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强行挺进岳身体40:岳婆双飞3p刺激

2021-11-11 21:24:54【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这下完蛋了……

林海脑中开始迅速盘算起来,他已经开始寻找机会开溜了。

此时张大柱见林海磨磨蹭蹭不开门,居然直接一脚将院门给踢开了,那院门轰

这下完蛋了……

        林海脑中开始迅速盘算起来,他已经开始寻找机会开溜了。

        此时张大柱见林海磨磨蹭蹭不开门,居然直接一脚将院门给踢开了,那院门轰然一声倒了下去。

        张大柱气势汹汹地进到房门里头开始翻找起来。

        林海现在都快吓傻了。

        然而那张大柱在里边翻找了大概三五分钟的样子,接着便一脸疑惑地转身走了出来。

        “爹……屋里没人……”

        “啊?没人?!”村长这下傻眼了。

        林海眼珠子咕噜噜一转,接着就见他“扑通”一声跌坐在地上开始放声大哭起来。

        “村长欺负人了!见我一个孤儿,没人管,就拆我的家!打我的人!”

        那些村民里头本来就有几个平日里对这村长不满,此时一见着这情况,立马开始起哄起来,说什么村长家里头也太仗势欺人了。

        村长急忙扯了林海一下说道:“小子!别哭了!”

        “我的院门啊!那得多少钱啊!”林海哭的更凶了。

        村长一听这话就明白这林海在打什么主意了,立马压着嗓子说道:“别哭了!我会赔你钱!外加把你的院门也换一下!”

        林海立马就止住了哭声,他知道这点钱对于村长来说不算什么,是肯定会兑现的,但这对于他的意义可就十分重大了。

        把林海这边稳住之后,村长和他那大儿子立马把其他围观的村民也驱赶走了,同时那村长答应明天就会派人来给林海修房子。

        所有人都离开之后,林海悬着的心依然没有放下来。

        他还在想着刚刚那姑娘。

        那姑娘能躲到哪里去?

        林海回到屋子里后先是在柜后床下都看了一眼,没有发现那姑娘的身影,想想也是,如果她藏在这里,恐怕早就被村长家的大儿子发现了。

        不过她虽然没找到那姑娘,却在窗边看到了一个奇怪的小东西,这是一个只有巴掌大小的石盒子,外边灰不溜秋的,看上去不怎么显眼,但林海对自己家中的东西了如指掌,知道这盒子绝对不是他的。

        他立马将这盒子拿了起来,接着他就惊奇地看到这盒子表面突然渗透出来一层白色的雾气,这雾气朝着他手心里直接钻了进去。

        林海吓了一大跳,急忙把这盒子扔了出去。

        然而那些白气却早就已经钻到林海体内了,他发现自己居然可以清晰地感觉到这些气流在他体内旋绕流动了起来。

        而且让他吃惊的是,这些白气在他体内流动之后,居然带给了他一种很舒服的感觉,就好像是有人在给他做内部的身体按摩一样。

        林海不由得将那盒子重新拿了起来,不过这次并没有白气出现了。

        他仔细看了一阵这石盒子,发现它表面凉飕飕的,在盒子正上方还有个小窟窿,连手指都塞不进去,林海朝里看了一阵子,发现里边一团漆黑,就算是放在阳光下都是如此。

        这难道是刚刚那姑娘留下来的?

        这盒子之前是摔在窗边的,看上去并不是那姑娘有意放下的,很可能是在她翻窗逃跑的时候掉在地上的。

        想到这里,林海立马朝着窗边看了一眼,果然发现在窗户下方的墙壁上有几个隐约的脚印子。

        林海刚打算探头在朝后窗外边看一眼,接着便听到外头的院门“吱呀”响了一声。

        林海回头一瞧,却看到刚刚那姑娘竟然跑回来了。

        他急忙一个箭步上前把那姑娘扯回到了屋子里头。

        这姑娘此时还是一副惊魂甫定的样子。

        “你刚才去哪儿了?”林海尽量把语调放的缓和了一些。

        “我看刚才有人进来了,所以就跳窗逃走了。”这姑娘眼睛红红的,好像刚才又哭过了的样子。

        林海心说别看这姑娘弱不禁风的,脑袋倒还算机灵。

        接着就见这姑娘开始四下查看起来,明显是在找什么东西。

        林海立马将那石盒子取了出来:“你是在找它?”

        那姑娘一看到这盒子,立马松了一口气,脸上紧绷的神经也放松了下来:“太好了!我还以为丢了呢!”

        “你就是回来找这盒子的?”

        “嗯,本来我都已经偷跑到村外了……发现这盒子不在,这才返了回来。”

        看来这盒子对她很重要,否则这姑娘也不会冒这么大险跑回来了。

        那姑娘立马把盒子拿了过去,接着就见她又要离开的样子,被林海一把拉住了:“你先别急!现在出去太危险了,你刚才没被发现是运气好,等到了晚上我把你送走怎么样?”

        只见那姑娘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点头答应了下来。

        林海看她一副瑟瑟发抖的样子,叫她先在床铺上坐下来缓一缓。

        接着林海便开始询问她到底是怎么会被弄给那村长家的二儿子做媳妇儿的。

        林海这话明显触到了那姑娘的伤心处,她又开始“啪嗒啪嗒”掉眼泪了。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止住抽泣,简单地和林海说了一下事情的原委。

        她说她叫陈梦雨,是从松江市来的,这个石盒子是她们家的祖传宝物,有人想趁着她一个人在家中的时候抢这东西,她这才匆忙逃走,逃走途中脚扭伤晕倒在了路旁,醒来之后就发现自己已经被人贩子绑走了,然后就送到这地方来了。

        林海倒是知道松江市这个地方,距离龙湾村可是足有好几百公里呢,是华国的第一大城,林海虽然没去过,但是村子里头一些到外边打工的人,有百分之八十都会选择去这里,光是坐火车就得三四个钟头呢。

        看来这些人贩子带着这姑娘可是跑了不少的路,也怪不得她之前翻墙的时候一副使不上力的样子。

        “那你的脚……”

        “现在没事了……”陈梦雨红着脸说道。

        “那这石盒子到底是什么东西啊?”林海心说既然这盒子是她家里的祖传宝物,那她应该知道刚刚的白气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

        林海心说这姑娘可能是还不太信任自己,他立马把刚刚那些白气钻入自己手心的事情说了一遍,谁知那姑娘听了之后却连声说不可能,林海为了让她相信,又把那盒子取过来放到了自己的手心上,然而这次这盒子却没有白气出现了。

        ……

        “我真没骗你。”林海无辜地说道。

        “这是古董盒,从我太爷爷那一辈起就存在了,从来没有人见过它冒白气,你是不是看花眼了?”

        林海挠了挠头,又连着确认了好几次,的确没有白气涌出,难道自己刚才真的看花眼了?他又仔细感受了一下自己体内,也没有方才那种气流涌动的情况了。

        “那为什么有人会抢这个盒子呢?这盒子肯定有问题吧?”

        “我不清楚,我只知道我爸爸告诉我就算是命丢了,也不能把这石盒子弄丢。”

        林海微微点了点头。

        “这样吧。”陈梦雨说道:“你……你能不能把你的手机借我一下?我给我爸爸打个电话让他来接我,到时候我爸爸会好好答谢你的。”

        听到“答谢”二字,林海还是很兴奋的,但是他一个穷小子哪里会有手机……

        他只好尴尬地摇头说没手机。

        “怎么可能啊?这个世界上人人都该有手机的!”

        “那是你们大城市……我们这乡下地方也不是每个人都有……而且你也看到了,我是个孤儿,又没什么钱……”

        “哦!”陈梦雨很懂事地点点头说道:“对不起,我说错话了!”

        “没关系。”林海笑着说道:“出了我们这村子往东走有一个小镇,叫彩旗镇,那里有公用电话,到时候去那边打就好了。”

        “那好!太谢谢你了!”

        陈梦雨说话的同时还冲着林海鞠了一躬,林海急忙伸手把她扶了起来:“姐姐!这可使不得,你看上去比我大一些吧?怎么能给我行礼。”

        陈梦雨笑了笑,她的脸色微红,不过很快又恢复了正常:“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叫林海。”

        “林海,你放心,你救了我,我爸爸肯定会给你一大笔钱的,你以后不用再过这样的苦日子了。”

        林海心里立马涌上一阵狂喜,心说自己今天这救人可真是救对了。

        两人就一直猫在屋子里头等到了天黑,林海先是到外边看了一圈,发现没人之后,便招呼陈梦雨赶快跟着他走。

        村里头的人休息都比较早,这才不到十点钟,整个村子已经漆黑一片了,林海领着陈梦雨快步朝着村口的方向猫了过去。

        两人就这样一路很是顺利地出了村子,就在林海以为今天晚上的行动会出奇的顺利时,他突然看到从前方的土道拐弯处闪过来个人影。

        林海一眼就把这个人认了出来,这人不是别人,就是牛大壮。

        林海暗骂了一声倒霉,刚想拉着陈梦雨调头离开,就听到牛大壮喊了他一嗓子:“站住!”

        “跑!”林海冲着陈梦雨喊道。

        两人立马朝着侧方的田地里飞奔起来,不过那牛大壮的速度比他俩要快很多,没几步就追了上来。

        “好你小子!村长家的儿媳妇果然是你拐跑了!”牛大壮边追边喊着。

        “牛大壮!”林海回头冲着他喊道:“我知道你也是个实诚人,这姑娘是被村长从人贩子手上买来的!你要是把她抓回去,那就是害了他!”

        “那也是村长家的家事!你这把人家的媳妇儿拐走算怎么回事!你还是不是人!”

        林海皱了皱眉,他总感觉这牛大壮的声音似乎不太对头的样子。

        很快牛大壮就把林海和陈梦雨两人追上了,其实林海的腿脚还是很快的,单论跑步的话,他未必会输给那个牛大壮,但是陈梦雨的速度就要慢很多了,林海带着她根本就走不快,这才被牛大壮给一把抓住了。

        那牛大壮一手扯着陈梦雨,另一只手直接把林海朝着地上按了下去:“都是你们这样的人引诱别人家媳妇儿!”

        这牛大壮的情绪似乎很激动的样子,林海这时更是发觉不太对劲了,这牛大壮大半夜的怎么会出现在这地方?要知道这里是通向镇子的路,路上啥都没有,农户人家也没有大半夜出去遛弯儿的习惯,毕竟没有城市那种灯红酒绿的夜生活。

        但林海此时已经顾不上思考这些了,因为那牛大壮竟然开始把他和陈梦雨两人扯着朝村子里返了回去,陈梦雨立马哭喊起来。

        林海虽然知道自己打不过牛大壮,但现在情况危急,林海必须搏一搏了,他立马用力挣扎了一下,没想到牛大壮的胳膊竟然直接被他甩开了。

        牛大壮见状又要扯他的胳膊,居然立马被林海反手抓住了手腕,林海突然间觉得自己的双臂似乎充满了力量一般,他猛然一拉一扭,这牛大壮居然直接被他扭的叫喊起来。

        陈梦雨也趁着这时候逃脱了牛大壮的控制。

        林海也有些吃惊自己的力量,这牛大壮是村子里数一数二的壮汉,自己居然能打过他?

        牛大壮明显也不太相信,再一次朝着林海扑了过来,被林海一拳头再度砸退了几步。

        这次林海感觉出来了,自己在挥拳的时候,可以清楚地感觉到有气体在自己体内流动着,而自己的力量也好像正是源自于此。

        接着就见林海又是一个扫堂腿直接把牛大壮彻底踢倒在了地上。

        林海立马拉着陈梦雨快步逃跑起来,只听牛大壮在后边大喊道:“林海!你等等我!我有事情求你!”

        林海很快就停了下来,倒不是说他真的想帮这个牛大壮,而是因为他之前就已经推断出来这牛大壮肯定有事,自己如果帮了他的话,兴许这家伙就不会和村长告密了,否则自己到时候虽然把陈梦雨送走了,但是自己肯定就完蛋了。

        牛大壮果然很快就追了上来,只见他居然“扑通”一声跪在了林海面前:“林海!你这么能打!我求你帮个忙!你要是能帮我出了这口恶气,今天的事情我就当没看见!还有!你以后有什么事情都可以找我,只要我牛大壮帮的上忙,绝对不推辞!”

本文标签:

上一篇:岳的大白屁股光溜溜,你太大了岳你太紧疼了

下一篇:我和岳坶双飞很紧很湿|黑黑的肥岳李雪梅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