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嗯~教官你好硬~不要了 粗精捣泬np白浊纵欲骋情

2021-11-03 10:06:19【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第二天,抵达机场之后,傅叶裴身后跟着直甫,顾时念站在原地,见他们已经都到了,这才将行李递给直甫,他去办理了托运。

  江千凌调侃他道:“让大嫂等可不好哦。”

  傅

第二天,抵达机场之后,傅叶裴身后跟着直甫,顾时念站在原地,见他们已经都到了,这才将行李递给直甫,他去办理了托运。

  江千凌调侃他道:“让大嫂等可不好哦。”

  傅叶裴听着,反到笑了一下,视线落在顾时念身上:“来得挺早。”

  顾时念:“也没多久。”

  傅叶林开口道:“我们先进去吧。”

  “好啊。”江千凌继续挽着他的胳膊往前走,顾时念的视线落在傅叶林身上,垂眸的目光扫了一眼两人挽着的手臂处,又淡然地移开。

  她的心里有种奇怪的感觉,好像闷闷的,又不是很开心,可明明这只是一个简单的不能再简单了的逢场作戏而已啊。

  傅叶裴留意到她的神情,才沉声提醒道:“走吧。”

  “嗯。”

  四个人一起进入候机厅,窗外的阳光正好,云层底下是湛蓝色的天空,很像大海。

  直甫办理了托运,没过多久,机场里响起了登机提醒。

  四个人的位置刚好是连在一起的,而直甫坐在最后一排,顾时念原本不太想做靠窗的位置,但见江千凌还挺喜欢走廊的位置的,也就没说什么。

  “我还以为你会带人过来。”傅叶林看向他,他以为自己的大哥不止带直甫一个人,身后已经也会带着自己的保镖。

  “A市有我的人,下了飞机你自然知道。”傅叶裴胸有成竹似的,眼下像是已经不把直甫放在了眼里,傅叶林又试探性地问:“大哥,你不会是早就有打算了吧?”

  “嗯哼。”他话语倾吐出这两个字,很是得意。傅叶林笑了一下,下意识看向了窗口位置的顾时念,她像是昨晚没有睡好一样,上了飞机就直接闭目养神了。

  但她的脸上,依旧如高冷的女神一般,没有丝毫温度的表情,那种睡着时都有种生人勿近的感觉。

  傅叶林不免有些奇怪,昨晚还好好的,怎么今天突然就……好像真的还挺高冷的。

  傅叶裴见他还不收回去目光,直接一只手捂着他的整张脸。

  “直甫虽然离我们坐的远,但是以防万一,你也不能这么明目张胆吧?小林。”

  傅叶林扒开他的爪子,一脸被他扫兴的感觉:“多谢提醒,哥。”

  于是,他乖乖坐好,赌气一般地看向前方。

  江千凌听着,对傅叶裴道:“唉,你俩兄弟经常这样吵架吗?”

  “嗯,主要是他不听话。”傅叶裴一本正经地回答。

  “傅大哥,我总算知道你们为什么总是拌嘴了。”

  傅叶裴一脸疑问,于是就听到她的话语继续道:“一个没脸没皮,一个赌气不服输。”

  “这小子从小就这样。”傅叶裴说着,继续道:“弟妹,以后就拜托你教育了。”

  江千凌和他一唱一和的遵命似的话音:“好的,保证完成任务。”

  “大哥。”傅叶林听不下去了,直接不满地瞪了一眼傅叶裴。

  傅叶裴:“又肯理我了?”

  傅叶林低声愤慨道:“哼,早晚有个人治你。”

  “拭目以待咯。”

  江千凌捂嘴笑着:“傅大哥,其实你就算不带人,那边也有江家的人到时候直甫也观察不了什么的。”

  “以防万一。”傅叶裴说着。

  傅叶林没有再搭话,而是问空姐要了条毛毯,他的视线落在已经像是熟睡的顾时念身上,将手里的毛毯隔着他哥哥,就这么明目张胆地搭在她身上,傅叶裴还以为他会给自己帮忙搭,结果好家伙,他才有种他的弟弟原来已经长大了的感觉,这手臂就跟那长猿臂差不多。

  中间隔着一个人,都能给顾时念盖好毯子,待他盖好之后,才收了回来,傅叶裴一脸无奈地看向他,特意压低了声音,凑到他身侧,开口道:“你什么时候学会目中无哥了?”

  傅叶林用同样的声音反驳道:“有她在的时候。”

  这个她指的是谁,两个人都心照不宣。

  于是,后半段,飞机上已然是安静一片,休息的休息,看杂志的看杂志。

  两小时之后,众人才抵达了目的地。

  出了机场,傅叶林才明白自己的哥哥是个什么排场。

  一辆黑色的保姆车停在了贵宾通道门后,四个人高马大的保镖,分成两排站在那里。

  他的视线顿了一下,歪头看向自己的大哥。

  傅叶裴对他挑了挑眉,嘴角噙着笑容,走了过去。

  “傅少,二少,顾小姐,江小姐。请。”为首的保镖对他们做出一个十分恭敬的“请”的姿势。

  顾时念有种错觉,不知道的,还以为这辆保姆车里坐着沈一添和她姐。

  傅叶裴的视线落在顾时念身上:“怎么了?”

  “没……”顾时念摇了摇头,依旧显得淡定十分地跟在了他的身后。

  四个人一起上了保姆车,直甫被四个保镖请在了另一辆黑色轿车上。

  然而没有什么失礼之处,直甫自然不会轻举妄动。

  待四人上了车之后,原本坐在顾时念身边的傅叶裴,瞬间被站起身坐过来的傅叶林挤开,插在两人身边,手指搂着顾时念的腰肢。

  “喂喂喂,你这着急忙慌的臭小子,信不信我把你扔下车。”傅叶裴被挤到一边,于是直接坐在了傅叶林的对面,声音透着一股威胁。

  傅叶林这下没有了顾忌自然胆大妄为:“那你把我和念念一起扔下去。”

  “你……”傅叶裴还真扔不下手,如果附带顾时念的话。

  顾时念拍了一下他的手,低头开口道:“松了。”

  傅叶林仰起头,一脸无辜地看向她,像是好不容易抱到,又让他松开,有些委屈的模样。

  顾时念看着,脸上的神情缓和了一些,提醒他道:“太紧了,勒得慌。”

  傅叶林这才下意识松开手里的力度,就只是圈着她,就是不撒手。他好不容易才抱到的,于是他又继续问:“这样呢?”

  顾时念原本想着此时这里人多,两个人过分亲密,她会不自在,这会儿见他不肯松开,索性也没办法拒绝了:“还,还行。”

 文学

见她没什么意义了,傅叶林紧紧只是搂着她,都感觉到满足。

  一旁的江千凌看着,只觉得惊奇:“傅小林同学,怎么看不出来,你还有这一面啊?”

  傅叶林见她打趣,忍不住回怼道:“我怎么了,这叫宠妻。”

  “再胡说八道就松开。”顾时念听着,耳根子一阵大红,脸上却还顾忌着有人,克制着情绪。

  傅叶林听着,瞪了一眼江千凌,乖乖闭上了嘴。

  江千凌对他做了个鬼脸,一脸无语。这哪是宠妻,分明就是妻管严!

  她想了一下,才道:“你也就只能没有直甫的时候,这样。有直甫的情况下,最好克制一点,不然我和傅大哥白演了大半天了。”

  傅叶林:“我知道,又不用你提醒。”

  傅叶裴听着,看向江千凌,有些猜出她的本意:“所以你是故意的?”

  “嗯。我可不想在伯父眼皮子底下演,随时都得绷着神经,很累的。”江千凌点了下头,这才说出了实情,看向顾时念道:“我这次可给你们争取机会了啊,你们啊,就当这是一次度假,弥补一下三四年的缺失。”

  “你知道?”顾时念看向她,有些意外。她知道江千凌不奇怪,怎么江千凌还知道她?

  “当然啊。”江千凌继续解释:“我哥和小林哥是死党,两个人经常见面的,你应该知道的吧。我听说过你俩之间的时候,还知道你是时一姐的妹妹,说真的,你和时一姐,简直太不一样了。一个高冷不可靠近,一个平易近人,温柔知性清纯。而且生了孩子之后,时一姐好像越发的……有种纯欲的温柔感,哎呀,反正那种感觉很美,我形容不出来。”

  傅叶裴清咳了一声,目光看向她,江千凌像是感觉自己说的有些多了,于是顿了一下,才又继续盯着顾时念开口道:“不过你也很漂亮,真的,当时在傅大哥相亲会上,虽然我很生气,但是我看到美女就被惊艳到了,你是高冷系大美女。”

  “……”顾时念听完她这么多话之后,有些着实被弄的有些无措,她说认识就好了。怎么忽然就夸了自己一大推?

  “谢谢。”她出于礼貌,还是表达了自己内心的感谢。

  江千凌听完之后,有些瞠目结舌:“就……就没了?”

  顾时念歪了下脑袋,一脸疑惑。傅叶林见两个人,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他笑着向顾时念提醒道:“千凌的意思是,她觉得你不错,想跟你交朋友。”

  “……”顾时念这才明白过来,有继续问:“那就直接说出口就行了。为什么首先要夸一大推?”

  “这是她独特的交友方式。”

  “傅叶林!你给我闭嘴。”江千凌直接涨红了脸,有些着实不好意思了。

  傅叶林却直接哈哈大笑了起来,手臂轻轻搂着顾时念的腰肢。

  傅叶裴侧眼评价道:“确实挺独特的。”

  正方江千凌羞愧难当的时候,顾时念向她伸出了一只手,她很是认真的道:“江小姐,我以前对你略有耳闻,所以这次,也很高兴认识你。”

  江千凌立即跟她握了握手,有很开心地对她道:“嘿嘿,我也很高兴。不过我喜欢你姐姐,现在终于可以近距离追星啦啦。”

  顾时念愣了一下,才低头笑得更甚:“代我姐谢谢你。”

  她很高兴,自己的姐姐被喜欢,也值得被喜欢。

  因为,她也很喜欢顾时一这个姐姐。

  江千凌见她好像更高兴,一般人不会喜欢这么比较的,眼前的顾时念好像跟别人不一样。

  “我还以为你会生气的。”江千凌松开手指,又坐了回去看向她。

  顾时念也坐了回去,摇了摇头。

  傅叶林开口道:“你想多了。念念的世界里,除了我,就是只剩下她姐,没有我,她姐姐最重要。连她现在的理想和工作都是与时一姐有关的。”

  江千凌听完,有些感叹:“时念,你和时一姐感情真好。”她说完,又看向傅叶林:“不过我怎么感觉你有些酸啊?一股醋味。”

  傅叶林立即反驳:“我,我哪有!”

  “以我多年的直觉。”江千凌十分坚定。

  傅叶林忽然间就不说话了,反正他也不是第一次吃。

  顾时念握住他的手指,嘴角微微上扬,眸光仰头看向他,少年脸上明显有醋意,但眼中依旧有些不服输的样子。

  傅叶林见她忽然抬眸,如果不是在场有自己大哥和江千凌在,他都会这么低头吻她了,这样的神情在他眼里,着实有些勾人。他不懂声色地咽了下喉咙,这才把视线从她嘴唇上移到脸上:“反正……你以后是要跟我生活的。”

  “噗呲。”江千凌见他憋了半天,才这么一句,简直笑得直拍自己的大腿。

  傅叶裴扫了他一眼,着实有些羡慕眼前的这一双人,以及自己的弟弟。

  但在他看到傅叶林眼里都是幸福和满足之后,他就觉得,以及所做的一切,都变得有意义。这也正是他所希望的,不是吗?只不过内心的那一点苦涩,被他一点点的压了下来,沉入了最深的心海之中。

  农家乐靠近海,车子沿着海湾公路,饶了大半段,才缓缓停在了目的地。

  这里很大,是的半山腰,但是往另一边下去,便是不远处的海滩,周围都被篱笆墙包围了起来,中间有个大大的复式层楼房建筑,连前院和后院,都搭起了棚架,植物的藤蔓顺着藤蔓,直接爬到了顶上,上面一片绿油油的,隔着光影照下来,上面接着小小嫩嫩的青葫芦。

  远处的海风吹来,夹杂着海水的味道,海浪的声音伴随着海鸥的鸣声,一阵阵的传了过来。

  这里也有很多江家的佣人,见他们过来,都一一打了招呼。

  而他们的房间在二楼,两人一间房。江千凌特地叮嘱道:“没什么事情,不要轻易上楼打扰,特别是晚上,懂了吗?”

  众人:“是,江小姐。”

  吩咐完毕,她这才心满意足地挽着傅叶林上了楼,顺道对顾时念眨了眨眼,但是这些都没有被直甫发现。

本文标签:

上一篇:男男教官解开我的裤带-女同性双龙头纯肉小说

下一篇:哭着求他放过自己 往下边塞水果剧情荔枝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