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娱乐 正文

“小红袄”下线!他的心理谜团洪洋一一解答|洪洋|新世界|小红袄

本文带来你喜欢的娱乐头条。 洪洋谈及自己的成长故事之余,也为我们分享了许多关于“小红袄”角色的延展解析。   …

本文带来你喜欢的娱乐头条。

洪洋谈及自己的成长故事之余,也为我们分享了许多关于“小红袄”角色的延展解析。

头条

  热播剧《新世界》2月20日晚迎来了大结局,“小红袄”也终于在“浮出水面”后,在作案过程中被击毙。作为贯穿整部剧故事线的重要人物,“小红袄”到底是谁,曾经是支撑很多人追剧的重要动力,而作为“小红袄”十七的扮演者,青年演员洪洋在谈及这个角色时,也表达了自己对角色更深层的认知和理解。

  新京报记者专访洪洋这位“演员新势力”,谈及自己的成长故事之余,也为我们分享了许多关于“小红袄”角色的延展解析。

  新京报:骆驼是十七的吗?

  洪洋:不是,骆驼并不是十七的骆驼,它其实是一种象征,骆驼当时在北平是一种特别常见的动物,它比马还常见,象征着最底层、最不起眼的一个群体,没有人会注意到骆驼,就像没有人会注意到十七一样。

  新京报:小红袄为什么那么执着于杀田丹?

  洪洋:剧里金海是一直为了要金条、铁林是为了权力,徐天是为了自己的情和爱,其实十七跟徐天是一样的。我还记得导演跟我说过,他说:“你一定要把这个角色演成跟田丹谈恋爱就对了,你是真的喜欢她,并不是因为别的。”

  新京报:田丹在监狱跟徐天分析“小红袄”的时候,十七特别注意去听,他当时的心态是什么?

  洪洋:他对田丹更多的是敬佩,因为监狱里突然来了这样的一个女人,对所有人来说都是新鲜的,包括金海和徐天。所以,田丹对十七的吸引是非常直接的。就像十七在戏里面说的,他其实一直都没有刻意隐瞒大家。“没有人注意到我,也没有人问我,我也没有必要告诉你们。”包括后来一直想杀田丹,并不是因为觉得她都分析对了,就是单纯地因为喜欢她。

  新京报:十七最后告诉徐天,他要去杀田丹,那是一种什么心态?感觉他当时是有一种骄傲和快感?

  洪洋:生死对于十七来说一直不是最重要的,因为他的一生就是扭曲的,最后穿那身衣服去找三哥的时候,其实也是他不在意这一点。当徐天发现的时候,十七跟他摊牌也表现出他本来也不想隐瞒,就是你知道了,我就告诉你,可能是这种心态。

  新京报:后来田丹来问十七,十七主动说了自己是小红袄,当时他是怎么想的?

  洪洋:田丹问了,他就答了,一方面是他本就没有要隐瞒,另外一方面对他来说,田丹是他最爱的人,对自己爱的人敞开心扉,更多的可能是幸福感,有种被人理解的感动。

  新京报:十七杀了照相馆老板后,其实还是想嫁祸给别人的,所以十七到底算不算隐瞒大家?

  洪洋:这个是有迹可循的,十七心理上是有问题的。我当时也和导演反复探讨过这些问题,当时有提到一种病,额叶受损的病例,十七在童年的时候因为家暴导致自己有一些器质性的病变,他经常会变得烦躁,易怒,完全变了一个人,他有时候的做法是不受控制的,就比如杀了照相馆老板这个行为。

  新京报:十七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的连环杀手?

  洪洋:这也是一个很可悲的事情,十七家里没有爸爸,只有一个妈妈瘫痪在床,小时候他就没有很多人在意,也没有很多人注意到他,他的自卑,也促使他形成了那样一个性格。他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方法和出口去表达他的这份情感,所以心理上慢慢出现了变形。如果他在充满爱的环境中长大,或是身边有朋友相伴,或是自己试图去改变些什么,可能他只是那个憨萌可爱的十七,可惜现实就是那么残酷。

  新京报:十七杀小朵的时候,知道她是徐天的未婚妻吗?

  洪洋:他其实没有注意 ,他并不在意别的东西,他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他看到这个女孩,一直注意这个女孩,其他的对他来说都没什么关系,小朵是徐天的未婚妻,其实也是巧了。

  新京报:第二次作案的时候他应该在田丹牢房门口被金海禁足呢,自己跑出去了?

  洪洋:十七不是犯人,只是被要求禁足,那个时候除了金海谁也不知道田丹跑了,那间牢房别人也不去,所以没有人注意到十七到底去哪了。

  新京报:相机哪来的, 感觉并不是他那个层面的人擅自用的?

  洪洋:相机是二手的旧相机,十七攒钱买的,我在微博上写了一个人物前史,大家看到那个也许会更明白。

  新京报记者 张坤玉

  编辑 田偲妮 校对 李项玲

(责编:珞小嬜)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上海九日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手机扫一扫
体验最佳浏览效果