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娱乐 正文

家门的复活,文学对于电影的重要意义有哪些

– 家门的复活 洪会长过去史大公开 《荣誉2-家门危机如果说最另人印象深刻的场面的话,至少个经典场…

家门的复活

洪会长过去史大公开

《荣誉2-家门危机如果说最另人印象深刻的场面的话,至少个经典场面是属于尹载(申贤俊饰)和真淑(金元姬饰)过去的场面吧。在首尔尹载和真淑约会的场面后来被人们评为了最佳场面之一。

尹载弄了个主妇烫头发型在咖啡屋里要了个冰咖啡,而没搞明白什么是冰咖啡跟服务员大喊:“这个咖啡怎么这么凉。”

《家族荣誉3-家门的复活》中描写过去的内容更加的细微深刻了些。如果上一部作品的过去花絮只停留在了申贤俊和金元姬身上的话,这次可以说公开了更多演员的过去,除了申贤俊和金元姬外还有卓在勋、林亨俊、申怡、金容健等。

家门的变身法,从黑帮家族到事业家家族

Chapter 1-形象

拜拜了黑帮形象,现在我们也是做正当生意的事业家!

《家族荣誉3-家门的复活》中将找不到多少有些尴尬的纹身、土气的西服等形象。成为“妈妈手泡菜”职员的三兄弟扔掉了过去的形象包装成了全新的形象,仿佛就像是成功的事业迅野家。但是外表虽然换掉了,不意味内在的东西也换掉了。三兄弟曾是“无知黑帮”的代名词,他们变身事业家后将会发生怎样的事情呢?电影《家族荣誉3-家门的复活》将带给大家全新的乐趣和故事情节。

Chapter2-职责

白虎派老大和执行队长成为了“妈妈手”代表理事和宣传理事

白虎派家族开始了全新的事业,老大和执行队长的职务不再存在。稳重的大儿子尹载成为了“妈妈手泡菜”的代表理事,天生花心的老二锡载成为了宣传理事,单纯无知的老三京载成为拆昌燃了事业部经理。带着各自的新职责,他们的唯一目标就是让母亲洪会长的手得到所有人的认可。

Chapter3-知识

三兄弟的英语征服记

三兄弟的学历分别是大学、高中、初中。尽管老大尹载大学毕业,但是与京载的差异只是在一张纸之间。在前作《家族荣誉2-家门危机》中我们已经领教了他们的英语水平。投入到全新事业的他们英语水平会不会有所提高呢?成为高级职员的他们连股市都不太清楚。三兄弟将在电影《家族荣誉3-家门的复活》中旅虚继续着他们孤军奋斗的英语征服记。

。。。。。
傲慢与偏见

巴黎圣母院

哈姆雷特

洛丽昌竖塔

简爱

红磨坊

只有有名气耐樱大的颂好都有
阿飞正传??文艺片的话基本上王家卫的都不错
表达作者或者导演的情感和价值取向

文品与电影作品有本质的区别,你这题提的好。当意识到电影与文学别时,便可以所谓的“文学价值何在”的伪命题了。这是我比较文学的一道题,答案会涉及到你问的问题,希望对你有帮助。

1911年卡努杜发表了“第七艺术宣言”,将电影作为独立于建筑,音乐,绘画,雕塑,诗和舞蹈之外的新的艺术形式。但电影与文学的关系在漫长的发展中像是一对恋人,分分合合,到如今已经密不可分。美国著名作家亨利米勒曾言:“电影是一切手段中最自由的,你能用它创造奇迹,确实有朝一日电影取代了文学,不再需要阅读,我会举手欢迎。”。但很明显,文学还未被取代,爱森斯坦曾提出理性蒙太奇认为可以把《资本论》搬上银幕,但他在《蒙太奇1938》中否认了这一点,文学有其自身的存在价值,不可替代。

 

影视兴旺的时代,文学的价值何在?我认为这其实是一个伪命题。仿佛电影的到来导致文学开始迷惑,没有明确的自我认知了,简直是杞人忧天。文学跟电影终究是不一样的,文学以语言为载体,展现文字世界里独特的想象空间,虽然无法给予读者身临其境的观影感受,但文学中意向的多义性,语言的感染力,丰富的想象空间承载着其独特的美感。

 

即使是文学的电影改编,两者也是两种不同的薯悄艺术文本,文学有电影不能改编之处,所以不论是改编成功还是失败,文学作品都有其独特的艺术价值。更何况有些文学作品很难进行影视改编,比如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中的“魔幻现实主义”,中国的唐诗宋词,阿城《棋王》中道家的文化思想,在电影中便无法感知。

 

相反的是,电影一直处于身份认同的危机,尤其是近几年,大量的IP电影,文学性超过了电影性。电影的本质应该是电影化的,是影像的叙事,所以影评人波米说《从你的全世界》不配称之为电影,它只是将小说机械复制。《长江图》的导演杨超在访谈中极力否认自己的电影是诗电影,《路边野餐》也是这般,两部电影是典型的电影化的作品,是靠音画来叙事的。

所以从电影的角度来看,我很奇怪文学竟然会有危机感,该担心的不该是电影吗?大量文学改编电影的出现诸如《一句顶一万句》《三少爷的剑》《我不是潘金莲》反映的其实数镇渣是电影创作的倒退,电影缺乏创造力,这是很多诸如杨超这样的导演担心的事情。电影对文学作品的过度依赖,反而导致电影性的缺失,电影应该问一下自己,自身的价值在哪里?

 

至于人们目前旅握对优秀文学的排斥,这真的是由影视导致的吗?人们对优秀艺术作品的隔绝,其实是商业化下我们这个时代的通病,人们对艺术电影的隔绝与对优秀文学的隔绝并无二异。相反,电影在不自觉间以牺牲电影性的方式推得动了文学的发展。

张艺谋的“活着”“红高粱”

“大红灯笼高高挂”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上海九日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手机扫一扫
体验最佳浏览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