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老公小三一起做|你是不是好久没有被c了

2021-11-12 15:25:38【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外科不是玩笑戏,每种手术都有其相适应的适应征,并不是是一台手术,只要听起来比较好一点,就能够直接拿出来做的。ct监测下穿刺针血肿清除术,自然是创伤最小的,但是,那也只适合于单个

外科不是玩笑戏,每种手术都有其相适应的适应征,并不是是一台手术,只要听起来比较好一点,就能够直接拿出来做的。

ct监测下穿刺针血肿清除术,自然是创伤最小的,但是,那也只适合于单个血肿的情况,而且是单个比较大的血肿,就比较适合。可以快速地把问题给解决掉。但像这种血肿比较多,但不是很大的情况下,开颅清除,或者内镜下慢慢搞,可能还要更加安全一点。

这是杜代山的想法,也是比较常规的想法。

不过,现在林辉的病情本身就不一样,按照常规的角度和思维出发,那就直接等死算了。所以,从一开始,陆成的思路就没往寻常上走过!

要知道,正常情况下,谁会去栓塞四肢的动脉呢?

这个手术思路都正在进行了,那么,再进行介入止血,用穿刺针头清除颅内血肿的思维,又有什么不能行的?只是,这个前提是你要能自己来做。

陆成点了点头说:“可以!”

这时候陆成就没再客套或者谦虚了,现在时间紧急,自己再谦虚几次,林辉人都要没了。

陆成其实在一开始,就想要直接上手了,只是他不能。如果这是在湘雅二医院,陆成拥有主场优势,他可以第一时间开始主刀。即便是在九院,那么陆成也能够直接讲我要上台,而不是去问几位教授的意见,得到允许之后才能够上台。

这是墨华医院,这个手术间里面,只对墨华医院里的医生开放!

而且,但凡陆成不是个学生,是个在业内非常知名的副教授的话,陆成也不至于需要这么卑微地去做出各种各样的建议,直接就上手了,讲一声,这是我的专业,请你们放心交给我好了。

但陆成不是啊!虽然陆成对目前自己的技术水平还是有点自信的,但是别人不知道啊,而且按照最为常规的思维来讲,杜代山,倪教授几个人没有在陆成开口打扰他们自己的手术设计思路时,骂他娘,甚至把他轰出去,就已经是休养极高了。而且还时时刻刻都保持着教授该有的教学的态度,也不至于对陆成说教一番。

毕竟,像陆成这样的怪胎,莫说是万中无一,百万里面能不能出来一个?

那按照概率学角度来讲,小于百分之五都是小概率事件,百万分之一可以视作几率为零。凭什么要相信你陆成就能够有资格哔哔?

当然,好在是陆成最近啊,还是在血管外科领域放了一个重磅炸弹,所以倪教授能够知道陆成的名字,再加上陆成之前在dy上又火了一把,同为医疗行业的人,看个熟脸这也是非常正常的事情。所以,倪云好歹是把陆成给认了出来,给了他上手的一次机会。

有了上手的机会之后,陆成自然就能够一步步地开始把控住节奏了。

这已经是陆成能够节省的最多的时间了!

然后陆成就道:“巡回老师,能不能把阅片的电脑帮我推过来一下,我要看看具体的出血点位置。我现在要放凝胶止血颅内了,谢谢!”

陆成这么一说,杜代山立刻就道:“巡回,赶紧把电脑推过来,把mra的影像调给他。”

“小陆,我来做穿刺针钻孔,你只要负责把止血搞定就行了。”杜代山好歹也是墨华医院顶顶有名的神经外科的教授,他并不是不会这种穿刺引导的血肿清除术,只是,林辉毕竟身份稍稍有点儿特殊,他最开始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一定不能够在这个手术过程中,留下来什么纰漏去给别人找麻烦,一切都选择最标准的手术适应征下的最优解!

但是,看到陆成如此实力,之前几乎算作是有点卑躬屈膝地恳求着他们的意见,想尽了各种极端的方式,就是为了救自己老师的命的情况下。

他并不打算再保留自己的实力,时时刻刻想着自保了,他决定,既然陆成要全力的救人,那么他就冒一次险,来配合他,给他节省下时间。

“那血肿清除术?”陆成还是多问了一句,主要是这个血肿可能有点致命啊,陆成可不想他在做四肢血栓取出术的时候,腿和手保住了,人没了。

“你放心吧,这个我肯定能行!”杜代山非常冷静地回着。

陆成当时就点了点头,脑子里微微一转,就恍然了,心里还对自己说,陆成大哥,你还是别太飘了,你现在是在墨华医院,就算你拥有几个登峰,乃至于立说,甚至可以著书级别的创新,在这里,也不是你能够肆无忌惮的,这样的教授和专家,这个医院里很多很多。

可以这么说吧,其实目前各大教学医院里面的教授,可能他们能够开展的手术方式,比起真正开展的范围,要广泛得多得多,而且心里和脑子里的想法,也是非常多的。

只是,在大多数的情况下,因为目前医疗环境的关系,很多东西,这些教授们都不愿意去碰触,不愿意去尝试。

把自己的所作所为,都牢牢地框在了所谓的专家共识、所谓的指南之下,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够免除责任,把一切的意外,都归咎于医疗技术水平的限制上。

做能做的,该做的,不该做的,没必要去冒险。

这样一来,就算打官司,那也是严格指南之内做事情,指南之外的操作,那是违规的操作!

十分本事,三分吃饭就得了,七分藏着自保,这生活难道就不香吗?

因为,如果不把七分的本事和想法藏起来,一百个病人中,有一个出现了意外,然后上了法庭,没的说,你没有按照医疗原则办事,没有按照指南治疗!

全责,赔钱,道歉,降职,影响晋升,甚至有可能医生都当不下去了。

何必呢?

因此,在这样的情况下,杜代山能够说出来这样的话,陆成还是有点儿感动的。

“谢谢你,杜教授。”

杜代山没多说话,马上就开始更改了手术方式,然后开始对比着颅内血肿的位置开始画起了定位线。

杜代山身边的一个助手,似乎是被杜代山的这个动作搞得有点害怕了,开口道:“杜老师,这个血肿的直径,不太好操作啊?其实。”

“剃头发!”杜代山只是回了一声。

他也只能够剃头发去了。

然后,就在这个时候,手术室的门口突然就聚集了很多人,但是,这些人都只是围在了手术室的门口,往里面好奇地瞅着,但是,都没有一个人真正地踩开手术室的门,就是怕影响到抢救的操作!

巡回护士的其中一个看到这场景,还以为有什么事情,就马上到了门口自己打开门问了一下基本情况。

这台手术,因为院长亲自发话的关系,所以巡回护士和洗手护士的配备,没有上限限制,要十个她就喊十个人来手术室!实在缺人,她自己都能顶上来。

这一打听,她当时就快速地打开了下手机,然后翻阅了最为火爆的新闻,不用刻意去打开,此刻各个群里面分享的链接,到处都是。

“为林辉老师祈祷!”

“国民英雄林辉的故事。”

“谣言有多可怕?一场误会,一个谣言,能够致命!”

“真心希望林辉老师能够早点康复。”

点进去阅读后,她的表情立刻变得沉默了下来,然后眼神看向手术台上躺着的那个人时,也变得完全不一样了。

每个英雄,褪去了英雄的光环之后,都是平平无奇的,最多就是长得好看点和不好看点的区别而已。

在此之前,谁能够想象得到,就这么个没有联系上家属的急诊病人,竟然是真正的没有了家属?估计,他到现在连妻儿都还没有的吧??

巡回护士默默地关上了门,外面有几个和她关系好的人就说:“丽丽,有要帮忙的地方,随时叫我!”

“嗯,我会的。”

……

手术继续在进行着。

陆成止血的速度也很快,基本上就两三分钟,就把好几个颅内的出血点都给处理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普外科的人才把腹部给打开。

这个速度已经不慢了,毕竟从陆成做出了决定到现在,不过才过了六分钟多而已。

六分钟,消毒铺巾,在切口部位粘贴无菌薄膜,切开皮肤及皮下组织。将腹直肌前鞘先用刀切一个小口,然后用剪刀分别向上下剪开前鞘。4沿肌纤维方向先用血管钳再用刀柄或手指分离腹直肌束,其腱划处应钳夹切断,然后用丝线结扎。将腹直肌向两侧牵开,将腹直肌后鞘及腹膜夹起,用有齿镊夹起腹膜,助手用弯血管钳在距术者所夹处对侧约一厘米处另行夹起,然后术者放松所夹腹膜,再重新夹一处,如次重复一次后用刀切开。

这些步骤是不能少的,再加上止血的过程,这个速度已经算是极限速度了好不好?

只不过是,陆成在做脾动脉止血和颅内动脉止血的速度,有点太快了而已!

这般做完之后,倪云教授那边把四肢血管都栓塞完了。陆成当时就微微松了一口气。

如此一来,最致命的几个地方,倒是都先解决了。

颅内出血,不继续扩大,就没太大的问题。脾破裂大不了就切掉嘛,肝脏挫裂伤并不是特别严重,对普外科的教授来讲,也不过是小菜一碟。

而在这时候,胸外科的严教授也传来了好消息,说:“这个胸部的出血还不是蛮多,我这边引流量不太多。”

麻醉医生也是长长地缓了一口气说:“cvp终于有平稳的趋势了,这边还在慢慢输血,应该会更加稳定的,暂时是脱离那种随时可能休克的时期了。”

各方面都传来了好消息。

唯一不好消息就是,之前栓塞的双下肢,已经是开始栓塞了。

毕竟,血管内血液的流动完全就是靠着心脏的泵循环,流动停止之后,就停滞了。血液在体内不动,但是还有其他的外伤,就会刺激内源性和外源性凝血系统的激活,然后导致血液凝固。

所以,这几个怪物,都成长到了lv80级左右了,还有进一步发展的趋势。

但是,这种情况,却已经又回到了陆成熟悉的场面了。

“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做?”倪云此刻头疼了起来,虽然暂时危及生命的地方是暂时性解决了,但是这双下肢和双上肢的栓塞该怎么处理?现在就算把之前栓塞的东西取下来,血液估计都流不动了,出血是不会出了。

但是缺血坏死就该来了,如果不及时处理,四肢的都发生肌肉坏死的话,那么也会让病人死亡的,除非就是截肢,一次性地解决所有的麻烦。

陆成说:“倪教授,现在我们再在之前股动脉鞘鞘管入口的更远段,再开一个小口子,然后再把动脉里面的血栓给取出来,然后通过之前mra采集到的出血点,选择性的再通过精准的止血,然后再把栓子取出来就好了。如果实在不好处理的出血点,局部开放止血就好了。”

这话的意思就很简单,把产生的栓子取了,把不重要的出血点通过余留栓子用来继续止血,重要的出血点,则是在取出了血栓之后,再在出血点处精准的栓塞止血。

这话倪云带来的伤害,让倪云身边站着的血管外科的医生都是开始偏着,无奈地苦笑起来,可能胆汁都在逆流。

你能不能把话讲得不要这么随意啊?

不过,貌似他们此刻的反应,并没有之前那么大了,毕竟,什么事情都有一种习惯的过程。慢慢习惯了,也就没之前那么震撼了。陆成连股动脉盲操到脑血管里面都去了,那盲操个下肢动脉取栓术,不轻而易举的事情么?

他们还有什么好惊讶的呢?

倪云嘴巴微微张合,点了点头,让开了位置:“那你先开始吧,从我最后栓塞的这条上臂开始,要遇到的栓子可能还要少点,操作的难度也要更加低一点。”

“倪教授,您能不能帮我做下动脉鞘的导鞘口?我还没做过。”陆成回答得非常快速,但也略有点为难。似乎还有些羞涩。

但陆成这话,直接就让倪云和几个血管外科的人,甚至知道导鞘管是什么的神经外科的人心里就骂娘了。

你麻痹!

侮辱人也要注意下限啊?

本文标签:

上一篇:我正在做作业爸爸在后面做下载:下面含着东西写作业

下一篇:男朋友当着他兄弟要了我:说他有没有这样干过你霸道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