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娱乐 正文

YIF:再上春晚心情复杂 在跌倒处站起来|YIF|春晚|魔术

本文带来你喜欢的头条。 后来自己也好好反思这个事情,所以今年太危险的东西就放弃掉,“直播对魔术来说是很危险的事…

本文带来你喜欢的头条。

后来自己也好好反思这个事情,所以今年太危险的东西就放弃掉,“直播对魔术来说是很危险的事情。”

  辛佳、朱佩茗/文 夏祺/摄影 张大伟/摄像

  讯 2月7日央视春节联欢晚会现场直播,魔术师YIF重新站上了春晚这个舞台,表演了一段《家的想念》的魔术,被安排在了零点之后。这次的魔术表演观众整体上都比较认可。

  提到YIF不得不想起2014年春晚舞台上他的魔术失误。YIF表示这次其实上春晚的心态很复杂,“第二次,抱的第一个心态就是哪里跌倒就在哪里站起来,肯定有这样的一种情绪在,像七龙珠里面的那种赛亚人。”他觉得这两年让自己成熟了,也选择了安全系数更高、更为谨慎的方式,在直播的舞台上展现魔术。

  回想起前年上春晚他称自己反而不紧张,没有把这些东西放那么重。出现的那个意外,也是自己练习几百次都没有遇到那件事情。后来自己也好好反思这个事情,所以今年太危险的东西就放弃掉,“直播对魔术来说是很危险的事情。”

  我也很像七龙珠一样从哪里跌倒再从哪里站起来,

  从哪里跌倒就想从哪里站起来:这次成熟谨慎了

  :这次其实接受春晚邀请的话,不知道你内心是经历怎样一个过程?因为毕竟上一次出现一点点小失误,这次是不是想重新证明自己呢?

  Yif:我现在回想这个事情,我觉得我第一次上春晚有点走的太快了,当时刚出道一年半,只上过五个综艺节目,一直觉得自己可能电视经验也不够。就算上次出的意外是我们彩排几百次没有出现过的,但是我觉得还是任何出错,责任在我身上。当然第二次,抱的第一个心态就是哪里跌倒就在哪里站起来,肯定有这样的一种情绪在,像七龙珠里面的那种赛亚人。但是同时还是觉得,要有好节目。因为其实去年我们也有这个机会,就每年导演组都会来找各种魔术师提供节目,就像去年我自己就觉得我的节目不够好,就没有去。我一直觉得如果再上春晚一定要拿出比上次更好的节目。

  :那抱着这样的信念过来,节目被安排到零点以后,这个时间段其实观众的关注度会降低,是不是心里有很多遗憾?

  Yif:我一点遗憾都没有,我觉得在什么时间都不重要。因为我做这件事情觉得看到的人开心就好了,我自己能把表演完成也心满意足了。前几次联排我们一直都是在9点半左右,今天被通知改到这个时间。这个也不是我可以控制的,我们都是被制定。

  :那上次步伐走太快而有的那次失误,对你的魔术职业生涯有影响吗?

  Yif:我也不知道上次如果没有那一秒的问题,我现在的生涯会是什么样,所以这种事情很难说,老天让你遇到什么事情你就面对,只能这样。

  :坦白说上一次的表演是不是给你很大的压力?

  Yif:上次的表演完,两年来我觉得我自己成熟了很多这方面,去思考电视上表演什么,成熟和谨慎很多。

  :觉得这一次的魔术自己表演的怎么样?

  Yif:因为我刚下台就直接来这里了,所以完全不知道表演的怎么样。我自己没有看到画面。

  :你必须要看到画面确认才行?

  Yif:对对,我必须要看到画面确认,但我觉得现场气氛很好到底魔术手法部分自己满不满意,我要看了才知道。

   直播魔术危险性很高:想用魔术与观众共鸣

  :你这次会稍微少一点紧张吗?因为上一次表演的话后来很快就会被网友识破了。

  Yif:应该说这次的心态有点复杂。我觉得我上一次,前年上春晚反而不紧张。因为刚出道,很多东西不懂,也不了解,没有把这个东西放得那么重,就是春晚这个舞台到底有多危险,反而很大胆就上去了。表演的魔术也是危险性高的魔术。但是前年出现的意外是自己练习几百次从来没有遇到过的问题,所以这个问题确实我反省了,就是重新去思考两年前的事情,让我思考两年后如果再上这个舞台,我选魔术的要重视的东西更多,要谨慎的东西会更多。直播对魔术来说真的是很危险的事情。

  :看你这次的表演好像那些魔术会变的稍微小一点。

  Yif:你说没有大的圆桌,没有出现很多人,没有很大型。其实我们一开始提供节目的时候也有考量过做大型模式。但是因为一号厅有一些限制,时间上的限制加上安全限制,加上我们自己研发时间的压力,所以很多以前本来想做的效果,同样在这套节目最后还是舍弃掉了。

  :每次魔术表演完之后,后来观众的一些评价以及观众对这个东西解读,你觉得他们对这个东西的解读会不会给你带来一些压力?你有没有发现他们的解读还挺接近正确答案的?

  Yif:我觉得魔术师已经习惯了,既然现在的魔术师在一个网络或者电视时代,魔术就是要被重复看。之前可能几十年前的魔术大师是从来没有遇到这样的问题,魔术是剧场里表演,观众只能看一次。因为魔术应该说是最原始的魔术,欣赏魔术的态度就是在剧场里,你只能看一遍。我学魔术第一天,我的老师就跟我说,同一个魔术在同一个观众面前你只能表演一次,这是魔术世界的戒条。但是现在在网络时代就没有这样的规矩了,一个魔术出去了,不仅仅可以看几十遍,还可以放慢,那个东西从哪里出来的,他可能要一阵一针去看。所以我觉得这也是我们这代魔术师的挑战,怎么样创造新的技术,去面对高清,面对回放,可能真的是要在魔术技术深做很大的突破。

  :但是观众很享受这种过程。

  Yif:很享受,我觉得没有什么不好。我已经觉得有些人看魔术的乐趣就是这个,因为他觉得很好玩儿,他觉得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他也没有非要以黑你的心态,他就是我想知道。然后魔术师也不讨厌这种人,魔术师甚至觉得一些很聪明的揭秘,这个网友很聪明,他换了一个我都没有想到的方法。我自己是不太看,但我身边的同事和魔术师朋友都会看。一些很有趣的揭秘,3D图会觉得。如果今天你的魔术可能有一个故事,会有点情感,也许能触动一些人,触动一些情怀,可能学书法的人看我写毛笔字有一些触动。我最希望是像大卫的魔术一样,他空手出雪花的同时,他也会讲:“我每一年圣诞节都期待下雪,但是我每一年都看不到雪。直到有一天雪真的下来了……”他就空手变出雪,他能看到现场几百观众在流泪,那个时候现场90%的人已经不在问为什么,已经不做问雪到底是从哪里出来了。因为他触动了一种共鸣,一种情怀。我觉得我们这一代魔术师最大的挑战就是像大卫,怎么样让魔术更有意义,让魔术更有艺术性,你看魔术,原来魔术还有我没有想到的艺术价值。

  :春晚的审查会不会让魔术的形式也有一定的限制?

  Yif:其实每年春晚都有很多限制,春晚这个舞台对魔术师来说不是你想变什么就变什么,就是我可能有几十个我很喜欢的魔术,甚至我觉得比今晚的魔术更神奇的魔术,我想这个东西如果能让观众看到肯定。但是没有意义,没有故事性,或不符合央视认为的主题。所以魔术师肯定是会被限制的。要在他们给的主题的框架内,我尽量设计一套我自己满意的结果,只能这样。

  (辛佳、朱佩茗/文 夏祺/摄影 张大伟/摄像)

(责编:kita)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上海九日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手机扫一扫
体验最佳浏览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