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双性帝王上朝被大臣们跳教NP 取出子宫里的荔枝

2021-11-03 10:26:1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林晨看着眼前这一壮观,一下子瞪大了眼睛。

  有人说,这世上最让人迷恋的,除了金钱的魅力。

  自然还有登峰造极的(.人.)。

  林晨看了两眼后,也不敢再把视线徘徊在那儿

林晨看着眼前这一壮观,一下子瞪大了眼睛。

  有人说,这世上最让人迷恋的,除了金钱的魅力。

  自然还有登峰造极的(.人.)。

  林晨看了两眼后,也不敢再把视线徘徊在那儿。

  毕竟自己还算是一个正人君子。

  还是要本能地把sp的属性隐藏起来。

  柳安瑶倒也没发现林晨的眼神有什么不对劲。

  她抬头看着林晨,说道:“那咱们说好了,高考前,咱们都得好好学习。”

  “当然了。”林晨保证道:“我保证肯定好好学习!”

  柳安瑶临走前,她还故意强调:“要心无旁骛,不能受她人的影响。”

  柳安瑶说的这个她,特地指的是那些莺莺燕燕。

  林晨倒也说着:“那你也要心无旁骛。”

  “好。”

  两人像是共同达成了承诺似的。

  “那......我走了。”柳安瑶示意道。

  “嗯嗯。”林晨点头,但没有离开。

  柳安瑶刚走了两步,却回头看道:“你不走么?”

  “我看你进小区了,我再走。”林晨解释道。

  柳安瑶停住了脚步,转身朝着林晨走去。

  林晨有些纳闷,以为她有事,问着:“怎么了?”

  只见柳安瑶来到他的面前,两脚轻轻地垫着,抱了一下林晨,说道:“没什么,我走了。”

  林晨很是惊讶。

  刚刚......

  柳安瑶抱自己了?!

  我去!!!

  这......

  林晨便兴奋地调侃道:“你回来是想要抱我吧?”

  原本他以为柳安瑶会极力否认,但没想到柳安瑶却傲娇道:“不可以?抱一下怎么了?又不会少层皮。”

  “当然不会,那我以后也抱你。”林晨乐呵起来。

  “不行!”

  林晨一听,有些疑惑:“啊?”

  柳安瑶回头看着他,故作镇定道:“只能我想抱的时候,才能抱。”

  “这不公平。”林晨皱着眉头,有些沮丧道。

  “那就不抱咯~”

  “别别别。”林晨连忙说着:“抱就抱嘛......”

  柳安瑶见他不甘心的表情,便偷笑了起来。

  接着,她也假装潇洒,头也不回地进了小区。

  林晨只好叹了一口气,感慨着:“下次抱的时候,一定要抱久一点。”

  说着,他便推着自行车,骑车离开了小区门口。

  而在正门的角落边上,柳安瑶偷偷看着离开的林晨,见他走远后,她才放心地走在园路上。

  经过这一晚的对话后,两人总算放心了。

  那就是在高考前,他们都不会受到其他人的干扰。

  而柳安瑶也在这一晚,彻底看出林晨的心意。

  晚上,她坐在桌子前,撑着小脑袋看着窗户外的风景。

  【既然他确定要在高考后追自己,那么他应该是喜欢我了吧?】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自己有什么好的,为什么会招他喜欢。】

  【我不爱说话,不懂得和人沟通,性格偏执较真,这些缺点我甚至都能一一说出来。】

  【但没想到那个二货竟然还会喜欢上我。】

  想到这里,柳安瑶也不由得问起了自己。

  【那我喜欢他吗?】

  这十八年来,她也不知道怎么才叫喜欢一个人。

  带着这些的疑惑,柳安瑶打开了电脑,点开了网页。

  【怎么才算喜欢一个人?】

  一下子,网上有着许多的答案。

  【就是一个人虽然无冠无冕,但你依然觉得他是世界最优秀的人,就算他躺在淤泥里,你也会觉得他身为骄阳,光芒万丈,如果你有尾巴的话,看到他,你就忍不住摇起来吧~】

  柳安瑶看着这个回答,一时间不由得思考起来。

  接着,她便又再搜索了一个问题。

  【偷偷喜欢一个人,会变成什么样子?】

  在众多的答案里,柳安瑶随即点开了其中一个。

  这是一个问答式的答案。

  之前就有人问过了这个问题。

  答:【大概是见人羞,惊人问,怕人知,像小松鼠将松子藏进洞里,小心翼翼又满心欢喜。】

  问:可是对方如果不知道的,自己也会很失落吧?

  答:【这种喜欢是很安静的,无所谓对方是否发现,有无回应,山有木兮木有枝,喜悦君兮君不知,海上月是天上月,眼前人却是心上人。】

  柳安瑶看着这些回答,似懂非懂。

  但当她在看这些文字时,脑海里回想起当初她和林晨在电影院看电影的场景。

  两人一起参加校运会的时候。

  还有一起在渔港公园玩海水呐喊的画面。

  能够清晰地想起过往的点点滴滴。

  或许这应该就是喜欢了吧。

  “既然喜欢他了,那就要好好对他。”经过了一系列的佐证后,柳安瑶却肯定了林晨在自己心中的地位。

  就在她发呆的时候,一阵冷风从窗户边吹过。

  这让柳安瑶不得不站起身来,把窗户关上。

  十一月的天气说变就变。

  前些天还是大太阳的高温,结果今晚就开始转凉了。

  柳安瑶拿出手机,点开了微信。

  柳安瑶:【今晚会冷,记得盖点被子。】

  林晨也很快回了消息。

  林晨:【收到!!你也是哈哈哈,想不到你开始也会关心我了。】

  柳安瑶看到这条消息后,却再一次傲娇起来。

  柳安瑶:【我只是怕你感冒了,到时候万一传给我怎么办。】

  林晨:【我身体强壮的很呢~】

  柳安瑶也被他的自信给逗笑了,她吐槽着:【要是感冒了,你就等着打脸。】

  林晨:【不可能~!】

  但事实上,第二天早晨的天气确实寒风瑟瑟。

  林晨一早出门的时候,都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

  他来到柳安瑶小区门口时,见她包裹得严严实实,便说道:“还是你有先见之明,今天真的好冷。”

  “我可是会看天气预报的。”柳安瑶神气道。

  与此同时,她发现林晨就仅仅只是加多了一件卫衣外套而已。

  她便不由得说道:“你怎么穿那么少?”

  “我之前的外套衣服被我妈大扫除扔了,原本打算再过一会儿才买衣服,只是没想到这天气突然降温了,所以就只能穿着卫衣了。”林晨解释道。

  柳安瑶有些担心:“那你不冷么?”

  “还好,感觉不冷。”林晨乐呵着。

  “那行吧。”柳安瑶听到他这么说后,也没有再说些什么。

  突如其来的变温,让班里的同学们下课后也不在教室外面活跃了。

  他们都窝在班里,偶尔会跑出去打一下热水,但也仅仅只是出去一两分钟便回来了。

  毕竟外面的寒风确实刺骨。

  就连一向觉得自己身体强壮的陈海生也都双手放在大腿下面,用屁股坐着,用来取暖。

  但就是这样的天气,他们要在第三节课上体育课。

  刚刚还嫌冷的男生们在自由活动后,也都迅速组织人手,进行半场的篮球比赛。

  至于女生们大多都是堆积在树底下,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

  她们只露出一只小手拿着笔,做着练习题。

  柳安瑶也不例外。

  她戴着帽子,把耳朵裹在里面,生怕冻红了。

  但她没有做题,而是坐在那儿看着林晨在球场上打球。

  一开始,男生们也都穿着各自的外套,“笨拙”地移动着。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也渐渐出汗了。

  于是不少男生便开始来到场边脱外套,然后重返球场。

  柳安瑶看着林晨也开始脱着卫衣,便轻声地提醒着:“小心冷。”

  林晨听到后,笑着摇头着:“没事,打球热。”

  柳安瑶见他这么说,倒也没再说什么。

  “传球!”

  “我去,这都能中。”

  很快,在整节体育课中,男生们都在享受着篮球带来的快乐。

  “叮铃铃!”

  体育老师听到下课铃声后,也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随后他便吹了一声口哨:“哔~~~”

  “好了,下课了,同学们!!”

  于是大家也都解散,体育委员伙同两个男生把体育器材拿了回去。

  林晨来到场边,用手掌抹了抹额头上的汗。

  这时柳安瑶则是走了下来,来到他的面前,送上一张纸巾。

  林晨看到后,便笑道:“谢谢~”

  “你快点穿衣服,小心冷。”柳安瑶叮嘱着。

  但林晨却却摇头:“现在我出汗了,不穿卫衣,等会汗全都沾到外套上了。”

  柳安瑶听了后,便皱起眉头:“可是你这样会感冒的呀。”

  “没事,不会感冒,我现在很热,身体强壮得很。”林晨自信道。

  柳安瑶还是有些担心,她继续拿出两张纸巾:“那你把身上的汗都擦了。”

  “好吧。”林晨接过纸巾,把脖子上、后背上的汗都擦了一遍。

  但那些汗水像是源源不断似的,不停地往外冒汗。

  林晨也知道,柳安瑶是关心自己的身体,所以即使不停地冒汗,他也一遍又一遍地擦着。

  两人走在校园的路上,柳安瑶见林晨的额头并没有出汗了,便再一次提示道:“要不穿上外套吧。”

  “我还是有点热。”林晨哭笑不得着。

  “那好吧,你要是不热了就记得穿上卫衣。”柳安瑶叮嘱道。

  林晨点着头:“放心吧,我肯定不是那种要风度、不要温度的人。”

  他见柳安瑶这么关心自己,心里一时间也感动起来。

  他随即也关心道:“对了,你冷么?要不你穿我卫衣吧?”

  柳安瑶摇摇头:“我还好,今天穿了毛衣背心,不冷,我就不穿你的卫衣了,怕你冷。”

  “其实我很少感冒的,所以不用担心我。”林晨解释道。

  ......

  “阿嚏!”

  晚自习的时候,林晨便不停地打着喷嚏。

  他觉得他被打脸了。

  往常很少感冒的他,在经过一个中午在校外被风吹过后,现在的鼻子很是难受。

  “阿嚏!”

  林晨又再一次打着喷嚏。

  一旁的陈海生则是问道:“晨哥,你该不会是感冒了吧?”

  林晨故作淡定地摇头:“没有,就是忽然觉得有些凉而已,没,没......阿嚏!”

  “你感冒了,啧啧啧。”陈海生忍不住调侃着:“好像某人还在安瑶面前,吹嘘自己不容易感冒呢,我这就去和安瑶说。”

  “别。”林晨想要阻止,但下一秒,他又打了一个喷嚏。

  因为教室里,同学们都在自习,所以只要有一个喷嚏声,全班的人都能听见。

  当柳安瑶听到好几声的喷嚏声后,便回头看了看。

  果然,她发现声音的来源处正是林晨。

  林晨也知道自己似乎影响到班里同学了,于是他便拿着水瓶走了出去。

  他想要通过喝热水的方式来缓解一下鼻子的难受。

  但咕噜咕噜地几口喝下去后,非但没有改善,反而鼻子比之前更堵了。

  林晨只好张口呼着气。

  他重新回到座位上,随着时间的推移,他慢慢感觉到脑袋越来越重。

  现在的他已经可以确定,自己真的感冒了。

  “偏偏在最冷的时候感冒,也是凄凉了。”林晨自我调侃着。

  “叮铃铃!”

  很快,晚自习的下课铃声响起。

  大家也都收拾着东西,准备离开。

  而柳安瑶快速整理好自己的书包后,便来到林晨的座位旁,立即关心道:“你没事吧?”

  她自然已经知道林晨似乎感冒了。

  林晨勉强地挤出笑容道:“没事,就是打了几个喷嚏,不碍事。”

  柳安瑶听后,却摇摇头:“你的声音已经变了。”

  “啊?是么?我怎么没感觉。”林晨揉了揉自己的嗓子。

  柳安瑶也不由得嗔怪道:“叫你中午的时候穿外套,你就是不穿。”

  显然,她对于林晨的不听话有些生气。

  林晨见状,立即道歉着:“对不起嘛,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无端端就感冒了,没事,明天就会好了。”

  柳安瑶也没有说太多责怪的话,反而说着:“今晚咱们就不骑车了,太冷了,要不坐公交车吧。”

  林晨也点点头:“好。”

  两人一同走出了校外。

  夜晚的冷风更加刺骨,一阵阵嗖嗖的风声打在每个回家学生的身上。

  柳安瑶也把自己的外套裹紧,与其同时她还看着林晨,关心道:“你冷么?”

  “还好,不是很......阿嚏!”林晨又一次打了一个喷嚏。

  柳安瑶见状,便把自己的手套摘了下来,递给林晨道:“呐,给你。”

  “不用,你自己用就行了。”林晨摇头着。

  “你现在冷,我这个手套很暖和的。”柳安瑶坚持道。

  林晨依然拒绝:“我现在感冒了,所以没关系,万一拿了你的手套,你感冒了怎么办?”

  柳安瑶听着这句话,想要反驳但是无从开口。

  可是......

  看着他受冷的样子。

  自己的心里很是难受。

  现如今,只好让他赶紧坐上公交车回家才对。

  于是柳安瑶催促道:“咱们快点去车站,上了车就不冷了。”

  刚好不远处一辆79路公交车缓缓驶来。

  柳安瑶便拉着林晨往车站的方向跑去。

  终于,在公交车即将离开之际,两人成功上了车。

  找到位子后,他们也都坐了下来。

  幸运的是,公交车内的确要比外面暖和很多。

  柳安瑶连忙问着林晨情况:“你现在感觉怎样?”

  “没事呀,我现在挺暖的,就是鼻子有点塞,有点头晕而已。”林晨笑着淡定道。

  柳安瑶:......

  这样还说没事!

  她再一次脱掉自己的手套,但这一次她只脱了一只,然后递给林晨:“给你两只手套,你肯定不穿,那我给你一只。”

  “好吧。”林晨看到柳安瑶坚持要脱,也只好戴上了。

  虽然柳安瑶还是想要吐槽林晨今天的任性,但见他的状态确实不太好,心想着就算了。

  而此时的林晨虽然待在公交车里,车内的温度也比外面高了很多。

  但他依然感觉到寒冷。

  那一阵阵的冷气像是从后背脊梁处进来似的。

  他也忍不住跺了两下脚。

  柳安瑶注意后,便主动问道:“你现在还冷么?”

  “嗯嗯,有点。”林晨也实话实说。

  柳安瑶听后,便说道:“那你挨我近一些,这样就会暖一些了。”

  但林晨却摇头:“不行,我感冒了,我怕传染你。”

  “没事,我不怕。”柳安瑶说着便主动挪了下位子,挨着林晨。

  但林晨依然担心。

  毕竟就柳安瑶这小身板,要是在冬天得了一个感冒的话,指不定要多久才能好。

  所以他便坚持说道:“没事,我不冷,咱们不用靠那么近。”

  他嘴上这么说,但身体的机制却出卖了自己。

  因为感冒的关系,他明显感觉到有些头重脚轻了。

  而且手上的温度也明显感觉凉了很多。

  柳安瑶无意间碰了下他的手背,见他的手这么冰,一下子担心起来:“你的手这么冰啊!”

  “没事,我手到冬天的时候,就会冰的。”林晨假装笑呵着。

  这下子,柳安瑶可不管了。

  她直接抓着林晨的手,放进自己的手套里。

  两个人的手虽然都塞进同一个手套,但毕竟他们都不是太过肥胖的人,所以也算合适。

  林晨见她把自己的手和她的手放在一块,倒是有些意外。

  柳安瑶见林晨发愣着,于是她便继续说道:“你......靠过来吧。”

  说着,柳安瑶便拍了拍自己的肩膀:“靠在我肩膀上。”

  林晨看着她的肩膀,有些不好意思。

  “哪有男生靠女生的肩膀,这看上去很滑稽。”林晨觉得这是一个面子问题。

  “哪里滑稽了,你现在已经病了,再不暖和的话,小心会得重感冒。”柳安瑶催促着。

  林晨听后,倒也笑着调侃道:“你是不是怕我重感冒,所以担心我呀?”

  柳安瑶白了他一眼,换了另一个说法:“我是怕你重感冒,然后没人教我做题,我是为了我的前途着想。”

  【呵,你这小妞,到现在还不肯承认你就是在担心我。】

  借着这个心理,林晨也直接把头靠在她的肩膀上,说道:“这件事咱们都不许说出去,只有你知我知,天知地知。”

  “废话,你还想多少个人知道。”柳安瑶脸红着。

  其实她当然也不希望别人知道。

  这要是被班里的同学看到他俩这样的一幕,指不定已经开始脑补一场大戏了。

  但当林晨把头靠过来的时候,她明显感觉到心跳加速了。

  现在,自己的手和他的手互握着,他的头还靠在自己的肩膀上。

  【啊啊......有些......】

  柳安瑶那难以言喻的表情写在了脸上。

  但现在最重要的是让林晨取暖,这些牵手、抱啊,都暂且放在一边好了。

  【如果不是因为他感冒,我才不会让他靠自己,嗯,不会。】

  尽管林晨小心翼翼地把头靠在她的肩膀上,但他始终没敢太用力靠着。

  毕竟他也担心自己的头太重了,压着柳安瑶。

  而柳安瑶也挨着他的身体。

  尽可能给他取暖。

  两人也没有说话,在这种时候,谁要是先开口了,那他就是最害羞的那一个人。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公交车也在马路上行驶着。

  周围也有不少的同学在聊着天。

  但柳安瑶和林晨都在安静地享受着这一时刻。

  林晨第一次靠在女生的怀里。

  柳安瑶第一次这么抱着一个男生。

  两人都是第一次的尝试。

  可随着时间的推移,林晨越发觉得眼皮重了些。

  加上靠着柳安瑶,温度确实暖和了一些。

  所以他慢慢合上眼睛,睡着了。

  柳安瑶也注意到他已经睡着了,于是她也轻轻地把头挨在他的头上,两人就这么相互靠着。

  在林晨睡觉的过程中,柳安瑶的心跳一直在加速着。

  她从来没有幻想过有一天,自己会和一个男生在公交车上相互依偎着。

  这种想法从来没有过。

  但直到林晨的出现,让她突破一次又一次的不可能。

  柳安瑶用余光看着林晨,观察着他的侧脸。

  不得不说,他的侧颜真的很好看。

  以至于好看到有一种想要把唇凑过去的冲动......

  而此时的林晨正舒适地靠着柳安瑶的肩膀。

  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这个肩膀越来越软。

  那是因为随着公交车的摇摆,他早已经不是靠在柳安瑶的肩膀,而是胸口往上的部位。

  可林晨不知道,他的潜意识里,就只有一个观点。

  那就是女生的肩膀实在太软了!

  正当他睡得舒服的时候,柳安瑶却低声地说道:“林晨,你醒醒,你压到我头发了,疼......”

 文学

林晨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在潜意识里,他还对柳安瑶的那句“你压到我头发了”分析着。

  唔..........

  随着意识越来越清醒。

  他也抬起头,当他看到柳安瑶把头发捋过一边后,便问道:“怎么了?”

  “没事,你可以继续靠着了。”柳安瑶回答着。

  林晨听后,又一头扎进怀里。

  要说他有多想睡觉吧,倒也不是。

  主要是这怀里太软了。

  舍不得离开。

  柳安瑶一开始也没有意识到他靠在自己的怀里。

  当汽车晃动的过程中,她慢慢感觉到一些身体上带来的反应时,便有些脸红了。

  她的双腿微微夹紧,两只小手放在大腿上,有些无处安放。

  原来,被男生靠是这样的感觉。

  有一种特别的感受。

  就在两人都在享受着各自带来的美好时,汽车慢慢停下了。

  柳安瑶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公交站到了。

  于是她便说道:“林晨,我到家了。”

  林晨也抬起头,有些惊讶:“这么快?”

  “你待会不要睡过头,错过站了,记得下车。”柳安瑶临走前还叮嘱着。

  林晨笑道:“放心吧,我又不是傻......阿嚏!”

  柳安瑶见状,便把自己两个手套都塞到林晨的手上,说道:“你戴上。”

  “我不需要,真的,你怕冷,你戴。”林晨摇着头,把手套还给了柳安瑶。

  柳安瑶皱着眉头,不说话,就这么看着林晨。

  她那样子似乎看起来很严肃。

  没有办法,林晨只好默默地把手套戴上,然后做了一个可爱的表情,两只手放在头顶上,当做小兔子的耳朵,手指摆动道:“你看,我戴啦。”

  “哼!算你最后识趣。”柳安瑶来到后车门处,然后转头看着林晨:“回家后,记得给我发消息。”

  “好,明白。”林晨点头着。

  就这样,柳安瑶这才下了车。

  林晨则是在窗户上看着,看着她把两只小手塞进口袋里,小跑地离开。

  “这个傻姑娘,明明自己冷的要死,竟然还要把手套给我。”

  虽然林晨有些抱怨,但他的心里还是很感动。

  他把手套凑到脸庞,搓了搓。

  那手套上还有薰衣草的味道。

  林晨知道,那是柳安瑶家的洗衣粉味。

  她曾经说过,她最喜欢的就是薰衣草香。

  所以林晨刚刚把头靠在柳安瑶的怀里时,闻到的除了奶香味之外,还有淡淡的薰衣草。

  正当他还在回想起刚刚的美好回忆时,车子再一次停了。

  他也只好拿着书包,拖着头重脚轻的身体回了家。

  陈冬霞得知林晨感冒后,便给他去熬了姜汤。

  “来,喝了,然后出一身汗就好了。”

  林晨接过姜汤,喝了一口,随即呛了起来:“妈,这怎么这么辣?”

  “是这样的,快喝了。”陈冬霞并没有理会林晨的矫情,而是叮嘱他喝完了就赶紧洗澡睡觉。

  林晨看着那碗姜汤,便拿出手机,拍了一张照片给柳安瑶。

  林晨:【这姜汤好辣......哭泣.jpg。】

  回到家的柳安瑶正和顾慧琴唠叨着,让她明天出门多穿点衣服,并且表示林晨都已经感冒了。

  当她看到手机屏幕亮了后,便点开了微信。

  看到林晨发的消息后,她立即回复着:【辣也要喝,喝了就好了。】

  林晨:【你和我妈说的一模一样。】

  柳安瑶:【有理智的人都一样,总不可能你觉得辣,就不让你喝了。】

  林晨:【害,你怎么都不安慰我一下,比如说哄哄我,我就喝了。】

  柳安瑶:【你不是小孩,我也不会哄人。】

  这句话发出去之后,柳安瑶觉得可能说话太直接了。

  于是她便再补充了一句。

  柳安瑶:【好啦,快喝吧,喝完就快洗澡睡觉。】

  林晨:【临睡前咱们能聊天么?】

  柳安瑶:【好。】

  五秒后,林晨又拍了一张照片。

  林晨:【喝完了,洗澡去咯,一起吗?】

  柳安瑶哭笑不得。

  柳安瑶:【去你的。】

  但她也抓紧回房拿睡衣,进了浴室。

  在水汽蔓藤的浴室里,一个婀娜曼妙的少女身材若隐若现。

  前后凸出,简直就是十八岁少女该有的标配。

  而林晨也在用沐浴露擦着身体。

  他把水温调到了比以往还要高的温度。

  男生洗澡遵循着最简单的规律。

  那就是从上洗到下。

  他从脖子一直抹着沐浴露,再到胸口、腹肌那一块。

  一切搞定后,他便一边擦着头发,一边走出了浴室。

  来到床上,他给柳安瑶发着消息。

  林晨:【我洗好咯。】

  说着,他便又发了一个“我在床上等你”的表情包。

  此时的柳安瑶刚好也从浴室里出来。

  当她看到林晨那贱兮兮的表情包后,便不由得笑了起来。

  但她依然表面吐槽着:【没个正经。】

  来到床上,柳安瑶窝在被子里,问着林晨:【怎么样?喝了姜汤,洗了热水澡,好了一点没?】

  林晨:【感觉头沉沉的,然后有些难受。】

  这句话倒不是为了让柳安瑶可怜自己。

  而是林晨的确现在正处于感冒的严重时期。

  柳安瑶看来这条消息后,便回复:【那你要早点睡,睡了明天就好了。】

  林晨:【可是我睡不着。】

  柳安瑶:【为什么?】

  林晨:【不知道。】

  柳安瑶想起了之前自己睡不着的时候,林晨特地找了睡前故事讲给自己听。

  既然这样......

  柳安瑶:【我给你讲睡前故事吧。】

  林晨看到后,顿时来了劲儿。

  林晨:【哇?真的么?】

  柳安瑶:【趁我还没后悔。】

  林晨:【好好~】

  柳安瑶看着那“视频通话”的按键纠结着。

  最终她还是点开后,选择了语音通话。

  林晨看着柳安瑶打来的语音通话,开心地接通了。

  “喂~大哥~”林晨兴奋道。

  柳安瑶本来还有些害羞,听到他说大哥这个词时,倒是放松下来,随即吐槽着:“谁是你大哥?”

  “你呀,你是我大哥。”林晨乐呵起来。

  柳安瑶憋着笑意,接着说道:“好了,节约时间,我们快点开始吧。”

  “好嘞,我已经躺好了,你来吧。”林晨躺在床上,闭上了眼睛。

  柳安瑶便打开了手机网页,搜索着关于睡前小故事的文章。

  点开网页后,简单看了看。

  她发现大多都是给宝宝讲的故事。

  总得来说,有些......幼稚。

  她只能继续往下浏览着。

  很快,在另一栏的故事表格中,她看到了不错的故事。

  但那标题却写着情侣睡前小故事。

  柳安瑶有些犹豫,但她心想自己只要不告诉林晨,这个是情侣间的睡前小故事。

  他怎么会知道呢?

  于是她便照着第一个故事的第一行,开始念了起来。

  “松鼠大婶最近忙得很,冬天要到了,她得收集足够多的松果。“啪”一声响,松鼠大婶从树上掰下一个松果。这枚松果太大太重了,抱在怀里,挡住了她的视线。

  “下面有人吗?”松鼠大婶试探着问。

  狐狸先生刚好过来了,他戴了黑色的帽子,打了粉色的蝴蝶结,他要去看牙医。看牙医也要打扮成绅士?更何况,他的牙并不疼......”

  柳安瑶讲故事的时候,语速很慢,说话温柔。

  在林晨听来,她像是夜间讲情感故事类的电台主持人。

  “嘘,你可能不知道,牙医兔子小姐不喜欢狐狸先生,总是撅着个嘴不搭理他,只有去看病,兔子小姐才会跟他说话。

  虽然那时她仍然撅着嘴,可是她戴着口罩,狐狸先生根本看不到。

  狐狸先生会把兔子小姐想象成对他特别客气的样子。

  既然兔子小姐特别客气,那么,打扮得帅气一点也算尊重人家......”

  林晨躺在床上,把耳朵紧紧贴着手机,听着柳安瑶的话。

  突然间,他觉得柳安瑶像已经是自己的女朋友似的。

  关心自己,叮嘱自己,现在还会说睡前小故事给自己。

  林晨也不由得露出了笑容。

  他的眼皮也随着故事的深入,越来越重。

  本来就头重的他,加上柳安瑶的声音催眠下。

  他逐渐睡着了。

  而另一边的柳安瑶仍然在讲着故事。

  “‘兔子小姐临走时给了我口信,让我们过来陪陪您。还有,就是上次我的松果砸到了您,特地来跟你道个歉。’松鼠大婶说道。

  “哦,没关系,谢谢你们来陪我。”狐狸先生可真高兴。

  他把那枚松果和家里的其他点心一起拿出来招待松鼠一家。吃到最后,只剩下一颗松子儿。

  ‘哦,请允许我留下这颗松子儿,我要把它种在屋子旁边,到明年,它会长成大树,会结很多松果儿。到时,欢迎你们把家安过来。’”

  当柳安瑶讲完后,她便停顿了一下。

  她小心地问着:“林晨?你还有在听么?”

  但对面并没有回应。

  柳安瑶安静地听着手机对面传来的声音。

  她听见了一阵阵带着鼻音的呼吸声。

  柳安瑶不由得笑了起来。

  想必这家伙肯定是因为感冒,导致鼻子呼吸不通畅了。

  听着林晨的“呼噜”,她一时间竟然觉得有些可爱。

  最后,柳安瑶见他睡着了,自己便也轻声说道:“晚安,笨蛋......”

  说完,她便挂断了语音通话。

  其实她也想像林晨上一次那样,一直拨通到第二天早上。

  但她的手机电量并不足以支持她这么做。

  柳安瑶重新躺回床上,想着自己刚刚为林晨做的事,脸也不由得娇羞起来。

  这好像也是自己第一次讲故事给别人听。

  “要是他以后敢欺负我,他就死定了......”

  伴随着这句话,柳安瑶也甜蜜地进入梦乡。

  而林晨则是在睡觉的过程中,突然一个激灵。

  五秒后又恢复了常态......

  接下来的两天时间里,林晨都处于积极康复的状态。

  虽然他还没完全恢复,但毕竟是年轻人,一点点鼻塞也不影响大局。

  而他也在老妈的叮嘱下,带着满满一瓶姜汤水,每天早上准时喝完。

  终于,他在周五的时候,已经把感冒完全“治好”了。

  但柳安瑶却仍然有些担心。

  因为林晨依然穿着那一套卫衣外套。

  接下来的十天里,天气会越来越冷。

  想到这里,柳安瑶便在周五放学和林晨说道:“明天你有空么?”

  “有空,怎么了?”林晨问道。

  “你早上抓紧写完作业,下午去逛街。”柳安瑶提议着。

  林晨有些纳闷:“逛街?”

  “嗯哼。”柳安瑶说出了目的:“你的外套太少了,一点都不保暖,下周还会有冷空气,所以你要去买衣服。”

  “不用啦,我觉得就一个外套......”林晨话还没说,他便感受到一股杀气的眼神袭来。

  于是他立即改变了话术:“一个外套还是不够的,毕竟整个冬天那么冷,我还是得买多两件才行。”

  柳安瑶听后,倒是满意地点点头。

  她想了想时间,最终说道:“下午两点半,可以么?”

  “OK。”林晨没想太多,直接同意了。

  两人也约好在明天的下午在步行街门口碰到。

  当林晨一回到家,陈冬霞看到后,便说道:“走,儿子。”

  林晨有些纳闷:“去哪儿?妈。”

  “妈带你去买衣服,下周更冷。”陈冬霞说着便准备穿鞋。

  林晨一时间支吾起来。

  原则上,他当然很想和陈冬霞出去买衣服。

  但情感上,他更想让柳安瑶替自己选一下外套的款式。

  于是他便主动说道:“妈,妈,你周末就在家好好休息就行了,明天我自个出去买。”

  “你自个出去买?”陈冬霞皱起了眉头,“你之前也没出去买过衣服啊,万一被人坑了,怎么办?”

  “妈,我都十八岁了,怎么可能会被人坑,而且不是我一个人去,我和......海生一块去。”林晨解释道。

  “海生啊......那行吧。”陈冬霞认识陈海生,所以她也就同意了。

  林晨这才松了一口气,这一关度过后,他甚至有些期待和柳安瑶的逛街了。

  说起来,他好像还是第一次和柳安瑶出去买衣服。

  “到时候,我给她一个惊喜......”林晨暗自下主意着。

  很快,周六的早上,林晨和柳安瑶都在认真地写着作业。

  优生和差生的区别在于,当他们知道自己要抽出时间去做别的事情时,他们会优先把学习上的事做完。

  所以经过一个上午的时间,他们的作业也都基本完成了。

  剩下的就是平时自己对自己的要求习题量了。

  吃过午饭,林晨简单收拾了下自己,便往步行街的方向走去。

  原本他打算去柳安瑶家的小区找她。

  但柳安瑶觉得步行街并不远,走过去并不费时。

  她便不让林晨特地过来找自己,毕竟太折腾精力了。

  而此时的柳安瑶正在试穿着衣服。

  一向果断的她,也在为出门要穿什么而纠结。

  最终她选择了一套浅灰色的毛衣,配上黑色的套装裙,再穿着长筒靴出门了。

  当她来到步行街门口时,林晨早就已经在那等候了。

  林晨看着不远处一个美女小跑过来,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今天的柳安瑶,确实真美。

  头发并没有像往日那样扎着马尾,而是自然下垂,微风吹过,额头上的发梢也在随之飘舞。

  今天穿的服饰更是显得高挑靓丽,总有一种平面模特的感觉。

  这样的女生,如果冬天抱在床上睡觉,一定......

  很暖和吧。

  柳安瑶见林晨正在对面等着自己,她便加快了脚步。

  但忽然一辆电动车从旁边快速驶过,林晨发现后,便大喊着:“小心车。”

  柳安瑶此时也注意到左边快速行驶的电动车,于是便立刻停了下来。

  等电动车走后,她才来到林晨的面前。

  林晨便皱着眉头吐槽着:“怎么走路不看车啊?”

  柳安瑶有些尴尬道:“我,我迟到了,所以急了。”

  “迟到了又没事,我会一直等你的啊,下次要看清楚车辆。”林晨叮嘱道。

  听着林晨的这句话,柳安瑶倒是害羞起来。

  也不知道为什么,那句“我会一直等你的啊”,特别戳中她的心。

  柳安瑶也点着头开心道:“好啦,我知道了。”

  “那咱们去买衣服吧。”她拉着林晨的手臂,往步行街的服装店走去。

  “这条步行街虽然是去年才有的,但没想到有这么多的店铺。”林晨一边看着周围的店铺,不由得感慨着。

  柳安瑶第一次来这个步行街,所以她不知道哪家店的衣服比较好。

  但如果要挑选的话,自然是每一家都要参观一遍。

  “来,我们去这一家看看。”柳安瑶见一家名为“时尚男孩”的服装店,便提议道。

  两人随之走进店里。

  此时店里的两个服务员们正在聊天,当他们看到有客人来后,便立即上前微笑道:“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要买衣服么?毛衣还是外套?”

  林晨则是解释道:“买外套。”

  “买您的吗,还是买小姐姐的呢?当然了,我们这边男女的款式都有,两位都可以看一下的呢。”服务员热情地介绍着。

  “买他的。”柳安瑶指了指林晨,和服务员示意道。

  “我们男生的外套都在这一边。”柳安瑶和林晨在服务员的带领下,往店铺的另一边走去。

  “这边都是我们的男生外套,款式都很时尚,小哥哥你穿的是什么码?”服务员是一个年轻的小妹,她说话的声音很温柔好听。

  林晨也在她的问话中,一个个回答着:“XL码。”

  “XL码的话,那......这款不错的呀。”说着,服务员便拿着其中一件外套,放在林晨的面前,比对了下。

  林晨看了后,倒也点头道:“不错。”

  “您可以试穿一下,如果觉得可以的话,那就不要错过了。”服务员说着便想要把外套的衣架取出来。

  一旁的柳安瑶见状,便打断着:“那个,我们先看一下,不着急。”

  服务员一听,便只好微笑道:“那好,要是看中有喜欢的,随时叫我就行。”

  很快,服务员便离开了。

  等她走后,柳安瑶便哀怨地看了眼林晨。

  林晨见她的神情有些埋怨的意思,便纳闷道:“怎么了?”

  “究竟是她给你选衣服,还是我给你选衣服啊?......”柳安瑶弱弱地吐槽着。

  林晨这才反应过来,他连忙道歉道:“对不起,我,她刚刚噼里啪啦地讲了一通,我就顺着她的话接下去了。”

  他拎了拎柳安瑶的小毛衣,哄道:“肯定是要我大哥给我选衣服啦,大哥选什么,我穿什么。”

  听着这句话,柳安瑶的气也消了许多。

  她看着货架上的外套,来回选择着。

  时不时拿起一件外套,但很快又将它放下。

  最终,她来到边上,看着边上有一款不错的牛仔外套,便踮起脚把这件牛仔外套拿了下来,觉得外形还不错,而且也带有时尚感,便说道:“这件怎么样?我觉得这件挺适合你的。”

  “我看看。”林晨便伸手去拿那件外套。

  柳安瑶把外套放在林晨面前,比对了下,随后点头着:“不错,你穿上试试。”

  林晨点着头,把外套穿了上去。

  “怎么样?”穿上外套的林晨,张开双臂,等待着柳安瑶的夸赞。

  柳安瑶看着林晨穿的外套,并让他原地转两圈。

  她随后检查着外套的长度以及设计的合理性。

  “不错,挺帅气的,但是感觉这个领子有些高,这样会弄得脖子不舒服,咱们可以换下一款试试。”

  “好,听你的。”

  柳安瑶听到这句话后,也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不用全听我的,你自己喜欢才是最重要的。”

  林晨摇头:“不,你喜欢的,我都喜欢。”

  柳安瑶虽然继续笑着,但她还是吐槽着:“油嘴滑舌。”

  她看着旁边的那件外套:“那你试试那件......”

  就在两人在比对衣服的时候,门口的服务员又再一次说着:“欢迎光临,请问需要买些什么?”

  “有没有我们中年妇女的衣服啊?”

  “阿姨,有的呢,在那边。”

  林晨听着声音,觉得这声音有些耳熟,便抬头往门口的方向看了看。

  门口站着三两个中年妇女,她们似乎也是一块来买冬装的衣服。

  而林晨在这妇女人群中竟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陈海生的母亲!!

  “卧槽!......”

  林晨忍不住喊了一声。

  柳安瑶便问着:“怎么了?”

  “我看到海生的妈妈了。”林晨着急道。

  “emmm......那也没太大关系吧,咱们也是来衣服的。”柳安瑶觉得身正不怕影子斜,即便两拨人撞见了也没什么。

  但林晨却解释道:“我和我妈说,我今天是和海生一块出来买衣服的,这要是被海生妈妈看到了,那指不定等会和我妈一说,就穿帮了。”

  柳安瑶这下子便皱起了眉头。

  “那怎么办?......”柳安瑶见她们往这边的方向过来了,心情也紧张起来。

  “要不我们现在偷偷溜出去?”林晨提议道。

  柳安瑶摇头着:“不行,出去一定会和她们碰面。”

  林晨见她们越走越近,便看着周围。

  最后,他想到了什么,便直接拉着柳安瑶说道:“走,我们去试衣间。”

  “我们一人一间试衣间,这样就不会被发现了。”

  可当他们走到试衣间门口时,却发现另一间贴着告示:此试衣间不可用。

  “没事,我们两人一间吧。”柳安瑶提议道。

  “只能这样了。”林晨点着头。

  就这样,两个人躲在了同一间试衣间里。

  让他们没想到的是,试衣间的空间很小,他们两人进去后,身体是挨着对方的。

  柳安瑶也在这种情况下,紧张地喘着气。

本文标签:

上一篇:他冲刺的速度越来越快 美妇护士高耸浑圆

下一篇:好大你们一个一个来-教练边教我开车边吃奶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