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娱乐 正文

比起让明星吃苦 野外真人秀更重“生存”|李亚鹏|吴奇隆|黄子韬

本文带来你喜欢的头条。 《我们的法则》在沪举行看片会,韩国导演边真先接受记者专访,揭秘过去饱受争议的生存挑战类…

本文带来你喜欢的头条。

《我们的法则》在沪举行看片会,韩国导演边真先接受记者专访,揭秘过去饱受争议的生存挑战类真人秀的制作内幕。

  尽管户外真人秀的热潮已经延续数年,但内地市场对这一门类的挖掘始终未曾停歇:日前,安徽卫视制作的“中国版《丛林的法则》”——《我们的法则》在沪举行看片会,韩国导演边真先接受记者专访,揭秘过去饱受争议的生存挑战类真人秀的制作内幕。在他看来,与绞尽脑汁地给明星“找罪受”相比,还原真实,恰恰是这类节目最难也最需要解决的问题。

   人为设置难度?野外真人秀更重“生存”

  相较于早期的亲子、旅游等题材,野外生存冒险显然是近年最火爆的户外真人秀门类之一。但在成为新热点的同时,这类节目也往往难逃争议。去年登陆内地的《跟着贝尔去冒险》,就在播出时遭遇了两极分化的口碑:有的观众认为生存专家贝尔让明星吃虫、喝尿的场面令人难以接受; 而有的则批评节目人为降低难度,与海外制作的生存类节目大相径庭。

  即将正式亮相的野外生存挑战节目《我们的法则》,同样遭到了这样的拷问。这档引进韩国《丛林的法则》版权的节目,由安徽卫视制作团队和韩国SBS原班制作团队联合组建,整个团队超200人,还让吴奇隆[微博]、李亚鹏、小沈阳[微博]、邢傲伟、孙艺洲[微博]、黄子韬[微博]和熊黛林[微博]7位明星前往马达加斯加的野外丛林进行生存体验。从首期节目的片花看,节目组对明星的态度似乎有些纠结:时而冷酷无情,让他们在毫无帮助的情况下自行搭建住所,一连几天忍饥挨饿;时而又显得非常宽松,让植入品牌轻松空降丛林,明星更得以在野外享用现代快餐。

  对于节目难度的质疑,韩国总导演边真先告诉记者,绝不存在人为增加难度或放水的行为。这位曾执导了原版收视率最高几期节目的导演认为,生存类真人秀重在“生存”,节目组无法刻意要求明星什么,更不会轻易伸出援手,“丛林是一个自然空间,人进入丛林以后,是很难人为地设置难易度的。如果你吃了一只蝙蝠,还是觉得饿,那你还可以继续去抓鱼——这才是生存的概念,而不是我们强迫艺人做什么”。他举例说,在韩国原版录制时,也出现过明星生病、挨饿濒临绝境的情况,但节目组并没有干预,“我们不会在他们最困难时协助,而是在他们完成生存任务之后给出一些奖励。我们的目的就是让明星在最真实的自然状态下,自力更生地活下来”。

  明星表现易过火?由弱变强才更真实

  除了节目难易度容易引发争议之外,明星们在生存类真人秀中的表现,同样也是喜忧参半。

  一方面,明星缺乏户外冒险的经验,很容易在节目录制过程中露怯、受伤,去年大张伟就曾因在《跟着贝尔去冒险》中放弃挑战的消极态度而引发争议; 另一方面,在极端的环境下,明星很容易情绪失控,王琳[微博]在真人秀《这就是生活》 中发火罢录的行为,也曾引发争议。

  类似的问题,在《我们的法则》中也略现端倪。首期节目的录制过程中,在极度缺水又无法打下高悬着的椰子的情况下,向来被认为经验丰富、脾气温和的吴奇隆也有些沉不住气了。

  不过,在导演边真先看来,与《荒野求生》那类向观众传授求生技巧的节目不同,野外生存类真人秀就是要为观众呈现明星的成长和变化。如今在韩国被认为是“生存专家”的金炳万,最初也是明星出身,在丛林中也有过手忙脚乱的时候,“金炳万录制中国版时也承认,他并不是一开始就很强,而是慢慢成长的,现在几位中国明星的表现已经比他当初好多了”。

  导演边真先同时透露,由于录制环境严苛,明星们的情绪失控也是自然流露,“录制是在40℃的高温环境下进行的,我们摄制组都经常觉得头昏脑涨,所以真实录制时出现分歧或者吵架的情况要比成片里更多”。当然,在这种情况下,明星们时而也会流露出中国文化的智慧,“一天过后,他们总会认真地坐下来开会,做批评和自我批评,总结讨论下一步应该怎么做。这方面李亚鹏就做得很好,他很善于在精神层面引导大家,为团队做整理和规划”。

(责编:Sammi-H)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上海九日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手机扫一扫
体验最佳浏览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