的大官帮着他们隐藏身份,这才是最麻烦的地方。

  “剩下的事情就都交给两位将军去办了,想容能帮得上忙的地方就是让这些将士早日恢复,将军能带兵早日前往南疆。”这是想容给出的承诺,也是他对自己的自信。

  听到这句话,夏洛夜和夏洛风两个人的眼睛都亮了。毕竟他们是授命带兵前往南疆,既然是皇名所托,那自然不能拖的时间太久,到时候皇上定然是要治他们的罪的。

  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夏浅浅,想来这里是夏洛风和夏洛夜的地盘,说什么他们两个也不会让夏浅浅受到危害的,想容也就没有必要多说什么,转身同夏洛夜的人走了出去。

  剩下的时间他只需要尽快研制出药材就好。他并没有跟夏洛夜说,这些人并不是瘟疫,而是天花。在普通百姓的眼睛里天花跟瘟疫一样都是没办法救,会死人的病。其实不然,每个人中了天花之后的反应都不尽相同,只要能挺过最艰难的时期,这些人就能活下来,只要控制隔离便可。

  想容住的地方自然是夏洛夜的人亲自把守的。他要是看不出那些弯弯绕绕也不可能成为整个军营里的主帅。微微叹了一口气,他这才有时间转身看着躺在床上的夏浅浅。

  夏洛风能猜出夏洛夜心中想的是什么,他也知道夏洛夜为什么偏生想要夏浅浅回到京城里面去,但是现在哪里又能说真正是安全的地方,原本想着京城里面多少有摄政王帮衬,可是这件事情牵扯甚广,要是苏扶影也无法妥善处理这件事情,怕是夏家,雍王府全都要玩完。

  被他们心中惦记着的苏扶影听着黎明的汇报,眉头总算是松了一些,“让长鸣派出一些身手好的,务必要保证她的安全。”时间过去了两天,他一直担心夏浅浅的暗卫,现在总算能静下来了,相比于刚知道夏浅浅离开京城的时候,他现在至少能静下心来处理一些事物了。黎明好不意外会听到这条命令,要说夏浅浅这一次能够平安到达,很大程度上是揽月阁在后面出力。毕竟他们两个人为了节省时间,中间走了好几条小路,而这些小路上哪一个不是被山贼把守着的,如果不是揽月阁在暗中解决掉了那些碍事的家伙,他们两个现在还不知道在哪呢。

  “让人联系上夏洛夜,他需要什么都直接跟我们说。”苏扶影静了一会儿见就想到了夏浅浅曾经跟他说的夏清悠的事情,怕是夏洛夜的家书已经被梁羽他们察觉了,这个方法就不再隐秘了。

  “王爷的意思是让我们的人直接插手军中的事物?”揽月阁想要跟夏洛夜联系定然不会大摇大摆的走进军营,这必然要动用他们安插在军中的眼线。这同样也意味着这个人一定会暴露。

  微微颔首,苏扶影算是应了下来。这算是权宜之计,为的就是给夏洛夜拖延时间。梁羽就是想要抓到他的把柄,那他就给梁羽亲手送过去一个,只是希望梁羽手下的人不要太笨,拿着鸡毛当命剑就好。这般想着,苏扶影的手指在桌子上一点一点,眼底划过一抹算计的光芒。

  两日后,整个朝堂上就炸开了锅。不得不说,梁羽的动作还是十分快的,上朝前梁羽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苏扶影,他没想到苏扶影这么快就给他送上了这么一份惊喜。原本还沉浸在先前宫宴上苏扶影给他设下的圈套,现在他倒是也不纠结一个小小的西域公主了。

  “皇上,后日就是公主入宫的时间,眼下礼部都已经做好了准备,当天定然给西域该有的体面。”礼部尚书平日里倒是跟苏扶影的人走得很近,这个时候也不在乎一会儿要说什么了。

  “不错,礼部办事,朕一直都是放心的。”梁羽不在意的挥挥手,显然对这件事情并不放在心上,看着礼部尚书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之后,梁羽突然开口:“去南疆的军队走了也有一阵子了,现在可是兵行到何处了?”

  听到梁羽的话,兵部的人立刻站了出来,“回皇上,从信报上来看,一切顺利,应该快要到了。”他们并没有说谎,只不过他们得到的都是苏扶影已经改过的消息罢了。

  “哦?真的啊。”这般说着,梁羽眼神若有若无的看了一眼下首的苏扶影,苏扶影却是看都没有看他一眼,他哼了一声收回了目光,“朕听说子絮也往军队里派人了?”

  这一句话让不少人都猛地抬起了头,摄政王曾经可是亲自皮甲上阵将南疆收复回来的,别的不说,征南的军队里面有不少都是苏扶影的旧部,别的时候不说倒好,这个时候一提出来就会让人觉得摄政王定然是存了一些不该有的心思。

  苏扶影支起一只手,将头靠在上面,似乎对梁羽的说法丝毫都不在意,只是听着他的声音里面的威严,让人不敢多想,“皇上这么说就是给臣扣了一定天大的帽子了。”

  “这军营里的人有大半都是跟着我一起浴血奋战将南疆收回来的,要是这样也算是我的人的话,那么雍王府的势力当真是要覆盖整个大梁了。”苏扶影的声音里带着一股子的侵略性,这样的情况绝对不会发生在他入狱之前,或者说夏浅浅离京之前。

  他从小开始就知道自己以后会是摄政王,他做的一切都是要为大梁的长远利益考虑的,所以他并不在乎为此自己的身上会被人泼上多少脏水。那也是在他心没有彻底寒透之前,没有住进夏浅浅之前。他不介意梁羽拿整个大梁开玩笑,可是他动了不改动的人,就要有被他算计的自觉。

  听到苏扶影的话,梁羽的脸色一下子阴沉了下来。苏扶影现在是越发的大胆了,曾经只是私底下给自己使绊子,现在竟是敢公然拿到朝堂上面了吗,“子絮不要忘记自己是个什么身份。”

  “臣,从来都没有忘记。倒是皇上,不要忘记您是大梁的皇上,那些会让大梁的江山倾覆的事情还是远离的为好。”薄唇轻启,一开一合说出的话却让下面的朝臣跪了一地。

  夏蕴哲微微皱眉,他只觉今日的摄政王不太对,平日里就算是跟皇上分庭抗礼也从来都不会让梁羽这般下不来面子,可是今日他每一句话都意有所指,这并不是一个好兆头。

  他想的一点都不错,从苏扶影今日踏进朝堂上开始,他就开始在心里观察着每一个人。那一个人是朝廷的可用之才,哪一个只要稍加利用就可以达到自己的目的。

  原来的他从来不会对这些人这般上心,他只要做好他应该做的就好。可是现在他并不这么想了,马上梁羽就要广招后宫,到时候子嗣数量必然也会提起来,他是时候为小皇子找一些能忠心护主的臣子了。

回到自己的寝殿里,梁羽就将自己手边能砸的东西全都砸了一个稀巴烂。听见声音的贵妃忙走了进来:“皇上如何发这么大的脾气,不是已经抓到了他的把柄了吗?”

 文学



  看了一眼贵妃,梁羽心中的怒火总算是稍稍平息,“朕就该知道,他这样的人怎么可能轻易的让朕抓到他的把柄,都是进了大理寺的人都能出来,倒是是朕小看他了。”

  这句话听得贵妃心中也是一惊,她是晓得苏扶影的事情的。昨天晚上得到消息的时候梁羽很是高兴,不成想这般都没有能撼动得了苏扶影吗?她的眼睛微微眯起,想了一会儿开口:“皇上,想要扳倒他也不是这么麻烦,人无完人,我们只要抓到他的软肋不是一切都掌握在手里了吗?”

  听到这句话,梁羽总算是来了兴趣,“软肋,你当朕没有想过?”他甩甩袖子,负手走到窗边,“他这个人从小开始就无法让人摸到他的性子,到现在朕还不知道他对谁上过心。”

  如果之前他还能认为苏扶影是对夏浅浅有心思,可是宫宴之后他就不确定了。一个人看另一个人如果心中是爱慕的,眼睛定然是骗不了人的。

  更何况苏扶影那样不通情理的人定然会暴露的更加明显。可是那日他分明看的出来,至少夏浅浅跟他之间没有什么,要不然也不会一眼都不看苏扶影。

  他们两个人完全没有互动,而且说道将那公主赏赐给苏扶影的时候,那个夏浅浅没有一点点的慌乱,没有欣喜。这可不是喜欢,倾慕一个人该有的表现。

  显然贵妃也是想到了这一点,她微微皱眉,“都说平日里越是沉默寡言的人越是专一,怕是他们现在还没有捅破那层窗户纸,毕竟上一次可是他的人将那个夏浅浅带走的不是?”

  听贵妃这么说,梁羽低头沉思起来。他不是没想过利用夏浅浅来牵制苏扶影,但是如果夏浅浅并没有这个能力,还被拉进来,以后他若是不重用夏家都做不到了,这件事还得考虑一下。

  “朕会考虑的,倒是你这个时候过来可是发生了什么?”压下心中的想法,梁羽这才想起来问贵妃的来意。这几天宫中并不是十分的忙乱,只是一个和亲的公主,准备的东西自然有宫人。

  贵妃看了一眼梁羽,弯了弯腰,“臣妾不过是觉得皇上还没有用早膳,所以特地让人准备了些吃食,担心皇上一会儿胃不舒服。”说着就让人将那热汤端了上来。

  那汤一看就是精心煲了好久,一开盖子就能闻到浓香的味道。梁羽总算露出了笑容,“有劳爱妃了。”让人放到桌子上之后,就拉着贵妃坐在了那里慢慢享用。

  只能说眼下两个人都将这个和亲的西域公主看的太简单了,别说西域是一个好战的民族,从他们那里来的人怎么可能是那样温润的小姐,现在的恭敬不过都是看上去做面子罢了。

  转眼就又过去两天,京城里的百姓全都等着这一天呢。毕竟大选每三年就能看见一次,可是和亲的公主可不是每年都有的,周围的邻国就那么几个,就算是时不时的和亲,那也是十年左右才能有那么一个,或者之间间隔的时间更长。所以京城里的百姓全都伸着脖子想要一睹风采。

  坐在轿子里的清雅公主自然是不关心周围的百姓是个什么样子。要说梁羽也确实给足了西域的面子,西域在周围的邻国里并不算是最强盛的,可是他们也是十分神秘的。

  历届帝王的态度都是不软不硬,不结交也不敌对的态度,倒是让西域整个的地位都被提升了起来。不过因为他们地处沙漠深处,粮食供应不足,再怎么被提升了也不足为虑。

  眼看着轿子就到了宣武门,肖言瑜为了显示自己的重视,竟是让姜德海一路跟着,让人心中不免觉得怕是贵妃的盛世要过去了。毕竟这个清雅公主看着更加年轻貌美,就算贵妃再受宠,这么长的时间没有孩子,就绝对不能单独霸占着皇上,以前后宫没有人还好说,先下人这不来了?

  大梁的礼节,只有皇后才能同皇上一通走上宣武门前的玉阶之上的,所以下了轿子清雅只能跟在宫人的身后从旁边两侧石阶走了上去,梁羽站在最中央的位置,下首左侧站的是文武百官,其中以苏扶影和夏蕴哲打头,右侧则站着贵妃和一众宫人。

  这样的场景在西域的时候清雅已经见过很多了,自然没有什么怯意,随着礼官吟唱跟着梁羽一同拜了天地之后,就跟着宫人前往了她的宫苑。全程都保持着得体的仪容,让人心生好感。

  不得不说一开始梁羽心中因为她是苏扶影算计他来的,多少对清雅有些意见,可是今日一见倒是也有不少的改观,当天晚上就去了她的宫苑,晚上是如何翻云覆雨的自然没有人知晓。

  这件事情却是让贵妃大为恼火,且不说为了帮助梁羽扳倒苏扶影,她用了多少母家的势力,就说那个西域公主在大事上一点都帮不到梁羽,就完全没有拉拢的必要。

  但是她自然是不会让梁羽看出她心中的不甘,有些事情终究是后宫里的事情,要是让朝堂上的人知道了,那就变成贵妃善妒了,她还不至于这般的不长脑子。

  就在京城里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的时候,想容已经研制出了一种药膏,涂在身上能一定程度环节身上水泡的瘙痒,倒是让那些隔离区的军士缓解了不少。

  看到这个情况,夏洛夜和夏洛风很是高兴。夏浅浅虽然什么都没有说,看着这些将士一个个仿佛已经被世界抛弃了一样,现在他们每个人都对生抱有了很高的向往,心中就轻松了不少。

  入夜,夏浅浅悄悄钻进了夏洛风的帐子,“眼看着他们就好的差不多了,想容的意思是你们可以慢慢开始准备拔营了。”夏洛风正坐在帐子里喝茶,因为有苏扶影的出手,军中的很多事情都没有人敢插手了,这倒是让他们做起事情更加的游刃有余了。

  “这一回也就是情况紧急,你是没看见你第一日来的时候大哥的脸色跟锅底似的。”夏洛风给夏浅浅也倒了一杯茶,毕竟是出征在外,这些茶叶都是他自己私藏的,珍贵的很。

  夏浅浅倒是不计较这些,在夏洛风身边席地而坐,“我要不是担心你们两个,至于大老远的跑过来吗?”说着她眯了眯眼睛,这几天都没有喝过好茶了,现在到还真是一种享受。

  “就不想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夏洛风也不揶揄她了,他能感觉到,夏浅浅来的这些日子嘴上虽然什么都不说,可是看上去似乎一直都没有什么兴致,让人看上去心疼。

  他可不认为是因为担心这些将士才会让夏浅浅这样愁眉不展,因为解决了这个瘟疫的问题,军中的事情也算是控制了下来,顶多是因为迟到了南疆几天会让皇上多有不喜罢了。

  夏浅浅朝着夏洛风哼了一声,“你什么时候这般心思细腻了?”嘴上说着什么都没有,夏浅浅心中却是有些不自在,出来的时候还没有感觉,可是沉静了几日心中越发的不安。

  她总觉得有什么事情等着自己,这件事情她察觉不到,制止不了,甚至结果都不是她所希望看见的那样。一想到这个她就总是能想到苏扶影,心中就更是烦闷了。

  看着夏浅浅不说,夏洛风也不多问。反正夏浅浅马上就要回到京城里了,在发生什么事情也不会危害到生命不是?两个人正打算出去转转的时候夏洛夜竟是掀开帘子进来了。

  “大哥。”两个人齐声叫了一声,却是谁都没有起来。也就是只有三个人的时候他们才这样没大没小,要是有旁人在的话,断是不能做这些让人说夏家没有家教的举动的。

  夏洛夜看了一眼夏浅浅,皱了皱眉,虽然这件事情他很不想告诉夏浅浅,可是这似乎是夏浅浅能平安回到京城的最佳的一个办法了,“浅浅,雍王殿下来了。”

  愣了一下,夏浅浅觉得自己耳朵一下子不好使了,傻傻的问了一句:“谁?”她不是没有听清,而是根本就不相信。现在可是距离京城好几百里远的地方,摄政王亲临可是大事!

  夏洛夜看她的神色眸色也是跟着渐深,“听说军中军需的问题被大臣上奏了,查了这些时日总算是有了实锤,摄政王这一次来也是带了一些粮草,然后给将士们鼓舞军心。”

  说这些不过都是借口,苏扶影想要去哪梁羽还当真拦不住。况且这一次出兵南疆,只不过是想要让蛮夷更加安分一些,并不是当真会发生战事,让摄政王出马当真有些大材小用。

  夏浅浅想不明白索性就不想了,微微叹了一口气,“明年开春的时候我也就及笄了,你们两个也都不在京城,我这怕是被嫁出去了你们都看不见我,想那些旁人做什么?”

本文标签:

上一篇:教女生自己捏自己的小兔兔 岳两女共夫三P

下一篇:快添捏我奶头我快受不了了 草的嫩模狂叫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