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老公不行,我自己特别需要怎么办 ,早上被c醒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2021-11-12 15:30:4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一番风卷残云般的大扫荡之后,秦风二人满载而归。等他们回到小巷子的时候,就有点犯难了。他们带回来的木桶太大,就连那巷子口都进不了。没办法,秦风只能顺着旁边的管道爬了上去,然

一番风卷残云般的大扫荡之后,秦风二人满载而归。

等他们回到小巷子的时候,就有点犯难了。

他们带回来的木桶太大,就连那巷子口都进不了。

没办法,秦风只能顺着旁边的管道爬了上去,然后用绳子把木桶从院子里再吊进去。

折腾完了以后,已经是夜里十二点多了。

秦风支起了一个简单的火堆。

底下用砖头和石头支撑住,木桶放在了上面,又把水跟药材倒了进去,搅拌了好久,这才等着这半桶水沸腾。

秦风忙的神情专注,搞的就跟杀年猪一样。

铁林虽然不明白秦风这是要干嘛,不过却下意识地走了过去,把已经弄好的剑鞘给秦风递了过来。

秦风伸手接了过来,把玩了一下。

剑鞘在手上,重量可是减少了不少。而且整个剑鞘都是那种青铜原本的颜色,看着很是美观。

上面的花纹也没有被破坏,清楚的展现在了秦风跟秦龙飞两人面前。

镂空的造型无比精美,甚至于剑鞘里面都被精细的打磨了一下,光可鉴人。

整个剑鞘,仿佛是得到了新生。

秦风没有迟疑,而是把手中的往生剑拔了出来,随即对着那剑鞘甩了进去。

“唰!”

干脆利落,严丝合缝,没有一点点不对的地方。

那剑柄镂空的位置,此刻跟剑鞘已经重合了。

从外面看,就仿佛只是一个剑鞘一般。

“算得上是物归原主了,一切都是缘分。”铁林在一边感慨道。

秦风得到了往生剑,而后又恰逢其会得到了剑鞘。

这是冥冥中注定的天意。

此刻的往生剑才算的上一把真正的神兵,明珠蒙尘拭去灰尘就露出了本来的面目。

“不得不说,铁林你的技术还算是可以的。”秦龙飞随即也夸赞了一句。

铁林没有理会他,而是看着那边已经冒出了白色气雾的木桶,好奇道:“这是要做什么?”

“这还用想,当然是煮你啊。”秦龙飞笑着开玩笑。

铁林的面色一滞。

“别听他瞎说,我在准备药浴。”

秦风笑着道,“我已经确定了,你体内的病毒不是诅咒,而是因为矿石中毒。

你祖先铁狂一生都在参与铸剑,融化了太多的奇珍异石。

要知道,每一种奇珍异石都存在特定的毒素。

日积月累之下,这种毒素堆叠就会导致出现一些问题,就比如你们遗传的那种病毒。

现在,我需要帮你清理身体内的毒素,虽然未必能全部清理出来,可是也能起到很好的效果。”

铁林看着秦风侃侃而谈,倒是多了几分信任。

矿石熔炼会产生毒素,这一点铁林是知道的,毕竟他终日都与铁为伍。

即使是现在改良后的技术,都不能避免这一点,更不要说以前的那个时刻了。

“是我需要进去么?”铁林看着那一人多高的木桶道。

“暂时不用,还需要水沸腾后,让里面的药材内的药性融入水中。”秦风说。

又是一个小时,看着那翻滚的半桶水,袅袅升起的雾气中带着阵阵的药味。

秦风随即从旁边拿出了一个小木桶,盛满了药汁就进了屋子。

指导了五姑娘该如何操作,就让她把木桶拿到了宝儿的小房间内。

秦龙飞已经再次补充了水,满满的一大桶。

随后,让铁林进入木桶之中。

虽然加入了凉水,可是温度还是不低于七十度,铁林咬着牙死死地站在里面,那一张脸都有些微微发红。

不过,没有秦风发话,他也不敢随便乱动。

就这样,他在桶里足足泡了一夜。

秦风已经躺在那边的柜子上睡着了,秦龙飞则趴在了一边的桌子上鼾声雷动。

天慢慢的亮了。

木桶中的铁林可是一晚上都没有睡,他被那木桶中水的颜色给惊呆了。

就见原本还有些淡蓝色的水,此刻变得有些发红,甚至于有些浑浊。

最夸张的是,他看到了自己的皮肤上面,裸露出了一块接着一块的褐色斑点。

手背上,手臂上,乃至于四肢及皮肤上,全部都是斑点。

吃完早饭之后,秦风又添了些柴火跟水,示意秦龙飞好好看着点。

随后,他就进了屋子。

这边的宝儿同样也在享受那种待遇,不过她倒是也没有喊叫,乖乖地泡在里面,现在还没有醒来呢。

“后面该怎么办?”五姑娘问道。

秦风把手中的十多公分粗细的纱布条放在了一边。

这上面都是一些绿色的粘稠物,是他调制的一种治疗眼疾的药。

秦风说道:“这个用热水烫一下,敷在宝儿的眼睛上。记住,一个小时换一次。”

五姑娘点了点头,把剩下的东西都放在了一边的床头上。

随后,她小心翼翼的喊醒了宝儿,开始给她脑袋上固定这纱布条。

又是一上午的时间过去。

铁林全身都覆盖了那种褐色的斑点,密密麻麻的,看起来就像是病变了一样。

“他怎么看起来这么恐怖?”

秦龙飞看着这模样,不由的打了一个寒颤。

“如果没有出现这种东西,我们才是真的有麻烦了。”秦风淡淡笑道。

“这到底是什么?”

铁林伸手摸了摸那褐色的斑点,根本感知不到任何的不适,不痛不痒的。

“这就是你体内的毒素,只是逼出了一部分。接下来,还需要再来几次。”

秦风说着从旁边拿起了一把小刀,缓缓的帮着铁林清理身上的那些褐色的斑点。

小刀就紧贴着皮肤,小心翼翼地刮着。

每一次刮动,铁岭都眉头微微一皱,那种感觉,就仿佛是要刮掉一层皮一般。

一个小时,秦风清理了铁林上半身的那些褐色斑点。

看着那温度渐渐变了的水,秦风示意铁林可以出来了。

秦龙飞再次沦为了苦力,开始倒掉了里面的水,而后又去购买了一次药材。

趁着这个机会,秦风再次帮着铁林清理身上的褐色斑点。

处理完了铁林的事情,那边的宝儿也同样出现了这种情况,只不过,并没有铁林这么严重。

“风哥哥,我的眼睛有点疼,有点凉凉的。”宝儿低声道。

“忍一忍就好,等我给你治疗好了这眼疾,你就能像其他小朋友一样,看到外面的东西了。”秦风安慰道。

“看到外面的东西么,风哥哥不是在骗我吧?”宝儿似乎有些不敢相信。

“我从来不骗人!”

本文标签:

上一篇:男朋友当着他兄弟要了我:说他有没有这样干过你霸道

下一篇:返回列表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